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
三四了2018-10-01 08:002,107

  这句“晚安”,这温柔的调,这意味深长的语气,怎么让她有了一股出轨的感觉…

  说时迟那时快,她才刚放下的手机又“嗡嗡嗡嗡”作响,吓得她一个激灵。

  靳淮…

  后背持续发凉,森冷得可怕…

  “刚刚和谁在打电话?”一接通,靳淮一贯清冷的声音传来,深富磁性,撩在耳边,酥酥麻麻的。

  拨了她电话好几次,一直显示在通话中,靳淮的感觉真不爽。

  乔星辰深咽口水,顿时感觉自己已经汗流浃背了…

  “同事!女的!”语气实在果敢坚定。

  靳淮停下写字的手,敏感地反问,“我有问你是男是女么,乔星辰,你在心虚什么?”声音森寒,危险意味浓重。

  她真想抽自己几巴掌,没事干嘛此地无银三百两!

  “我又没有出轨,你不能这样逼问我!”

  靳淮被她这不正经的一句话给逗笑,随之在电话那头也点头承认,“嗯,你的确没有出轨的胆。”

  她什么时候说自己没有出轨的胆啦!!!

  好吧,她怂,确实没有……

  虽是这样想,但内心还是压抑不住想在他的底线周围探测,反正他又不在,舒服地躺在软绵的大床上,她握着手机开始得瑟,“哼,万一我哪天心血来潮爬了个墙呢!”

  “你敢吗?”

  这简直是赤果果的挑衅!

  “嘿,哪天我心情好就去爬个墙!”

  “给你机会再说一遍。”

  “我说我要爬墙!”无畏无惧,淡定自若,乖乖地重复了一遍意思。

  “乔星…”

  她忽地打断,“别恐吓我,我只是开个玩笑。”她笑得咯咯作响,双腿得意地向上蹬着。

  识时务者为俊杰嘛,这道理她还是懂滴。

  “嗯。”

  嗯?就嗯一声?

  她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

  “回去,我也给你开个玩笑。”隔了一会,靳淮终于回答,语气要多平静就有多平静。

  乔星辰顿时头皮发紧。

  哐当一声,她极速从床上弹起,动作之大令她在床上弹跳了几下,以显示出这床优越的弹性性能。

  “别别别!”她哆嗦着急忙开口,语气要多惶恐有多惶恐,小脸皱成一团,一脸欲哭无泪,“呜呜呜,我不喜欢开玩笑,你别跟我开玩笑…”

  深知这个男人腹黑极了,他口中的开玩笑怎么会简单呢,乔星辰满脸懊恼,所以说,“no zuo no die ”这个道理绝对是正确的。

  “是么?”

  都说距离产生美,为毛在他那就行不通!

  她学着他“嗯”了一声,声音沉闷得要命,也心颤得要命。

  “呜呜,我不敢了,我不爬墙,死都不爬…”

  “……”

  “你回来的时候我去机场接你好不好,我想将功赎罪呜呜!”

  靳淮知道她是真的怕了,也不忍再逗她,“看你表现了!”

  乔星辰立刻停止呜呜呜呜的声音,咬紧牙关偷笑,还不忘讨好他,“靳淮,你真好!”

  “早点睡!”

  看了下时间,她不满地嘟嚷,“还早着呢…”她想多点跟他讲讲话。

  “我这边还有点事,你早点睡,嗯?”

  “哦。”冷漠。

  “乖,回去给你带礼物。”

  “哦!”她愤愤挂了电话,在床上翻滚几圈,傻傻地捂着被子笑,脸上尽是甜蜜。

  。

  。

  在日益繁多的工作中混混沌沌度过了两天,终于熬到了周三,迪娜吩咐下来的堆积如山的工作也被她拼命赶好了,颇有得意的抱着完工了的文件给迪娜后,她的好心情更甚!

  “今天好像很有活力噢!”米可蹬着办公椅滑到她身边,趁着迪娜不在,贼兮兮地跟她聊天。

  乔星辰控制不住地咧开嘴角,

  从早上起来她就一直处于亢奋状态,元姨看着她上扬的嘴角,不禁也调侃她,“少夫人今天是因为先生回来高兴吗?”

  “才不是!”当时她可是立刻果断地板着口是心非的小脸否认的。

  一二三四,终于熬过了这四天,正所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在她这都隔了十二个秋了,叫她怎能不兴奋不激动!

  许久得不到面前傻笑的人的回应,米可不耐地轻拍她一下,“别顾着傻笑啦,透露透露有何喜事?是不是谈恋爱了?”

  谈恋爱?

  她都结婚两年了!

  她正欲开口,却忽然想到自己的简历上写的是未婚的,大家并不知道她已经结婚两年的事实…

  “谈个毛恋爱!哪有恋爱给我谈!”

  她哪敢谈恋爱,被靳淮知道腿都会被削了!

  低头看了看无名指上那个简单款式的戒指,她不由地放大了嘴角上扬的弧度。

  虽然戒指朴实无华怎么看都不像婚戒,刚开始的时候她是有多拒绝和靳淮结婚才会选择这枚平淡无奇的婚戒…记得当时她选这枚戒指的时候就打着不要让靳淮戴出去的心理因而故意选了一对最简约的风格的,谁知道靳淮丝毫不介意,从领证那天起从未将它脱落指间过。

  套在指间已经两年的小玩意,是她和靳淮婚姻的见证,虽然不奢侈华丽,如今却是她最大的守护。

  “那你瞎高兴个毛劲?”

  “我也想知道你今天怎么这么高兴啊!”温润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没几秒,陆景那套蓝衣就印入眼帘。

  乔星辰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对于陆景的出现她毫不意外,这两天他经常性地找准机会和她聊天,毕竟他初来乍到,整个室内认识的人只有她了。

  “工作提前完成,迪娜姐第一次表扬了我,嘿嘿!”其实这也是她高兴的理由之一啦。

  陆景盯了她一会,她眼神闪烁,不敢与人对视,他知道她有意隐瞒,但也没多大在意,合上他手中的文件,热情建议道,“那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饭庆祝一下?”

继续阅读:帮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暖婚撩人:总裁的心尖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