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丢了你的
三四了2018-10-03 08:303,055

  “靳淮…”她好委屈,无力地喊着他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声音哽咽。

  好似叫着他,心底就没那么委屈了。

  靳淮黑眸间泛着点点火光,强硬压抑的愤怒依然清晰可见……

  眼前这个人在心疼她,他越愤怒就越心疼她。

  半晌,怕自己的情绪吓着她,他才敛起怒火,轻抚上她右颊,“很疼?还有哪儿也伤了?”

  他小心翼翼将她推开,仔细检查她全身。

  乔星辰木讷站着,感受他的触碰,脸上明显消肿许多,五指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见,靳淮的脸色又阴郁上来,这究竟是用了多大的力度。

  乔星辰轻轻摇摇头,靳淮又问,“眼睛呢,疼吗?”

  眨眨眼,眼睛果然干涩肿痛,她后知后觉的点点头,“这儿…疼。”她指指头顶的部位,被郑以嫣强烈拉扯过的头发引起头皮一阵疼痛感,再指了指心口的位置,“这里,最痛。好痛,呼吸都痛…”

  阴霾之色布满整张俊脸,靳淮转过头去冷声吩咐下属备车去医院,乔星辰闷闷地开口,“靳淮…我想回家,带我回家好不好?”

  她不想去医院,她讨厌弥漫着浓郁消毒水的空间。

  带她回家,回家。

  …

  经过家庭医生的一番检查和适当的冰敷,那浮红的右脸终于消散去印红的五指,头部被撒了些药水,清清凉凉的,也散去了大部分的疼痛感。

  遣散了房内伫立侍候的人,靳淮手握一条被折叠成方块状的热毛巾,轻柔地在她眼眶处热敷着,他薄唇紧抿,黑眸深不见底,看不清情绪,但乔星辰还是能清楚感受缠绕在他周身的森冷怒意…

  她坐近了一点,注意到靳淮投来的目光,又安分坐好。

  “不疼了…”扯着沙哑的嗓子,她开口道。

  他轻柔地热敷着,半晌后收回在她眼眶处擦拭的毛巾,慢慢将它放入温热的水中浸泡几下,拧干,再次折叠成方块状敷在她已经有所消肿的眼部,除去在车上的嘘寒问暖,将她从车上抱回房间的靳淮至始自终不发一言。

  他这样面无表情的样子叫她心颤,讨好地拉拉他抬起的手,“真的不疼了…”

  靳淮“嗯”了一声,执意替她再热敷一次后他才放下手,脸色并未有多少好转。

  “靳淮,我以后再也不会让自己受伤了,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她向前挪了挪,拽住他手臂的手并没有放开,靠近的距离让她更清晰地看到他俊脸上的疲倦之色。

  他刚下飞机,一定很累的。

  “对不起。”

  “什么…”她忽地怔住,看见他眼里的内疚自责的神色。

  “我不该去出差的。”

  很久之前她就跟他讲过,她是没有伞的孩子,所以她要习惯淋雨,那时他就告诉她,他就是她的伞,她的避风港,他不会让她淋到雨,更不会让她受到伤。

  她受了这般委屈,能待在她身边的人一个都没有,她唯一的避风港,却远在天边…

  他无法想象,她是怎样熬过这几个小时的…

  她摇摇头,眯着红肿的眼对他笑,“你不生气了我就原谅你!”

  靳淮终于好转了脸色,从床头柜上拿过水杯,试了试水温,喂着她喝。然后轻轻将她抱入怀中,调整了一个姿势,好让她更舒适一点,鼻尖融入她头发上的药水味,不禁让他皱眉。

  “明天请假,我带你去检查一下。”

  “知道了。”

  她整张脸都陷进他的胸口处,她吸了吸鼻子,闷声道:“靳淮,我好像只有你了…”

  妈妈,她真的不会再要我了……

  我也不敢奢求了…

  “你别丢下我好不好…”

  靳淮“嗯”了一声,给了她最肯定的答案,“不会丢了你的。”

  我之前没有爱过别人,你是第一个,也会是最后一个。

  所以不会丢了你的。

  两人历经磨难久别相拥的感人画面被一阵不适宜的铃声打断,靳淮有些不耐的拿过她的手机…

  “谁呀,这么晚了!”从靳淮怀间探出头来的乔星辰也同样拧紧了眉结,这个点,都凌晨两点多了…

  无意睨了一眼来电显示的名字,靳淮挑起一抹玩味的笑意,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那笑容,怎么也是不怀好意的…意简言骇吐出两个字:

  “陆景。”

  嘶~

  她抖抖肩,头皮隐隐有些发麻,周围温度怎么就骤降了?

