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线?!
大精深2018-10-20 04:593,277

  丰道长带着老头子到了屋里,还没刚坐下,却见老头子又开始翻腾起来,丰道长一脸无奈,难不成他又忘了啥?

  “你弄啥了?又咋了?”丰道长过去扶着老头子。

  老头子掏出一个玉佩,然后将床头的剑一并递给丰道长说道:“你拿着这两个物件,一定要将他送给我的有缘人,这两个东西一接触到他,就会有反应的,你现在就走,路上小心!”

  “爹啊,我走了,你咋办?”

  “不用管我,你快点去。”

  “不行啊!我放心不下你啊,你这记性一时好,一时坏的,尤其是现在外边特别不安全,啥时候死都不知道,都已经这样了,你还不让我多陪陪你!能多陪你一会儿,就多陪你一会儿,管他什么干甚。”

  丰道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死死抱着老头子的腿,就是不撒手,

  “你再不走,以后不用当我是你爹!”

  “……”

  丰道长什么也没说,看着老头子,摇了摇头,这就是他的答案。

  “我以道观……”

  “某用!年轻的时候,我这当儿子的被道观束缚,没时间陪你,现在哪怕就是要现在死,也不能让我离开你。”

  “我怕我一撒手,就再也看不到你了!”

  丰源的手抓的更紧了,生怕眼前的老爷子自己一合眼,就不见了。

  老头子双眼一闭,微微说道:“你要是再不走,我现在死给你看!”

  丰源整个身子一抖,抓起东西,说:“好,走就走!”

  二人事毕,丰源丰道长独自上路,他这一路三回头,一颗心就是放不下。老头子看着丰道长的身影,欣慰的笑了。

  “我大禅如一印法师,岂能听天由命!”丰道长一走了,老头子就红光满面,拔腿就向一个方向去,那个方向正是城守府。

  且说,公维军一镰斩首,凡音血染当场,这简直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就在利路亚跟长青青将要为自己悲惨的命运默哀时,满地鲜血突然流动起来,不断凝聚,汇聚成了一个人形,而凡音从中蜕出。

  “呦,这可不是和尚的功法吧!”

  公维军看着凡音说道,显然凡音的说法是骗不了他的。

  “看来你也很不同寻常,你的体制也很奇特,不然不可能这么快就获得这种力量。”

  凡音仔细的打量着公维军的镰刀,很显然,他觉醒了某种神奇的力量。

  “我说我怎么会觉得,力量暴涨了,让自己都感觉要飘了。”

  公维军一脚跨出,镰刀直至凡音,他的下一击要来了!

  镰刀再次切首,却见凡音在一霎那化成一滩血水,公维军一击落空,就已知不妙,想要从血水中脱出,此时这一滩血水,就像是活了一样,紧紧贴着公维军的后背,公维军已经来不及变招,血水化形,凡音一掌命中!

  “哇!噗!”公维军牙关紧咬,借力挥镰,反手一斩。

  “当!”凡音尽管持剑挡住这一斩,自己的喉咙上仍然出现了一道浅浅的红线。

  “啊~”凡音这一掌,让公维军全身血液沸腾,如同身处火炉之中,痛苦不已。

  “你当真不错。”公维军话未说完,人已经再次贴到凡音脸前,镰刀已经斩出,其速度之快,常人眼中已经出现了残影,他快凡音更快,拟剑连刺,一连十六刺,点点星落,刺刺皆中,镰刀两斩之间,已中十六刺,金铭之声,清脆入耳。

  “叮叮当当~~”

  “换我出招了!盯紧了!”凡音反手持剑式,左手捏指,双目之间,生死两断!

  公维军只觉的自己犹如风中残叶,狂暴的压力袭身而来,这一击若是不尽全力,只怕自己要身陨此处!镰刀转如风车,欲要将这一击化解。

  “凡音一剑,生死两断!”这一剑其他人,根本做不出反应,这一剑快到身死不自知!

  精粹一剑,只留一点剑痕,公维军看着自己的胸口,着实吓出一身冷汗,若不是最后关头,那股神秘的力量再次爆发,让自己的身体穿过凡音的剑,自己这次只怕真的是身死而不自知。

  他们两人交手已经数回合了,而周围观战的人,只觉得咩咩咩?他们到底干了什么,我怎么什么都看不清,早知道少撸点了,眼睛都花了,你看看,高手对决,都看不清了。

  “讲道理,现在知道我凡音是谁了吧,这面子给不给?你们不给我机会,我给你们机会。”凡音将剑丢给持剑女童,轻松的说道。

  “开什么玩笑,伤了我们的人,就当没事吗?”蓝江再次上头,冲向凡音。

  “莫说我不仁慈!”这声音就在蓝江耳边,一掌催心,蓝江生死不知。

  “你这狂徒!”公维军身影闪动,一跃裂地,强势再逼,不显丝毫疲态。

  镰刀一钩,霎那之间,犹如死亡陀螺,无边威压,将凡音笼罩其中,势必要将他绞肉沫。

  “duang~duang~duang~”

  凡音竟然以双手迎接,公维军的镰刀,以肉掌相抗铁器,这究竟是多么不可思议。凡音双手,阵阵金光,硬撼死亡陀螺!

