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一碗田粥2018-09-26 10:002,136

  02

  8月27日 星期一

  到县城后两人又转上了一辆布满泥土的白色公交车。

  在村口下车后,林佳妈妈在旁边蛋糕房买了一些点心。随后林佳跟在妈妈身后,小心的跨过马路上的泥水坑,拐向一条砖铺地面的小胡同。

  林佳边环顾着周围,边紧跟加快脚步沉默不语的妈妈。走到十字形街道左拐进另一条街道。林佳在经过一家红色大铁门时,在开着的一扇门里突然跑出来一只成年金毛犬,正在低头想事情的林佳被吓了一大跳。林佳拉住背包带小跑着跟上妈妈,往后看去,那只金毛犬蹲坐在门口注视着她。

  林妈妈在一座平房前站住了脚步,直盯盯的看着。林佳在她身后停了下来,顺着林妈妈视线看到——漆黑色的两扇大门,门中间左右门上还能看出已经剥落的春联贴纸。

  林妈妈好像做了什么重大决定般,深深的吐出一口气,提着点心的右手轻轻推开了一扇大门。

  首先映入林佳眼帘的是满院子里的杂草,用黑色墨水写着‘男女’像厕所的小屋旁有一颗结着‘圆胖’大枣的枣树,枣树右边用砖块堆砌的一人多高的围墙,中间留着一个圆形拱门,走过圆形拱门就能到达内院。林妈妈已经穿过圆形拱门,林佳没有马上跟去,而是捡起树底下掉落的一个已经泛红的圆枣,正疑惑它为什么没有成熟就掉落时,听到一声陌生的声音,不——是年老的声音:

  “找谁?”

  “娘……”

  林佳透过拱门看到妈妈站在房屋外背对着她,看不见表情。一位佝偻着身体的瘦小老太太手里拿着一根两指宽的弯曲木棍支撑着颤颤巍巍的身体,褶皱的脸上显现着疑惑。

  “嗯?是红萍吗?”

  错了,林佳喃喃的吐出两个字。

  “娘,我是美萍啊。”

  “美萍?美萍……”老妇人的皱纹随着她纵起的眉头又加深了。几秒后她好像记起了什么,露出只有两三颗的门牙:“啊!红萍的姐姐美萍!”

  “嗯,娘我回来了。”杨美萍把旅行包放地上,走上台阶搀住情绪有点激动的母亲。

  “你终于回来看我了,我可想你们了……”老人拉起杨美萍的手像个孩童般呜咽了起来。

  杨美萍强忍着眼中的泪水,看着这个当年强势到连男人都弱她几分的母亲,现在竟然像个孩子一样在抽泣。

  “红萍……红萍呢?”老人抬起泪水还在皱纹里下滑的脸,往杨美萍身后四周寻觅着,最后焦点停在了站在拱门处的林佳。

  “红萍……是红萍吗?”林佳知道是在叫她,往前迈了几步,穿过拱门,走到院子中间站住。

  杨美萍顺着母亲的目光扭过头:“娘,那是小佳。是我的女儿,您的外孙女林佳。”

  “小佳……小佳……”老人嘴里一直重复着这两个字。

  林佳还在院子中间站着,茫然的看着妈妈搀扶着老人迈过门前。

  “小佳,把包拿进来。还有给姥姥的点心。”

  “红萍是谁?”林佳躺在床上数着头顶上的一根根‘木头’,提出从刚才就一直环绕在她脑中的陌生的名字。

  杨美萍正在收拾衣物的双手怔了一下,随即又恢复语气轻快的道:“姥姥因为长时间不见你,所以才叫错了你的名字。你不要想太多,姥姥岁数大了,等我走后你可不要给姥姥耍脾气哦,知道了吗?”

  没有听到林佳的回答,杨美萍就拿起洗漱品有些慌张的走出了门。她刚才整理的衣柜还开着门,旅行包躺在地上张着‘嘴巴’。

  林佳开始打量起这间约有二十平方的屋子,听妈妈说这间是她以前一直住着的屋子。屋子的两个角落放有两张单人床,两张床中间搁置着一张与床高度平行的床头桌,一个附着灰尘的老旧衣柜和一张窗前的用砖块垫脚的写字桌,这就是房间内全部装置。

  翻来覆去睡不着,林佳侧过身面向墙壁。

  墙壁上面贴满了充满时代感的画报,画报上的人物林佳认出了邓丽君、王菲、范晓萱,其余的几个不认识。林佳注意到邓丽君画报侧面的缝隙处露出一个小角——是一张已经泛黄的照片。

  照片上有三个戴着奖牌女生,约莫林佳这个年纪,也许再小一点,三人都挂着灿烂的笑容。林佳看着左边的女生,总觉得哪里有种熟悉感。林佳仔细端详起这个满脸散发阳光的女生,桃心脸型、上扬的嘴角、小巧的鼻尖,眼角应该是下垂型的,所以笑起来像弯弯的月亮。如果放在现在形容这种长相是叫作‘犬系脸’,意思是长得像小狗一样可爱无害。

  翻过照片的背面,一片歪歪扭扭用蓝色油笔的字迹,中间写着——美丽乡城青少年歌唱比赛三等奖,在照片的右下角记录着日期——1998.5.1日

  林佳又翻过来看着照片左边笑靥如花的少女,她一定想不到自己的笑容,有一天会为另一个女孩带来心情平和吧。林佳把照片放回原位,决定等妈妈回来问问照片上的是谁。

  “对了!妈妈!”林佳突然从被窝坐起来,伸手把刚刚才放回去的照片拿了出来。是妈妈!女生的笑眼和妈妈的笑的时候一模一样,虽然妈妈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笑过了,但绝对和妈妈很像!可是妈妈从来没在家里唱过歌,没有听过谁的歌,也没提起过小时候参加过什么歌唱比赛。

  “怎么还没睡?”想得太入迷林佳没有发觉妈妈已经推门进来。

  “马上。”

  “那就好,我还以为你认床不习惯呢。”杨美萍从旅行包拿出一瓶保湿乳液,挤出一元硬币大小的乳液。

  “你之前参加过歌唱比赛吗?”

  “没有啊,怎么了?”杨美萍拍打乳液的双手停顿了一下。

  “那这是谁?”

  杨美萍扭过头,望着林佳手里拿着一张泛黄的老照片,心里‘咯噔’一下。

  不想被记起的回忆接踵而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校奇案之旁观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校奇案之旁观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