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惊
三四了2018-10-14 08:302,210

  靳淮讲出了所谓的“自有分寸”后郑家的人果然没有打过电话来,乔星辰舒心了不少,终于能够全身心投入迪娜交代的工作之中。

  “嗷,米可,陆景什么时候回来呀?”

  米可揉揉睡眼朦胧的双眼,眨巴好几下才回她,“你这是典型的‘吃着碗里的惦记着锅里的’”

  办公室的人只有寥寥几人,工作又堆积如山,她这几晚下班回家明显晚了好久,摸爬滚打式地溜进家门每次都被当场抓包,靳淮那冷冷的眼神早已显示出他的不耐烦了…。

  在这令人身心俱疲的状态下她十分怀念陆景。

  “惦记着他回来帮我们分担一下工作呗!也不知道他的伤势怎么样了,居然请了一个星期的假。”

  米可站起身去倒水,瞥一眼撑着下巴发呆的乔星辰,“关心人家就打个电话问候一下咯!”

  乔星辰皱起眉头,这几天她试过打电话给陆景,却怎么也打不通。

  想到这她有些烦躁了,拉开抽屉往嘴里塞了颗糖,米可见状,顺带帮她也冲了杯奶茶。

  “再熬几天吧,七天的国庆假期不远了!”

  糖和奶茶相碰,口感更佳,乔星辰拧紧了眉头又舒展开来,“七天的假期?!”

  太过激动,差点把糖咽了下去,她拍着胸口再问一遍,“真的七天?”

  记者不应该全年无休的咩?

  “‘鼎创’的福利一向很好,每年都是放七天的,当然你这个实习期的也会有七天。不过你也可以选择上班,付你五倍的工资哦!”

  乔星辰两眼放光,五倍的工资哇~

  米可惊讶眼底冒着闪光的她,“你不会打算那几天加班吧?”

  “不可以吗?五倍耶!”

  “靠!你还缺钱?!”

  乔星辰一如既往地翻白眼,“谁会跟钱过不去呢~”

  米可:“…迪娜过来了!”

  乔星辰立即正襟危坐,双手平放在键盘上敲打,耳边传来米可低低的偷笑声,她左顾右盼,根本就没有迪娜的身影!

  看着乔星辰愤怒的小眼神,米可美滋滋走回自己的办公桌前,刚想落座,一抹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

  “陆景!”

  乔星辰:“熊孩子和狼来了的故事玩上瘾了是不是?”

  “什么游戏?”

  清润的声音骤然响起…

  “陆景?!”

  这次惊讶的是乔星辰,“诶!你的手都痊愈了吧?”

  乔星辰走过去抬起他的手臂掂量掂量。

  “前天卸下了石膏,都康复了!”

  陆景甩甩手臂,证明它灵活如初,已经没有毛病了。

  “呼~你终于能回来了!”

  陆景唇角上扬,眼底流露异样的情绪,像星光一样闪耀,“看来你很想我。”

  米可也走了过来,笑得不怀好意,“她是想你,想你为她分担工作呗!”

  乔星辰恼怒地抬手撞她,两人当着陆景的面打打闹闹,转眼对陆景笑逐颜开,“你没事就好了!咦,那你请一个星期的假那么长干嘛?”

  陆景嘴角的笑意更浓,“趁着病假,我回了趟C市。”

  C市?

  乔星辰微愣了一下,点点头,“回家一趟吗?”

  陆景也点头,“顺便和大学的朋友聚了一下。”

  尖锐的高跟鞋响声是迪娜驾到的标配,三人立即散开,回自己的办公桌上。

  “星辰,中午一起吃饭吧。”陆景拉住她。

  “好呀。”

  ……

  陆景已经点好了菜,服务员问要什么饮料的时候他才抬眸问她:

  “要喝点什么,还是百香果花茶?”

  乔星辰笑笑,点头,“要温的。”

  这几日靳淮严格把控她的嘴,一点点冰的东西都不能塞进去,基于他的武力震慑以及几乎能夺走她半条人命的生理痛,她选择乖乖戒口。

  酥脆鸡块,酱香丸子,甜醋排骨,葱花鸡蛋,乔星辰满心欢喜,也颇有些得意。

  瞧,过了几年,陆景还记得她爱吃什么。

  “国庆假期打算怎么安排?”

  菜上齐了,两人刚动筷,陆景开口问道。

  “我闲不住的,还是到公司加班好了。”

  毕竟是五倍工资的巨大诱惑!

  乔星辰咬下一个丸子,吧唧吧唧咀嚼几下,稍稍拧了眉,都怪靳淮把她养得太叼了,现在她只爱吃“四季食苑”的丸子了。

  “我们以前那群朋友说要聚一下,要不要一起去?”

  “同学聚会?”

  “嗯,每年都是国庆这个时候,毕业以后也没见你来过呢!”

  他始终是微微笑着的,语气中一点儿责备的意思都没有,乔星辰倒不好意思起来了。

  “我一毕业就来T市了,发生了一些事,然后就断了和以前朋友的联系了。”

  其实也不是她主动断去联系的,大学几年,她身边也没几个真心的朋友。C大是人才聚集的高校,自然也是竞争攀比的地方,她当年高考也是踩了某动物的某生理物质的运气才挤了进去,也自然少有人愿意跟她这个相貌平平家世平平的人儿交往,好不容易多起来的朋友也是因为她认识了C大的风云人物陆景。

  “然后呢?”

  被他灼灼的眼神看着,乔星辰隐隐有几分不自在,“诶?”

  “这次我回去找到了顾明渊,他告诉了我在你毕业的时候你的奶奶突然病倒了的事。”

  乔星辰有点愣,缓冲了一会才告诉他事实,“…把奶奶接过来T市以后,我结婚了,就是那天晚上你见到的那个人,他叫靳淮。”

  虽然答案早已经知道,但陆景眼底的光还是暗淡下来,胸口处隐隐有根刺在作祟。

  他抬头看她,比在学校的时候,她消瘦了许多,原本圆圆的脸蛋现在已经尖俏许多,也更加精致了,当初吸引到他的那双眼睛也一如既往的澄澈明净,美丽动人。

  不得不承认,现在的她出落成有小女人的精致模样。

  陆景抿了一口凉水,滋润喉咙的干涩,“星辰,你和他结婚…是因为你奶奶的病,是不是?”

  乔星辰一下子心惊,刚夹好的鸡块掉在了餐桌上,污迹在白色的桌布上尤为显眼。

  “有一部分原因的…”

继续阅读:他…对你好不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暖婚撩人:总裁的心尖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