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
三四了2018-10-07 19:203,353

  清晨的阳光洒入室内,和煦又柔亮。饱餐了一顿的靳淮此刻一脸餍足,他醒得早,睁眼看见窝在身旁的人儿,心情美满。轻轻揉着她软软的发丝,嘴角微微上扬。

  这个娇小的人儿,在他身边朝夕相伴已经两年多了,这两年,是他难得的好眠时期,亦是他弥足珍贵的重要时期。

  “唔…”

  她也知醒了,小嘴呢喃软语的,缓缓睁开美眸,近在咫尺的男人薄唇微微勾起,这样几不可察的笑容是他心情好的证据。

  她稍微动了动身子想往他身上靠,浑身酸软的感觉让她苦皱了脸,“骗子!”

  柔若无骨的小手软软绵绵地捶着他,她一脸闷怨,明明说好了的会让她睡觉的,这男人从书房开始就没停过,在浴室折腾了她还不够,回到卧室还不放过她…大半个晚上都拉着她运动,要不是她软声软语求饶,这臭流氓是铁了心不肯放人的!

  靳淮餍足地握住她捶过来的手,按捏几下,伸手把她揽进怀里,“还早,再睡多一会儿。”

  晨起的男人声线特有的磁感魅惑,他又是特意压低的声线,撩得乔星辰心脏酥酥麻麻的,嗯哼吧唧两声又闭了眼。

  为她盖上薄被,指尖在她突兀的蝴蝶骨上流连,触碰到她背部柔滑细腻的肌肤,一下子移不开手,便停留在了那儿,然后,把控不住地四下摸索…

  “嗯…”

  察觉到有一双手流连在胸前,她难耐地闭眼哼叫两声,似舒服似愉悦,双眸虽紧闭,睡意却散了大半。

  “今天下班了要去哪儿?”靳淮一边揉着一边问话,渴望她下班了立刻回来,身边有她在,空气都是出奇的美好。

  乔星辰迷迷糊糊的听着他沙哑低沉的嗓音,初醒过来的她只隐约听到“去哪儿”几个字,浑浑噩噩地以为他又在询问昨晚的事儿,扁着嘴老老实实回答他,“…和陆景吃夜宵了。”

  靳淮脸色骤变,眉宇紧蹙,怒气腾腾,手下的力度重了些许,“再说一遍,嗯?”

  “嘶啦…”

  胸前一阵疼痛,还有他咬牙切齿的声音,乔星辰瞬间遣散了所有的睡意,睁眼,泪眼汪汪地看着他。

  “晚上要去哪,再说一遍,嗯哼?”男人的气息越来越烫,呼入耳中,顿时让她红了脸也红了耳更红了眼…

  她终于知道自己错在哪了…

  他手下还是重重的力道,她呼痛,小身子扭扭捏捏地躲,“不是,不是,我听错了,以为你问我昨晚的事儿…晚上回来,我一下班就回来,好不好?”

  这幅可怜巴巴的模样实在惹人爱怜…

  靳淮敛去肃容,也松了力道,乔星辰见状立即扑过去吻他。软软的讨好他,下一秒便被他夺去了主动权,狂热的吻和动作一一袭来,她一下虚软,昨夜旖旎的记忆袭来,燥红了脸颊…

  “别…要起床了,唔…身上还好酸…”

  靳淮哪里是听不到她的呼声,只是充耳不闻,狠狠地欺负了她到了倒数第二步才放开颤颤巍巍的她。

  见她眼角出了泪,又心疼又无奈,唇瓣覆上她的眼角,轻声诱哄:“好了好了,不欺负你了,乖…”

  他的唇瓣好凉,像果冻…

  “呜…我想吃果冻!”

  靳淮又皱起了眉头,牙尖嘴利,审时度势,讨价还价的本领如今她已是与日俱增。

  “…那个快来了吧?”伸手探入她的肚皮,缓缓摩挲着,“不怕疼了?”

  “这几个月都没有疼了…”她咬着下唇,可怜巴巴的看着他,“你都控制我好久好久的零食了…耳朵也好了,肚子也不痛了,你还不准…呜呜想吃果冻…”

  因为痛经,果冻类生冷的东西他都严格控制着,也不是不给她吃,只是量少,偏偏她又馋猫样儿,三天两头就吵着闹着要吃,一旦他沉了脸她也不敢再闹,但她又精明,找准时机来撒娇卖萌,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搞得他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好好好,把嘴唇松开,不准咬了!”这一副惹人心疼的小模样他也不忍心,心都融化了,“就准吃一个,午饭过后才能吃!”

  她还是不开心,皱巴着脸,泪眼汪汪看着他,靳淮深呼一口气,妥了协,“耳朵复完诊以及结束了那个就让你多吃一点,嗯?”

  这次她终于漾开笑颜,狡黠的眸光晶亮晶亮的,靳淮好笑地拍拍她,“起来了啊,不去上班了?”

  “当然要,今天要采访大人物呢!”

