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宝蓝色是属于肖远的风格
人间小可2018-09-12 16:473,268

  他拿着一串钥匙在我眼前晃,“这是我家钥匙!你拿着。”

  我上下打量他,“你没发烧吧?没事把你家钥匙乱给人!”

  “当然没有!给你钥匙是让你帮我干点活!”

  “什么活?”我就知道他是个不肯吃亏的人。

  “帮我喂鱼,定期给它们换水!”

  “你家养鱼了?不是章鱼吧?”我去过他家,没见到有鱼啊!

  “当然有鱼了!全都是名贵的热带鱼。”他倒是颇自豪。

  “我怎么没见到?”

  “你除了我们家沙发还见到什么了?”

  “也是!”那天喝多了,到他家趴在沙发上就哭,哭完就睡着了,第二天早上又慌忙去上班,的确是没注意他家到底什么样儿!

  “可是,我跟你并不熟啊!你怎么能放心把你家钥匙交给我?”

  “就因为不熟才放心让你去!让熟人去回头媒体那帮记者又瞎猜了。”章御振振有辞的说。

  “让我们班长去,肯定没人说什么了!”我提议。

  “他去了把我家折腾个天翻地覆的,我回来得收拾好几天!”

  “可是,……”

  “你怎么那么多可是?”

  “可是,我都没养过鱼啊!给你喂死了怎么办?”

  “遇到问题给我打电话!”

  “国际长途啊!”

  “给你报销电话费,外加补助,买鱼食的钱也报销!你要再可是,我可急了,让你帮个忙怎么这么难?”章御的表情严厉起来,还挺有威摄力的。

  我还能说什么?只能接过他钥匙,“要是给你喂死了你可别生气!”

  “不就是几条鱼吗?我还能生什么气!”见我乖乖接过钥匙,章御笑了,“这样我就放心了!”

  晚上睡觉忘记关手机,睡到半夜,它开始叮咣乱响。

  “谁呀?”不知道现在是睡觉时间?大半夜打骚扰电话该判死刑!

  电话那边根本没声音,安静的一塌糊涂。我不怕吵,却最怕安静,寂静无声的时候总是有一种诡异。过了几秒钟还没声音,我腾一下坐起来,“拜托说句话,要不吓死人你得偿命!”我对着手机大声说。

  “可……”居然是肖远的声音。

  我秉住呼吸,这下换我不说话了。

  “你,你没关手机!”肖远轻轻的声音那么温柔,温柔到让人沉醉,我偏偏是个没自制的人,听着这声音,忍不住想哭。

  “恩!”我仔细倾听他的呼吸,感觉脸上有温热的液体流动。

  两个人就这样沉默了半天。

  “没事!”最后还是肖远先开口,“晚安!”

  我握着精巧的手机,久久没有放下。直到身体感觉到了冷,才发现被子已经掉到床下。

  呵呵,肖远啊,难道大半夜打电话就是要告诉我没关手机!

  早上,天蒙蒙亮的时候,风终于停了。打开窗户,屋外的窗台上已经堆了厚厚一层沙尘,用手指在沙尘上轻轻一画,便出现了一个可爱的笑脸,意识到那么熟悉,又赶紧擦掉。

  楼下,不知道是谁家的狗狗,穿着精致的衣服,在散步。胖嘟嘟的小屁股一扭一扭的,非常可爱。小狗走到一辆宝蓝色轿车下,想标识领地,闻闻好象气味不对,又慢悠悠的走开。

  我注意到那辆车,很象肖远昨天开的那辆,宝蓝色深沉内敛,正是属于肖远的风格。

  我飞快的跑下楼,奔向那辆车,隔着沙尘覆盖的玻璃看到了车里的肖远。

  他整个身子靠在坐椅上,睡着了,只是手机仍放在耳边,好象打电话的样子。

  我敲敲车窗,然后看到肖远转醒。

  “怎么会在这里?”我问。

  他揉揉惺忪睡眼,“天都亮了!”

  “你在这里呆了一夜?”我怀疑他昨晚是在这里给我打的电话。

  “没有,凌晨两点多才从昆少那儿出来!”他打开车门,“你冷不冷?进来说话吧!”

  “还说什么话,没事赶紧回家睡觉去!”我站在外边没动。

  “有事!”

  “有事赶紧说,说完回去睡觉!哪儿有你们这样的?一下折腾到这么晚,谁受得了啊!”我觉得我今天特罗嗦,象个八十岁的老太太。

  肖远安静的看着我,“你是不是在生气?”

  “我生什么气?你们一帮人爱怎么着怎么着,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的确是在生气,气他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大冷天不回家,还睡在车上。

  “一个劲的瞪着我,还说没生气!”肖远宠溺的看着我笑。

  “我是生气,生我自己的气呢!大冷天的,跑下来管你干什么?”我转身想上楼,不理他就该走了吧?

