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章 这就赢了
小小乔巴2018-10-17 19:554,173

  “老白啊,李牧不会在邯郸城内拖死樊於期吧?”

  “也可以,但不是上上策。如果是我就会在太行山上拦腰截断樊於期,一边关门打狗,另一边只需要骑兵冲阵就好。”

  “老白,你说的倒是轻松。如果李牧这样做,你会怎么办?”

  “我?发兵上党啊。既然李牧想关门打狗,我就给他来个腹背受敌。从两个方向拿下上党,上党守军不敢开城门,大军在外,邯郸方向也有我方部队。赵军补给就成了问题。还可以打个平分秋色,不至于一败涂地。在联系上那个白痴单于,胜算就更大了”白老说着:“不过最好的办法是离间计,向长平之战一样。”

  “哦?赵王都吃过一次亏了,难道还会上当?”

  “师傅怎么教导你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有几个国君是值得信任的!”白起又在小孩子脾气地冲着钱老嚷道。自己这个师弟还真是笨,也不知道当初师傅看上了他哪一点收他为徒。自己要是师傅,怕是非要气死。

  赵国北边匈奴营中各五大三粗的糙汉子跃跃欲试,摩拳擦掌想要再给赵国来一下子。

  此时突然探子来报:“报!月氏使者请见。”

  “让他进来。”匈奴单于皱了皱眉头,这个时候月氏来人干么。

  “见过单于。”使者一弯腰行了个大礼。“我们家公子现在在赵国邯郸,还请单于现在不要对赵发难,我们月氏欠单于一个人情。愿用战马千匹,良畜一万恳请单于隔岸观火。我们月氏大军也在旁边随单于一起尽兴。”

  单于皱了皱眉,说:“月氏的意思我明白了,回去对你们的族长说,我们会按兵不动的。”心里却是一阵暗骂:你好好的个公子没事凑什么热闹,放着好好的没有战乱的楚国齐国不去,偏偏要在赵国逗留。看来这次是没机会了。

  当听说不是白起领兵时匈奴人倒没觉得什么,反正他们的目的又不是土地而是钱财和物资。抢了就跑,这次李牧被拖着。燕国也突然对赵出兵,自己趁火打劫一下,要不进邯郸去游玩一下也好,好久没有亲过汉族女子了。单于想着那娇艳欲滴的身体也是欲火难耐。可又一想到月氏,冷汗连连而下。

  匈奴不害怕月氏一族。就怕自己和月氏僵持之后。等到李牧收拾完两个战线。又有借口冲自己开战了。到时候不仅没有抢到什么好处,反倒会折损不少将领。这一仗,单于还真得不敢打。

  李牧没有想到这个,因为他觉得匈奴只是抢东西,犯不着去攻邯郸城。不过白起却是想到了,打李牧的话,匈奴将是一大助力。墙倒众人推。按照破窗原理,如果没有近邻月氏的威胁匈奴还真的会攻打邯郸。

  李牧是战神,只要是自己指挥的作战十之八九会胜,虽然纵观全局时考虑到了匈奴,却没有白起想得更为深刻。赵国现在最危险的一刻就是刚刚单于动心思要打邯郸的那一刻。到时候赵王必定大乱,会立马召回李牧。虽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可李牧到时候敢违抗军令说:“大王,相信自己,您撑得住,我收拾完秦军再回去。”,怕是流露出丝毫的不情愿都会被斩立决了。

  所以现在战局关键点早已不是燕国和秦国。如若匈奴一发兵,战争局势就会再次改变,到时候赵国就真的危险了,李牧虽说会打仗,但是对赵王的心思的揣摩毕竟还是比不上白起的。

  不过现在战局还稳稳的控制在李牧手中,这一点他要感谢慕容云海,感谢不启用白起的嬴政,同时也要感谢自己当时瞒着赵王私下里接下韩当一众。否则慕容云海留不留在邯郸还是不一定的。换句话说,如果不是自己的儿子用生命做饵,月氏族长是不会坚决反对单于攻赵的。毕竟赵国太强了。有一个强大的近邻总是令人不安。

  月氏慕容家:一个老人气得锤床:海儿这孩子越大越不听话了!眼里却满是爱怜。族长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慕容云海就是慕容家的下一代的唯一族长!不可被任何人代替!

