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怒为红颜
三四了2018-10-11 08:002,257

  清冷的声音透着低沉的魅惑,很是好听,乔星辰很没骨气地软了身子,乖乖闭了眼,甚至自以为是饱含期待的嘟起了樱唇…

  只是?

  为什么,他的唇覆在了她的…眼部?

  舌头,温温热热的,又湿答答的,还软绵绵的…

  他忽然的温柔,令她小心脏扑通扑通地跳,浑身的血液都燥热起来了。

  这种被舔舐的感觉,

  好…好舒服…

  她调皮地睁开另一只眼,想看他此刻的表情。头顶那一方灯光落下来,她只能虚眯着眸子,即使他近在咫尺,她还是看不清,头脑,甚至,有些眩晕了…

  下一秒,眼前暗了下来,是他用手遮挡了她的眼睛。

  尔后,他微微离开,她只听得他低低的愉悦笑声,“再不安分就不亲了。”

  “嗯…别!”

  她急忙拉住他的浴袍,让自己贴近过去,主动伸出舌尖贪婪地舔着他的脸庞,像只贪吃的猫咪…

  靳淮忽地抱起了她,相拥的两人双双坐落在软床上,一阵弹性起伏后,温凉的唇瓣从她的眉心摩擦而过,尔后,停留在另一只眼的上方,软软的唇瓣在那里流连一番后径直往下,落在了眼眶,然后,又是温热的舔舐。

  这次他没有挡住她的眼睛,她却不敢睁开,温温顺顺地圈住他的腰身,下巴微微抬起,更方便了他的动作…

  不知过了多久,他恋恋不舍放开早已软成一团的她,将她平放在床面上,扯过一旁的薄被为她盖上。

  乔星辰平躺在床上,双手捏住被角,微红的脸侧过来看坐在床沿的他。

  “闭眼,睡觉了。”

  “嗯…那你呢?”水眸轻眨,带着疑惑。

  他的指腹停留在她烫红的耳垂处,不轻不重捏了两下,对上她散涣的目光,不禁柔了声线,“我去书房处理些事,你先睡,嗯?”

  她不安的动了动身子,捏着被角的手去扯他的衣袖。

  “可是…”我想被你抱着入睡啊…

  靳淮握着她的后,不轻不重揉捏几下,然后放回被子里。

  俯身,在她眉心落下一吻,“乖,我很快回来。”

  她安安份份闭了眼睛,靳淮没有即刻起身离开,手一下一下地捋着她的发丝,让她感受他的存在。很快,她平稳的微弱呼吸声传来,靳淮收回手,凝视她恬静的睡颜,眼底深邃似海。

  …

  书房。

  靳淮点开助理不久前发送过来的视频资料,设置好两倍速,眼睛却没有时刻留意在屏幕上。他随手摁开了视频,屏幕上很快出现特助陈易的面容。

  “总裁,王宏涛的资料已经发送到你的邮箱了。他是前几年在搞房地产项目而富起来的暴发户,主要经营范围在城西,不过最近打算把目标移至城中了。他上头挺有权势的,至少在城西,没有人敢不给他面子,据说此次想在城中立足也是有上头的人罩着。”

  “查到是谁了吗?”

  “红色背景的,不是简单人物。警局带回去的几人刚才也被施压释放了。”

  靳淮的指尖在桌面上若有若无敲着桌面,双唇紧抿,是他不耐烦的前奏。凤眸扫过笔记本电脑上的画面,见还是在播放着包厢里劲歌热舞的画面,眉宇闪过三分不悦,拿起鼠标快进。

  “断了所有他想染指城中的路,人不要动,先让他尝尝苦头,还有…”

  拖拉鼠标的手骤然停下,狭长的凤眸紧盯着屏幕的画面,眼底戾气翻涌。

  另一个视频里的陈易眼尖,看到了画面定格在王宏涛扯住乔星辰的身子,而乔星辰一个猝不及防,踉跄倒在了王宏涛的怀里。

  陈易小心瞥了一眼老大的脸色,阴鸷暗沉,大有风雨欲来的前奏,还未来得及进一步观察,就被人点了名:“陈易。”

  陈易紧张得呼吸一滞,毕竟视频是他挖出来的,老大不会为一怒为红颜而迫害无辜吧,顿时十分后悔在发视频之前没有听从程勍的好言相劝…

  “总裁,老大…”

  “把王宏涛在城西的路也断干断净。”

  “可是,老大,城西我们很难插手呀,又有红色背景的人撑着,我们毕竟…”

  靳淮打断,“找傅洛玺,他最近不是闲闲得慌吗,给他找点事情做。”

  陈易领命,在心底默默同情某个新婚不久还没来得及和老婆腻歪够本就要被指派去工作的人。

  “对了,总裁,郑氏的人这几日一直想要约见你,我的电话都被他们打爆了…”

  靳淮关了播放的视频,闻言,斜眼睨着屏幕中的他,“这点事都处理不好,陈易,你真是越活越过去了。”

  “老大,关键人家与你关系匪浅呀,我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呀!”

  陈特助心底哀嚎,要是换作他人,他早就删除加拉黑了,郑家的人怎么说也算自家老大的媳妇的半个娘家,总不能一次性得罪过去了吧。

  “郑氏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靳淮拧了拧眉心,闭了眼,神色略微疲倦。

  “我们提供的资金链断了,其他公司也不敢融资给他们,现在郑氏又是一个空壳了,已经好好几家企业想要收购它了,只是郑家还在死撑。老大,你要他们死就给个痛快,别吊着他们,也别吊着我了啊……”

  利眸倏地睁开,眼底全是森寒的笑意。无视陈易的苦口婆心和可怜巴巴,靳淮唇角勾起一抹冷笑,“人,我不见。陈易,如果你敢让他们出现在我的眼前,后果自负。”

  陈易瞬间颤了心尖,连连摇头,“我知道了。”

  陈易本还想再汇报一些事情,但靳淮心系卧室里的小女人,摆摆手关了视频。

  回到卧室,恰好看见床上的人儿在翻身,身上的薄被被踢翻,睡得好不踏实的样子。

  他敛了下眼眸,眼底有着不易察觉的情愫。

  他上了床,还未躺好,身侧的人儿迷糊“唔”了一声,娇娇柔柔抱怨他,“你去了好久…”

  靳淮半躺着,拉过被她踢翻的被子,盖在两人身上,终于躺下,身旁的人儿便自动自觉钻入他的怀里,双手搭在他腰上,沉沉睡去。

  “晚安。”

  下巴抵在她发顶,发丝的清香扑鼻而来,他把她抱得更紧了些。

  乔星辰,你只能被我欺负。所以,欺负过你的那些人,我不会放过的。

继续阅读:夫管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暖婚撩人:总裁的心尖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