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那笑恍如隔世的云烟
人间小可2018-09-12 16:473,451

  肖远站在我面前,笑着说:“田可乐,我就知道是你,你没想到是我吧?”

  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连声音都在颤抖,“肖远!真是你吗?”

  “如假包换!真是我!”他拉住我的手,温温的,确实不是梦!肖远好象瘦了,但一双眼睛却熠熠生辉。

  “你怎么就成了技术总监呢?”我问,他不过出去四年多而已,最快的也只是刚读完博士课程。

  “这件事挺复杂的,有机会再跟你说吧!”肖远笑看着我不再言语。

  坐在肖远的办公室里,听着轻柔的音乐,品着香浓的奶茶,和他无言相望,我已觉得是幸福的极限!这些年,所有等待,所有思念,都化成深情凝望,在眉稍眼底轻轻流转。

  肖远看着我,皱起眉,“可,你眼睛不舒服吗?怎么这么奇怪的眼神?”

  My God!肖远你难道不知道什么是目送秋波?还是我把这个动作演绎的太差?

  “没有,我只是……只是——没睡好!眼睛有点涩。”我支吾着说。

  “以后晚上睡觉之前少喝茶,多喝点鲜牛奶。”肖远温和的对我笑着说。天啊,我发现自己的眼居然不能离开他那张俊脸了。上帝,这算不是是花痴?

  技术总监一到位,副总监也跟着出现了,一位不折不扣的大美女!据说是局长的侄女,海归高知,于是,全组男士兴奋不已,未婚的都蠢蠢欲动。但大美女总是有点傲气,对全组男士都不正眼相看,惟独对肖远殷勤有加!

  我看得一阵心惊,自己本来就没什么竞争力,现在又遭遇这样的强敌,看来老天还要考验我一把啊!

  虽然和肖远在一个组,但相处的机会并不多。有时候路过他办公室,我都忍不住偷偷往里瞧一眼,每次都看到肖远聚精会神的研究项目图纸。

  和我同一个办公室的小刘深具观察力,有一天忽然问我,“田姐,你是不是对肖总监有意思?”

  我正喝茶,茶水噗一下全喷出来,“对不起,喝呛了!”我赶紧拿了抹布擦桌子。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咱们组六个女的,除了陈姐年龄不对,其他五个都暗恋肖总监呢!”小刘陈述着,然后又具体进行了分析,“不过,看吴副总监势在必得那架势,我觉得咱们基本都没戏!”

  我听着心里犯堵,你想啊,曾经是你的专署恋人,私房宝贝,现在却要拿出来与大家分享,而且还被判断最终要花落别家,心里能舒服吗?

  下班的时候,肖远让我等他,晚上一起吃饭,我觉得心里憋闷,骑上自行车先走了。我这个人不仅没竞争力,还没信心。

  走到半路,又后悔,别人觊觎他,又不是他的错,可怜的肖远,我是不是太不体谅他了?又骑上车原路返回,骑的那叫一个飞快,差点撞上局里大门前的台阶。

  跑进大门,传达室的老大爷问,“怎么又回来了?”

  “我落了东西,很重要的东西!”我说,然后上楼,直奔肖远的办公室。

  门虚掩着,里面传出女人若有若无的抽泣声。肖远办公室怎么有人哭?还是年轻女人的声音。

  我止住脚步,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别哭了,我陪你去吃点东西吧!”我听到肖远轻柔的说话声,那样的声音,只能是对喜欢的人才会有吧?和肖远认识这么久,他都没这么柔声哄过我,然后,我又听到他收拾东西、缩抽屉的声音。

  陪她去吃东西?肖远不是约了我晚上一起吃饭,怎么又变卦陪别人去?我心里又开始翻腾。待意识到他屋里不是别人,正是美女副总监吴悦时,全身感到一阵凉意。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藏到楼梯后,看着他们的背影相携离开,才觉得失魂落魄。

  下楼的时候,传达室的老大爷还在,“东西找到了?”他热心的问。

  “没有!”我告诉他,是不是应该算我把它送了人?还是该说它自己跑了?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肖远见了我,依然微笑,可我总觉得那笑容那么遥远,恍如隔世的云烟。

  “让你等我,却自己先走了!”他若无其事的说。

  “对不起,我忘了!”我笑不出来,只能假装看着别处,他肯定不知道我又回来过,而且还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一幕。

  “怎么?谁惹你不高兴了?”肖远看着我,语气小心翼翼。

  突然想起多年前,我乱吃醋,看她和班里一个女生坐一起,便从教室跑出来,后来他追过来,拉着我的手说:“笨蛋,我喜欢你!”

  笨蛋!我真是个笨蛋,总天真的以为,隔了这悠远的时空,我们都未改变!然而,事实总是残酷的,我们变了,所有一切都不再如从前!

  组里的工作很忙碌,我与肖远几乎没有什么机会碰到,有时候即使碰到了,话也很少。

  据小刘观察,“肖总监这几天心情不大好!”

