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淮的权威,挑战不得!
三四了2018-10-05 08:053,054

  她点头,手指在他身上打着圈圈,继续闷声道,“那药汤是真的难喝,好苦好苦,喝下肚子一直反胃…”

  靳淮当然知道,晚饭的时候看她难得的没了胃口便知道。他也别无他法,只能为她揉着肚子,好让她舒服一些。

  视线倏地移至她的左耳,凑近嗅了嗅,“没涂药?”

  她摇摇头,“洗澡的时候就只用热毛巾敷了头皮。”

  靳淮拿来程勍开的药,拍拍身旁的位置,“起来坐着,先涂了药。”

  乔星辰听话坐好,“你轻点…”

  方才洗澡的时候她忘了自己受伤的事用毛巾擦耳朵,碰到了当即就疼出了泪花。

  药水清清凉凉的,涂进去很舒服,靳淮的动作十分轻柔,棉签上上的棉花也是被他弄松软了才醮着药水送入耳中,整个过程一丝疼痛感都没有。

  为她涂好药水,他还不放心,仔细在她耳廓处观摩好一会才把东西收拾好。

  “程勍说明天不会疼了。”

  “噢~”

  “不疼了也要把药汤喝了,老实一点,知不知道?”

  “。…。。”她已经被逼得很老实了好么!

  他放好药水,帮她把枕头被子铺放好,“睡觉吧!”

  “还早呀…”她躺下,眨着大眼睛。

  靳淮也躺好了,小心翼翼地将她纳入怀中, “早点睡,明天不是说要回去上班吗?怎么,改变主意了?”

  乔星辰原本扁着嘴念叨,一听他这话,喜出望外,激动地拽住他,“你同意了?!”

  靳淮厉声呵斥,“别乱动!耳朵不想要了是不是?”沉着脸给她重新盖上薄被,顺势腾出一只手臂给她枕着,“晚上别乱动了,我在你身边,不会不要你,嗯?”

  昨夜她半夜反复醒来,一醒就四处乱摸,嘴里还呜呜喊着他的名字,非要摸到他的身体感受到他的存在才停下来,如此脆弱敏感,实在叫他心疼。

  她愣了几秒,染上了水雾的眼眸看着他,双唇抿动几下,也不知该说什么,最后只是把头埋得更深,深到鼻尖触碰都他突出的喉结,在那儿蹭了蹭,她便闭了眼,敛住那一串还未流出眼眶的泪珠。

  靳淮理了理她身上的被子,轻轻在她额心落下一个吻,“睡吧,晚安。”

  早上醒来,耳朵果然恢复了许多,虽然没有以前灵敏,倒也没有了昨日的嗡嗡声响了。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正解决着早餐的米可立即围过

  来,“你怎么回来了?”

  “怎么了咩?这样大惊小怪的!”

  “迪娜昨天说你请了好几天的假哦!”

  她无所谓地摆摆手,“虚惊一场而已,现在没事了啦!”

  米可大大咬下一口三明治,急忙忙咽下,“啊?你怎么了吗?”

  “我遇到了些事,这不……”

  “星辰,你回来了?”陆景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三两步走到她们身边,乐呵呵地朝两人打了声招呼。

  米可立刻两眼放光,悄悄扯了一下她的衣角,汇报情况,“昨天迪娜说你请假的事时,他可是第一个站起来询问你情况的哦,嘿嘿,你俩绝对有故事!”

  白了一眼这个八卦精,乔星辰拿过她手中的三明治使劲往她嘴里塞,警告她,“吃你的早餐,迪娜姐还有两分钟抵达战场!”

  米可撇嘴去啃三明治,识相地走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陆景一米八的高大身影伫立在眼前,乔星辰显着很不自然。眼前的人毕竟和自己是藕断丝连的关系,猛然间脑海里浮现出靳淮那晚的警告,

  她不禁抖抖身子,晃了几下脑袋才缓回神来,再睁眼之时映入眼帘的是陆景放大的俊颜。

  “星辰,还好吗?”

  乔星辰受宠若惊,弹开几步,尬笑道,“没事…刚刚在出神。”

  “你还是那么迷迷糊糊懵懵愣愣的!”

  陆景下意识想去摸她的脑袋,怕她介意,也怕彼此之间尴尬,忍住了抬手的动作。

  “。…。。”拜托,不要用那么温柔的语气跟我讲话,我会把控不住的…

  陆景宽慰一笑,温和柔润,答非所问,“看你这么的精神饱满,我就放心了!”

