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人间小可2018-09-18 17:132,207

  周立冬习惯用忙碌掩饰自己的抑郁,他不停的工作、工作,还是工作。尽管马不停蹄,可是心中仍有挥之不去的怅然。偶尔走神的时候,眼前闪过的总是郝思源浅浅的笑颜。就在他想要抓住那个身影的时候,她又飘然而去,留给他无尽的想念和无法填补的空虚。这样的情形象绳索一样紧紧困绕着周立冬,让他无法摆脱,也无计消除。

  他不是好酒之人,可最近却发现喝酒的妙处,每次喝得恰倒好处的时候,总能看见郝思源对他灿然而笑。醉了的时候,他喜欢和依恋这种感觉。可是醒了的时候,他又讨厌和害怕这种感觉。一颗心,总是在醉与醒之间徘徊。

  井成和霍燕飞到酒吧的时候,周立冬已经两杯烈酒下肚,他笑呵呵的看着两个好友,说:“我今天要是喝多了,你们得负责把我抬回去。”

  “不怕你家沈丽回去让你跪搓衣板了?”霍燕飞打趣他。

  “是啊,那就去你家凑合一夜吧!”周立冬仿佛想起什么,看看霍燕飞,又说:“不方便就把我送到办公室!”

  “方便!我是巴不得呢!”霍燕飞故意凑近周立冬,“你这细皮嫩肉的,应该手感不错!”

  井成拍了一下霍燕飞,“你别恶心了,行吗?这大庭广众的,怕别人不知道你们俩搞同性恋?”

  霍燕飞摆了个酷酷的姿势,“我象吗?”

  井成说他神经病,说完干脆不理他,点了酒,随意啜着。

  周立冬说:“怎么不象?就没见过你带女伴出来过!”

  “那是还没找到能让我看上眼的!”霍燕飞反驳。

  “你能看上眼的估计只有汪大美女,可人家出国了!”井成提醒。

  “谁说的?我真正喜欢的人是……”说到关键,霍燕飞突然闭嘴,然后慢慢说:“说她干什么?反正都是陈年烂事了!”

  “不说就不说!来,喝酒!”周立冬一反常态,拉着霍燕飞猛喝。

  倒是井成,一直慢慢啜饮,仔细看着周立冬和霍燕飞。

  井成有意让他们少喝点,转向霍燕飞,问:“我二姐上次给你介绍的那个美女到底怎么样了?她还等着你回信呢!”

  “上次哪个?哦,你说那个,我可不想找个家里太有钱的,倒插门,让我一辈子都抬不起头啊!”霍燕飞只是说者无心,可周立冬却听者有意。他一口喝干了杯中的酒,冷笑一声,起身便往外走。

  霍燕飞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井成一喝,“怎么说话呢,你?”

  “我说什么了?”霍燕飞一顿,看着周立冬的背影,才明白过来,“我又没说他!”

  井成追了出去,跟着周立冬一直走到门外。

  “燕飞他有口无心的,别跟他一般见识!”井成说。

  “无心的时候才说真话!”周立冬摇头,有点无奈的说,“没想到燕飞是这么看我的!”

  “他神经比面条还粗,还会琢磨人?”井成拉住周立冬,“都是好兄弟,这么多年了,你还不知道他!赶紧回去吧!”

  “我没生他的气,是生自己的气!”周立冬看着远处闪烁的霓虹,说:“他说的没错,我是找了个家里有钱的老婆!”

  “那又怎么样呢?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想要的事物的权利。”

  周立冬还是摇头:轻声说:“希望这真是我想要的!”

  “你说什么?”井成只是看到周立冬眼里的伤感,并没听清他说的话。

  “回去吧!我真没生燕飞的气。”周立冬转身回来。

  井成在原地停了几秒钟,想着,“立冬啊,这样的选择真是你想要的吗?”

  三个人在酒吧喝喝到深夜,觉得不尽兴,又换了个地方,到霍燕飞家接着喝。

  霍燕飞从酒柜里拿出两瓶五粮液,又从冰箱里找出几袋现成的花生米,说:“就这些东西了,凑合凑合吧!”

  每人拿了个玻璃杯,斟满了酒,边嚼花生米边喝,又不知道喝了多久。

  井成边喝边说:“奇怪了,今天怎么喝也喝不醉!”

  周立冬说:“我不行了,高了!”

  “没有,还没高!”井成说。

  “没高我怎么就看见郝思源了呢?”周立冬笑着眯起眼,想看清眼前的影子,可怎么努力都看不清。

  “没有郝思源,哪里有郝思源呢!又不是在做梦!”井成也笑。

  “你们说郝思源我怎么净想起祖蓟呢?”霍燕飞揉着额头,“别说了,喝酒!”

  周立冬一夜没回去,也没打个电话,沈丽不免有些气,虽然知道他和井成霍燕飞在一起,但心里总有些担心。

  一大早到了公司,沈丽直接去了周立冬的办公室。

  周立冬已经坐在办公桌前,看到沈丽,歉然一笑,说:“昨晚和井成、燕飞喝酒,太晚了就没回去。”

  沈丽噘起嘴,愤愤的说:“人不回来,怎么电话也不打一个?”

  周立冬环住沈丽的肩膀,“手机没电了,真抱歉!”

  看着周立冬一副温和的笑容,沈丽没了脾气:“下次再这样就不理你!”

  周立冬哄着沈丽:“下次我会打电话!”

  沈丽哼了一声,搂住周立冬,“为了惩罚你的夜不归宿,今晚陪我逛商场!”

  “好!等我忙完了。”周立冬送沈丽出去,一下子坐在中厅的沙发上,觉得从没有过的沉重。

  下午下班,沈丽早早的来等周立冬,“你说陪我逛商场的!”

  周立冬收拾好东西,“好吧,不过逛完了我需要来加个班,还有一大堆的事情没做完!”

  沈丽看上一件大衣,去试衣间试,周立冬则百无聊赖的坐在一旁翻看时装杂志,都是今冬的新款女装,他不感兴趣。合起杂志,刚一抬眼,就看到一个高挑女子的身影从旁边经过。

  那个女子没有回头,只是冲一件兰色的格子大衣走去,在大衣前停留了一下,又恋恋不舍的走开,越走越远,消失在转角的尽头。

  周立冬没有追上去,他知道,即使追上去也没有任何意义。

  这样的相遇,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发生了,只是命运的偶然,可这偶然中是否也蕴涵着上苍赋予的必然呢?

继续阅读:10、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说好的幸福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