  “国家给你发多少工资,你还负责总监的心情?”

  “我八卦还不行?不过,这几天你火气也很冲啊!注意点,可别提前到更年期了!”

  “据说,更年期的人都爱唠叨!我有唠叨吗?”

  小刘赶紧闭嘴!

  项目规划设计做到一半,似乎遇到了困难,因为我有好几次看到肖远坐在办公桌前冥思苦想,然后到吸烟室猛吸烟。

  有时候远远的的看着肖远那一脸绞尽脑汁的落寞神情,觉得特心疼,可恨我能力有限,帮不上任何忙!

  可能问题真的很难解决,过了几天,项目组请来了最权威的专家——田维年教授,据说此人在国际上都有名。肖远和吴悦跟在他身后,就像两个小学生。

  组长让我把办公室的数据材料汇总一下,直接拿到贵宾室去。

  我抱着厚厚一摞资料进去的时候,田教授正在跟肖远商讨项目修改的事情,见我进来,肖远直皱眉,接过我手里的资料,说:“怎么一个人抱这么多东西?以后让小刘帮你搬。”

  我轻嗯了声,点点头算是回应。这点资料算什么呢?其实,通常,压垮一个人的往往不是重量,而是那些无形的负担。

  估计老教授看到肖远亲密的拉着我的手觉得尴尬,瞪大了眼睛瞅着我们,我赶紧抽回手,脸上发烧,跟肖远说:“我回去工作了。”

  “下班我送你!”肖远露出几天来少有的微笑。

  “不用!”每天都是自己骑车回家,从来没让人送过,都成了习惯,再说,我也没那么娇贵,下个班还让人送,最近,肖远很忙,很累,也不忍心让他下班再绕一大圈。

  肖远叹了口气,“别故意避开我!”

  中午去休息室打开水,看到田维年教授正在泡茶,透明杯里放了半杯茶叶,我不禁感到惊奇,“放这么多茶叶,水会不会太酽了?”

  他看到我,愣了一下,随即笑笑,“喝习惯了。”他笑起来很亲切,让人有种熟悉感。

  他泡完茶并没离开,而是在休息室看我打开水,“丫头,你喜欢肖远?”

  我扶着暖瓶的手一抖,正好被滚烫的开水溅到,手背上一阵火烧火燎的疼。

  老教授还算眼疾手快,马上关了热水,拉着我的手放到冷水管上冲,以减少我的疼痛。

  我眼里滚着泪花,心里却暗笑,看来,八卦这个东西并不分年龄。

  打完开水,田教授帮我把暖瓶拎回办公室,小刘见了,说:“妈呀,田姐,你怎么让他拎暖瓶啊?知道他是谁不?”

  “田维年教授!”

  “知道还让他帮你拎暖瓶?”小刘差点跟我急了,“咱们局长亲自请来的贵宾,项目专家,电子科学界的大腕。”

  “我不就是让他帮我拎了拎暖瓶?”还是他自己愿意的,说什么我手被烫着了,都是他的责任。

  “你还想让他干什么?帮你扫地?”小刘痛心疾首的看着我,“得罪了他咱们可得吃不了兜着走!”

  我可没想得罪他,而且这么一个有身分地位的专家教授,也不会跟我一个办公室小职员一般见识。或许,一转身,他根本就不记得我是谁了。

  即使专家来了,项目组的工作进展也不是太顺利,因为看田教授和肖远的表情就知道。

  大家一如既往的忙碌,有时候忙里偷闲,一起喝杯茶,但总是话不多,可聊的仅仅剩下时好时坏的天气。有些敏感的话,怕一旦说出来就再也收不回去,于是,尽量维持现状,各自退缩在一个安全的范围。

  下班的时候,路过家乐福,帮我妈买电池。

  可是电池没买到,却买了一大堆没用的零碎儿。当我拎着购物筐往外走的时候,看到了肖远,刚想叫他,又硬生生把话吞回去,因为他旁边站着副总监吴悦,什么时候他开始陪她逛超市了?还一副对她呵护有加的样子?再看他们的购物车,里边已经堆满了居家用品。

  我鼻子酸酸的,胡乱检了些东西,赶紧往外走。

  偏偏吴悦也看见了我,“小可?小可!”她叫我,声音柔和清丽,婉转动听,即使在喧嚣的人群,也能彰显与众不同的音质。

  然后是肖远的声音,“小可,你怎么也来了?”我故意忽略他眼里的震惊,他慌乱的看着我,仿佛心虚。心虚什么呢?我眨眨眼,想看清楚他的表情,可却是徒然。

  我怎么也来了?不来能看到你和美女副总监一起卿卿我我?一生气,也没理他,只跟吴悦说,“真巧,副总监!”

  “叫我吴悦吧,现在是下班时间!”她拉着我的手显得很亲热。

  我一直礼貌的微笑,看着她和肖远。

  而肖远却神色黯然。

继续阅读:10、上班时间,不谈私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放弃你,是我做过最勇敢的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