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笨蛋,我喜欢你!
人间小可2018-09-12 16:474,346

  大家都知道,田可乐是个笨蛋。因为小学一年级的数学题,她始终弄不清楚。

  还记得又高有胖的数学老师眯着眼睛,笑的一脸虚伪,尖着嗓子问,“田可乐,一只香蕉,分给三个小孩子,其中两个孩子,每个人分一半,第三个孩子还剩下多少?”

  “没了。”

  “那是多少?”老师的本意是想让她答“零”个。

  田可乐想了想,十分肯定的回答,“香蕉皮!”

  讲台下的小朋友都哄然大笑,老师却站在台上,哭笑不得。但老师毕竟是老师,懂得谆谆善诱,循序渐进,随即又问:“如果你有三个苹果,分给两个孩子每人一个,你自己还剩几个?”

  “不知道。”田可乐为难的摇摇头。

  “这都不知道?”老师急了。

  田可乐也急,委屈的揉着一双懵懂的大眼睛,细声细气的说:“我根本就没有苹果,怎么给小朋友分?”

  “你就不会想象一下?”老师执起教鞭,站在田可乐身旁,严厉的盯着她看。

  田可乐“哇”一声哭了,说:“老师你以前算算术明明用的都是鸭梨,为什么今天非要换成香蕉和苹果?”

  老师的表情活像生吞了苍蝇一般。

  不错,我就是田可乐。但我不喜欢别人叫我的名字。可乐——总让我想起那黑褐色,冒着泡泡的碳酸饮料。

  我很笨,很傻,长大后,一年级的算术始终都算不过来。别人每每叫我的名字,我都会想,自己肯定傻的冒泡!所以,我拒绝别人把我的名字和那种能冒泡的液体联系起来。

  但上天总是公平的,没有给你聪明的头脑,一定会在其它方面弥补,所以,上帝他老人家一打盹的时候不小心给了我一张漂亮的面孔。我甚至还听见他说,当然是做梦的时候:“孩子,去吧,以后你就幸福了!”可是,人的幸福哪儿就那么容易?

  如果16岁以前,你问我幸福是什么?我会回答你,幸福就是猫吃鱼,狗吃肉,奥特曼打小怪兽。

  可是,16岁以后,我就会告诉你,幸福是不愁上不了大学,不愁找不到工作,不愁嫁不到自己爱的人。

  我一直为这样的目标做出努力,可总是觉得距离目标很遥远。

  磕磕绊绊上完了小学、中学,战战兢兢的等到了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我终于迈进了幸福的门槛。

  大学自是一个全新的天地,什么都新奇。

  当我背着简单的行李包去学校报到的时候,心里充满了无限希望,好像觉得那遥远的、缥缈的幸福已触手可及。

  就是在这样的心境下认识了肖远。

  肖远是何许人也?我们那一届的学生都说,你可以不知道Q大的校长,但不能不知道肖远。那个全北京市的理科高考状元,那个在全国青年田径运动会上1500米长跑的冠军,那个钢琴弹得能跟克莱德曼媲美的爽朗帅气的大男孩……我不知道这么说是不是有些夸张?但第一次见到肖远,我的确被他吸引了。

  那天,我去体育馆练健美操,练得累了,就想到休息区坐会儿。

  偏偏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个不怀好意的男生过来围着我看,又不是没见过女生,何必要摆出那么一种色迷迷的表情。对这样的人我向来反感,便狠狠瞪了一眼,他却仍不知趣,凑过来问:“小师妹,你真漂亮,是哪个班的?”

  “我们老师说了,千万别告诉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我们是哪个班,免得他们闻着味儿找了去!”我乖乖的回答了他的问题,却逗得休息区旁边两个男生哈哈大笑。

  那两个男生中一个是我们班长章骋,我跟他不熟,也从来没怎么说过话,因为他长得足够吸引人,旁边总围着一群女生。

  另一个男生个子偏高,穿白色运动服,皮肤也白,比章骋好看多了,尤其笑起来,给人一种海滩、阳光的感觉,看着他笑,顿时心里怦怦直跳,不过,他的目光却落在我旁边土头灰脸的男生身上,当时,我心里那个失落啊。

  体育组的同学也跟着过来休息,见到我旁边的男生都惊叫着喊:“天啊,肖远,他就是肖远!”