  “他…是我大学同学。”

  “我知道。”

  “他前几天来我们公司工作了,凑巧遇见了…”

  “……”

  “这个点了,肯定是公事!”

  “……”

  于是她当着靳淮那意味不明的表情信誓旦旦地接下电话,还颇有自信地按了免提…

  “星辰?”

  陆景温柔的唤了她一声,她却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怎么越来越冷了…

  “额,是我…”

  “你没回我短信,我…就是有点担心你,你现在已经回家了吗?对了,你晚饭吃了吗,我见你离开的时候挺匆忙,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了吗?”

  电话那头的陆景霹雳哗啦一大堆话,乔星辰一边观摩着面前这位太子爷的脸色一边断断续续地听着,眼瞧着太子爷的脸色越来越不好,她的心尖也随之颤颤抖抖…

  “喂?星辰,你在听吗?”

  “啊,我在听,那个,我已经回家了,今天有点累,我想先睡了。”

  抱歉啊陆景,天地可鉴,我实在是不想这么敷衍你的!

  “嗯…那好吧,你早点休息,晚安!”

  “嗯…”乔星辰实在没胆当着靳淮的面跟其他男人说晚安。

  “公事?”一挂上电话,靳淮冷不丁的声音就传来,害她差点摔了手机。

  “呃…”

  靳淮突然笑了,笑容极致温柔,柔得都能化水,森冷得要命。

  乔星辰只想与他拉开距离,奈何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不容许她乱动分毫,因为靳淮那阴幽幽的眼神仿佛在说:你敢再动一下试试看!

  “你别笑…”她畏缩着脑袋,双手举高高,“我坦白从宽!”

  靳淮没有回答,算是默认了。

  她自顾自地说了一大串,将她与陆景相识相处的过往一一坦白出来,当然,有一些敏感的她选择性隐瞒,毕竟眼前这位太子爷占有欲可不是一般的强大。

  靳淮还是那样温柔地笑着,即使听完她的故事也不敛去情绪,乔星辰不知道的是,靳淮早就将她的过往调查得一清二楚,她有意要掩饰过去的事恰恰他比她更清楚。

  审视了她片刻,靳淮也不想跟她计较。

  就,纵容她多一点吧!

  但,警告还是要给的!

  “乔星辰,我说过的,我不是宽容的人,尤其对你,承担不住后果的事就别做,知道吗…”

  轻轻将她摁入怀间,他的语调很轻,很柔和,也很让她不寒而栗,她不满的嘀咕,“我都这样了,你还吓我威胁我!”

  靳淮微微勾唇, 看样子,她已经恢复过来了!

  靳淮也不理会她的控诉,眼看时间越来越晚,她眼眶的红肿还未消去,催促她,“去洗澡。”

  “不去!”

  “嗯?”第二声,威胁语气。

  “…饿了。”

  “已经叫人准备了,先洗澡,嗯?”

  望着她屁颠屁颠的背影,靳淮眼底的柔意,一瞬消逝。幽黑的眼眸闪过一道阴鸷的寒芒,眸色渐渐加深,暗潮涌动…

  郑家,触及他的底线,就必须有心理准备。

  靳淮黑着脸揪出窝在被窝里死活不肯起来的人儿,狭长的眼睑渐眯,眉宇现出几分不悦,“半个小时前怎么说的?”

  他有晨起冲澡的习惯, 担心她的伤势,今天早早就起来了,进浴室前特意叫醒了她,在她左耳侧嘱咐她起来洗漱,她迷迷糊糊翻转了下身子。待他整理好了出来见到床上隆起的那一团瞬间就怒了。

  乔星辰睡意尚在,睁眼,在他的周身的寒意之下打了个激灵灵,攥紧薄被的衣角盖住自己,露出一双圆溜溜的水眸,嬉皮笑脸,“困…”

  靳淮一愣,留意到她眼下的乌青,不免皱眉。她头皮受了伤,微微转身都嘶嘶地喊疼,昨夜难以入眠,好不容易睡着了,又醒得频繁,一整夜都没有安睡过。

  “头部还疼?”知道她肯定又是摇头的,轻轻抚上她的左颊,感受到那儿的浮肿更是紧蹙了眉宇,轻柔了声音,“这儿呢?”

  乔星辰揉着睡眼朦胧的眼睛,睁开,见他薄唇一张一合的,很疑惑: “啊?”

继续阅读:相信我,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暖婚撩人:总裁的心尖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