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少管我的家事
三四了2018-10-09 08:003,633

  靳淮眸色阴鸷,却依旧保持着一贯的沉稳自持,隔着几步的距离居高临下睨着她。

  “过来。”

  他的嗓音淡淡,听不出任何情绪,乔星辰心慌得厉害,硬是不敢向前走一步。

  程勍在靳淮后方打了个眼色,乔星辰才知趣越过两位警员,走向他,她微微动了动唇,“我…”

  她不敢说下去了,也恐惧地止住了脚步。因为在目击了她腿上的淤青后,他眸底下聚集的那一层黑色愠怒更浓了…盛怒之下的靳淮是她最恐惧的,她想辩驳,却也找不到理由来。

  “再说一遍,过来。”

  他的耐心已全数耗尽了,天知道这一晚上他有多恐惧,像挂在深渊的半空之中,悬空了所有,甚至摇摇欲坠,恐惧至近乎绝望。

  所有的恐惧在开门看见她完好无损的这一刹那消失殆尽,却被滔天的愤怒取代了。因为,那个让他体会了一把经久未体验了的恐惧的小女人,正歪着脑袋看着另一个男人,手指还亲呢地放至在他受伤的手上!

  这一副风雨欲来的情景实在折磨人,旁观着程医生实在看不下去了,秉持着救死扶伤慈悲为怀的职业道德,他打了个圆场,“靳淮,你家那位,腿伤着了,行动有一点点的不方便…”

  他没撒谎,的确只是一点点的不方便,而且这一点点的程度还是建立在他滔天的愤怒之下的。

  靳淮置若罔闻,压迫性的视线并未收回,甚至愈来愈强烈。

  乔星辰不敢再呆愣了,咬咬牙,颤颤巍巍迈开小腿,她慢慢走到他跟前,

  见他脸色依旧阴沉沉,果断选择先博同情,“腿…腿好疼!”

  靳淮低头看着她掀起的半截裤腿之下的淤痕,只字未语,脸色终于在看见她手机屏幕上那个拨打电话的界面上缓和了些。

  抬头,看着她的眸深如墨,“还有哪?”

  “嗯?什么?”

  她搞不清状况了,不过他脸色好像好了些许了。

  “伤。”

  靳淮耐着性子回答。

  “哈?哦哦…手臂被划伤了。”她伸出白花花的手臂,顺带还补个充,“腰间好像有点酸痛…”

  程勍看不下去了,这么白痴傻愣还不识好歹的人究竟是怎样在靳淮这阴柔腹黑又变态的手下存活了两年多的…

  靳淮双眸缓缓一眯,乔星辰立刻体会到五雷轰顶的感觉了!

  “其、其实不疼的,你别…”

  她捉急辩解,这时民警走了过来,“抱歉,打扰一下。”

  靳淮凌厉一瞪,年轻民警瞬时弱了几分,“这样的,我们需要将她带回局里协助调查,如果方便的话,请现在跟我走一趟。”

  听懂了意思的靳淮唇角勾起一抹阴柔的笑意,乔星辰瞬间又有了种五雷轰顶的感觉。他轻拍两下她的脸颊,下一秒,阴测测的声音响起,“真给我长脸!”

  ……

  一行人出了程勍的私人医院。

  陆景耐不住,想上前把颤颤巍巍的乔星辰带回来,米可赶紧拉住他,“相信我,你过去了,明天的太阳就与她绝缘了。”

  陆景抿着毫无血色的双唇,眉间的忧色更甚,本就苍白的脸色此刻更加严重。

  被人时刻惦记着的乔星辰此刻苦恼了,她是要靳淮先回家呢还是开口让他陪着去警局呢,这太子爷本就傲娇得很,怎么会去警局,更何况他此刻又阴沉着脸,更加不可能妥协。但是…没有他在身边,她又揣揣不安…

  民警招呼米可和陆景上车了,招手向她示意时,她悄悄瞄了一眼身旁的男人,嗯…面无表情,这可咋整?

  “呃…要不你…”

  “她坐我的车去。”

  乔星辰如闻天籁,靳淮却一个眼神都不给她,直接对着民警说,“我是靳氏集团的靳淮。”

  民警惊骇,靳氏,在这T城近乎人尽皆知。他惶恐点头,客套一句,“麻烦你了。”

  警车扬长而去,靳淮站在原地纹丝未动,乔星辰郁闷了,这人,该不会放人家飞机吧?呃…他财大气粗又有势力,的确是可以无畏无惧的…

  可她清清白白的三好青年五好市民,不能就此糟蹋了二十四年来的英明哇!

  乔星辰小心翼翼地拉拉他的衣角…

  没反应?!

  那,再扯扯吧,反正她脸皮厚!

  还是没反应…

  好吧,应该是力道太小了,再…最后试一把,再不济她就去打车好了!

  手离他衣角半毫米距离之时,他终于开口,三个字。

  “乔星辰。”

  “…到。”

  “回家我再收拾你!”

  ……

  如果说进警察局时她是双腿发软的,那么出来之时用“瘫痪”形容她的双腿实在不为过。

  因为靳淮的脸色已经黑到极致了,她绝对有理由相信,回了家他会一把掐死她的。

  她被他盯得头皮发麻,不敢看他,低下头来盯着脚尖,声若蚊鸣,“我错了…”

  “哪儿错了?”

  她不敢答。

  “抬头!”声音又沉又冷。

  乔星辰如遭雷劈,硬着头皮抬起小脸,目光闪躲,不敢看他的怒容。

  “我问你,哪儿错了?”

