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他
三四了2018-10-12 08:003,692

  她学着靳淮的寡言,“所以?”

  “……”沈怡对她的冷淡也是一愣,“星辰,熙儿不能被带走,你帮帮他,好不好?”

  “在教管所也只是呆一个月,他该受到教训的,出来以后也会更安份些。况且,我没有关系,靳淮那边你也不用指望了,他不会听我的。”

  她也没脸开口像靳淮求情。

  沈怡被她决然的态度惊到,声音多少带了几分颤意,“他还小,不能受这个苦,星辰你知道的,教管所的环境多恶劣…”

  乔星辰握着手机的五指加紧,指尖已微微泛白,她好想问,那我呢?

  当年和奶奶在夏闷冬寒还常年潮湿的瓦房里相依为命之时,住在奢华大别墅里的你为什么不帮一下忙呢!非要等到奶奶已经倒下了你才肯出现…

  见她沉默,女儿是自己生的,沈怡知道她耳根子软,“星辰,我和你郑伯伯不是没有找过靳淮,只是他不愿意见我们。你和他朝夕相处,你帮我们求一下情,好不好?他不待见我们,无非是之前我伤了你,星辰,妈妈跟你说对不起好不好,你去求求他,至少让他帮帮郑氏,熙儿那边我会让他受到教训的。”

  “他不会听我的…”

  乔星辰往上看了一眼书房紧闭的窗户,耳边响起沈怡抽泣的声音,“就当妈妈求你一次了,星辰,妈妈求你了…你开口的话,靳淮怎么也会给三分面子的。”

  “妈妈,我姓乔,不姓郑的。”她叹了口气,“这是最后一次了,以后,我不会再给你们擦屁股了。”

  沈怡还想说些什么,乔星辰怕她还有要求,匆匆挂了电话。

  再度抬眼看了书房的位置,她垂眸,最近得罪靳淮多称呼他少,她也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

  “写了多少?”

  清冽的声音响在耳畔,乔星辰“啊”一声回过神来,靳淮已经拎起她面前的纸张了,“三个小时就写出两千字,还敢发呆?”

  “写不出…我已经死了好多脑细胞了!”

  “我看你是不想写吧?”

  她挠头讪笑,不敢看他危险眯起的双眼,却也不否认,攥着他的衣角,话还没开口就被他挡下:“撒娇卖萌对我不管用,安分一点,别给我收拾你的机会。”

  “……”她把头凑过去,“那我乖乖写好,是不是有奖赏?”

  靳淮用指尖戳走她近在咫尺的脑袋,“罚写检讨书还讨要奖赏的,这么不要脸的人也只有你了。”

  “你告诉我,有没有嘛?”

  “没有。”

  “哦。”她撇嘴,委屈巴巴,“你果然不爱我了,七年之痒还没到呢,你就不疼我不宠我不爱我了…”

  靳淮凉凉瞥她一眼,松动着指关节,“咔嚓咔嚓”清脆的声音响起,“打是亲骂是爱,你要不要体验体验?”

  “呵呵…”她堆着笑,后退几步“不用了不用了…”

  “哦?”

  这尾音上翘的,乔星辰头皮立即发麻起来了。

  靳淮一步步逼近,把她抵在了书架前,似笑非笑睨着她,“不是说我不宠你不疼你不爱你了么,嗯?”

  乔星辰一步步后退,脸上还是那惨淡的笑意,“你别过来了呀!”她指指身后书架上的书,“一会砸下来了…”

  靳淮抬抬眼皮,她再后退头顶的书就要砸在她背上了,收手,冷哼,“还不滚去写?”

  她耸拉着头从他身旁溜过去,坐回桌子前又拧头往后瞄,大惊,“你走路都不带声音的?!”

  靳淮气定神闲地站在她身后,敲她的头。她知趣地握起笔,却怎么也写不下去,又转过头看他,堆着笑问,“你能不能别站在我身后?”

  气场这么大的人伫立在身后,她连笔都握得不踏实…

  “有意见?”

  “没、没有…”她缩缩脖子,又吐一句出来,“反正地儿都是你的…”

  “……”

  三分钟后。

  靳淮:“你在干什么?”

  乔星辰:“…写检讨呀。”

  “只写‘我错了’这三个字?”

  “…我憋不出字来。”

  她扁着嘴,望着眼前自己辛苦几个小时憋出来的字,叹气,看他,眼底闪着亮晶晶的光芒,“你能不能大人有大量一回,就让我写这三个字写够本好不好,我保证……”因为害怕,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也没有完整说完整句话。

  在她安安份份写了满满一张纸的“我错了”以后,靳淮终于大赦了她,眼睛却还是危险眯着,“敢有下次,我会让你连这次剩下的量都补上再加五万字。”

  乔星辰冷不防打了个寒颤,然后堆着满脸的笑去抱他,“俺不会了,绝对绝对没有下次了,嘿嘿!”

  她靠得近,靳淮伸手去捏她的耳垂,眼底深如海色,“收拾一下,我带你去复诊。”

  “已经好了,听力都恢复正常了,不用去了吧?我想去看看奶奶。”

  乔星辰揉揉乏了的眼睛,写了那么久的字,她现下只想窝回床上睡一觉。

  靳淮握住她的右手,轻轻捏着,给她按摩,“先去复诊,然后去奶奶那儿。”

  淡淡的语气,乔星辰知道隐含着他的强势,她根本抗拒不了。

  …

  程勍给乔星辰安排了一系列严格紧密的检查,总算证明了她耳朵是完全痊愈了的。

  最后一项检查结束的时候,乔星辰打了个哈欠,程勍皮肉不笑地问她,“怎么哄好你家男人的?”

