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的、手
三四了2018-10-02 08:003,001

  “还有,我还是个尚未转正的记者,我没有那个能帮他压下整件事的能力。”

  “我看你根本是不想帮忙吧,你没能力谁不知道,不是还有淮哥哥吗?”郑以嫣不依不饶。

  终于说出目的了吗?

  “哦,那你们去找靳淮吧。”留下云淡风轻的一句话,她再度转身想要离开。

  手臂被握住,长衫姣好的面料拂过她的皮肤,带来好一阵清凉触觉…

  “星辰,你去跟靳淮开口。”命令的语气此刻带上了乞求。

  星辰…

  多久了,这个女人终于舍得唤她一次,她都忘记了上一次她叫她是什么时候了,呵,多讽刺…偏偏只有在要求帮忙的时候才舍得唤她一句。

  “为什么?”

  沈怡保养得宜的脸上显露出几分难堪,她正欲开口,坐在沙发上的郑父终于起身…

  他一向威慑的声音此刻也收敛不少,特意走到她身旁才开口,“星辰,这次的确是熙儿错了,一旦媒体曝光了这些,郑家会面临一大堆麻烦。你…帮帮忙吧。”

  郑以熙也不再缩在角落,慢吞吞地挪着步伐走到她面前,他大概是被郑父棍棒教育过,手臂上依稀能看见青紫色的伤痕,此刻正泛着红肿的眼渴望地看着她,嘴唇颤抖着,“星辰姐,你帮帮我…”

  乔星辰忽地心一软,随即她紧握拳头,坚决不允许自己继续心软下去,视线离开他身上,她才开口,“这些年来,我给你收拾过不少烂摊子了,这次,你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了,我会…。”

  看不惯乔星辰这副高傲模样,郑以嫣又开始了口无遮拦模式,“你别蹬鼻子上脸了!你真以为我们是在征求你的意见吗?别忘了你那老不死的奶奶还…”

  “啪!”

  “啪!”

  一个重重的耳光,扇得她一下别过脸去,差点跌倒在地…

  响亮、清脆的一声,热辣辣的痛感,从手上,脸上传来。

  左手下意识地捂住右脸,长发挡住了她大部分的脸,看不清她的表情。

  这一巴掌,措不及防,她还未缓过来,郑以嫣先声夺人,尖叫着揪住她的头发,一把将她扯着,尖叫充斥整个大厅,尖锐且嚣张,“你竟然敢打我!”

  头皮被大力拉扯,痛感十足,郑以嫣是学过武术的,她自然敌不过她,也没有人帮她,她含泪望向那个怀胎十月诞下她的人,沈怡只是看着,眼底一丝情绪都没有,身上唯一有所动作的是那只刚刚拍上她的脸的手,在微微颤抖。

  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她一把推开伏在她身上拼命挣扎的郑以嫣,郑以嫣跌落在地,她也受到反冲的力,同样跌落在地。

  她看到郑以嫣身边全是人,他们小心翼翼地扶起她,仔细观察她的伤势,急急忙忙打电话召唤家庭医生…

  没有人顾及她,脸部头部的疼痛远远及不上胸口那处的疼感,泪水模糊了视线…

  同样是她的女儿,沈怡给她的是一巴掌,给郑以嫣的却是母爱的光辉。

  从小到大,她明明什么都没做错,她明明事事忍让,她明明处处讨她欢心…

  听她的话,乖乖跟着奶奶生活,听她的话,不去郑家找她,听她的话,一次次给郑以嫣郑以熙擦屁股,也听她的话,答应嫁给一个能当她爷爷的男人…

  她终于懂了,抵不过的,她的妈妈,现在是郑夫人,贵妇太太圈中最令人艳羡的人,怎会容许有她这个污点存在呢。

  是的,抵不过的。

  过了一会,她缓缓站起来,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在一片对郑以嫣嘘寒问暖的声音中转身离去。

  “等一下!”

