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发现快要失去你的时候
人间小可2018-09-12 16:472,982

  我忙着汇总材料,却被内线电话吵得头晕,“小刘,帮忙接一下!”我腾不出手,只能劳驾小刘。

  “肖总监让你去趟他办公室!”小刘倒是勤快,挂了电话马上传达。

  我没理她,继续汇总组长交给的工作数据统计单,数字太庞杂,弄得我心烦意乱。

  一会儿电话又响,小刘接了说:“肖总监让你快点去他办公室,上次你给他总的资料有点问题!”

  “行!”我答应了一声,还是迟迟没动,数据有问题,他应该找组长,我不对总监直接负责。去他的肖总监,我心眼小,容忍不了他在我面前摆出一副寒冰面孔。早上,他冷着一张脸站在大门口叫我,好像我犯了什么错误,昨天跟吴悦逛超市的可是他,不是我,现在又来跟我拽个什么劲儿?

  电话又响,小刘看着我直摇头,“得罪了肖总监,你就别混了!”

  我干脆拿了两个药用棉团把耳朵堵上,也许,我是真不想在这里混了。

  响了半天,电话终于安静了,我松了口气。一抬头,却看见肖远站在我们办公室门口,一脸忧郁的看着我,两片薄薄的嘴唇都抿成一条线了,我不知道他到底在门口站了多久。

  “田可乐,你来一下!”他柔和的声音如大提琴一样优美,蛊惑着我不由自主的站起身跟他走。走了几步不禁暗骂自己没用,难道只要肖远一勾手指,我就要乖乖的跑过去吗?

  肖远走在前面,留给我一个挺拔的背影,看着这个背影,我又无法停下,哎!肖远啊肖远,你真成了我的克星。

  肖远的办公室充斥着一种玫瑰浓郁的芬芳,我使劲吸了吸鼻子,问:“哪儿来的香味?”

  他变戏法似的从办公桌底下抄出一大束红玫瑰,说“送给你赔礼道歉!别不理我了!”

  看着一大束花,娇艳欲滴,我没接,而是反问他:“为什么要给我赔礼道歉?”

  肖远尴尬的笑笑,“今天早上我态度不好!”

  我故意瞪他一眼,“你哪儿是光今天早上态度不好?”

  他把花塞给我,“是,我一直态度不好,请领导原谅,行了吧?”

  我抱着一大束花,凑进了闻,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肖远笑我,“笨啊,这样容易花粉过敏!”

  “笨怎么了?笨又不犯法!”

  “是,你笨的与众不同,恰到好处行吗?”

  我诧异的看着肖远,“大总监,你什么时候学的这么会说话了?”

  他不看我,只是低头盯着干净的桌面,“我发现快要失去你的时候!”

  我顿住,半天没反应过来,连怀里的一大束玫瑰什么时候掉到地上的都不知道。

  从肖远办公室出来,去休息室坐了一会儿,相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一下。

  又看到田教授来泡茶,我冲他点点头,权当打招呼了。

  看来,他不急着回去工作,竟然在我对面坐下,“心情不好?”他问的随意。

  我也不掩饰,勉强笑了笑。

  “是不是跟天气有关,今天心情不好的人可不止你一个!”他指肖远吧,最近,他们都一起工作。

  “估计、也许、大概有可能!”我不想把气氛弄得太浓重,故意努努嘴说。

  他笑了,问:“你为什么叫可乐?”

  “可乐,是可爱与乐观的意思。”我出生的时候,可乐还不是风靡全球的饮料,至少中国还没有。

  “可爱、乐观……”老教授喃念着,“这个名字好,希望你人如其名!”

  “您是第二个说我名字好的人。” 第一个这么说的当然是我妈。

  “哦?”

  “您没说可乐是碳酸饮料。”我耸耸肩,与他相视一笑。

  晚上回家,陪我妈看8点档连续剧。

  知道她在生我气,所以不敢乱说话,老老实实的坐着,等她来批判。

  见我有点心不在焉,又不停的打呵欠,我妈可能于心不忍,说:“困了就去睡觉吧!”

  “不困,不困!”强打精神,继续陪她耗时间。

  电视剧插播广告,令人超级反感,一群人又唱又跳,“今年过节不收礼……孝敬爸妈……”简直不伦不类!严重影响全民视听。我就不明白有关部门怎么审批的,这种垃圾广告也能上电视?别的广告要钱,这广告要命!

