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我,嗯?
三四了2018-10-04 08:002,013

  窗外和煦的阳光刺着泛红的双眼,微微泛疼,近在咫尺的他背对着大片的落地窗,明媚的光线从他身后透来,四处都刺目,唯有他的俊颜是柔和的。她半眯着双眼,眉心紧皱成一团,双瞳澄亮,眼神疑惑。

  靳淮双唇紧抿沉默数秒,凤眸定格在她巴掌大的脸蛋上,渐渐变了脸色。

  乔星辰敛了几下眼睫,终于在他暗沉下来的脸色中豁然醒悟…缓缓抬起手,慢慢靠近自己的左耳处,脸色淡然,除了那只颤颤巍巍抬起的手,根本看不出她有任何的异样。

  手还未触到耳朵便被一直宽厚的大手裹住,靳淮握紧了她攥成拳头的手掌,“快起来,早餐都凉了,嗯?”

  “靳淮…耳朵…。”她动了动被他握住的手,示意左耳的位置,“一直在嗡嗡嗡的响…”嗓音已经开始哽塞了,她咬紧下唇,哆哆嗦嗦开口,“是不是要失聪了?”

  指腹划过她拼命咬紧的下唇,“松开。”

  乔星辰吸了吸鼻子,乖乖松开了,染了水雾的双眸不安地看着他。

  “不会,等下就去医院了,程勍会有办法的。”

  她抿紧了唇,不说话。靳淮吻了吻她红肿起来的唇瓣,然后将她紧紧抱在怀里,一手握紧她的拳头,另一手轻轻拍着她已经被汗水浸湿了的

  后背,凑近她右耳,哄着她,“不会有事的!”

  “可是…”

  “没有可是,相信我,嗯?”

  “。…。。”

  “乖,起来洗漱,然后吃完早餐,我们去找程勍。”

  她仍神色恍惚,最后还是靳淮抱着她进了卫生间洗漱。

  程勍,性别男,爱好女,职业医生,长相上佳,T城黄金单身汉名单名列前茅。白大褂之下的他俊朗醒神,乔星辰坐在病床上,此刻再无心像以前一样欣赏他的英俊潇洒,她不安地看着正在电脑前仔细研究她刚刚拍好了片子的程勍,见他一脸肃穆,乔星辰不禁脸色泛白,掐着靳淮的力度又大了些。

  手臂上的肉被她掐着,靳淮的眉宇蹙得更紧了,一个眼风挑过去,“她怎么样了?”

  “冲击过大致使内耳受损而引起的暂时性耳鸣。”

  方才经历了一番繁杂医疗设备的检查,乔星辰更加紧张不安了,咽了咽口水,问,“有…有救的吗?”

  程勍滑着转椅转过来,俊脸上的深沉没有敛去,他难为情地看了一眼乔星辰,然后又更为难的看了一眼稳坐如泰山的靳淮,眼尖撇到他已经泛红的手臂,严肃神情更甚,强忍住笑意伪装下去,“这个…真不好说…”

  “诶?”乔星辰顿在了那儿,一刻都不动了。

  眼见她眼泪又要流出来,靳淮眼眸闪过几分狠鸷,冰冷的声音缓缓吐出,“程勍,你想死是么?”

  程勍:“……” 闷骚的人果然不好玩!

  乔星辰:“……”她其实很想告诉他,不要恐吓救死扶伤的伟人,特别是长得这么让人有胃口的伟人。但目及到他冰冷的神色,硬是不敢开口,只好又加大了掐的力度。

  “她要是流出一滴眼泪,我一定让你哭的机会都没有。”

  “切~真不好玩!”

  程勍即刻破笑,“你就不能配合一下吗,看看你的小妻子多单纯!”

  后知后觉的乔星辰咋舌,瞳孔放大,眼底亮晶晶的,“问题不大是不是?“

  程勍含笑点头,“所以你现在可以松开掐着他的手了。否则他等下把我的意愿掀了,我要你负全责的噢!”

  担惊受怕了一早上的乔星辰终于能舒服地长吁一口气,即刻松开了手,见靳淮手臂上的几处淤青,赶紧轻揉补救着。

  “等下做个鼓膜穿刺注药治疗,这几天左耳的听力会下降,不用太担心,好好休养几天就可以了,等下我给你开一些药,外敷内服都有,乖乖按着疗程来,一个星期后过来复检。”

  程勍恢复了职业态度,一言一语嘱咐着。丝毫没有被某个忙于安抚靳淮手臂的而忽视了他一番好言的人儿所打击到,因为面前这个冷着脸的冰山好友正一丝不苟地听着。

  他说完就拿起手机,低声交代几句,不一会来了个护士带着乔星辰去做治疗了。

  两个优质男人共处一室,程勍噼里啪啦敲击着键盘给乔星辰对症下药,靳淮抿了一口浓黑的咖啡,冷声开口,“还要注意一些什么?”

  程勍勾唇,早知道他会问出口,“这几天让她多饮水及避免辛辣冷凉的食物,良药苦口,在服药这方面上你多加费心啊,还有,睡觉也不要枕着受伤的一侧,一定不要让她戴耳机呀!”

  放下咖啡杯,靳淮拧了拧眉心,疲倦之色根本掩饰不住,程勍无奈地呼出一口气,“听说你凌晨才下的飞机,肯定折腾了一夜吧。”

  靳淮淡淡“嗯”了一声。

  程勍继续敲打着键盘,“你的记者小妻子三天一小伤五天一大伤我早已经见怪不怪了,挨巴掌还是头一回,说说呗,谁敢下的手,就不怕你废了?”

  “郑家。”

  程勍打字的手顿下,见好友冷硬了脸,程勍眼底闪过玩味,故作叹息,“诶,又是这左右为难的局面…”

  说到底,郑家也算乔星辰的半个娘家。

  靳淮微微笑了,利眸虚眯望向窗外,嘴角泛着冷笑,“为难?”半晌后他转过来,双眸睁大,里侧的瞳仁黑而寒,慑人心魄,“那我就选择一个不

  为难的方式让他们付出代价。”

  虽然要遭殃的对象不是自己,旁观者的程勍还是打了个冷颤。他与靳淮相识多年,这男人阴狠冷辣的手段至今还是让他不寒而粟的。

继续阅读:先斩后奏,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暖婚撩人:总裁的心尖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