  浑身的血液都停止了流动,乔星辰怔怔地站在原地,不敢回头,不敢相信她会跑出来,她咬紧了唇瓣,窒息的胸口终于得到了几丝抚慰,十月怀胎,改变不了的是,她们是母女。

  “星辰…”

  乔星辰颤抖着身子缓缓转头…

  双唇颤颤抖动着,呼吸停滞下来,欲脱口而出的那一声“妈妈”被硬生生地卡在喉咙,她就怔怔然地看着沈怡…

  沈怡递过文件夹,神色淡然,脸上一丝动容也没有,即使见到她已经满脸的泪水。

  “你开口的话,靳淮一定会帮。”

  “熙儿还小,不能有这个污点,郑氏的房地产生意刚上轨道,现下不能有任何闪失。”

  乔星辰闭眼,任眼泪夺眶而出,心脏被狠狠揪紧,整个身体被抽空,呼吸吃力得提不上气。

  好一会她睁眼,目光涣散,黑夜中,她清亮的声音尤为刺耳,“您跟我说过的。我姓乔,不姓郑。”

  深夜的机场行人鲜少,大厅一片清冷。

  如果你此刻经过等候厅的首排长椅处,你一定会被吓到,因为那儿正坐着一个似鬼非鬼的人儿…

  她坐在大厅椅子上,低沉着头颅,双腿并拢,长发垂落在颈间,掩盖住她整张脸。她安静地不像话,一丝动作也没有,就这样呆坐了两个多小时,坐在她隔壁的人几番对她投过好奇的目光,有的还特意疏远一个座位…

  播音员温柔的嗓音间断响起,偶尔还会传来行李箱轮子划过铮亮地板的声音,即使有人从她身前经过,她亦一无所动…

  乔星辰头垂得极低,倾斜下来的长发直至膝上,脸部一片黑暗,手机忽然亮屏,巴掌大范围的光线从掌心直射入眼,红肿干涩的双眼被光线刺得发疼。

  屏幕显示陆景的短信,她终于有所动作,大力吸吸鼻子,无力的指尖刚想划过,出机处传来一阵声响,陆陆续续有人走出,她抬起脸庞,目光紧盯着那条走道,熙熙攘攘的人群走出,脸上挂着清晰可见的疲倦感。

  她看了好久,干涩的眼睛几乎没眨过,许久,她才收回目光,哭累的双眼闪过无尽失落。

  她继而低头看着手机,陆景在短信里问她事情处理好了没有…

  好不容易吞咽下去的委屈再度被勾起记忆,胸口处又传来锥心刺骨的疼痛,她紧咬牙关,长发继续掩盖了整张脸,她一遍一遍强迫自己不准再哭了…

  倾斜下来的头发自然挡住了前方的视野,乔星辰看不到出机口出疾步向她走进的男人…

  男人原本冷峻肃穆的脸在看到长椅上那抹熟悉的身影后立刻柔和许多,他长腿迈开的步伐本就大,看到她之后更是加快了腿部的频率,快得身后的助理团有些措手不及赶紧追上。

  “睡着了吗?”

  乔星辰打字的动作一顿,视线从手机屏幕下方穿过,一双昂贵的黑色皮鞋出现在视野中…

  身旁传来几把议论的声音,约莫是在赞叹靳淮的。

  她忽低鼻尖一阵酸…

  他回来了,

  他终于回来了…

  见她一动不动,靳淮伸手将她那番披头散发向两边撇开,好让他能看清思念了几日的人儿的脸…

  手刚抚上,他便皱紧了眉,只因她一阵轻呼,是吃痛的呼声。

  眉头越皱越紧,手掌从头顶离开,一只手轻轻从前方撩开她的发丝…

  “嚯”地一下,她整个人站了起来,在靳淮猝不及防的瞬间将自己完全倒在他怀间,脸部伏在他胸口处,企图不让他看到她所有的不堪…

  但,靳淮是谁,她乔星辰又是谁。

  她本就不是会掩饰情绪的人,她的一举一动他都能轻易看透,有时候为了给她面子才故意装作配合她,此刻…

  胸口处传来的湿意令他越发拧紧了眉头,轻轻将她推开,抬手将她盖住脸的长发一点一点往两边挑开。

  乔星辰站在他身前,一刻都不敢乱动,他的动作缓慢且轻柔,带着十足的疼惜,她的鼻涕更酸了,眼泪又在眼眶不停打转…

  终于,她整张脸呈现在他眼前,她故意偏转了一下角度,将头低放,希望他有视觉上的误差。

  修长的手指抵在她的下巴处,把她的小脸抬高,再慢慢左转。深不见底的双眸瞬间讶异地怔住,随即转为不寒而栗的愤怒,紧抿的薄唇抬起,话语间杀气腾腾,“谁、动、的、手!”

  抵在下巴的手指还未放下,她红肿的眼睛仰望着他,靳淮脸色阴沉,全身散发着寒冽的气息,四周原本温暖的环境瞬间冰冷。

  他身后五六个西装革履的男人都一脸无措,自家一向冷静自持boss这样大发雷霆还真是第一次见到,此刻他们也不敢上去打扰,生怕一个不慎就被废了…

继续阅读:不会丢了你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暖婚撩人:总裁的心尖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