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
三四了2018-10-10 08:002,886

  靳淮倏地停下来脚步,隐忍地抿了抿唇,却并未回头,直至听见了那把吞吞吐吐的声音:

  “没、没什么大碍的。”她看了一眼停下来的男人,继续对元姨说,“…我上去洗洗就可以了。”

  “少夫人先过去把饭吃了吧,已经准备好了,吃了饭再洗,可别饿着了。”

  “我这会不怎么饿,先不吃了…”

  她说着要往楼梯走去,斜眼看着那一桌美食咽了咽口水。

  一步,两步,三步…

  直至楼梯已经走了大半,还是没有听见被挽留的声音,她心一抽,算了,饿两顿又不会死人!

  餐桌上的男人纹丝未动,拿起筷子夹菜,只是持续了一会,待那个歪着脚走楼梯的人儿转角进了房间,他才把碗筷一放,沉声开口,“她手上的伤怎么样了?”

  下巴处他下了多大力度,有多大痛感他知道,只是那手臂,想起在程勍那看到的,他蹙眉…

  算了,就该让她痛才能长记性!

  “破了点皮,不算严重,但是一旦沾上水就麻烦了…”元姨布好了菜,继续补充,“只是少夫人那么怕疼的人,估计这会在上面哭了…”

  想到她那抽抽噎噎的模样,靳淮胃口全无,只觉得心头有把火在熊熊燃烧,深呼吸,沉声开口:

  “您今日的话有些多了。”

  元姨不再开口,转身退出去,靳淮叫住了她,吩咐她备好消毒水再煮几个鸡蛋。

  鞋和地板碰撞发出的咯咯声,凭着记者的敏锐直觉,她猜出来是靳淮吃完饭上来了。

  她攥紧被角,快速撒开被子将自己盖得严严实实,装出一副已经熟睡的样子。

  “嗒!”门把被拉下,靳淮径直走向那张纯色的大床上,睨了一眼她还未盖全而裸露出来的湿答答的脚丫子,淡声道:“出来。”

  被褥里的人儿动了动,不作声响。

  “好话不说第二遍。”

  她又动了动,埋着头回答,“我困了…”

  靳淮不想跟她废话,捏着被角,用力一掀,柔软的被褥飞落在地。

  “我允许你睡了吗?今天的事你以为就这样过去了?”

  没了被子遮挡掩护,她抽来一个枕头挡在胸前,死死抱着,小嘴撅起来,委屈又可怜,嗯……还有些可爱。

  “起来。”又是命令。

  她迅速坐起来,自动自觉退到离他最远的那个床角落,动作太大,刮到了手臂上的伤痕,“嘶”一声吃痛。

  靳淮充耳不闻,“反省过了?”

  她诚实摇头,一上来就滚去洗了澡,脚丫还未擦干他就上来了,她哪有时间反省…

  他指了指门口的方向,乔星辰瞪着圆眸,不会吧,今晚要把她赶出房门?

  “站那儿,军姿,脸朝墙壁。”

  乔星辰一囧,罚站?!他喵的,还面壁思过?!

  她都二十四了哇!她也是有尊严的好不咯!

  她也学着他充耳不闻,缩在床角一动不动,眼角悄悄地瞥他,嗯…脸色缓和了许多,那就有商量的余地了!

  靳淮居高临下睨着她,俊脸染上了寒意,“还需要我重复一遍?还是你想先受点皮肉之苦?”

  恶势力面前,不得不低头…

  “倏”的一声,她麻利滚下床。径直走向房门口,默默站定。在这个神秘莫测阴晴不定的人面前,她不敢造次,立直了小身板,摆出标准的军姿姿势。

  “敢乱动吗?”

  在他充满警告意味的眼神下,她颤颤巍巍地摇头,“…不敢。”

  靳淮见她鸵鸟的样子,冷哼一声,“乔星辰,我警告你,我心情不好,今晚不会放过你,你最好给我把皮绷紧了,别再挑战我的底限,懂?”

