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追悼会”
人间小可2018-09-29 17:542,382

  “章御?”是不是刚才摔得太重,我眼前出现了幻觉?

  “你怎么会在我房间里?”我挣扎着站起来,揉着屁股,这一下跌的可不轻,估计没个三五天好不了。

  他可能刚洗完澡,头发上还滴答着水,身上散发着淡淡的皂香味。他莫名其妙的看着我,一双锐利的眸子透出炯炯的神采,比白天看起来柔和了不少。不得不承认,这个烂人长得的确好看。

  “你怎么会在我房间里?”我吸着凉气又问了一遍,原谅我,屁股摔的太疼,都不敢动。

  他脸上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我昨天就住这里,怎么就成了你的房间?……当然,你想搬进来同住,我也不介意。”那戏谑的口气让人忍不住想在他那张俊脸上划上几刀,以期达到替他毁容的目的,省得以后出去祸害大众。

  “怎么可能?我也是昨天住进来的啊!”我一拐一瘸的往里边走,见鬼了,房间跟我昨天住的真的不一样,里边的空间大多了,还有各种电器。

  “有鬼啊!”我尖叫,自己住的房间突然凭空多出那么多东西和一个大活人,任谁都会觉得害怕。

  他眼疾手快,伸出大手一下捂住我的嘴。

  心里的恐惧发泄不出来,又被他捂的快窒息了,我突然有一种求生的欲望,冲着他的胳膊狠咬下去,然后,听到他吸凉气的声音,“你怎么咬人?”

  “谁让你捂住我?”看着他胳膊上的牙印,我突然有种发泄出来的快感。

  “谁让你乱叫?”

  “可是,真的有鬼!这里昨天明明是601!”我煞有介事的强调。

  “哦?可你现在呆的却是701!”

  “怎么会?我数着楼层上来的,肯定是601没错!”

  他不说话,盯着我,想了半天,突然笑起来,然后,怕我不死心似的打开门让我看门牌号,“这个楼没有四层,你不知道吗?”

  我使劲盯着门牌上的701,怎么之前就没注意看看啊?

  我干张着嘴,说不出话来,恨不得打开窗户跳楼!老天啊,干吗老捉弄我,让我闹笑话!

  “肖远和章骋一下午到处找你呢!”章鱼给我倒了杯水,让我坐下。

  我指指自己的屁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真是虚伪,刚才毫无预警的突然开门害我跌的很惨,现在又假惺惺!

  章鱼笑笑,“喝点水吧!我去叫章骋他们过来!”

  肖远和章骋看到我,异口同声的问,“一下午去哪儿了?”虽然脸色都不怎么好看,但那口气绝对是温和的。我感动得泪如泉涌!你想啊,两个两年多不见,也没有联系,见了面还这么关心我,我能不感动吗?

  “在外边瞎逛,顺便吃了点烤串和麻辣烫!”我小声说。

  “你?……”肖远看着我,突然又不说话了,我觉得他好像有点生气。

  “怎么自己在外边吃东西?”班长问,口气也是严重的不赞同。

  “不就吃了点小吃!”我狡辩,还得亏是吃了点小吃,如果我在外边吃了大餐,看这架势,他们还不得气死。

  “我们只是问问,也是关心你,哭什么?”章骋抽过章御手里的毛巾,递给我,“怎么老跟小孩儿似的?”

  “找了你一下午,打你手机也不接!我们到现在都没吃晚饭呢!”肖远说。

  “你根本就不知道我手机号!”此时,我觉得自己反映还挺快的,他走的时候,我还没买手机呢,他怎么会有我号?

  “我告诉他的!”班长站出来拆我台。

  “再说了我也没听见手机响啊!”我嘟囔着找手机,翻遍了背包,怎么也找不到,终于放弃。算了,什么东西都是这样,你找的时候找不到,不找的时候老在你面前出现。

  “去吃饭吧!”章骋提议。

  “好!”我赶紧附和。

  章鱼说他还有事,就不去了。

  我嘴上不说,心里却很美,不去合适,省得让人看着碍眼,尤其会让我少了许多尴尬。

  我已经在外边吃过,所以没什么胃口,就看着肖远他们吃。

  吃完饭,班长终于觉悟,决定不再当高瓦电灯泡,先撤退了。

  剩下我跟肖远却相对无言。

  “我下个月回英国,下个学期的课马上就要开始了!”他首先打破沉默。

  我的视线从餐盘里雕刻地美轮美奂的萝卜花造型上移开,认真的看着肖远,“恩!”轻轻点点头,朝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由于太勉强,不知道那表情有没有吓到他。

  “你说点什么啊?”他看着我的表情颇为期待。

  “我很好!工作顺利,身体健康,干嘛嘛不行,吃嘛嘛香……总之,傻傻的,很快乐!”前半句话,声音还能慷慨激昂,可是后半句就再也铿锵不起来,低哑着嗓音,连舌头都打了卷。

  “快乐就好!”肖远端着杯子的手一阵轻晃,杯子里面的可乐太满,都撒出来,撒的桌上、他手上到处都是,纸巾就在我手底下,我拿起来帮他擦袖口的褐色液体,免得渗进衣服纤维里洗不干净,即使知道,他的某些衣服只穿一次就会扔掉。

  他反手扣住我的腕,褐色的眼眸里写满欲说还休的惆怅,仿佛有千言万语,最后只化作三个字:“对不起!”

  肖远从没有对不起我,所有一切都是按照命运的既定程序在进行,虽然做出选择的时候,我们都没有对爱情尽力,但这些并不能怪他。

  我沉默着,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的歉意,于是,一直冲他笑。

  肖远轻吻了我的颊,很轻,很轻!

  然后,我们一起回了宾馆,各自回了各自的房间,转身的时候,谁也没说再见。

  会议结束,从宾馆离开的时候,我和肖远反向。

  当我提着旅行箱出门,正好看到有司机帮他开车门,他一闪身坐进车里,估计没看见我。

  看着他坐的车慢慢消失在视线里,我的心再也抑制不住悲伤,“再见了,肖远!”我无声的说。

  宾馆远离市区,门口出租车很少,等了半天,也没等到车。我觉得冷,手脚都冰凉着,身体里没有任何温度,因为觉得委屈,于是开始哭,哭得天昏地暗,来往的行人都诧异的看着我。

  看什么看?难道没见过伤心人?

  回到家,我妈看我眼睛红肿,紧张地问我:“怎么回事,不是去开会了吗?”

  “追悼会!”我说。追悼我和肖远逝去的爱情,追悼那些曾有过的美妙和幸福的时光,追悼我们还没来得及说再见就各奔东西的结局。

  我没告诉我妈见到了肖远,因为我一直都觉得我妈不喜欢肖远,说不上来为什么!

继续阅读:6、“我可以考虑收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放弃你,是我做过最勇敢的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