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对你好不好?
三四了2018-10-15 08:003,556

  陆景用纸巾包起了鸡块,再润了些水在擦手的手帕上,将桌布的污迹清理干净。

  “他…对你好不好?”

  乔星辰用口说不出这个答案,微微点了下头。

  她刚回答了陆景的问题,手机就震动起来,是靳淮的查岗电话…

  接起来,靳淮不悦的冷声传过来:

  “你在哪?”

  乔星辰脑海警铃大作,在靳淮面前撒谎,先后有两个下场,先是毫不留情地被拆穿,然后是被他狠狠收拾一番…

  “在吃饭,和陆景一起。”她看了眼对面的陆景,继续道,“之前他的手受伤了,多少也有我的责任的,我请他吃饭弥补一下。”

  陆景眼中暗淡无光,尔后嘴角微翘,自嘲一笑,原来她早上答应得那么爽快,是这个原因。

  虽然电话那头靳淮的声音还是冷冷的,但似乎没那么不高兴了。

  乔星辰捧着电话回答靳淮,眼神时不时对上了陆景的,四目交汇,乔星辰有些尴尬。

  陆景拿起水杯喝水,玻璃杯恰到好处的遮住了他大半张脸,乔星辰才自然了些许,因为她没有看到隔着厚厚的玻璃杯,陆景虚眯了的双眼。

  “晚上早点回来,再敢给我爬窗进屋我打断你的腿!”

  这威胁尚具真实性,乔星辰握着电话点头哈腰的状态全数落入陆景眼底,虚眯的双眼此刻更加凌厉了…

  放下了电话,乔星辰有些无措,不知该说什么。

  陆景微微笑着,“同学聚会一起去吧,这次我回去组织的时候告诉他们在T市遇见你了,大家都想很期待你会来聚会的!”

  “…回C市吗?”

  “嗯,地点是我们以前经常去的‘K吧’。”

  她抿唇,犹豫了一下,“那个…我回去问问我家人的意见…”

  “好,等你好消息咯!”

  他举杯和乔星辰碰了碰,唇角上扬,眼底含着温和的笑意。

  只是在抬头之时,那抹笑意已然消失殆尽。

  家人?

  陆景知道,是靳淮。

  晚上靳淮没有工作,便应了某个一直在他耳边叨念“四季食苑”美食的小女人的要求,开车带乔星辰去吃饭。

  正值晚餐时间,“四季食苑”人满为患,靳淮不喜人多的环境,本想进去包间就餐,最后还是满足了乔星辰想看夜景的心思,两人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靳淮正在勾选乔星辰喜欢的菜,后者眼睛一个劲儿的望窗外瞄。靳淮抬头,本想问她想吃哪款甜品,却看见她眼金金地看着窗外的座椅上的外国男人,那泛光火热的小眼神,那春心荡漾的模样,让靳淮觉得她已经不需要吃甜品了,该吃点苦瓜降降温。

  菜一样一样的端上来,溢散的香味终于让乔星辰将垂诞帅哥的目光给转移了。

  乔星辰咬下一口她最爱的肉酱丸子,肥美鲜嫩的口感,她满足得不行,笑得双眸弯成月牙状。

  只是那笑容在看见服务员小姐姐端来的最后一道菜时滞结了。

  “苦瓜?”

  还是凉拌的!

  一想到那苦涩难咽的味道,乔星辰觉得嘴里咀嚼着的肉酱丸子都减分了。

  靳淮夹了一块入她的碗,一本正经,“最近暑气太盛,吃点清热解暑的。”

  乔星辰摇头拒绝。

  她最讨厌苦瓜了!

  靳淮凉凉一睨,乔星辰立刻停止了夹走碗中苦瓜的动作,含泪把它往嘴里送。

  艰难咽下了苦瓜,乔星辰喝了一大杯的水才缓冲了那股不喜欢的味道。

  靳淮又夹过来一块,乔星辰当机立断把碗都端走了,使劲摇头,问他,“为什么?”

  她今天明明没有惹到他!

  靳淮下巴稍抬,看向窗外,眸子缓缓眯起,“好看吗?”

  乔星辰不明所以,侧头一看,这一看又被窗外那个英俊的男人给吸引住了…

  外国男人独有的深邃轮廓以及惯有的优雅得体的举动,容易惹人怦然心动。

  也正巧,那个男人刚好看了过来,见乔星辰对他咧嘴笑,礼貌又绅士地回了她一个温润的笑容。

  乔星辰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双手羞涩地摸着自己发烫的脸。

  “想试一下苦瓜汁?”

  发烫的脸僵住…

  她使劲摇头,谄媚一笑,“嘿嘿,他没你好看!”

  “碗拿来。”

  乔星辰看着他手上的筷子还夹着的苦瓜,继续摇头,在他迫胁的眼神底下告饶,“真的好苦…”

  靳淮不为所动,双眸眯紧,即使一言不发,那气场也是乔星辰秒怂的,苦着脸递过碗。

  咽下了以后她随便找个话题出来,眼珠子却一直上下左右转溜着,终于趁靳淮抬头喝水时把那盘苦瓜移到了桌边不起眼的地方。

  这样的小动作又怎么躲过靳淮的利眸,“眼睛再敢乱瞄,以后你一日三餐下午茶宵夜都是苦瓜!”

  被喂了一嘴苦瓜,现下又来恐吓她,乔星辰义愤填膺: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难道你在街上看见美女不多瞄几眼的咩?”