  “等等!”肖远下车拉住我,“我只是想跟你说,一切都不是你想的那样!”

  “什么不是我想的那样?”我想什么了?又不是什么样?肖远的话让我疑惑。

  肖远轻叹一声,“算了!有些事儿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那就别说吧!”既然不知道该怎么说还说什么,我们都不是强求的人。

  肖远显然很累,打了个呵欠,说“我现在回家睡一觉,晚上来接你,给你个惊喜!”

  “晚上?我有事!”晚上我要和我妈去看刘德华的演唱会,班长章骋好不容易给弄到的票。

  “如果不重要就推掉吧!”肖远央求的口气让我差点就心软了,可是转念一想,为什么每次妥协的那个人都是我?

  “推不掉!”我瓮声瓮气的说,演唱会又不会为了我延期,而且都跟我妈说好了,她都为此兴奋好几天了。

  “哦!那算了!”肖远有点失望,“但愿下次还有机会!”

  还有什么机会,我想问问他,但看他一副疲惫的样子,又不忍心,还是算了吧!都这德行了,应该赶紧回家睡觉去。

  体育馆门口人山人海,很多人都没买到票,聚在门口买高价票。

  有人看着我票上的座位号,问:“小姐,你票卖吗?”我摇头,班长好不容易给弄到的怎么能卖?

  旁边,也很多人围着我妈,有人说:“大姐,这个票你开个价,多少钱我都要!”

  我才知道,原来这两张票是天价。看来回头还要好好谢谢章骋。

  进场以后,才知道我们的座位是贵宾席,提供免费的饮料和小吃。

  我们在第三排,离舞台很进,能清楚的看到舞台上正在调试设备的工作人员的脸,估计一会儿也能看清楚天王的面孔吧!

  我们前面,也就是第二排,有两个座位一直空着,座位前面的方桌上摆着玫瑰百合花束。

  演唱会开始的时候,前面两个座位还是空的。我想着,什么样的人这么烧包?买了票居然不来看!

  演唱会一开始,我和我妈迅速进入状态,跟着大家一起高喊刘德华的名字,疯狂状态前所未有。我妈更甚,还拿着相机一直拍刘德华的动作和表情。

  “您这相机拍出的照片什么都看不出来,别费劲了!”我告诉她。

  “清楚着呢!不信你看看!”我妈煞有介事的把相机拿给我看。

  “明天网上就有专业摄影师拍的照片了,我下载下来给你看!”

  “还是我自己拍的好!”我妈自信的说。

  呵呵,我也不和她争论,明天看了专业人士拍的就没话说了!

  看完演唱会,我和我妈心情都出奇的好,我妈说:“趁着商场还没关门,我们去逛逛吧,看看手表!”

  “什么时候又喜欢上了手表,又用不到!”我们这一代人,大多拿手机当表用了,至于套在胳膊上的那玩意,根本不感兴趣。

  “给你买,快到春天了,胳膊上光秃秃的穿衣服也不好看!”

  “那您给买个翡翠手镯吧!那好看!”我跟我妈开玩笑。

  “你要喜欢,等明个把我的住房公积金取出来给你买一个!”我妈笑着。

  “还是别了,您还是攒着给我买房吧!”给我买个房子一直是我妈的心愿,她老说,女人一定要有自己的家,要不以后跟老公吵架都没地方去。很奇怪的逻辑,但很实在,因为我妈和我爸刚离婚的时候,她带着我真的没地方住,一直挤在姥姥家的小客厅里,直到很多年以后,我都记事了,我妈单位才分了个小两居。毕竟是单位分的房,没准哪天又收回去,我们又没地方住了,所以不塌实,她老惦记着给我买套属于我们自己的房。

  “买房子的首付都给你存着呢!够了!”我妈牵着我的手往华堂走,就象小时候她牵着我的手去幼儿园一样。可是现在,我长大了,个头比她都高。

  “您觉得我们这样牵着手逛商场,象不象姐妹俩?”我跟她耍皮。

  “要是象就好了!”我妈感叹的说。

  “象,不信你问问别人!”我故意和她靠的进进的。

  “哪天我们去照个什么贴吧?那叫什么来着?好象什么大头的?贴在你手机上。”

  “大头帖!”

  “对,就那个,你陪我去!”我妈兴奋的时候,像个老小孩儿。

  “行,没问题!还挺时髦啊,我都没照过!”

  跟我妈在一起,永远都那么快乐,心灵总觉得有了依靠!

继续阅读:14、富士苹果滚了一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放弃你,是我做过最勇敢的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