  他大手一伸,钳住她的下巴,迫使她与他四目相对。

  “呜呜…痛!”她这次没说谎,他的力度好大,要把她捏碎了。

  “怕疼?”他居高临下地凝视着她,神色阴鸷不明,一丝森寒的笑意从喉间发出,眼底一丝怜悯都没有,“不是挺能耐的吗?在包厢里妄作胡为的本事哪去了?”

  若不是旁观了她做笔录时的样子,他都不知今晚在她嘴里解释出来的又会是怎样的一个版本!

  “呜…”

  她痛得直摇头,眼眶里蓄积着大圈的泪水,身子打着寒颤,眼睛也不敢直视他,闭上双目就潸然泪下。

  两行清泪顿时模糊了她的双颊,怯生生的模样惹人生怜。泪一流出止都止不住,也不知怎的,她忽然哭得稀里哗啦。

  “别哭了!”

  本来心情就不好,这一张梨花带雨的脸更是惹得他烦躁,粗暴地用手拭去她脸上的泪水,见她哭得更凶了,脸色越发阴鸷,“你还有脸哭是吧,觉得自己委屈了是吧?”

  “不是我先动的手,是那些人先欺负我们的…”她抽抽嗒嗒,一边抹眼泪一边解释,“我…我只是想完成工作…”

  “哦?那我是不是应该表扬一下你这为职业大无畏贡献自己的精神呢?乔星辰,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你不会掂量吗?要不是恰好碰上了程勍,你以为你现在还能有哭的机会?”他拿走她抹眼泪的手,面沉如墨,“还哭!你有什么资格哭,给我闭嘴!”

  最后一句话加重了语气,她扁着嘴,果真不敢哭出声来。

  “放手,你这样会伤了她的!”

  一只站在身后的陆景憋不住走了过去,没受伤的那只手搭上去,想要扯开靳淮钳住着她的手。

  靳淮冷冷一瞥,眉宇之间尽是肃杀的恼怒,“给、我,放、手!”

  “你先放了她!”陆景也不甘示弱,杀气弥漫。

  靳淮扯出一抹冷笑,还未说什么,手下这个不识好歹的小女人已经挡在了陆景面前。

  呵,这就维护上了?

  “呜…别打架…”

  靳淮嘴角的笑容大肆,笑得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骨节微微一收,用力掐下去。

  “啊!”脸上的血色尽失,她痛得哇哇大叫,眼泪掉得更凶,“疼疼疼…”

  靳淮置若罔闻,睨着陆景覆在他手臂上的手,唇角一挑,“你是希望她下巴脱臼吗?”

  陆景大惊失色,即刻松开了手,与此同时,靳淮也一把甩开了她的下巴。

  陆景立刻察看她的伤势,她疼的龇牙咧嘴,身子一抖一抖的,不停吸着鼻子喘气,抽抽嗒嗒的哭声愈来愈强烈。

  靳淮横了一眼过去,她大气都不敢再喘,抿紧了唇在原地颤抖。

  “星辰,我带你去医院!”

  陆景伸出手,欲牵起她。乔星辰惶恐后退一步,把手背到了身后,怯怯地摇头,“不、不去,不疼的…”

  陆景的心狠狠地一抽,心疼她的隐忍。

  “陆先生,劝你少管我的家事!”

  “家事?”

  靳淮显然不想与他解释过多,招手,冷声开口,“还不过来?”

  乔星辰站在原地委屈哽咽,在他颇具威胁力的“嗯”声中扑了过去。

  “疼…靳淮,真的疼…”

  陆景的眸光,在她撒娇呼痛的瞬间全数暗淡。

  “想不想要更疼的?”

  她颤抖着身子迅速摇头,下巴又传来阵阵的疼痛。

  “那就闭嘴!”

  看着眼前这个低头还在抽噎委屈的小女人,胸口莫名又窜出来一团火,强制平静下来,他语气很淡,“想继续留在这还是跟我回去?”

  “回、回去。”

  ……

  车子在路上疾驰,速度令她胆颤心惊,偷偷瞄了一眼车速盘上的指针,她一张小脸更是没了血色…

  不知过了多久,车子在一个急刹车下停住,飞快的车速带来的惯性作用让整辆车在停住之时颠簸了几下。

  素白了整张脸的她忐忐忑忑下车,靳淮早已粗暴扯了安全带,迈着大步向前走,看都不看她一眼。

  乔星辰望着他的背影暗自委屈,拍拍胸口缓解了一下那处的沉闷压抑才尾随其后。

  “啪!”玄关处的门被大力甩开。

  “少爷,晚饭已经备好了…”元姨从里屋走出,见着了门外站立难安的人儿后,恍然失色,“少夫人?”

  “元姨…”

  已经入了夜,门外一片漆黑,元姨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走过去牵着人就要往里,“少夫人,晚饭已经备好了!少爷也已经等很久了…”

  “不用管她,今晚饿死她算了!元姨,把门关了!”

  这意思是要不让人入屋了,元姨知道这两口子又闹了矛盾,显然这次自家少爷气得不轻,元姨急急忙忙把她拉入屋,这才关了门。

  靳淮看了一眼,也不出声。

  沉着脸往餐厅走去,元姨大惊失色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少夫人,你手上的伤,还有脸上,哎哟,这都是怎么弄的!”

继续阅读:惩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暖婚撩人:总裁的心尖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