  “…懂、懂了。”

  他还算满意地哼了一声,脚步一旋,进了卫生间。

  缓缓的流水声响起,室内还飘散出靳淮惯用的沐浴露的清新味道。

  军姿的姿势最为难熬,想当年她大学军训最害怕这个,为了逃避这个她都不知道用了多少个借口蒙混过去。

  这两年靳淮把她养得越来越娇气了,如今不过站了几分钟,脚后跟就酸痛得厉害,她悄悄往后一看,浴室的门被染上了一层厚厚的水汽,里外不透。见状,她立即弯了腰身,还未来得及松口气,浴室的水声便是一停,她立刻挺直了腰板,水声在她恢复了标准姿势之后再度响起…

  乔星辰心底拔凉拔凉,再不敢偷懒。

  好累,好困,也好饿…

  眼睛还好疼,就说不要哭了嘛,几大滴的泪花不仅没有换来他的怜悯,还加重了他的怒火,现在还招来一阵的酸痛!诶,自作孽不可活,大概就是这样子…

  靳淮是个有洁癖的人,洗澡时间比她还要长,他不出来,她就只得乖乖站好,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半眯着眼睛,睡意被“叩叩”的敲门声惊醒。

  “少爷,鸡蛋已经煮好了。”

  鸡蛋!

  肚子极为给面子地咕叫一声,似与门外的鸡蛋打招呼。

  她快速打开门,元姨手上端着一个托盘,四五个鸡蛋和两瓶药水一瓶酒精,还有一些医用棉签。

  看到鸡蛋的她两眼放光,立刻伸了爪子去那,“哇,好烫好烫!”

  “哎,少夫人,这是刚出锅的呀!”

  她呜呜哀嚎,烫红的指尖捏着耳垂降温。

  元姨牵着她来到床边,,放下托盘,轻轻撩起她睡衣的袖子,“哎,这都溢血了!”

  “嘶,元姨,轻点,还是会疼的…”

  乔星辰拿起纸巾包裹着鸡蛋剥壳,用力在白花花的鸡蛋上呼气降温,终是忍不住了,咬下一小口,“呼呼,好烫,不过好好吃哦!”

  元姨心疼她,“待会好好认个错,少爷耳根子软。”

  “可是他生了好大的气,元姨,你帮帮我…”

  “好在少爷还是心疼你的,一听你伤了,立刻嘱咐我准备好这些,你呀,就别挑战他的威严了。待会儿说几句软化,好好认错,他一向对你是吃软不吃硬的…”

  她断断续续吃着,元姨也断断续续开导她,突然卫生间的门开了,一身深蓝色浴袍的靳淮在氤氲的雾气中款步走过来。

  乔星辰心下一紧,急急忙把剩下半个鸡蛋塞入口中狼吞虎咽。

  元姨皱着眉头,“你慢点,等下噎着了…”

  靳淮一边走一边看着床沿边坐着的某个狼狈滑稽又畏头畏脑缩在了元姨身后消灭偷吃痕迹的小女人,心情莫名被她傻乎乎的样子取悦了些许。

  乔星辰不敢看他,眼睛一直瞥着地面,眼下那双拖鞋越来越近了,她胆颤地拉扯着元姨的衣角。

  “少爷。”

  元姨毕恭毕敬站开了一点,靳淮越过去,拎着某个还在擦嘴的小女人的衣领,语气不善,“真是长本事了,军姿站到了这儿,嗯?”

  “少爷,是我让少夫人…”

  “元姨,您先下去。”

  他淡声下了命令,元姨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传了几个眼神给自家少夫人。

  修长的手指划过她的嘴角,沾了那几点黄色的痕迹,摊在她面前,似笑非笑,

  “我准你吃东西了?”

  “我饿!”

  她一时口快应下,理直气壮却维持不够两秒,又怂了下去,摸着自己扁扁的肚子委屈,“除了早餐,我就只啃了几块西瓜片…”

  “你活该。”

  她一怔,眼眸染上了水雾,撅嘴把小脸转向一边。

  “还倔,再倔你别想再吃东西了。”

  靳淮扳过她鼓成包子的小脸,觉得好气又好笑,“反省好了没?”

  这次她终于点点头。

  “错哪了?”

  “…哪都错了。”

  靳淮气结,又是这种想蒙混过关的调调!换作以前,他也不屑跟她计较那么多,意思意思训她几句就算了,但今日她都差点丢了命,还是这般不知轻重!

  刚才升起的怜惜统统被收回,一怒:“过去,继续站直!想不出来就一直站到天亮!”

  乔星辰咋舌,以往她低着头摆出一个可怜状就能获得大赦了,怎么今儿个,却变了?

  “等着我请你过去?”

继续阅读:嗯,你有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暖婚撩人:总裁的心尖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