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你值得
三四了2018-09-27 13:343,040

  傻愣地点点头,她想开口对靳淮说点什么,眼睛却注意到被华丽丽忽视了的郑以嫣嘴角咬牙切齿的恨意…

  “呃…好巧!你今天没课吗?”她记得郑以嫣是住宿生来的…

  郑以嫣的眼中划过一丝紧张,大概是没想到乔星辰会问这个,一下子不知怎么回答,很快她堆着笑意开口,“额,今天有点事就请假了。”

  乔星辰若无其事地点点头,察觉到身侧的某人已经开始不耐烦了,她连忙开口,“那我们先过去了,你结束了早点回去。”

  “好,淮哥哥再见!”招呼居然只跟靳淮打…

  转过身的乔星辰白眼猛翻,她好想咆哮一句:跟你讲话的是我,不是某人!!

  算啦算啦,她和郑家的人从来就没亲近过,这般对待十几年来她已然习惯了…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她内心还是很雀跃的。

  靳淮不搭理郑以嫣,是不是在维护自己呢!

  一道道精致的美食端上,头顶的暖色灯散下柔和的色调,这使得餐桌上的饭菜颜色更加光鲜诱人,浓郁的香味融入鼻腔,乔星辰心情颇好地享受着!

  美食当前,乔星辰难得有些分心,圆溜溜的眼睛时不时的瞥向对面已经放下餐具正优雅地端着咖啡品尝的靳淮…

  乔星辰第八次偷瞥过来之时,靳淮终于舍得赏她一个字:“问。”

  “你讨厌郑以嫣?”

  “没有。”

  “你喜欢她?”

  “没有。”

  “你爱她?”

  “嘶”的一个眼神外加颇具危险性的凝视,靳淮成功地让开着玩笑的某人噤声。

  无趣地撇撇嘴,乔星辰有些纳闷地用餐具摆弄了一下食物,“那你为什么不待见她呀?”

  “不想。”

  靳淮不咸不淡地回答,他本就生性冷淡,从不喜主动靠近别人也不喜别人主动靠近他。

  乔星辰依旧不依不饶,“你说我改天像她一样打扮出门,会不会很奇怪?”

  “不会。”

  她恍然,瞪大眼睛不解问道,“为什么?”

  靳淮淡淡扫她一眼,“第一,你不会穿成那样。第二:即使你穿成那样,你不会有机会出门。”

  啧啧,看吧,靳淮多了解她,又多了解他自己!

  莫名其妙地,乔星辰竟因他这个回答而高兴。

  一时之间两人没有对话,餐厅里本就是静谧的氛围,角落处的音响持续着轻柔的旋律,半晌,乔星辰忍不住地开口,

  “靳淮,你为什么选我?”

  她的语气很小心翼翼,夹杂着诸多情绪,最为明显的是——不安。

  是的,不安。

  乔星辰曾不止一次思量过,她是母亲改嫁到郑家的拖油瓶,六岁那年开始,在郑家她是最为尴尬的存在,早就习惯各人的不待见,她开始强迫自己不去在乎,靠着无数的隐忍和强迫自己乐观的心态她一路艰难地熬了过来。

  她从来都是牺牲品,当郑氏面临生死存亡之时,她就得做出最大的牺牲——嫁人。不是嫡亲又如何,应该说不是嫡亲才能为郑家省去更多麻烦吧…

  她一直很想知道,为什么靳淮要选择她。明明当时她要嫁的对象并不是他,后来莫名其妙的他一出现就掌控了全局,扬言要救下一个烂摊子般的郑氏,而唯一条件是娶她。

  结婚两年了,他对她很好,无微不至的好,虽然很多时候都是霸道无情的,但不可否认他给予了她这辈子都极少得到过的关怀和宠爱。

  她只是想要一个答案,为什么选择她。

  对面的靳淮收起了刚才的慵懒,目光紧锁着眼前这个眼底全是惊慌失措的人儿,盯了她好一会儿,他才招招手,“过来。”

  乔星辰听话地走到对面,还没站定,就被他一把扯入了怀中。

  他又是冗长的沉默,不得不说,两年来的相处,她一直难以看透他,他总是清冷寡淡的,情绪鲜少外露,他笑时不一定高兴,不笑时也不一定生气。很多时候,她都是凭借自己的感觉去理清他的情绪,还好,她的感觉一向很准…

  “你又不说话了…”她委屈巴巴地扯扯他的衣服,握在他怀中,听着他正常跳动的心跳声,她不满地在他怀间嘀咕着。

  靳淮稍稍低头,对上她委屈的小眼神,眼底闪过不忍,“因为你值得!”