  李牧站在太行山上:“什么狗屁四象阵,樊於期不会就是用这阵打败扈辄的吧?”

  旁边一堆将领脸色很是难堪,自己面对这阵都要万分小心,李牧将军真不是一般将领啊。

  “将军,快点走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到了秦”

  护卫还没说完,一柄长剑就刺入喉咙。殷红的血从颈动脉喷涌而出。几滴溅在樊於期的脸上,樊於期的双眼越发红了。像是着了魔,二十万大军就这么败了,一败涂地!片甲不留!自己还有什么面目再回到大秦,回去也是五马分尸,车裂而死,自己对不住秦国的黎民百姓啊。

  想着这些樊於期飞马转身直奔赵国腹地。他是要去燕国!身后一队兵马,像是鬼魅的影子。守护着他,带头的人黑衣上露出白色衣领,上边绣着丝缕的红,像是一朵花的一部分。嘴里还喃喃:“这就是战神吗?着实恐怖!”

  其实用不着守护,李牧根本就没时间去追他,也没想着追。樊於期这一败,秦国元气大伤,短时间内是不敢挑起战争的。现在主要矛盾是燕国。而且樊於期回秦国的话也难逃一死。不回秦国更好,剩下四国,只能去燕国,齐国和楚国。到时候就会把这些只看热闹的国家引入战争中来。一起抵抗秦国,赵国以后的压力也会小一点。

  否则,如果雪狼骑真的想生擒樊於期的话。樊於期决计不可能这么容易地逃走。

  半日前:李牧在太行山上冷哼着:就这狗屁八卦阵。一旁将领冷汗连连。

  李牧下令:“雪狼骑一二队,骑兵一二三队,一会儿听我号令冲进敌军阵中,被敌军包围,不许你们冲出来,只准在中间厮杀!”

  这是什么打法?还有主动被敌军包饺子的?不过已到非常时刻,各位将领也顾不得想那么多,准备作战。战场上,天大地大,军令最大。

  “剩下步兵在前,成方阵,弓兵手在后,射敌军战马。等到骑兵进入敌军包围,我们再冲!如有退后者,杀不赦!斩敌军首级者,赏!”李牧讲完也没有废话,留下一队令旗兵指挥,一挥手,大军开拔。两万匹白马银甲浩浩荡荡地从太行山半腰处冲了过来直插秦兵中心,身后是另三万普通赵骑。大声吼着:“冲啊!”地动山摇地冲向敌军。

  而樊於期还是一脸错愕。怎么这么打仗。不是先安营扎寨么?上来就冲锋啊。不觉有些手忙脚乱。急急命令秦兵开一个缺口把赵军放进来,八队兵马游走相战。可他没想到这个决定是多么的错误。雪狼骑在外围和秦国铁骑作战还有的一拼。进了中间却不慌不忙地开始了屠杀!

  赤裸裸的屠杀!李牧的兵并没有想着冲出包围。他们周围是数不尽的秦兵,一望无际。但是雪狼骑没有慌,赵国骑兵也没有慌。李牧的命令就是杀!进入敌军腹地杀!没有任何作战目标的杀!

  血染红了太行山下的土地。银甲变成红甲。剑上斩杀多次出现了缺口,砍人的颈部时不再已到切开,而是骨肉相连,残忍的战场,雪狼骑不断有人掉下马,被十几个骑兵或是步兵围着,站着死去。雪狼骑也愤怒了!昔日的战友!摸爬滚打多日的兄弟!李牧手下的嫡系的兵!怒了!屠杀!屠杀!屠杀!

  当秦兵刚刚稳住阵型,像一只巨大的蟒蛇,肚子滚得很圆,努力消化着里面的食物。

  李牧带着步兵冲了下来。秦国外围铁骑就像是肚皮上的鳞片,神色庄严,准备迎战,可还没当他们等到赵军的到来,就从马上落下。

  弓兵!赵国步兵有条不紊地推进,对着掉下马的步兵一下子砍去!步兵们又短兵相接。后边的弓兵撤出战场,在战争外围射着箭。一个又一个士兵倒下,血更多了。

  砰地一声!巨蟒的肚皮被扎破了。巨蟒终于忍受不住扑棱了两下,抬起头,又落下。一下子倒塌了!