  乔星辰一头雾水,也不想问下去,索性见好就收。

  “对了,迪娜昨天把工作量都分配好了,不过星辰你请假了,她也没讲明你负责哪一步发,待会你问一下她吧。”消灭了三明治的米可匆匆灌了几口水,提醒她。

  “嗒嗒嗒”又是尖锐的窄跟高跟鞋声,乔星辰看了下时间,不多不少,刚好两分钟。

  迪娜走进来,目光在陆景和她身上打转一番后稍微定了定神,尖俏的下巴抬高,目光落在她身上,“回来了,刚好,过来我办公室一趟!”

  乔星辰尾随她身后,灰着脸进了她的办公室。

  “这是我编制好的人事调动,你还在实习阶段,以后就跟着小组一起出任务,有问题吗?”

  她翻阅了一下迪娜递过来的文件,喜出望外,“我也加入采访的工作中吗,不再是整日窝在办公室写文案了或便随意点酱油了?”

  迪娜睨着她,眼神颇具深意,“敢情之前是多委屈你似的?”

  乔星辰立刻意识到自己又说错话了,讪讪地笑,“没有没有,我是太兴奋了!”

  她的确是兴奋了,要知道,早段日子整日整日地窝在电脑前打字,无聊之余又无趣,工作量又不大,搞得她好像是在坐吃山空一般,又常常被点做一些无人愿意效劳的小小小事儿,实在是磨灭了她那颗渴望吃苦耐劳的工作心。

  迪娜收回审视的目光,继续道,“不止是采访,外出摄像的工作你也要适当去配合。”

  乔星辰还未来得及点头,迪娜又看了她几眼,“况且摄像组增派过来的人,陆景,你们似乎交情不错,日后工作起来也会配合得默契。”

  乔星辰被她精亮的目光看得不自然,眨巴几下眼,迪娜又扬起一份文件,“这是你之前搜集好的资料,从今天开始按照我给的名单顺序逐一开始采访,米可负责采访,你负责记录。”

  …

  接下来几天,她,米可,陆景三人应迪娜要求组成一个小组,对T市商业里举足轻重的大佬们采访,步入一座座恢弘气势的大厦前她都会在心底感慨万分,都是钱堆出来的天堂哇,富足奢侈之余还高端大气上档次!

  这天晚上,已过晚上八点,乔星辰红着一双猫眼窝在电脑前敲键盘,越敲越有精神,如果不是肚子饿得咕咕作响,她还真不能从工作的热情中抽出身来。

  “诺,提神咖啡!临走之前特意给你泡的!”

  米可端来一杯香气四溢的浓黑咖啡,乔星辰嗅了嗅,牙关咬得紧紧的,极力忍住喝了它的强烈欲望,摆手拒绝,“这几天喝不了咖啡,耳朵疼,要克制饮食…”

  “…哎,我都忘了这回事。”米可端着咖啡转身,走去陆景的办公桌上,低声说了几句,就把咖啡搁在他桌上,然后背了小包包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肩,“我要回去了,你也赶紧的!”

  “嗯呢,注意安全哇!”

  “诶,现在就剩你们两个了哇,把握机会哦~”

  乔星辰赏了她一顿白眼,“我是有妇之夫!”

  米可全当她在开玩笑,丝毫不在意,娇憨地推了她一下便离开了。

  埋头专注整理采访内容的乔星辰很自然地忽略了身后陆景盯着她背影的眼神,关切,深情,欲言又止。

  半晌,他蹬了一下转椅,滑过来。,不敢靠她太近。

  “星辰,你那边还有多久?”

  她活动活动脖子,答,“快了,你呢,视频剪辑得怎么样了?”

  “还剩最后几个镜头,剪好拼接就可以了。”

  乔星辰只是点头,视线集中于电脑屏幕,一室只有噼里啪啦的键盘声响。

  “咕咕~”

  乔星辰窘,这该死的肚子,就不能再忍耐几分几秒吗!

  陆景见机会来了,急忙开口,“饿了吧?要不,等下我们去吃夜宵?公司附近有家烤串不错的哦!”

  夜宵!!!烤串!!!

  光想想就垂涎三尺了,她下意识地舔舔嘴唇,不过三秒,便立刻垮下脸来…

  “我有伤在身,吃不了…”

  要是被靳淮知道她开了荤,肯定得削死她,噢不,肯定是用药汤灌死她……前日自己不过是偷偷摸摸地咬了一口冰激凌便被他给当场抓住,辞色俱厉训了她一番不说,硬是逼着她喝了两大碗的药汤。

  革命般深刻的教训啊!

  靳淮的权威,挑战不得!

继续阅读:像以前一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暖婚撩人:总裁的心尖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