  “嗯?”她不解地抬起头。

  靳淮顺势吻上她光洁的额头,湿凉柔软的触觉让她沉醉地闭上了眼,双手自然地环住了他精壮的腰间…

  他一边吻着一遍轻抚她的发丝,幽静的环境间,两人都忘我地靠在一起,享受彼此的温柔!

  半晌,他的唇瓣离开她额间,低沉感性的声音在她头顶落下:“乔星辰,你值得被珍惜被宠爱,知道么?”

  她怔了怔,珍惜?宠爱?

  二十四年间,只有两个人给了她。

  一个是如今卧病在床的奶奶,一个是靳淮。

  她真的值得吗?

  值得的含义在哪?

  “靳淮……”把脸捂在他胸口,她开口唤他,殊不知声线已经哽咽了…

  “不准哭!”他板着脸恐吓她。

  他最讨厌她哭了。

  听到他的威胁,乔星辰猛然抬起头,揉揉鼻尖,一脸不满,“我才没有要哭呢!”

  靳淮挑了挑眉,抬起手顺了顺她的毛,难得地对她笑了一下。

  “我想吃雪糕!”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渴望地盯着他,希望他能开恩。

  “不怕肚子痛了?”

  她有严重的生理痛,经常性的疼得死去活来,靳淮带她看了好多医生都对此束手无策,实在没辙了只能控制一下饮食。

  “就一次,好不好?”

  她泪眼汪汪,像个讨糖吃的小孩子,倔强地撅着嘴撒娇。

  靳淮轻轻摇头以示拒绝,以往每次她疼得死去活来,他不知有多心疼。

  事关乔星辰的身体,无论如何他都难以妥协。

  闷闷不乐地低下头,她什么也没说。

  靳淮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她比谁都清楚。

  “要不要吃甜品?”

  甜品?

  某人耸拉下去的头“咻”的抬起,“那我要两份!”

  审时度势、讨价还价的本领谁能敌过她?

  靳淮瞪她一眼,却也没拒绝。

  帮她点好甜品后,乔星辰想要回到对面去坐着,靳淮不肯,强硬地要她坐在身侧。乔星辰顿时十分庆幸他们选择的是角落的偏僻位置,否则在吃饭之余还缠绵地卧在一起肯定能招来许多目光…

  端上的甜点小样精致,吹去糕点上沾着的椰丝,叉开一小块送入口中,从味蕾传来的酥软感,乔星辰浑身上下都涌起满满的甜意

  “你要不要尝一口呀?”这甜品果然赞,此刻连开口说话都能清晰感受的唇齿残留下的软香味!

  靳淮抗拒地摇头,他一向不怎么吃甜腻口感的东西。

  乔星辰全当没看见他拒绝的姿态,殷勤地叉起一小块送到他唇边,笑嘻嘻地示意他吃下。

  她难得如此亲昵对他,靳淮心情颇好。

  张开口尝下那一小块,没有想象中的那般甜腻口感,他挑起眉,眉宇间流露着愉悦,眸光里满是宠溺地看着眼前专注于吃的人儿。

  从很久以前,他就很喜欢静静地在一旁看着她吃东西的模样,她吃东西的时候很安静,表情却十分生动丰富。就这样简简单单的看着她,他心情莫名其妙地会越来越好!

  “唔…”

  来不及闪躲,他的唇瓣就覆上了她的…

  本来他只是想为她擦拭一下嘴角留下的一点点糕屑,近在咫尺的人儿五官清秀,不施粉黛,室内的柔光下更显她甜美动人,一向控制力极好的他此刻却控制不住想要吻上她那红若樱桃的唇瓣…

  强势地撬开她的牙关,舌头毫不顾忌地往内探索,她刚吃过甜品的口腔中残留着一股奶香味,让他越发迷恋,舌头不放过她口中的任何一寸领地,霸道地掠夺她一切的美好…

  不知过了多久,直至她喘不过气来,他才不舍地放开她,看着她红着脸喘气的模样,他一脸餍足!

  呼~好烫,脸上好烫!

  乔星辰啊乔星辰,你真没用!

  都结婚两年了,什么亲密的事没接触过,用得着这么容易害羞激动吗!!!

  一面暗骂自己的没用,一面又不敢以正眼对着靳淮,最后她只能慌乱地端起桌面上一杯东西解渴,然而更尴尬的是,入口她才发现她喝下的那杯东西正是他的咖啡…

  窘!

  又间接性地接了一次吻…

继续阅读:看看这个跟她共度余生的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暖婚撩人:总裁的心尖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