  听见有人喊,肖远和章骋起身便走,只是,走出去十几米的时候,他突然又回过头笑了笑,那灿烂的表情引起一阵惊呼。

  原来这就是肖远!多么完美的一个人!

  跳完操去食堂吃饭的时候,还在想像肖远这么好看的男生真是少见。

  占好位置,打了饭,又去端汤。Q大3食堂每天中午提供西红柿鸡蛋汤,这个汤不但超好喝,还是免费的。我端着一大碗免费的从食堂东头走到西头,手都被碗烫麻了,想放下,又舍不得,怎么能便宜了别人?

  忍着,忍着,我告诫自己,坚持就是胜利!离我占的餐桌也就还剩五米远了,谁知道肖远却从我前边的餐桌猛然站起来。一大碗汤就这么报销了。

  “天啊!乖乖!”我看一眼肖远头上顶花带叶的汤水,正滴答着往下淌,一身雪白的运动服也弄脏了,那样子简直惨不忍睹。旁边有一群人跟着尖叫。

  “对不起,对不起!”我诚惶诚恐的道歉,离革命成功仅有一步之遥,居然功亏一溃。

  肖远同学可能被我的汤烫傻了,要不就是脑子进水了,很不耐烦地看了我一眼,居然笑了,“怎么是你?你得帮我洗衣服!”俊脸上的表情好像一个赖皮的孩子。

  “没问题!”我赶紧小心翼翼的陪着笑脸,通报自己的姓名:“电信管理二班的田可乐,你可以随时拿过来!”我指指他身上淌水的运动服。

  他都没理我,径直走了。

  吃完饭回教室,肖远居然抱了一大堆衣服等在我们班门口,“你说的帮我洗!”

  “我说只帮你洗刚才那套!”

  “反正顺便,都洗了吧!”肖远笑笑的看着我。

  也是啊,洗两件衣服也是花一个洗衣币,洗多点也是一个洗衣币,懒得跟他争论,谁叫我刚才把一大碗汤都扣到人家脑袋上了呢?

  衣服放到洗衣机里,我被同学叫去看足球,我根本不懂足球,就在旁边跟着瞎起哄,玩了一会儿又去上课,把洗衣服的事忘到了九霄云外。

  过了两三天,肖远同学找上门来要衣服,我才想起,他那一堆衣服还放在学校公用的洗衣机里,那几天,洗衣房正进行水管改造,洗衣机都停用了。

  肖远打开洗衣机的盖子,赶紧捂住鼻子,“都馊了!”

  我一闻,差点晕了,果然发酵的很彻底,“我赔新的给你!”为了弥补自己的错误,我是豁出去了。

  肖远看着我,“那你陪我去买新的吧,过几天运动会我还要穿呢!”

  我狠狠心,把自己的小肥猪打碎了,里边也就可怜的几百块钱,如果肖远存心要敲诈,这点钱就全给他。

  其实,当时手里还有一笔其它的钱,就是校园歌手大赛得的奖金2000块钱,那是要贡献给班里当班费的,早就打定了主意不能动。我们班农村学生多,家里条件都不怎么好,班里每次组织活动收班费,大家都颇有微词,所以,上次一听学校组织的校园歌手大赛第一名有2000块钱奖金,我也报了名。

  就为了这2000块钱,我可是没闲着,每天早起,偷偷吊了一个月的嗓子。

  拿了奖金,班长让我请吃饭我都没舍得,虽然我参加比赛他帮了不少忙。

  摸摸口袋里的信封,护的更紧了。

  肖远带我在商场逛了大半天,逛的我晕头转向,看来人家要打击报复了,我暗想。

  果不其然,他看好了一套运动服,而且穿起来很好看,“怎么样?”他问我。

  我看一眼价签,“妈呀,一千八百多!”小猪里的钱付那八百的零头都不够。

  “好是好,可是我的钱不够啊!”我告诉他。

  “我什么时候说让你拿钱了?”他笑笑,晶亮的眼睛闪着算计的光芒,马上又改口说:“好像应该是你付钱喔!”

