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过境迁
三四了2018-09-30 08:242,360

  时差12小时,靳淮那边是深夜了,难怪没有了他平日里叮嘱她乖乖吃饭的电话…

  乔星辰双手覆在下巴边,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一整天都没有动静的手机,脸上尽显郁闷和失落,明明是她一天之中最期待的午饭时间,她却一点食欲都没有…

  水声落入杯中,嘀嘀嗒嗒的旋律很是悦耳,奶香味从杯中四溢,乔星辰郁闷的心绪才得以好转。

  “是你一直喜欢的口味!”

  温润的声音响在耳侧,熟悉的感觉勾起了她内心阵阵涟漪。

  惊然回头,是陆景近在咫尺的温柔脸,他什么时候靠近的?

  注意到他正笑着看着她的手,她有些不好意思收起手中的奶茶包装。

  “给你!”他递过来一袋面包,“只喝那个是不够的!”他好笑地看了一眼她的马克杯。

  她想拒绝,但又感觉这样不好,毕竟两人刚重逢,思量一下,她还是伸手接过,道了声谢谢。

  “有心事?”陆景忽热开口,透露着关心。

  “嗯?”

  陆景稍稍挪动了一下位置,从饮水机里拿过她的杯子,“咔嗒”清脆一声,水杯被放在了大理石的台面,伴随着还有他带笑的声音,“每次你有心事时就不想吃饭,这个习惯我还是记得的…”

  乔星辰有些窘迫,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回应。

  “别紧张,我没别的意思。”他忽热被她可爱的反应逗笑,怕吓着她,不慌不乱地解释道。

  “我也没多想呀…”她不满地吐吐舌,幼稚的动作在陆景眼底又掀起一番风波。

  她调皮吐舌的动作和以前简直如出一辙!

  “哈哈哈!”陆景终于没有克制自己,豪爽地笑出声来。

  半晌他才停止笑意,一本正经看向她,“会不会很意外我们还能相遇?”

  低头抿了一口杯中的液体,她享受地舔舔唇,随即诚实地点点头。

  “怎么会想到来T城的?”他背靠大理石台面,一身的清闲。

  他记得,她以前是说过留在土生土长的C市的。

  乔星辰再次被难倒……

  她是嫁过来的…

  这个怎么开口才合适…

  “和顾明渊一起来的吧。”没等到她的回答,他大致猜测了一下。

  当年毕业季时,她莫名撇下了他,又莫名地和顾明渊在了一起。这些年来,他一直还无法释怀。

  乔星辰一顿,眼中划过一丝受伤。

  唉,他果然还是不信她的。

  但停顿也是一瞬间的,她若无声息地敛敛眼睑,都陈年旧事了,她不该在意了。

  她低头默默搅拌着刚试过味道的奶茶,听着调羹在马克杯四周敲击出悦耳的声响。

  一时的沉默,气氛有点尬,她知道,陆景在等她的回答。

  轻叹一口气,“陆景,我们都有了新的生活了。”

  所以,往事不用再提了吧。

  乔星辰没想到的是,陆景突然会有这样大的反应…

  他一把扯过她,力道不算大,却轻易将她身体调转,迫使她对上他严肃的表情。

  陆景好看的脸此刻僵硬得很,依稀能看到脸部线条在微微颤抖,双眸炯炯,双唇紧抿,似在隐忍着什么…

  “乔星辰,既然时过境迁,为什么不坦白说出来呢!”

  时过境迁,这个词用得好哇,乔星辰在心底默默赞叹。

  坦白说出来?

  紧盯了几秒他隐忍得辛苦的表情,乔星辰摆手松开钳制在她肩上的双手,直视他,也像他那样咄咄逼人,“我没有要向你坦白的义务吧。”

  看着被他突兀的动作而撂倒的水杯,心情随之烦躁起来。她深呼一口气,“我们没有真正在一起过不是吗?”

  陆景显然被她出其不意的回答惊到,他忽地眉间一拧,他们没有在一起过…

  的确,他们没有在一起过。

  乔星辰说完也不想等他作回应,烦躁地直接转身,可是手臂又被捉住了…

  她好想扶额,这狗血桥段…

  “抱歉,星辰…我承认是我唐突了,但是,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我当年抛弃了你是吗?”

  她断然打断他的话,直接为他接下他不好意思开口的话。

  陆景一时愣然,却没有否认。

  “拍完毕业照后,你妈妈找过我,她说,你们陆家不需要门当户对什么的,但至少你所处的对象是简单清白的。”

  搁下一句不长不短的话,她面无表情地转身离开,连台面上可以充饥的面包都没拿。

  …

  晚上她瘫在床上玩手机时进了一条陆景的短信,很长很长的一段话,一字一句浏览完后的乔星辰作了最简单的总结,他在道歉。

  说不在意是假的,毕竟陆景曾经在她心底占了很大一块的位置。

  要有多在乎就会有多受伤这句话果然没错。当时她是真真切切感受过心中那股锥心的疼,她记得当年陆景妈妈跟她谈话时是下雨天呢,很大很大的雨,淋得她快要窒息了,多应景啊。

  不过,都过去了,她看得开。

  “嗡嗡嗡嗡…”

  大概是她没有回复得及时,陆景等不及了吧。乔星辰是这样想的,陆景刚来“鼎创”,刚成为她们部门的一员,所以不能把关系搞得那么尬,所以她得接下这个电话。

  “喂?星辰…”他试探性的开口,声音有点惶恐不安…

  乔星辰轻“嗯”一声。

  “信息你都看了吗?”

  “看了。”她爽快答下,一丝不好的情绪都没有,却让在电话那头的陆景更加忐忑了。

  “陆景,我不矫情的,你不必对我感到抱歉的。况且……”她停顿一下,还是开了口:“我们又没有在一起过,所以,好多东西都是不存在的。”

  电话那头的陆景刚缓下一口气,又被她那句“我们又没有在一起过”刺到,她的语气如此自然,仿佛能想象到当年她无心无肺的样子。

  看来,她是真的放下了。

  “星辰,谢谢你。”

  隔着电话,乔星辰看不到他眼中流露的黯然伤感,只听到他此刻放松了的声音。

  乔星辰弯嘴咧笑,“那,以后工作就合作愉快啦!”

  陆景笑着点头直说好,眼底却别有一番汹涌。

  乔星辰,这次我不会再放手了,我也不会让任何人来阻挡我们了。

  “星辰。”他轻唤,声音很是温柔,一点都不像靳淮那般的高冷。

  “嗯?”

  “晚安!”

  乔星辰一惊,“好好,那就先这样吧!”根本不敢多停留,她立刻挂了电话。明明靳淮不在,她的后背还是下意识地发凉了…

继续阅读:爬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暖婚撩人:总裁的心尖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