  “不会。”

  乔星辰赞同的点点头,“也是,你这么闷骚的人。”

  估计连街都不会出…

  正低头给她剥虾的靳淮抬头,脸上没什么表情,眼底像染了墨般漆暗。

  “哎呀其实你看美女也没关系的,我不是那种专横跋扈食古不化的人,正所谓‘食色,性也’,我能理解的!”

  “当真?”

  乔星辰当即豪爽地拍着胸口点头。

  那颇为得意的样子足让靳淮额头的青筋跳了跳,眼底更加幽暗。三两下脱了剥虾的手套,他勾勾手指,唇角带了几分笑意,“坐过来。”

  乔星辰看着他面前那碗满满的虾肉,垂诞地舔舔唇,立即走过去坐在他身旁,全然不知危险降临。

  刚拿起筷子夹虾肉,腰间便被他的大掌掐住,“嘶…痛!”

  “你的意思是,鼓励我去看其他女人?”

  “啊?!不不不,当然不是了!”

  靳淮脸色缓和不到两秒,刚虎口脱险回来的人又主动送死,“不是鼓励,是宽容。”

  靳淮顿时僵住,深深呼了一口气,“宽容?”

  似有磨牙的声音传来,乔星辰沉浸在肥美的虾肉中,全然不觉,“是啊,就看几眼嘛,我看到长得好看的人也会自觉地瞄多几眼的嘛!”

  靳淮总算是听出来了,阴恻恻问话,“想让我也宽容你去看别的男人?”

  “当然了,这才是公…”

  “平”字刚发音,乔星辰突然反应过来,很不好的感觉从心底倏然升起,一种直觉迫使她去看他的脸色。

  熟知他的人都知道他不常笑,情绪鲜少外露,一旦笑了,而且笑得明显,那么某个人就该倒霉了。

  很明显,乔星辰有要倒大霉的前兆。

  靳淮阴阴柔柔笑着:“啧,又想挨揍了。”

  乔星辰体内一阵的发虚,自发自觉想起以前某次难忘又悲惨的经历,小腿颤得更厉害了,“靳淮…”

  她想逃,奈何腰间被他钳制住了。

  瞥见她双颊鼓起来,他淡淡道:“把虾肉吞下去。”

  她哪敢不从,快速咀嚼几下,吞了下去后微微抬头偷瞄他,发现他正高深莫测睨着她,慌得又低了头下去。

  她的眼睫毛在颤,在眼底落下一小片的阴影,靳淮薄唇轻启,

  “想看其他男人?”

  “不想!”她慌慌摇头,小脸上满是谄笑,“其他男人哪有你好看呀!”

  这句话不假,靳淮的确是她见到过的最好看的一个男人。

  靳淮冷哼一声,“狡辩能力越来越强了。”

  乔星辰还是堆着讨好的笑,换种方式去顺他的毛,夹起菜来喂他,“这是你爱吃的!”

  靳淮松开了在她腰间的钳制,吃下她喂的食物,脸色早已缓和许多,却还不忘威胁她,“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

  乔星辰想把面前的大碗虾肉推给他,低头一看发现已经被自己消灭得差不多了,“我给你剥虾!”

  靳淮拍她的手,讥笑问:“你会?”

  乔星辰缩回两只爪子,唇角弯弯,一双眼睛灿若星河,“那还是你来剥吧,这次我留点儿给你。”

  吃过饭直接回了主宅,前脚刚踏入门口,乔星辰就看见一身粉色家居服的靳渃捧着大杯的沙冰舒舒服服地窝在沙发上。她急急奔过去,对准那杯沙冰舔唇,靳渃见她可怜,舀起一口喂她。

  脑袋冷不防地被砸了一个爆栗,乔星辰抱头嗷呜,嗔怒瞪着始作俑者。

  “不准吃生冷的东西,又忘了?”

  “我哪有吃,我就闻闻味道!”

  靳淮:“……”

  靳渃:“……”

  趁着靳淮上了楼,靳渃扯着她坐下,再次舀了一勺沙冰给她,“吃吧,我不会告状的!”

  乔星辰摇头,“…等下被他尝出来了,我就死定了!”

  靳渃一边思索着“被他尝出来”这几个字的意思一边嘲笑她,“怂!”

  乔星辰撇嘴,也不辩解,拿起桌面的大袋薯片,咬得嘎叽作响,四周看看,“可乐呢?”

  “楼上,估计这会儿要被我哥赶下来了。”

  靳渃看了看楼梯口的方向,果真看见了灰头苦脸的可乐走过来,颇得意舀一勺沙冰入嘴。

  乔星辰向可乐招手,喂几片薯片给它,安抚它受伤的心灵。

  “今天怎么回来了,学校没有课?”

  说起这个靳渃就烦,“课都安排在了国庆假期那几天,气死我了,本来还计划着外出写生的!”

  国庆假期?!

  差点儿忘了陆景还在等她的回复,这几日忙昏头了,也就忘了和靳淮提起这件事了。

  靳渃噼里啪啦抱怨了一大堆,见乔星辰没有给回应,戳了戳她,“想什么呢?”

  乔星辰拍拍趴在腿边的可乐,它识趣走到一旁默默呆着。

  “有个同学聚会,纠结着要不要去参加。”

  “想去就去呗,有什么好犹豫的?”

  乔星辰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继续阅读:有他在,她才更安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暖婚撩人:总裁的心尖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