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释一下
三四了2018-09-27 13:102,983

  已是晚上十一点后,白天四处肆虐的暑气已被夜间的凉风稀释许多。乔星辰摇下车窗,凉风时而拂过,丝丝凉凉的触感体验让她一下子舒了眉,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树木清香味,这般美好的味觉体验成功地抚慰了劳碌奔波了一整天的乔星辰。

  出租车缓缓驶入一片高级住宅区,一栋装饰别致气派的别墅在夜幕中渐现。

  别致、高端、气派。

  足以彰显主人的富足。

  门内的两侧伫立着满满两排清一色的黑衣男,伟岸的身姿,肃穆的神色。

  冷酷、森然。

  多次向司机确认后,乔星辰下了车,从口袋里掏出皱巴巴的钱币付了车费,司机透过车窗从头到尾再打量她一番,脸上怀疑的目光更甚…

  也是,眼前这个身着酒店清洁员工套装手上还拎着清洁工具的从头到尾怎么看都是像搞清洁的人居然是这栋奢华别墅的主人,任谁也不愿相信。

  低头打量自己一番,原本粉白色的工作套服在她强烈的摸爬滚打之下已脏得不成样,隐隐约约还有一股难闻的烟草味,皱着眉理了理褶皱了的衣服,她得意长吁一口气,

  还好还好,今天靳淮不在家呢,不然她现在这个鬼样子被他见到,估计得被他收拾得连哭都没有眼泪,额…这种事还是不要想好了,光想着就觉得后背发凉…

  径直走向那庄严气派的门口,守门的人看清她后连忙恭敬地为她开门,两侧站立的人也毕恭毕敬地朝她微微颔首。

  乔星辰很是受宠若惊,心底吐槽靳淮的大题小做,出个差还安排一堆的人守在这儿…

  急着要回去收拾干净自己,因而身后还未离开的出租车师傅那完全不可置信的眼神被她华丽丽滴忽略了…

  进入了大门后仍需步行越过小院才到家中,小路两旁是两排石凳,院内昏暗的灯光下依稀可见到她无聊之时摆弄的盆栽。

  嗯?二楼的灯怎么亮着呢?

  她边走边疑惑道,由于今天太过疲惫所以也没多大心思去在意。

  “少夫人…你这套装扮是…”

  年过半百的管家阿姨惊讶出声,也惊讶地看着面前这个全身邋遢的人儿。

  乔星辰略微尴尬地笑笑,随即无所谓地摆摆手,“职业需要职业需要!”

  作为一名还未熬出天地的小小小记者,在公司被随便被点工作是常有的事了,就比如今天,她在办公室写汇总写得好好的,就被领导强硬塞上一部相机,要求她立刻出发去协助前线组的工作。

  糊里糊涂地到了目的地,工作居然是偷拍?

  还偷拍xxx出轨的最充分的证据,嘶,真够刺激的!

  她乔星辰可是深具职业情怀,为了工作,上天入地下火锅在所不辞,偷拍这种事简直是小case啦!

  为了完成任务,她可是咬紧牙关伪装清洁工蹲守在酒店一整天,凭借着精湛的演技在酒店长廊这儿拖拖那儿扫扫,掩人耳目之余她还真当了一整天的酒店清洁工…

  “我身上好臭啊,我得先去收拾一下自己啦,元姨,麻烦您帮我处理一下这个!”

  把手里的清洁工具匆忙递给管家元姨,她马不停蹄地直奔楼上,想着赶快冲洗完毕好好歇一会…

  殊不知,鲁莽过头的她错过了管家元姨接下来要讲的话——少爷已经回来了。

  “啪”地推开房间门,乔星辰一下子愣住…视线紧紧定格在kingsize大床中央上那个优雅叠加着双腿指尖悠闲地点划着笔记本的男人。

  神色清冷,姿态妖娆, 五官出众夺目。

  利索的短发之下是刚毅饱满的额头,狭长的凤眸凌厉又勾人心魄,剑挺的鼻梁,紧抿着的淡色薄唇,全数烙印在那张刀削过的冷硬脸上,每每看见他容颜,乔星辰都会联想到古希腊的雕像,完美,令人沉醉。

  此刻却是无瑕欣赏男人祸害人间的侧脸,她使劲地眨眼,眨眼,再眨眼,终于忍不住哀嚎!

  这这这这个人,此刻不应该呆在大洋彼岸的USA咩???

  “你怎么在这?!”话一脱口,她恨不得咬断舌根。

  老天,不带这样跟她开玩笑的!!!

