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斩后奏,嗯?
三四了2018-10-04 13:002,105

  “疼不疼?”

  见她做完治疗,靳淮立刻跨步过去,小心地捏着她的耳垂,仔细查看。

  “呜呜,疼…”

  乔星辰抱着他的长臂撒娇,其实一点都不疼,入药的时候耳朵只有冰冰凉凉的感觉,她也明显感觉到为她治疗的医师的动作的小心谨慎,之所以撒娇那当然是要谈条件啦。

  “我要吃冰激凌,安抚一下自己!”

  靳淮瞬间黑脸。

  “扑哧”是程勍的笑声,这哪是那个时刻顶着一眼波澜不惊的扑克脸的靳淮呀,一秒变脸的靳淮真是太好玩了,也只有乔星辰才会有这个本领。

  靳淮瞪了一眼嗤笑的好友,再瞪着眼前的人儿,“不能吃,这几天你要注意饮食。”

  “我就要吃!不吃我耳朵疼!”

  靳淮板着脸,程勍的笑声更大了。

  “不准!”

  “那你同意我回公司呗!”

  “你不是请了几天的病假吗?”

  “额…我刚刚销假了…”她摸了摸鼻子,在他的利眸下,渐渐变得畏缩起来。

  靳淮冷冷睨着她,“能耐了啊,先斩后奏,嗯?”

  有程勍在,靳淮肯定不会当场揍她一顿,她冲他讪讪的笑,“雪糕和上班你批准一个!”

  “。…。。”

  “又没雪糕又不可以上班,我耳朵疼!”

  靳淮活动指腹,把手指扳得咯咯作响,睨着她,似笑非笑,“那你想不想更疼?”

  “……”

  乔星辰一秒就怂瘪了,垂着头再不敢造次。

  “哈哈哈哈哈…”程勍再也不掩饰,大肆开笑,最后是在靳淮能杀死人的眼神下匆匆塞过药物就溜走了。

  “先生,药已经熬好了。”

  元姨缓步走来,端着的托盘上盛着一碗黑兮兮的药汤,那味道瞬间让乔星辰自动弹到几米外。

  闻到味道的靳淮也是皱了眉,想起程勍的话又松开了眉头,淡声道,“放着吧。”

  朝几米外的乔星辰勾勾手指,“过来,把药喝了。”

  乔星辰捏着鼻尖上前,凑近桌面,尝试着松开捏着鼻子的手,不到两秒便又立即捏紧。使劲摇头,“不…”

  话还未说出口便被靳淮那尾音上翘且颇具威胁力的“嗯”给否决了。

  “元姨,去几颗蜜饯来,冰箱里的东西多拿些。”

  乔星辰喜欢甜甜的小零食,一周都会往超市跑几趟购买一堆的小零食,两人住的地方离超市又有点远,靳淮怕她折腾得累了,索性给她整了个大大的冰箱并吩咐底下的人定时定候在里侧备好她爱吃的零食。

  元姨点头,随后按照吩咐行事。

  乔星辰也知道良药苦口这个道理,更知道不能挑战靳淮的权威,使劲做了几下深呼吸,抱着一副大有大义凛然的决绝姿态,再次凑近,捏紧了鼻子,拿起调羹喂入一口。瞬间小脸一片铁青,挖槽挖槽挖槽,这也太太太太太太太难以下咽了吧!!!

  “元姨!”靳淮一边大声呼叫一边轻轻拍着在垃圾桶边上不停呕吐的乔星辰,俊脸一片沉闷,早就将救死扶伤的程勍骂了个百八十遍。

  “呕…”

  “来来来,少夫人,甜的…”元姨也是一片焦急,急忙递上蜜饯。

  蜜饯成功冲淡了药汤的苦涩味,乔星辰使劲深呼吸几口气才缓了过来,摆摆手,“不喝了不喝了,我宁愿喝敌敌畏!”

  说完还不忘用眼角小心谨慎地撇看靳淮的脸色,见他俊脸阴沉沉地,一脸的于心不忍。知道自己成功了一大半,圆溜溜的水眸闪过几分不被察觉的狡黠。

  做戏要做到底,使劲扑闪着大眼,硬是要挤出几滴泪光后,攥紧他柔滑衬衫下的衣角,“靳淮,这个真的好难喝,你闻闻味道就知道了…”

  靳淮难得的面露难色,见她眉心皱得紧巴巴的,想到她一向对苦涩难闻的东西拒之千里之外,平日喝个药都常常要启用武力震慑才行得通,但现下一联想到她的伤势…

  “慢慢喝,喝一点就用甜的缓冲一下。”他揉着她的头,以这种方式给她安慰。

  乔星辰垮下脸,摇头。

  她有伤在身,使用往日那套威逼利诱也太不通情达理了,靳淮束手无策,只好静静看着她。

  坚持了一会后,乔星辰终于有所表态了,“要不…你答应我一件事?”

  靳淮挑起了眉。

  乔星辰拽住他的衣角不放,手不时地摇摆几下,眼瞳亮晶晶的,“我想明天去公司上班…”

  靳淮瞬间懂了,也怒了。

  慢条斯理喊出抑扬顿挫的三个字,“乔、星、辰。”

  被唤了名的某人瞬间就炸了,即刻摆手辩解,“它是真的难喝,我真的没有夸大其词诱骗你,也没有想过用这种方式要挟你,真的没有哇……”

  冗长的沉默在空气中弥漫开来,在元姨同情加怜悯的目光之下,乔星辰真想抽自己几个大嘴巴。

  “喝不喝?”他的话里听不出什么情绪。

  “那你答不答应?”作死作到底吧,万一有一线生机呢…

  “元姨,再给她盛多一碗。”

  “我不喝,一碗都不喝!”

  “元姨,去书房把我上次在欧洲带回来的牛鞭拿下来。”

  “别别别,我喝我喝…”

  于是乎,乔星辰又败。

  晚上回房的时候,她站在门口,隔着一段小距离望着床上已经放下笔记本电脑在等她的男人,踌躇片刻便迈开步伐,爬上去紧靠他的腰身,把头埋在他胸口前,撅着嘴闷声道,“你骗我!”

  靳淮揽着她,问,“去书房找过了?”

  “嗯…元姨也说了你都没有带鞭子回来过,根本就没什么鞭子……”她垂着脑袋,控诉他,“你就会恐吓我!”

  “收拾你哪用得着鞭子。” 靳淮好笑地戳了戳她的瘪着的脑袋,指腹撩开她的上衣,宽厚的手掌探了进去,在她平坦的肚子上轻轻揉着,“还难受?”

继续阅读:靳淮的权威,挑战不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暖婚撩人:总裁的心尖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