8、技术总监竟然是肖远
人间小可2018-09-12 16:473,071

  日子在无声中滑过,春夏秋冬永恒交替,不变的只有我对肖远的思念,也仅仅是思念而已。

  当肖远离开整1500天的时候,我自己去吃了一次涮羊肉,还是那家老店,却换了装修。我一个人要了六盘肉,慢慢的吃,好象肖远就坐在旁边。边吃边流泪,鲜美的羊羔肉吃到嘴里又咸又涩。

  从火锅店出来,感觉小肚子一扎一扎的疼,都不敢喘气。

  赶紧打了车去医院,医生看了看我的情况,没照片子就断定是阑尾炎,赶紧安排了手术。

  当冰冷的手术刀接触到皮肤的一刹那,我突然感觉一阵解脱!疼痛和意识同时远离了。当时还想,如果肖远也能象这阑尾一样多好,一疼就从脑海里删除!

  醒来的时候,手术已经完成,很顺利。

  在病房里躺着,憋屈的难受,我妈租了个轮椅,推着我在医院的小花园里乘凉,还不忘责怪我在外边乱吃东西。

  我也不敢顶嘴,只能老老实实的听着。

  好不容易我妈不来医院看着我,打完吊针,自己从病房里溜出来透透气,却看到班长章骋从我面前经过,我穿着宽大的病号服看着他傻笑,“哎,你不会是知道我住院了来看我吧?”

  他揉揉眼,盯着我看,“可乐,是你!”惊喜了半天,然后才想起问我:“怎么了?这是?”

  “阑尾炎,刚做了个小手术!”我如实告诉他,免得他大惊小怪。

  他舒了一口气,“差点吓着我!”

  “还以为你来看我呢?”我假装失望的说。

  他搔骚头,“我来例行体检!”

  章骋找个空地坐下来,“怎么后来打你手机老是关机啊?打到你们单位,接电话的人总是说你不在!”

  “我不在?”我想起来原来办公室的电话已经改成向杰的专线。

  “是啊,一个年轻的女的接的,每次都很冷淡,总是说不在!”

  我没有得罪过向杰,她怎么会这么做呢?让我很难理解。

  “我换了新号码!”拿出手机,想给班长留一个新号。全新的手机,全新的号码,平时都没用过,弄了半天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号码。

  “笨啊,我来!”他拿过去,迅速在我手机上存了他的号,拨打了一下,然后在自己的手机上存上我的号码。

  “班长就是班长!”我说,要不怎么在我看来这么困难的事情到他那里就这么简单。

  “所以说这个世界不怕笨,就怕不承认!”

  嘿,还喘上了。

  又过了一天,伤口已经不疼了,我让我妈跟医生商量出院。

  章骋又来了,据说是为了专程看我,顺便体检。他抱了一大束鲜花,还拎来了鸡汤。闻着香喷喷的鸡汤我这个感动啊,连我妈都没给煮点汤来补补,他居然给弄了鸡汤喝!

  看我喝完鸡汤意尤未尽的样子,班长问:“好喝吗?要不明天再给你带点!”

  “得了,你以为我真要在这儿常住啊?明天就出院了!”我冲他笑。

  “那我给你送家去?”

  “你也不认识啊!”

  “你不会告诉我怎么走?”章骋还挺坚持。

  “别,劳驾你跑这么老远,不忍心!”我眨眨眼。

  “看来这里还挺热闹!”我和章骋说话的时候都没注意门口站了一个人。

  “章御?”我和章骋都诧异。

  他随意靠在门口,神色淡然,懒洋洋的松了松领带,看了看我身上的病号服,问:“怎么了!”

  “可乐做阑尾手术!”章骋代我回答了他的问题,“对了,哥,你怎么会在这儿?”他问。

  “朋友出了点小车祸,……昆少说刚才看见你进了这间病房,我顺便过来瞧瞧!”章御一直站在门口说话,并没有要进来的意思。

  “要不要进来坐?”看他站在门口怪别扭的,好象我和章骋做了什么坏事,他站在那里训人。

  “不了,还有事!”他生硬的说,然后看了我一眼,转身匆匆离开了。

  “别介意啊,我哥这人当惯了领导,有时候说话特冲!”章骋赶紧跟我解释。

  他说话怎么样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介意个屁啊?

