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迦楼罗族幻魔拳
长江七号2018-10-22 21:201,809

  高空中。

  “你为何要来救我?”良马含泪,“你不是已经跟佛主求得解脱了么?”

  “我怎会让人杀你!”迦楼罗王长话短说,“你龙族在千百万年前被我迦楼罗族吃了千千万万,使我族延续住生命,直到佛主引香火点化。我迦楼罗王利迦怎么可能弃你龙王于将死而不顾。”

  “是么?”良马含笑。

  “如果我再动凡心,又要食龙续命……”

  “那你就吃我好了。”

  “我不会的。”

  “你要好好活着,回到佛主那里,他会救你的。”良马昏迷,面带满足的笑容。

  (注:迦楼罗族食龙故事参见佛经。)

  *

  “鸟人!”魔礼青叫道,“还不快下来受死!”

  迦楼罗王利迦单手扶住龙王良马身躯,抖展羽翼。“迦楼罗王羽吹雪!”

  只见利迦羽翼上片片雪绒化作白金刀片,如疾风骤雨射向四大天王。四大天王慌忙招架,忙不迭待。

  “这样不是办法,我们上去围杀他。”魔礼青驾云升空。

  四天王各飞一方,利迦面无惧色,攻守自如,四天王都近身不得。

  哪吒见势不妙,阿宝正用轻蔑的目光扫向他的三头六臂。当中一头大喊:“我杀!”后边两头大喊“我跑!”,头多说了算,风火轮听两头喊逃,风紧撤乎。

  *

  “二郎真君杨戬来了!”天兵将士呼喊起来,向南天门让出一条宽阔道路,振奋之情如同见到救星。

  “终于还是来了。”阿宝怀抱紫金宝剑巍巍而立。

  “可惜。”杨戬亮神兵三尖两刃刀叹息。

  “为何可惜?”

  “你已负伤。”

  “哦。”阿宝低头自笑,“还足以和你杀个痛快!”

  “那我就不客气了!”杨戬三尖刀一挥舞,把身边天军逼退到更远。“大家听着!谁插手我和修罗王的单挑,我就杀了谁!”

  *

  迦楼罗王利迦直升九层云霄,四大天王穷追不舍,口中大喊“妖孽休逃!”。

  利迦垂下头自顾与昏迷的龙王良马说话,“望你醒来之时,能见我所写。”遂撕衣襟,摘细长羽翼化为手中短兵。

  魔礼青追在最前边,青云剑疾升冲天。剑气所至,伤及利迦指尖,浸染到羽翼短兵根部。利迦以此为笔,在衣襟上留下文字。

  云浪淘沙。

  “窗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利迦羽翼护成半圆窗户,抖落羽毛如潺潺雨丝带动劲力散落。触到坚利之物,尽化作柔软。魔礼寿祭上双锏,触到落雨竟生出并蒂双莲。魔礼海在最后边大喊“大哥这是什么妖法?鼻子上有发酸的感觉!”魔礼红舔舔嘴唇,“还有咸咸的味道,莫非这雨中有毒?”

  “不是毒!是眼泪!”魔礼青喝到,“只管杀去,不准胡思乱想!”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虚幻景致中,迦楼罗王利迦和龙王良马的身影在九天上如海市蜃楼,忽现忽灭,飘忽不定。

  “是幻觉!只管杀!”魔礼寿带队一路急冲,不知这九天是否能冲到个尽头。

  “独自莫凭阑!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迦楼罗王陡然现了女儿身,婉约扶持龙王凭最高虚空一览天下江山。

  “我挺不住了!”魔礼海悬空蜷足,独自弹起琵琶来。

  “我也不行了。”魔礼寿痴呆撑伞,亦是立在当空,傻傻望着九天之上。

  “堵上耳朵!”魔礼青喝向魔礼寿,“不要听上边的声音!只管杀!”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迦楼罗王写完最后一笔,挥手甩落羽翼短兵,划出银河流水,带走血花瓣瓣,一道纤细光芒透穿四大天王眉心。双手怀抱半躺的龙王。

  四大天王大哭。魔礼寿抱着他曾经心爱了万年的花狐貂痛哭;魔礼海弹着琵琶一把鼻涕一把泪;魔礼海打着一把巨伞痴痴地四处游走,像在找寻什么失去的东西,泪流满面;魔礼青抱着死去天军将士的尸体嚎啕大哭。

  *

  “你醒了?”迦楼罗王对龙王说。

  “他们怎么了?”龙王醒在迦楼罗王怀中,只见四大天王各自只顾痛哭,周围将士不知所措。

  “他们中了我新创的迦楼罗族幻魔拳,被自己的精神打倒了。”迦楼罗王所创迦楼罗族幻魔拳,正是不死鸟一辉所学绝技“凤凰幻魔拳”的前身。

  “有如此神奇的拳术?那么刚才?刚才是?”

  “刚才是幻觉,我得回佛主驾前了,你不想看我饥饿的样子吧?”迦楼罗王保持最后的微笑。

  “那再会了。”龙王放手。

  “再会。”迦楼罗王升入空中,化为大鹏金翅鸟,盘旋数周,哀叫出几丝鲜血,然后化作金光,消失在西天。

  龙王良马手中还握着一截衣襟,正是那词。

  窗外雨潺潺,春意阑珊,

  罗衾不耐五更寒。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阑!

  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话西游之修罗战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