  乔星辰戳戳脑袋,笑嘻嘻,“靠智商!”

  程勍嘴角的笑容僵住,心里:你还有智商这玩意儿?

  至于他为什么不口头说出来,是因为眼尖瞥到了对面走来的那抹冷清身影。靳淮这个人阴得很,鄙视乔星辰这种事只有他才能做,想当年程勍不过调侃了一句乔星辰的平板身材,差点儿被靳淮给揍飞了门牙…真是悲惨的回忆咦~

  程勍不回答,乔晓以为程勍赞同了她的话,正嘚瑟着,头上就被人扣了一记,“笑那么傻!”

  乔星辰哼哼两声,吐了吐舌头,不理他。

  从回忆里抽身出来的程勍对着靳淮说道:“她没事了,能蹦能跳了,让她悠着点呀,三天两头迎来你这尊大佛我快消受不起了。”

  乔星辰的小眼神“嗖嗖”飞过去,示意程勍别乱讲话祸害了她,靳淮稍稍睨她一眼,她立马抬头看天花板,眼神飘渺。

  简单和程勍说了几句,靳淮拎着某个看天花板装傻充愣的小女人就要走,程勍在后头叫住她,朝乔星辰勾了勾手指。

  那神秘兮兮的小眼神,靳淮只想一脚踹下去。

  “乔记者,能不能帮个忙?”

  “哼哼,不能!”

  “怎么说我也被你男人折腾了好几番的…”

  乔星辰觉得此言不虚,问,“啥忙?”

  “你那个记者同事,就那晚和你生死历劫那位,给我和她搭个桥呗!”

  乔星辰想了一下,好像米可也对这位白大褂人士感那么点的兴趣,“那好吧,找天我们一起出来吃饭?”

  程勍点头如捣蒜,两步外的靳淮见自己的小女人和别人咬耳朵咬得那么开心,眉间现出三分不悦,“你想自己回去?”

  乔星辰立马屁颠走过去,“走了走了!程勍我们说好了呀!”

  “好咧!”

  被踢翻醋坛子的靳淮拎着她的衣领往前走,后头响起程勍的声音,“靳淮,洛玺扬言要踹了你,你两打架的时候悠着点,别最后都来找我!”

  乔星辰纳闷了,这时候不该是劝架的吗?

  靳淮留给程勍一个背影,“再废话我先踹了你。”

  后头的程勍敢怒不敢言,哼了两声,掏出电话,致电傅洛玺,提醒他千万要踹得严重些,好让他能宰靳淮一顿医药费!

  走着走着,某人冷不防的声音响起…

  “和程勍一起吃饭?”

  “啊,帮他相亲嘛!”

  “……”

  “…你能不能别拎我的脖子?”

  “……”

  “像遛狗一样…”

  “沙皮狗。”

  乔星辰愤怒,你才沙皮狗!

  看望了奶奶以后,天色已晚,乔星辰嘴馋,缠着靳淮带她去“四季食苑”吃心心念念的肉丸子。靳淮虽然毒舌了她一番,却还是溜了她去。

  ……

  周一上班,乔星辰趴在桌子上无状态。

  米可端杯咖啡走过来,笑得贼兮兮,“昨晚太激烈了?”

  趴在桌子上的乔星辰抬眼皮,翻出一个白眼,“激烈个毛线,大好青年脑子里别总是些颜色思想!”

  米可忍不住敲她的头,“那你一上午在这叹什么气,说出来看姐姐我能不能帮帮你。”

  乔星辰来了精神,倏地抬头,问得真诚,“求人怎么求才有效?”

  “哟!你还需要求人?你家那位知不知道?”

  乔星辰:“……”

  自从米可知道了靳淮和她的关系,整天整天来调侃,乔星辰翻白眼都翻得眼睛疼。

  米可恍然大悟:“难不成你要求的人是靳淮?”

  乔星辰:“…我需要简单方便有效的方法!”

  米可眼珠转了一圈,放下手中的咖啡杯,凑近乔星辰的耳边,低声细语说了几分钟。

  至于内容…反正乔星辰是红了耳朵的。

  米可还信心十足拍拍她的肩膀,“保准有效!”

  乔星辰满脸黑线,“我也保准,他会把我吊起来打一顿!”

  米可:“……”

  乔星辰:“能不能来点实际的?”

  “我教你的是最实际的了,哪个男人能在那种情况下不……”接受到不善眼神的米可摊手,“好吧,实际的。放低姿态,委屈求全,拼命讨好。”

  “讨好…”乔星辰呢喃,忽地想起昨天自己特意讨好端了一杯咖啡进书房给靳淮时,她还没开口,靳淮那凉凉的眼神足足冻住了她。

  唉,乔星辰再次瘪瘪趴在桌子上,接着叹气…

  米可摸摸她的头,“两夫妻的,哪有求不求的,找个适当的时机开口,他会答应的啦!”

  乔星辰当然知道,换作以前,换作是别的事,三言两语甚至自己仅仅皱了眉,靳淮肯定二话不说随了她的意,她也就省下了现在的这般愁绪了。但偏偏是郑家的事…这两年她厚着脸皮开了不少次的口,连她自己都觉得过分了,更何况这次摆明了是靳淮在替她出气,她更不好意思开口了。

继续阅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纯良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暖婚撩人:总裁的心尖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