  赵军相遇了。内外连成了一体!战局已定,秦兵败了!刚开始还只是一两个吓破了胆子的秦兵再跑,后来就是无数的秦兵满山遍野的在跑,一场战争就这么落幕。赵军还在追击着散掉的秦兵。樊於期知道大势已去,下达着撤退的命令。可兵败如山倒。秦兵都在撤退,谁也没听到命令,也不管往哪里撤。后面沿途是赵国重镇。南边是魏国魏武卒,冷冰冰的猎杀着越界的秦兵。北边?北边是上党!前边呢?是令人胆寒的雪狼骑!

  没有秦兵真正可以逃出去。等待他们的是滔天的愤怒!是赵军忍了这么多年的怒火。白起坑杀四十万赵军的画面仿佛还在昨天!一个个秦兵哀嚎着,丢掉武器,丢掉战甲,可是还是逃不掉被屠杀的命运!谁也没有注意到,中军营帐里,一个将军换了卫兵的衣服,带着几个随从急急忙忙向着太行山中跑去,前往燕国。

  太行山与邯郸之间,李先锋被割断的那一刻,就停军驻马,等待着向太行山上发动总攻。当听到鸣金时。李先锋命令士兵向前冲着。可没等他冲到山腰,就被赵国骑兵拦断。两万骑兵出其不意的出现,秦兵开始溃散。终于,所有的人都还是败了!这一战秦国再也没有力气与其他国家一战。浩浩荡荡的出关士兵都在这场战争中丧失了宝贵的生命。

  秦国。母亲还在翘首以盼,等着凯旋而归的儿子回家吃饭。妻子还在编着布鞋,心里想着临走前丈夫被窝里的悄悄话。孩子还在地上玩着泥土,想着爸爸回家当马给自己骑。可母亲的儿子,妻子的丈夫,孩子的父亲。他们再也回不来了。他们为秦国献出了他们无比年轻的生命,不曾后悔,但是无比的难过。难过今后母亲没了儿子,妻子没了丈夫,孩子没了父亲。难过自己的家人今后吃不饱,穿不暖。难过身边都是一个地方走出来的战友昨日里还嘻嘻哈哈地打闹,今日却在自己的眼前倒下,永远不会再站起!

  秦国年轻的一代不后悔,因为他们是秦国的兵,为国而死!是他们的最高荣耀!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

  夕阳西下,拖着余晖,映着无数的倒下的年轻的脸。有赵国的,也有秦国的。还有几局尸体彼此拿着刀砍在对方头上。血滋润着这一片泥土。过些时日,太行山周边的植株恐怕会更绿了。不过那绿一定会带着一抹妖冶,还有无尽的深痛!

  这场仗就这么不到一天打完了。营帐里,将军们好奇地请教着。

  “行兵打仗,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樊於期的阵法是为了把我军包围其中,利用无尽的士兵来消磨我军意志,我军越想突围,就越是慌乱。我只是顺着他的意思故意被包围,然后中心开花。利用太行山地势,俯冲而增加气势,没有了作战勇气的秦军当然会一败涂地。”李牧这样讲着,心里却不能高兴一丝。这一仗,雪狼骑损失太为严重。总共三万,司马尚带走一万。自己留下两万。可现在只有一万五千了。雪狼骑兵源补充极为苛刻。这一仗之后不知多久才能补回来。

  李牧提前还是安排了两万骑兵等着李先锋。可见带兵一丝不苟,面面俱到。如果此次没有雪狼骑,只有普通骑兵,李牧是不会这样作战的。因为也只有雪狼骑才能做到面对十倍于自己的敌人临危不乱,誓死斗争。

  战争结束了,太行山周围各国和几大势力的探子飞马疾驰,往回传递消息。这个消息将会影响整个六国。将会影响下一步各国的外交还有用兵!

  马在飞驰,离石边司马尚看着溃逃而来的秦兵,做着厮杀的准备。

继续阅读:三十四章 球球睿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前世今生之秦汉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