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一小伤,五天一大伤
三四了2018-10-08 08:022,322

  “啧啧啧,我说得果然没错!”

  “啥?”

  她坐在程勍办公室的软沙发上,右脚的裤腿被撩起,青紫色的痕迹在白嫩纤细的小腿上尤为显眼。

  程勍半蹲在她跟前,小心翼翼地给她擦着药油,听见她“嘶嘶”的吃痛声,忍不住调侃,“你果然不让人失望,三天一小伤,五天一大伤!”

  乔星辰不以为意,劫后余生的她忘乎所以,此刻一脸的傲娇,“我这是职业需要!是光荣的!”

  “这一脚的力度不轻啊!”

  闻言,她的小脸皱成一团,“可不是,当时我眼泪都冒出来了!诶,对了,我两个同事怎么样了?”

  “男的手臂折了,被带去拍片了。那个水灵灵的女生,除了衣服被撕坏了没什么大碍,护士带她去换衣服了。”

  乔星辰即刻捕捉到关键信息,“哟,看上我家米可了呀!”

  “怎么,要给我拉拉红线?”

  程医生一双桃花眼眯得紧,原来,她叫米可,真是贴近的好名字!

  “人家可是清清白白的黄花大闺女,断然不能被你这万花丛中的人沾了!”

  程勍颇为惋惜地“啧”了几声,并未多言,仔仔细细给她擦着药油,心底却为她捏了把汗,从刚才某人冷怒的声音中,他能猜到,乔星辰会很惨。

  “还好只是淤青,多涂几遍药油就没事了。”他顿了顿,抬眼看她的手臂上的掐痕,“不过,这儿几处,就麻烦了…”

  乔星辰低头,看着手臂上微微溢血的几道痕迹,越看越泪目,这怎么看都像是进行了某些少儿不宜运动后残留的暧昧痕迹…

  该死的胖子,没事干嘛不剪指甲,给她划出那么大的一道口子!

  这该怎么跟靳淮解释?

  “我去拿消毒药水给你。”起身走出,忽然脚步一顿,“跟你家那位报备状况了没有?”

  乔星辰苦着脸,“…没。”

  她不敢…

  程勍笑,“那你自求多福哈!”

  “嘿嘿,程医生!”

  程勍很淡定,停下,眯眼看着被她拽住的手臂,嗯哼一声,“有何指教?”

  “帮个忙呗?”

  “打住!”程勍伸出食指在她巴掌大的脸前摇晃几下,义正词严,“欺君之罪,我可不能和你狼狈为奸,你可别拖我下水!”

  乔星辰嘴角抽搐,狼狈为奸?

  说得自己多高尚似的,刚刚还不是在温柔乡里忘乎所以了…

  再说,哪有那么浮夸,还欺君?

  “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乔星辰笑得有些不怀好意,“你也知道,我家那位的脾气,保不准一气之下让我重伤住院了,这会浪费好多人力物力财力在我身上!这最后还不是要折腾你一番咩?”

  程勍觉得她言之有理,每次这家伙有个小毛病,靳淮那变态就大动干戈,在他强有力的武力震慑下,程医生很无奈地拓展了他的医学领域,硬生生从一个只需握着手术刀工作的医生演变成为一个能解决各种疑难杂症的全能医生,其中最大的进步在于:涉足了妇产科…

  乔星辰见他似在犹豫,立即加大马力,“这年头,药物价格涨得厉害哇,你也不希望一堆堆药浪费在我身上吧?”

  担当着救死扶伤重任的程勍十分同意她这一番勉勉强强的肺腑之言,但理智与无数次败战的经验告诉他,不能得罪靳淮!

  “帮了你,那一堆药就该是用在我身上了。所以,乔小记者,你还是自求多福吧,靳淮呢,他疼你爱你是不会出重手的!”

  话毕他还饶有兴味地摸摸她的脑袋以示安慰。

  这一幕温柔安抚的情景正好被一同回来的陆景和米可撞见,陆景脸色微沉,审视地看了一眼程勍。程勍对望过去,也不在意,朝米可轻点一下头,端着托盘走远了,只是为某人捏多了一把汗。

  米可顶着一副春心荡漾的样子立刻奔过来,见她无碍以后,眼中闪着惊讶羡慕又愤怨的火花,抬起手来戳她的脑袋,“快老实交代,啥时候认识了个这么好条件的男人!我可听说了,这间私人医院是他的呢!”

  乔星辰白她一眼,挪着小步走过去问打了石膏陆景,“会不会很严重?”

  陆景见她眉宇蹙在一起,心下一喜,“医生说修养几天就可以了,看来得请几天假了。”

  “唔,养伤重要!”她好奇地戳了戳那快坚硬的石膏。

  陆景缓了缓,试探性开口询问,“星辰,那个医生,是你什么人,看你们关系不错…”

  米可也附和:“快说快说,这极品是你什么人哇,乔星辰,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居然藏着掖着那么这么一个优质男人!”

  “他是我…”

  “叩叩”

  两个身着警服的男子出现在门口处,礼貌性地扬了扬手中的证件,“你好,我们是T市的办案民警,刚才接到报案称城中的一件酒吧发生纠纷事件,爆料人姓董,据称是‘鼎创’的工作人员,请问你们是否认识?”

  三人微愣,狐疑看了一眼对方,随即点点头。

  “据了解此次事件牵涉到你们,需要你们配合一下调查,请问现在是否方便配合我们协助调查?”

  “现在?”

  乔星辰炸出声来,“可是我们都受伤了诶,能不能就在这儿解决一下?”

  其中一名年轻警员出声道,“局里带了几个人回去,需要你们认证一下。而且…笔录需要在监控系统下进行,还望你们能配合一下。”

  乔星辰转头看了一下米可和陆景,两人都朝她点点头。

  “那…好吧。”

  虽然很不情愿却也无可奈何,她掏出手机,打电话给靳淮,陆景上了前,安慰她:“只是例行询问,别太担心!”

  乔星辰一手拿着手机拨电话一手戳着他手臂上的石膏,笑了笑,“你还是担心一下自己啦,看,还得带伤跑来跑去的!”

  陆景笑笑不说话,看着她葱白的手指搭在石膏上面,心下一暖。

  不料程勍哀叹的声音响起,“喂喂,你别拉着我呀,都说了在我办公室了呀!靠,你轻点,好歹我也是帮了你一把的!”

  办公室的人齐刷刷地看了过去,皆是一愣,因为此人散发的气场实在难以让人忽略。

  乔星辰怔怔看着门口处突然出现的那个熟悉的身影,又是惊又是喜。

  他的利眸先是与她对上,尔后顺着方向,看了一眼伫立在前的两位警员,最后又扫视了一遍她身后的陆景,目光,显然都是不善。

继续阅读:劝你少管我的家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暖婚撩人:总裁的心尖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