  “如果让我付钱就挑便宜的!”我拉着他到国产品牌区,“讹人也应该讲点原则吧!你哪只眼睛看我像有钱人?”

  肖远只是看着我笑,“田可乐,你可真小气!”

  “我哪儿是小气?我这是节俭!”我硬跟他说理。

  不过肖远并不是不讲理的人,最后只让我赔了一双运动鞋,398元的特价耐克,我挑的,简洁的设计很入我眼,“我觉得不错,如果你不喜欢,我就给你买个最便宜的李宁。”我威胁他。

  “好吧!”他老大不情愿地同意了,“你这个人看起来挺温柔的,事实上怎么这么彪悍?”

  “我哪儿彪悍了?”为什么大家都形容我美丽纤弱,到他这儿就成彪悍了?

  全校运动会的时候,肖远邀请我去帮他加油,全校那么多美女,他唯独邀请了我,我这个荣幸啊!还特意涂了点口红,不过是涂在脸颊上的,我们宿舍的人说,这样更能显得我娇俏可爱。

  跟我们班的女生一起站在跑到边上的时候,我的心里雀跃不已,我可是来为肖远加油的。

  班长章骋也报了1500米的项目,热身的时候,他理所当然的把运动上衣丢给我,“田可乐,拿着,一会儿记得帮我喊加油。”

  这时,肖远也过来,递给我两瓶水,“我跑到终点的时候,记得把水递给我!”

  “好!”我都答应着。

  可真正比赛的时候,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我们班的女生分成两派,一派给章骋加油,一派给肖远加油,我这个两面派被挤到了最后面,谁也看不到,谁也够不着。

  肖远第一个冲到终点,那儿早有女生等着给递水了,根本轮不到我。章骋第二,到了终点也被团团围住。

  我失落的扔下肖远的水和章骋的上衣,一个人回了教室。亏我还特意在脸上涂了口红,看来是白折腾了。

  肖远穿着我赔给他的运动鞋在全校运动会1500米长跑中获得了第一名,当然应该高兴。可是,却不应该晚自习的时候专门跑到我们班,喊:“田可乐,你真有眼光,这双鞋虽然不怎么好看,但穿着还真是舒服!跑起来还有助力!下次你还给我买鞋吧!”说的那么不容商量,我们班当下就炸开了锅,惹得周围的同学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

  “妈的,肖远,你咋呼啥?”我们班长章骋愤愤的盯着他,“没看可乐正上自习呢吗?”

  我装着低头写作业,心里却窘迫不堪。

  肖远隔三差五就来我们班报道,害我无心上课,老是走神,眼前时不时就浮现出他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外界都传闻肖远看上了我们班某某大美女。

  后来,肖远干脆把他的自习室搬到了我们班。晚自习时,我羡慕的看着他跟某大美女坐在一起,呵呵,真是金童玉女,外加郎才女貌啊,什么时候我也可以找个象肖远那样的男朋友就好了!肖远一回头正好看到我,我有点做贼心虚,别开眼,赶紧收拾书包,这里不是久留之地,看着别人卿卿我我,老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我逃难似的离开教室,肖远却追上来。

  “田可乐,你不上自习,跑出来干什么?”肖远在我身后喊。

  我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总不能说,我看你跟其他女生坐一起不舒服吧?所以,干脆不说话。

  “喂,我跟她坐一起说学生会的工作总结呢,我打算下学期辞掉会长职务专心考研!”肖远走到我跟前,解释说。

  “你做什么跟我有什么关系?”

  “嘿嘿,我担心你吃醋呗!”肖远嬉皮笑脸的看着我笑。我就不理解,为什么他每次见到我都笑的象只狐狸。

  “吃醋?”我为什么要吃醋?

  “难道不是?”肖远拉过我的手,“笨蛋,我喜欢你!”

  等等,我是不是听错了?“你再说一遍?”

  “笨蛋,我喜欢你!”肖远拉着我的手大声说。

  我突然觉得面前鲜花绽放,这个世界一派祥和美好,肖远居然说他喜欢我!

  我用力捂住发烫的面孔,天啊,难道这是真的?千万别是做梦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放弃你,是我做过最勇敢的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放弃你,是我做过最勇敢的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