  再回单位上班,已是十天后。

  处长把我叫到办公室,为难的说,“小可啊,最近局里有个项目,想从咱们这儿借调俩人,其他人现在手头都有事,也就是你还能抽出身。”

  “借调?”我很迷糊这些人事关系。

  “就是说你暂时要去局里上班,等那边的项目结束再回来!”处长给我解释。

  “行!”到哪儿不是干革命?我爽快的答应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和田哥坐一起,他问我,“你答应去局里了?”

  “不就暂时借调吗?”

  “说是这么说,可是多耽误事儿啊!”

  “能耽误什么事?”

  “你去那边上班,这边的工作都中断了,等回来一切又得从头开始!”

  “从头开始也不错啊!”有时候你没得选择,或许命运会帮你开个好头!

  到局里报道后才知道这个项目是一个重要的网络信息工程,项目是国务院特批的,与一个科技集团合作。项目组一共十五个人,报道的时候只见到了十个,据说其他几个人除了领导就是技术总监。

  去局里上班的第一天,由于路不熟,迟到了将近半个小时,临时组长严厉告戒我,“上班不允许迟到!”我赶紧点头。

  第二天,还是迟到!这件事说起来也不能怪我,由于怕迟到,晚上睡觉都不敢睡实,这样撑了半宿,实在撑不住了,快天亮的时候,刚合眼眯了一会儿,谁知道一下眯过了头。结果又看了组长脸色。

  第三天,我发誓,再也不迟到了!对,早点出门。出门是不晚,结果路上出了状况,我那辆倒霉的自行车早不坏,晚不坏,正走到半路的时候车胎没气了!只好推着自行车走到局里,又迟到了!

  组长放开他的大嗓门喊:“田可乐,你成心是吧?明天再迟到扣你工资!”

  哎!人倒霉的时候就是这样,喝口凉水都塞牙缝!

  周四五点就起床了,比往常提前一个小时出门,“烂自行车,你再坏了推着你到局里也不会迟到了!”果然,一路平安,提前一个半小时到了组里。

  周五也一样,又早到一个小时,组长乐了,跟办公室里的人说:“看看田可乐,每天都提前到,还给大家打热水,大家应该向她学习嘛!”不是我迟到他冲我狂吼的时候了!

  项目组的工作渐上正轨,我负责组里的日常行政,真不知道领导们都怎么想的,让我这么一个粗心的人干这么仔细的活?干好了才怪!

  每天把上班时间把握的很准,都没怎么迟到过。

  这天早上真是凑巧,我家楼上的水管坏了,水都漫到我家厨房和卫生间,我妈又不在家,她们单位组织退休职工外出春游。我一个人拿着墩布围追堵截,总算把水控制住了。

  楼上修完水管,我一看表,又要迟到。赶紧狂奔,到胡同口打了辆车,直奔局里。

  还好,组长不在,办公室里只有小刘一个人。我从抽屉里拿出饼干,胡乱在嘴里塞了两块,早上光顾忙了,早点也没吃。

  “组长没来吧?”我边吃边问。

  “来了又走了!”小刘挤眉弄眼的看着我

  “怎么了?你脸抽筋?”我发现她表情很奇怪。

  “组长早!”小刘站起来冲我身后说。

  “组长?等等,组长……”一大口饼干噎在喉咙里!

  “田可乐,你又迟到!”组长看见我后,严厉的说。

  我想把饼干咽下去再跟他解释,谁知道一急,却岔了气儿,咳嗽起来。

  组长赶紧帮我倒了杯水,“先喝点水!急什么?”

  我缓过气儿来,问:“喝完水还扣我工资吗?”那可是血汗钱啊!记得组长老早就说过,再迟到扣我工资。

  “扣工资?”组长可能被我气糊涂了,扑哧一下笑了,“我哪有权利扣你工资,当时那么说只是吓唬你!”

  “喔!”我长舒了口气,“用什么事吓唬我不好,偏偏用这么重要的事吓唬我?”不知道我把工资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吗?扣了我工资用什么吃饭啊?

  “我错了,行了吧?”组长今天态度极其好。

  我喝了口水,“今天有什么重要工作,您交代吧!”

  “新来的技术总监说,如果你到了,劳驾去趟他办公室!”

  新来的技术总监?那岂不是比组长还大?

  我万万没想到,新来的技术总监竟然是肖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放弃你,是我做过最勇敢的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放弃你,是我做过最勇敢的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