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我?
三四了2018-09-28 09:292,977

  好浪漫的故事啊~

  啧,一定是真爱!

  乔星辰沉浸在无限的幻想之中…

  房门打开着,靳渃拎着可乐就进来了,可乐本想再和主人玩玩的,但靳渃可怜巴巴地对它皱了皱脸,可乐立马乖巧地躺在地板上舔舔主人的脚。

  “诺,饭后消食呢!”靳渃伸手递上一个摆满切好了的水果的盆子。

  叉上一块红彤彤的西瓜放入口中,享受着甜蜜的口感充斥整个口腔,乔星辰眨眼指着刚刚自己一直端详的画作问眼前的人儿,“那幅画是写实的吗,好浪漫的感觉噢!”

  顺着乔星辰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刚刚还毫无波澜的眼眸此刻却是紧紧定格在那幅画上。

  靳渃走过去,将画架移向乔星辰这边,小心翼翼地在画上擦拭了几下才回答乔星辰,“是写实的,这个女孩就是我。”

  “唔,那男的呢?”

  口里嚼着一小块水果,她发音有点含糊不清。

  “青梅竹马吧!”她的眸光一直停留在画上,提及那个人,她的嘴角一直弯弯的,脸上尽是少女般的羞涩!

  乔星辰眼睛立刻晶光闪闪,八卦意味十足地凑近靳渃身边,“分享一下故事呗!”

  “嘿嘿,无可奉告!”指尖戳开乔星辰靠近的脸,她谨慎地将画架移走。

  乔星辰嗤之以鼻,故作不以为意的样子走到刚才躺着的小沙发上,内心却盘算着等下怎么从靳淮那里获取信息。

  摆弄好画架的靳渃也走过去,挨着乔星辰落座,两人像以前一样亲昵地靠在一起,而可乐呢则趴在没被关上的门口处等待着…

  “诶!一直都没问你,我哥对你怎么样呀?”叉上一小块西瓜片,靳渃闲趣地开问。

  “就那样呗…”乔星辰眼神有些许闪烁,一直啃着西瓜忘了下咽,一下子要她回答这个问题还真是挺难为情的。

  “那样是哪样呀!不过看你一副贼怂的样子肯定被我哥压榨惯了!”

  ! ! !

  乔星辰顿时觉得自己的尊严和智商被严重歧视了,立刻炸呼起来:

  “谁说的!”

  “看出来的,你这小怂包的模样呀想让人看不出来都难!”

  乔星辰不满冷哼,空口说白话,“你哥不知道多听我话呢!”

  “哦。”完全是不相信的语气。

  “哼,我跟你说,靳淮现在可乖了。”

  “多乖?”

  靳渃不咸不淡应她一声,水眸却是贼兮兮的,还是头一次听见用“乖”形容她那拒人于三尺之外的亲哥的。

  “嗯…比可乐还乖呢!”

  反正靳淮又不在,撒点小谎应该没多大问题的,况且,绝对不能被人认怂呀!

  “你…确定?”

  乔星辰的话一出口,靳渃就一个激灵站了起来,立在她面前,本来是想毫不留情地戳穿她的,但眼睛瞟到门口处对她作了个嘘声动作的男人时,硬是改了口,希望能救一下某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儿。

  好吧,乔星辰那句自信满满的“of course”脱口而出她就知道某人估计没救了…

  “真的确定?”

  这声音,连带着一股低气压袭来…

  “靳小渃!你阴我!”

  靳渃摊手,怜悯看着乔星辰。

  后者捧着水果盘的双手下意识地开始颤抖,她不可置信地徐徐回头,心一颤一抖的,在看到门口处那抹熟悉的伟岸身影后,彻底崩溃了…

  靳淮双手插袋,一副悠闲的模样,那双原本深不见底的眼眸微眯,隔着三米多的距离,乔星辰都能感受那眸光里折射出的冷洌气息。

  “真的,确定?”

  他不咸不淡地又重复了一遍,语气间的高低起伏撩得她更是心颤。

  “我…我开玩笑…的!”

  这个时候装傻是最好的!

  “是么?”

  点头,点头,拼了命地点头。

  “拿我跟一条狗开玩笑?”

  说到“狗”字的时候他还特意看了一眼趴着脚边的可乐,语气更危险了,眼神也更为森冷了。

  使劲咽了咽口水,浑身寒毛都被迫竖了起来,她顿时觉得她是被一头凶狠的野兽盯上了,仿佛下一秒就会被他啃的皮肉不剩……

  “哥,妈妈叫我呢,我先走了!”