  我妈也觉得闹腾,关了电视,戴上老花镜看报纸。

  “您就别看了,早点休息吧!眼睛不好,还老喜欢看小字!”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也学会了她那种细碎的唠叨。

  “我哪儿跟你似的,躺下就睡?年纪大了,觉少,睡不着!”我妈慢悠悠的说。

  “我陪您聊天!”我凑到她跟前,腻着她,小时候,就爱靠在她身上呆着,特舒服。

  我妈终于放下报纸,“好吧!我也正想跟你聊聊!”“你昨天晚上没回来,去哪儿了?”我就知道会问这个问题。

  “跟朋友聚会,闹了一个通宵!”我只好撒谎,上帝原谅我吧,如果让我妈知道我喝酒喝醉了,还在一个单身男人的公寓里住了一晚上,估计她会跟我断绝母女关系!我妈从来都是保守的人。

  她叹了口气,“你怎么从来都不让我省心啊!”

  “我错了还不行!”我乖乖承认错误,争取坦白从宽!

  “可可啊,你也不小了,是不是考虑找个男朋友定下来啊?也省得老让我操心!”我妈语重心长地说。

  男朋友岂是说找就能找到的?说的就好像就放在那里等着我去拿似的!我妈真是急性子!我笑笑,突然又想到肖远,想到他那双熠熠生辉的眼,想到今天他送的玫瑰花。

  我们还能在一起吗?他是不是也在害怕,怕我们终究不能走到一起?他那种患得患失的行为反而让我安心,他还是有点在意我吧?能不能理解为他仍像我爱着他那样爱着我?

  “您还记得我大学时候有个朋友叫肖远吗?”我仰起头,思绪飘了很远,用一种缥缈的语气问我妈。

  我妈突然顿住,过了很久,好象想起了什么,“记得!那年夏天你发烧,都到40度了,神志不清的时候老是念叨这个名字!”

  我有说出来?

  “后来,我问了你的老师和同学,才知道肖远出国了!”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妈,“您还知道什么?”

  “你们一个老师给了我他家里电话,我本来想问问他父母他在国外的联系方式,他妈却告诉我,他们家根本不同意他跟你在一起!”我妈平淡的叙述,声音里透出悲凉。

  “既然那孩子已经出国,就证明他心存高远,不会为了你放弃他的前程,这样的人无法托付终身!”

  “后来,他给家里打过几次电话,我都告诉他你不在!再后来,我们换了新电话号码!”

  原来是这样!原来这里头还有我根本不曾知道的曲折!

  “妈!”我怎么又哭了,我紧紧抱着我妈,在她胳膊上抹眼泪。

  “可可!”我妈拍着我的背,“去睡觉吧!”

  “不,我今晚要跟您睡!”我赖在她怀里不肯走,我害怕晚上一个人睡,那样,再梦到肖远的时候我会觉得自己特孤单。

  每天上班,都故意绕开肖远,尽量躲得远远的看他,果然已经不再是我所认识的那个青涩少年,现在的肖远,浑身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不经意间流露出的稳重和大气吸引着所有人的眼球,这么一个优秀的男人,当初怎么会看上天生少根筋的我?不能理解,所以觉得荒诞!

  有天,班长章骋弄了两张刘德华演唱会的门票,献宝似的拿给我,“怎么样?你偶像的演唱会!”

  “要不说你是班长,简直太伟大了!”我高兴的什么似的,刘德华一直是我喜欢的歌手。

  “那这个周末我陪你去看!”章骋提议。

  “不用,让我妈陪我!”我知道章骋不太喜欢刘德华,大学那会儿,每次我听刘德华的歌他和肖远都嗤之以鼻。

  “老人家对这些港台歌星不感兴趣,去了也是受罪!让年纪大的人受罪还不如我去受罪呢!”章骋到是很会体谅人。

  “哈哈,我妈要是听见你这么说非跟你急!”

  “怎么呢?”

  “她比我还迷刘德华!”

  “天,怎么还有这样的老太太?”

  “我妈才不老呢!”我反驳他。

继续阅读:12、我们吻别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放弃你,是我做过最勇敢的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