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千钧一发
松洲绿2018-10-01 16:441,746

  吴文海举起火把就要把这害人的鸦片给点了,还是吴令德最机灵。吴文海刚要点着,吴令德上前喝止道:“先别点,千万别点!”吴文海朝吴令德吼道:哥,你难道不知道吗?那个老头儿可害惨了咱娘了。再说了,那个大烟膏子可是害人的东西,你不让我烧难道还让我留着吗?”

  吴令德指着吴文海的鼻子骂道:“你呀,现在读书读的一点儿烟火气儿都没了,你想想,如果咱要是把这个鸦片点了,那一会朝廷的人来了,不但不能替咱娘申冤,咱们还有被下大牢的危险。这大烟炮不能点,留着做证据。”

  吴令德说:“咱们动静搞得这么大,我爹一定会知道我娘被我们救跑了。三叔还得麻烦你一趟,一会儿啊你到马棚里骑上我的马,去三里地以外的总兵府去把总兵大人请来,不出意外的话,一刻钟就可以到。

  吴令德的三叔说:“少爷放心,我肯定按时赶到,可是到了总兵府,我怎么跟人家说呢?”吴令德说:“你就说有人要谋杀朝廷命官,让他带兵起来救援。”

  吴令德的三叔跑出了地道对三婶说:“他三婶儿,大少奶奶在底下了,下去帮忙照顾着点儿。”三婶儿也下去了,刚一下去他就被吓的不轻:“他指着大少奶奶说::“你是人是鬼?”瓜尔佳氏站起来看了看说:“你是三婶儿吧,十年不见了,您身体还好吗?”

  三婶儿站在原地壮了壮胆子。走了过去:“大少奶奶真的是你吗?您咋变成这样儿了。”吴文海气愤的说:“还不是我那挨千刀儿的爹干的好事儿,他骗我们说我娘已经死啦!然后把我两锁在这儿,一锁就是十年。”

  三婶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哭着说:“大少奶奶,我有罪,您被关在这儿十年,我竟一点儿也不知道。”瓜尔佳氏说:“我爹已经死啦,我也不是什么格格了。见着我也就不用跪了,他三婶儿你起来吧。”

  吴令德说:“娘,您被关了这十年里,三婶儿就像我们的亲娘一样。”瓜尔佳氏说:“儿们呐,娘给你们起名字的时候,就是希望你们俩能有道德和文化,既然三婶子对你们有恩,我看这样你们俩给三婶子磕个头,认她做干娘。”

  吴令德的三婶儿说:“这可使不得,我就是吴家的一个使唤丫头,还要感恩老太爷给我自由身。我虽然不是吴家人了,但是我想多帮帮两位少爷,今天这个事万万不可,你们就当我是亲娘吧!”

  瓜尔佳氏对他的两个儿子说:“老大,如果娘没猜错的话,我的大儿子当官儿了吧?孩子,记住娘的话。做官一定要做好官,老百姓都会拥戴你。千万不要像你爹那样,当一个好官儿最重要的是民心,得民心者得天下。老二啊,长兄为父以后你要听哥哥的话。切记。你们两个不要离心离德!兄弟俩之间最怕的就是离心离德。”

  吴令德的三叔此时正在总兵衙门外,宫里来的人恰巧歇脚。吴令德的三叔顾不了那么多了,他连门口的鼓也没敲,直接冲进了衙门大堂。就要进大堂的时候,,被大殿前的锦衣卫拦下啦:“大胆!什么人敢在衙门里横冲直撞。”

  吴令德的三叔说:“总兵大人有人想谋杀朝廷命官吴令德,请大人火速派兵救援。”宫里来的刘公公说:“是朝廷榜眼吴令德吧?我正好要去吴家宣读圣旨。谭大人,咱们一起吧,谭达人命令500善扑营火速救援。”

  吴令德说:“咱不能再地道里待着啦,出去透透气儿吧。”瓜尔佳氏说:“千万不能出去,出去啦,你爹可就又饶不了咱们了。”吴令德笑了笑:“娘,请不必担心,总兵大人的人马已经快到了,爹他不敢把我怎么样。”

  结果刚一出地道口,吴远志刁着烟呛就来了:“呦呵,能耐还挺大竟敢把这个臭娘们儿放出来,你们两个我看你们是不想活了。来呀,给我抓起来。”五吴令德在母亲身前说:“大胆,你要谋杀朝廷命官吗?”吴远志笑了笑:“哈哈这不是,圣旨还没到了吗?来呀,我抓起来。”

  这时谭大人的人马已经到了,谭大人大喊一声:“,把这个乱臣贼子给我抓起来!”谭达人把吴令德扶起来说:“贤弟你受苦啦,为兄来晚了。”原来呀,谭大人是吴令德多年前的一个结拜大哥,一直勤政爱民,为官清廉。

  刘公公给吴令德的母亲磕了个头:“格格吉祥!”瓜尔佳氏摆摆手说:“刘公公你起来吧,阿玛已经死了我也不再是格格啦!”刘公公说:“格格,千万别这么说,皇太后已经下了道懿旨!赐瓜尔佳氏为多伦格格,择日进宫见驾。”

  刘公公又说:“津海县吴令德接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吴令德饱读诗书,自律克己,赐吴令德正四品顶戴,赐三眼花翎,位居天津卫城防都统。,”

继续阅读:第六章:上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族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