  实在受不了这里阴森的氛围,明明她是一个看好戏的旁观者,丫的这戏看得她自己都胆战心惊的,她哥的气场真是越来越强大了。

  “诶,渃渃…渃!”

  留下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给乔星辰后,靳渃急忙拉着可乐逃命,乔星辰本来还想喊住她,话才出来几个字就被冻住了…

  “回房。”

  乔星辰是这样理解他的话的:回房再收拾你!

  ……

  他们在靳家的房间内也有一张皮质软沙发,此刻的靳淮就端坐在那,姿态优雅随意却又透露出一股迫人的强势,狭长的眼眸紧盯着眼前这个慢吞吞挪着碎步的人。

  他随手打开了墙上的半壁灯,虚亮的空间内却能清楚看到对方的身影。

  整个房内都充斥着他那强大的气场,她战战兢兢地向他靠近,手里依然捧着那个水果盘。

  终于老老实实站定在他面前,像个做错事的小媳妇一般低垂着头,不敢直视他。

  取过她手里的水果盘放好,他一把把她扯下坐着,突然增加的重量在柔软且富有弹性的沙发上弹了弹,她一下把控不好,闷声倒在了他身上…

  “怕我?”

  被他强制留在他怀间,她也不敢动弹,轻轻点了下头。

  不轻不重地在她光洁的额头弹了一下,“怕我还敢惹我。”

  “我不是故意的…”头皮发麻地闷在他身上小声嘀咕着,“我就是想嘚瑟一下,谁知道你会突然出现的…”

  “这么说是怪我咯?”他声音很轻,似漫不经心的,琢磨不出任何情绪。

  她不吱声了,那委屈的小模样被他收在眼底,在她不注意时他偷偷失笑。

  兴致勃勃地想要再逗她一会:“嗯,不说?”

  低头惩罚似的俯在她柔软的耳垂上咬了一口,力度不大不小,足以让她红了耳朵,热了身子。

  温热的气息扑在耳边,她就知道,即使当哑巴他也不肯放过她,靳淮这个人,霸道,强势,蛮横,专制,总是乐于把她吃得死死的…

  “不敢。”

  怂到底就怂到底,在他面前又不是第一次那么丢人了。

  男人似乎并不满意,宽厚的手掌顺势往下,试图撩起她的衣角,细长的手指接触到那层光滑细腻的皮肤,轻轻摩挲着,时而往上时而往下,时缓时急,甚是撩人…

  室内虚亮的灯光也因此而折射出暧昧的氛围。

  他手上触觉惹得她全身一阵一阵轻颤,许多少儿不宜的画面瞬间涌上脑海,被他抚摸的背部条射性地僵硬,靳淮似乎也感受到了,缓缓地顺了顺她的背部,待她没那么僵硬抵触后才准备有下一步动作…

  忽而,在他始料不及之时她“嚯”地一声翻身起来,从刚刚被他放下的果盘里叉上一片西瓜递在他面前,“吃了这个就不生气了好吗?”

  温顺地谈条件一向是她的手段,在靳淮面前从未吃过亏。

  被她无厘头的动作惹得失笑,挑眉望向她,“我这么好打发的吗?”

  扁扁嘴,“那你想怎么样嘛!”

  靳淮微微勾唇,狭长的眼眸里闪着幽幽的光。

  一口咬下她递来的西瓜,将她压制在沙发的靠背处,俯身用唇锁住她扁着的唇瓣,咀嚼出的西瓜汁水在两人唇齿间流转,很是暧昧腻人…

  许久,他才停止,放开了她。

  “嗯…”抬眸对上他的,他深邃的眼睛里波涛翻滚,直勾勾地注视着她,也赤果果地勾。引着她。她更坚信了,此刻的靳淮就是一头凶狠的野兽,就是想把她啃的不留一寸余地…

  “靳淮…”她红着脸轻唤。

  “嗯?”

  “你霸道又专制,还好凶…”

  “嗯。”

  “就知道凶我,欺负我…”

  “嗯。”

  “我也霸道一次好不好,你只能对我霸道专制,只能凶我欺负我…”

  “好。”

  “对我温柔也是可以滴,只能对我一个人温柔…”

  “说完了吗?”

  “嗯…还没洗澡…”

  “结束再洗!”

  “呜呜,去,去床上…”

  俯身,侵略开始!

继续阅读:有你在,谁敢卖了我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暖婚撩人:总裁的心尖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