  公维军都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这简直太匪夷所思了。

  “强者的世界,你我都已经踏足,再斗下去,只怕是两败俱伤,为何一定要苦苦相逼呢?再者说,你真的保得住她们?”凡音手一指黄媛和安子令。

  “好吧。”公维军看着凡音指的几人,只得作罢。

  这时,异变突起,凡音竟然上前抓住三弦的手臂,这变化让公维军跟黄媛大吃一惊,黄媛情急之下,一掌拍出,本以为自己会被打飞,被没想到自己竟然实打实的打在他的身上。

  “唯女子……与小人……不可养!”

  这凡音做事真是出人意料,他竟然是在给三弦治疗。

  “我们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我只是路见不平而已,出手伤人本就非我所意。”

  伤人又治人,真的是无话可说。

  “那我们带她们两个走如何?”黄媛轻轻的问道,实在是不好意思。

  “不行,她们两个人既然不愿意,那就不行。”这凡音真是一个怪人。

  凡音给他们几人一一治疗,然后鞠了一躬,算是拜别。

  “走吧,别看了,打又不打过,说也说不通。”安子令慢慢的说道。

  “佛法无边,我们日后有缘再见。”凡音装的确实很像。

  “你信佛吗?”

  “不信啊?怎么了?”

  “mmp。”

  凡音这时,才看向利路亚跟长青青,说道:“不要谢我,我这人耳根子软,叫我一声哥哥就好。”

  “唉,别走啊,有话慢慢说啊,好歹我救你俩。”

  “多谢壮士,出手相救,不胜感激。”长青青话刚说完。

  “死吧!”数十道暗器,直射三人!

  “嚯,你俩今夜可真是有够吸引人的,第一批人才刚走,这又来了一批,当这是洗头房了,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也太不把我凡音当回事了!”凡音轻轻一喝,这些暗器皆被震掉。

  “呵!”

  他手一指,向着周围说道:“今夜有我在,谁都别想带走她们!”

  “是吗?”这人竟然悬空而立,双手抱肩,一身守卫的衣服,连脸都罩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双眼睛。

  “我擦,你这出场很华丽啊,竟然比我的还骚!悬空而立,大兄弟我可以学一下吗?”

  “可以,只要死过,就可以学会!”这人凭空一跃,竟然在他们身后停下,挥手就是一阵烟雾。

  “是毒烟!他在上风口!毒烟会扩散过来。”长青青一眼就认出他扔的烟雾。

  “我们直接走出去,不就行了!”凡音根本不予理会,拽着两人就走。

  这时,三发弩箭从暗中射来,没错,凡音确实可以无视这毒雾,但是,这两个女的却不能。狂风咋起,吹向三人,身后毒烟快速袭来,然而进攻才刚刚开始,弩箭遇风即燃,凡音挥手挡掉弩箭,却不料弩箭掉落在地,竟然引起燎原之势,一条火线顺势窜出。那么,问题来了,这风是从他们身后吹来的,那么这火岂不是烧不到他们?

  “这群人的手段挺花哨啊,又是烟,又是风,还有火。”凡音扣了扣鼻子,心中想着不知道还能看见什么花里胡哨的东西。

  “嗖嗖嗖!”

  紧接着,又是数不清的暗器袭来。

  “没完没了吗?不对!”凡音立刻回身看向身后的二人。

  两个黑影从空中出现,扑向两个女人,他们想要将二人劫持!凡音一声怒吼,驱散毒烟,大手一挥磅礴之势,震退二人,但是,问题远远没有结束,从火墙后边,有两道勾爪投出,凡音合掌,一阵金光震掉勾爪,此时,半空中再生腻端,一阵“哗啦哗啦”的锁链之声,两个人竟像是悬吊的蜘蛛一样,出现在她们头上!

  “我真的很想知道,你们到底怎么在空中的?”这层出不穷的手段,确实出乎意料。

  这时,凡音抄起女童递过来的剑,挥剑劈斩。

  “叮叮!”

  凡音只觉得脸上有些异样,伸手一摸,竟然是一根线!

  “原来如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武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武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