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这里,你可以有任何情绪的
三四了2018-09-29 09:002,482

  “哎呦喂,我那是助攻好不咯?”

  “哼,以后我也帮你和唐奕助攻看你怎么办!”说罢,她投给她一个挑衅意味十足的眼神。

  谈及唐奕,靳渃脸上闪过几分不自然,却又很快被掩饰住,她挑起桌上的面粉,调皮地往乔星辰脸上抹,看到那红扑扑的脸上一抹白,得意的大笑出声!

  “你…等着!”

  同样地也想往她脸上抹,靳渃果断跑开,两人嘻嘻哈哈地在厨房间追逐打闹,嬉笑声响彻整间屋。

  热腾腾的饺子端上桌,香味瞬间溢满室内,乔星辰用力吸吸鼻子,拿起筷子正要开动,眼尖瞧到靳母温温柔柔地先夹一个饺子放在靳父碗中才开始吃,乔星辰立马放下自己筷子上夹着的饺子,有样学样地先夹一个给靳淮。

  夹完之后,传递一个小眼神过去:看,我也是个温柔体贴的好妻子呢!

  靳淮:“……”

  靳渃内心:没眼看。

  吃着吃着,靳渃得空建议道:“星辰,明天要不要跟我出去嗨?”

  嗨?

  小心翼翼地看向靳淮。,无声询问他的意见。

  “想去就去吧!”他神色淡然,脸上一丝起伏都没有。

  乔星辰有些愕然,以往周末他都让她呆在身边的,对此她并没什么意见,反正她是个宅惯了的人,对她而言,家里比外面好得多。

  但这次靳淮这么简单就妥协了,甚至也追问靳渃要带她去哪嗨,乔星辰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果然…

  “明天我要外出。”

  外出…

  又外出,明明前几天才外出回来的…

  原本上扬的嘴角一下子扁了下来,心情一下子down了下来,轻轻“嗯”了一声,她闷闷地低着头吃着饺子,不发一言。

  “要不我们明天去逛街吧,买买衣服吃吃小吃的好不好?”瞧见她低耸着头,像极了讨吃不成功的可乐,靳渃好心地建议着。

  “对啊,星辰啊,你都好久没跟渃渃一起出去了呢,趁着周末就出去走走!”靳母也好意地附和道,对于这个儿媳妇,她是打从心底里疼爱的。

  靳淮也明显注意到了她的小情绪,眼底黯然,给她夹了几个她喜欢的肉饺,手轻轻抚上她低着的头。

  意识到自己好像有点小题大作了,乔星辰脸上流露出几分不好意思,附上一个甜甜的笑容,她回应道,“好啊,那我们明天去吧!”

  气氛又恢复原样,一家子闲趣地聊着家常,可乐时不时地蹬着前面两只脚上来讨吃的,逗笑了整屋子的人。

  …

  只手用毛巾揉着湿发从卫生间出来的靳淮一身浅色的睡袍,领口向下的三颗纽扣全数散开,浴室蒸发的水汽仿佛还残留在他身上,锁骨间依稀能看到透明的小水滴,湿发垂落他饱满的额间,往下便是他妖艳的脸庞,一身性感根本难以掩盖。

  扫了一眼床上趴着的人儿,她已经这样别扭了一晚上了。

  无奈轻叹一口气,他迈开长腿走过去,俯身抽走她手中亮着游戏屏的手机,“不是说了不准趴着玩手机吗?”

  “哼!”

  靳淮在她脸上轻啄了一下,“不玩了,嗯?”

  额头处传来他头发带来的湿意,乔星辰本就皱着的眉头更皱了,翻身推开他,撒气地揽过身旁的薄被捂住自己。

  靳淮顿时觉得好笑了,在床头垫上一个枕头后将她从被窝里捞出来,让她舒服地靠在,心情颇好地勾嘴看着苦皱着一张脸的她,嘴角的笑意更甚,“不是最希望我外出的吗?”

  “人是会变的!”她不满地嘟囔。

  她承认,刚结婚的时候她是很抗拒和他呆在一个空间里,莫名其妙地要和一个一点感情基础都木有的人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任谁也难以接受吧。

  再加上她实在太过畏惧靳淮这个阴阴冷冷的人,每次和他呆在一起她浑身上下的毛皮都是时刻绷紧的。那时的靳淮刚接手苏氏,每天忙得根本停不下来,几乎每周都有那么几天是外出的。乔星辰表面上是一幅好妻子疼惜老公的乖模样,但私下恨不得他每天都外出工作,最好是以年月为单位的那种!

  但现在不同了,她早已习惯了他在她生活中的存在,习惯了睡觉翻个身就能看到他触碰到他的感觉…

  温柔地拥住她,低声在她耳边轻哄着,“别皱着脸了,嗯?”

  他难得的哄果真奏效,没几下她皱着的眉间就舒展开来,把玩着他的衣角,“去几天呀?”

  “四天。”

  四天啊…

  “噢…”努努嘴,她没什么情绪了。伸手拿过他手上的毛巾,让他调转身子过来,细心地帮他擦过头发后她俯在他后背,双手搭上他的肩膀,“我是不是特别不懂事呀…”她轻声地开口,语气既委屈又内疚。

  明明知道他有工作也是迫不得已的,但她还是把情绪发泄出来了…

  靳淮沉默,也没给她任何动作。

  一时的沉默令她更内疚了,“对不…”

  他骤然打断她的话,“在我这里,你可以有任何情绪的。你没有不懂事,比起以前,我很高兴你会有这样的情绪,即使你真的有不懂事,只要不过分,我都会原谅的。”

  话毕,他勾唇微笑,乔星辰,你终于开始在意了,我等很久了!

  她在他身后,并没有看到他眼底流露出的无限纵容…

  乔星辰愣然,靳淮从来都是惜字如金,从来不屑于解释,但面对她,他总是不一样的…

  靳淮说,她可以有任何情绪的…

  他会原谅她所有的不懂事的…

  她最为至亲的人,从来没有顾及过她的情绪,而他,却愿意。

  她忽然有些泪目,小脸就埋进他的颈间,“靳淮…你不能对我这么好。”

  “为什么?”

  他的疑惑激起了她那颗想戏耍的心。

  她忽然咯咯地笑出声,“万一我越来越得瑟了,吃亏的是你!”

  靳淮转过身,把她从背部放下,瞧见她眼底的戏谑狡黠,脸上的难过之色已不复存在,终于放下心底压抑的那块,轻轻拍了两下的屁股,“敢得瑟给我看?再得瑟我也有治你的办法!”

  乔星辰不以为意,调皮地冲他吐吐舌,再度抬高手为他擦拭头发。

  “这几天乖一点,等我回来!”

  “唔,我考虑一下!”

  她就喜欢作死撩撩他,看他板着脸跟她较真时她总会莫名地兴奋,这种有人管着的感觉真好~

  好吧,虽然很多时候,她是真真被他吓着的…

  “皮痒了!”他的语气又危险了…

  “哎呀,你别抬那么高,我够不着了!”擦不到他的湿发,她索性把毛巾呼了过去,刚好正中他的脸。

  “乔星辰,越来越得瑟了啊!”靳淮黑着脸扯下盖住了自己脸的毛巾,咬牙切齿看着某个笑容灿烂的小女人。

  “我会继续努力滴!”

  “……”

  “呀,你别过来,我错了…”

  …

继续阅读:寥寥可数的一场暗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暖婚撩人:总裁的心尖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