  乔星辰下意识地想逃离,越远越好!可怜她没那个胆量挪开脚步啊…

  床上的男人似乎也注意到她了,抬头,眼神落在她身上的第一秒,乔星辰顿时感觉有千万把刀子向她射来。

  深不见底的幽眸似黑曜石般神秘惑人,从下至上不紧不慢地扫向她,目光却是一点一点的变得凛冽…

  她怂怂地咽了咽口水,眼神灰溜溜地转,不敢对上那冷冽的眼睛,大脑以前所未有的高速度运转计划着怎样逃过这一劫。

  “解释一下!”靳淮薄唇轻启,声音透着撩人的磁魅,言简意明,冷得可怕。

  霎时,心跳就漏了半拍…

  乔星辰一脸苦闷,大哥,你说话能不能带点温度呢,小女子可无命承受啊…

  再次咽了咽口水,她颤着双唇哆嗦着开口,“职业需要,你也知道的,做我们这行的,很多时候需要…呃,伪装的…”

  她本想打趣地解释一番,奈何某人根本不买账,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害她说话都不利索了…

  乔星辰瞅了一眼过去,见他眼神越来越慑人,带着让人颤粟的压迫和冰冷,双肩不自觉地抖动几下。

  老天,实在不是她怂呀,主要是眼前这个人气场实在太大了,在他面前,她是一向不敢造次的。

  况且…

  让她怎么开口告诉他,她以这稀奇的套装扮忙活了一整天就为了蹲在酒店拍其他男人出轨的证据…她以命担保,要是靳淮知道了这件事,估计以后她就没腿了,因为腿肯定要被他打断的。

  靳淮不语,凤眸里带了光,凌厉,骇人,审视着她,眼都不眨一下,嘶嘶的凉气不断蔓延着!

  这温度,即使在酷夏也让人发凉…

  站立难安的乔星辰背部全是冷汗,他没有发话,她当真不敢乱动,渐渐发现他脸色没有特别的难看,她才试探性地开口,“那个…我想去洗洗…”

  靳淮怎会放过她,一声令下,“过来。”

  不过不过,才不过,打死都不过!

  然而双腿却自觉地向前迈进…

  不情不愿地慢慢挪着小碎步走过去,天知道她多想房门到床沿的距离能再长上几万米。

  “你别靠近我,我身上脏呢…”知道他有严重的洁癖,害怕他心情更糟,她还是先提醒一下才好。

  放下笔记本,他从床上走下,高大的身影在她身上投下大片阴影,距离贴得近,周身都缠绕着他的气息。她张张嘴,欲言又止,眼神垂诞地看着他滚动喉结之下暴露的大片肤色,白皙诱人,乔星辰不由自主地舔了舔干巴巴的唇。

  靳淮微微抬手,动作缓慢撩人。

  根本不理会她的提醒,他抬手捋了捋她额前散下的发丝。

  动作,好温柔…

  乔星辰抬眸,靳淮那种祸害无数女性的俊脸近在眼前,天花板上的吊灯散下柔和的光线,让他那张脸更魅惑人了。

  砰、砰、砰,心脏急速跳动着,是不安的预兆。

  她比谁都清楚,越是温柔的靳淮就越具有危险性,果然!

  下一秒,小下巴就被轻易捏起,迫使她对上他的眸光。

  碍于自己身上脏兮兮的衣服,她自发后退一步,靳淮立即加大了手腕的力度,冷声道,“再退一步试试?”

  “我…”

  “离开前我是怎么跟你说的,嗯?”

  嗯?他的尾音好好听,好…酥,好…宠溺,好…性感…,也好令人胆颤啊…

  哈?

  她记忆力一向不怎么好,但靳淮那句“不准乱来,否则后果自负”她怎么也不敢忘。

  “我没有乱来…”她小声嘀咕着,被他的气压压迫得瑟瑟发抖,她的语气要多委屈有多委屈,小手撒娇似的扯扯他睡意的衣角,她深知很多时候的靳淮都是吃软不吃硬的。

  “是么?”

  淡淡睨了一眼她的小动作,他松开了钳制她下巴的手。

  “当然!真的是工作需要…”小鸡啄米般不停地点头,就差没把头甩掉了。

  她起伏的动作让他无意瞧见她湿透了的后背,他轻皱了下眉头,眼间划过一丝不忍,终于,他暂时大赦了她。

  “去把自己清理干净。”

继续阅读:吃软不吃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暖婚撩人:总裁的心尖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