  她翻身下床,一脸的骄傲。靳淮只是笑笑,这几日她一个劲儿地在他耳边吹捧着自己的工作,还自信满满地想象着自己转正之后的事。如若是旁人,掌管着一个大型集团的他定觉得是鸡毛小蒜皮的事,但事关于她,再无足轻重他也愿意与她同乐。

  偌大的书房里,上等的檀香木制成的办公桌后面,是大片的玻璃落地窗。一道修长的身影赫然伫立在那,室内透亮的灯光沐浴在他伟岸的身躯上,衬得他优雅挺拔。右手执着高脚杯,杯内殷红的液体随着他缓慢的摇晃动作而微微荡漾着,甚是醉人…

  “叩叩!”

  两声敲门声打断此刻的宁静。

  元姨推门进来,微微颔首,“少爷,晚饭已经准备好了,你要先吃还是等少夫人回来一起?”

  窗前的男人稍稍侧头,“再等一会儿吧。”

  他的声音低缓而深富磁性,隐隐透着一股清冷淡漠,元姨点头应了声,正欲转身离开,方才那把磁魅的嗓音再度响起:

  “从冰箱里拿一个青柠味的果冻出来解冻一下。”

  想到晨起之时那小女人馋嘴的模样,他不禁动容,但,太凉了,她吃了会对身体不好。

  元姨微笑点头,在他的默许之下,退了出去。

  室内又恢复清静,靳淮转头,继续看着窗外。从这大片的落地窗抬眼望去,正好可以看到整栋别墅的正门。他敛了敛眼睫,目及到大门口处摇曳的灯光,想着不一会那儿就会出现自己期待了一天的那么倩影,妖娆的凤眸底下不禁染了几分柔意。

  不知在窗前看了多久,靳淮抬头将杯内的液体全数灌入口中,他转身,拿起桌面的手机打算看看时间。

  巧了,手机恰好震动起来。

  接起,那头的人一一禀报,靳淮的脸色骤变,急忙拿起车钥匙往门外走去…

  一个小时前,某高级会所包厢。

  闪亮刺目的灯光摇摇摆摆,晃得乔星辰一阵头疼,但最为头疼的是眼前这帮西装革履抱着坦胸露背的女人上演着情歌对唱的深情画面。

  “要不,今儿个就算了吧,你看这群人,分明是在耍我们,哪有人是来包厢进行采访的!”

  待在角落的米可愤愤地跺脚,抬手看了下时间,柳叶眉皱得更紧了,强烈忍住抡起酒瓶砸过去的冲动。

  “不能算!”乔星辰也气得牙疼,“让我们在这干等了一下午,要是他们敢不接受采访,我非揍死他们不可!”

  想起这一整个下午他们几人被迫缩在家落里欣赏这群人的恶心表演她就更坚定了必须要拿下这段采访的决心。

  “难道,你想硬来?”

  “别,星辰,他们人多,而且都是大人物,得罪不起!”身旁的同事急忙拉住她。

  乔星辰垂眸,反问,“难道不采访了?”

  她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这是最后的采访工作,迪娜那边又催得紧,完成不了自己的实习转正就铁定没希望了…

  众人默。

  米可在一片沉默中拍了拍手,

  “诶诶诶,我们就试试这最后一把吧,不行的话就直接跟迪娜摊牌好了!”

  “米可,等下我们一起上,先搞定那个肥头肥脑的,他貌似是老大!陆景,架好相机哦,顺便找个人等下开灯。”

  乔星辰备好战略,卷起袖子,露出两截白花花的手臂,正欲大干一场。

  “星辰,小心点!”

  陆景拉住她,眸光在沙发上的一群人身上流转一番后,低声提醒。

  震耳欲聋的音响声,再加上酒水和香水混杂在一起的浓重味道,乔星辰眉宇皱得紧巴巴。狠狠刮了一眼面前这堆人,她拍拍脸,强迫自己堆上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朝着某个脸上堆满肥肉的人身边走去。

  米可紧随其后,两人分不同的方向,硬生生挤走了中年发福的王总身旁的两位“公主”。

  音乐也在这时停止了下来,被人打断了兴致的各人纷纷表现出不满。

  “怎么回事?!把音乐打开!”王总气急败坏,沉声命令。

  “王总,唱了这么久,一定口渴了吧,来,我给您倒杯酒。”

  米可温顺地递过一杯酒,笑意盈盈,使了劲的讨好。

  果然,美色之下,王总恼怒的神色有所收敛,乔星辰见状,立刻再递上果盘,笑容谄媚,“王总,吃块水果润润喉!”

  王总的目光流转在那双白嫩嫩的藕臂上,肥厚的嘴脸上露出几分暧昧的笑意,乔星辰哪里体会不到,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咬咬牙,忍了下来。

  招呼王总吃了,她顺势把果盘在四周传递了一圈,热络地与每个人打着招呼。不一会,氛围难得的融洽了起来。

  “你叫?”

  王总色眯眯地盯住米可,咸猪蹄克制不住地伸向了她,米可一个激灵,向后仰去,“王总,我是‘鼎创’的记者,叫米可。”

  “米可,好名字呀!”

继续阅读:采访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暖婚撩人:总裁的心尖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