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起 通往四楼的门
一人从众2018-09-29 18:172,281

  我抬起脚走了进去,刚站稳,低头一看,那水深的高度已经达到了我的裤脚,将我那双假名牌运动鞋全部埋没在其中。

  我扫视了一圈,这是一个厕所,并没有分为男女之分,而是共同的。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眼前是一排排有门的蹲式厕所,我走上前的同时推开每一扇门,并用手电筒去照。

  直到第十五个的时候我停下了脚步,声音正是从眼前的厕所里传来的,我推开门一看,里边有一支排水管因为老化中间的一截断开了,幽绿液体哗啦啦地从中涌出。并且还不时传来几声巨鼠的叫声。

  那排水管大概有一个拳头这么宽,连同着四楼以及二楼,我靠近拿起手电筒往里面一照,直接看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内一小片视野,那有几只巨鼠正在吸食着液体,他们发现了光,抬起头用露出三双白色的眼珠子盯着我。

  我低下身子,仰头去看上方的四楼,由于被液体阻挡视线的原因,什么也没看出来。

  我闻了闻那幽绿的液体,这东西闻起来很刺鼻,但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臭,所以造成这股臭味的原因,是另有它物。我把所有剩下的厕所都查看了一遍,没有发现奇怪的东西。

  就在我要离开的时候,身后深处的一个厕所门幽幽地自动打开了。

  我猛地举起手电筒往后一照,只见那最深处的一个厕所门正在缓缓移动,直到门轴不能再转动之后才停了下来。

  那嘎吱嘎吱响听得我头皮一阵发麻,我靠,什么时候漏掉那个厕所的,明明记得全部都看了一遍的啊。

  我盯着那扇门,等待着某种东西从中走出。如果你处于一个奇怪的地方总是碰上奇怪的事情,那么就不应该叫做奇怪,而是正常。

  凉风从细小的窗口吹了进来,那扇门又嘎吱嘎吱地一合一开,我松了口气,抬起脚慢步走上前,溅起一团团水花,靠近一看。原来是木门下的一个门轴坏了,使得整个门很是松动,我伸出手轻轻推了一下,门就自己往里边摇动。

  一股及其难闻的恶臭扑鼻而来,没错了,这里面肯定有东西。

  我捂着鼻子,举起手电筒照,看着门内的景象,一时间愣在原地,只见一具浑身漆黑的尸体正躺在角落里一动不动,双手抓着自己的喉咙,头靠在墙上,一双黑洞洞的眼孔直盯着我的方向,嘴巴以惊人的方式大张着,仿佛要裂开了,死前很是痛苦的模样。从脚前地面上那几道不规则的痕迹上看,他曾经挣扎过。

  看了看整个厕所,发现不仅他身上覆盖满了一层黑色的东西,就连墙上同样也有,并且还是一大片一大片,就像是你在撒尿的时候故意乱甩溅洒在墙上而留下的痕迹。

  细微间发现,他的脚上像是被什么东西缠住了,我猫下腰一看,发现那是他的裤子。嗯…这么说,这个人死前…正在上厕所…我目光向上瞥了一眼,只看到他的裆部全是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出来。

  我想象了一下当时的场景,有一个武功高强的人人手中拿着一把刀,走到这个厕所门前停了下来,接着猛地推开门,趁其还没有反应过来举起刀瞬间就割破了他的喉咙,而被割喉的人伸出双手想要去制止喉咙的血液,求胜欲望使他的双脚在地面上挣扎着,无奈那伤口实在是太大了,血液犹如喷泉一般四溅,很快他就由于失血过多而死去。

  可是为什么要杀他呢,这是一个我不明白的地方。在我手电光照在他身上的时候,有一块小东西微微反光着,很是吸引我的注意。我靠近一看,发现那是一张褪色了的工作牌,正在他的胸口上。

  我生怕他突然诈尸,先是对着它拜了拜,再鼓起勇气试着伸出手去。都说僵尸闻到活人的气味会诈尸,我的手举在它面前将近一分钟,它也没有任何反应,我想它应该是真的死透了,不会像小女孩房间里的那具死尸一样。

  它胸口上的工作吊牌由于时间久远的缘故,我轻轻一扯,那系在上边的绳子一下子就断了。可是我这么一扯,它的头也跟着被我扯动了,垂了下来,而恰好从我这个方向看,它像是在低头笑着,并且嘴角的那个弧度,正在缓缓扩大。

  我低下头一看,大吃一惊,老天爷!它真的动起来了。

  见状,我的心情立即就紧张了起来,慌了神,赶紧又对它拜了几拜,结果还是无济于事,它的脸部表情依旧在变化着,它妈的,再过不久,恐怕它就要爬起来拉我陪葬了。

  就在我惊慌失措时,我发现,它的那种表情,已经严重超出人类脸部肌肉所能活动的范围了,看起来无比地狰狞。那团虫子密密麻麻的肯定不下于一千只,光是想到那种场景我他妈心就凉了半截,更何况是亲眼目睹。

  接着,它脸上的那团黑乎乎的东西开始蠕动了起来,陆续掉落在地面上,露出一个白色的头颅。

  我向后退了几步,站在水中仔细一看,这才看清楚了那团黑乎乎的东西,原来是一团密密麻麻的黑色虫子,它们奋不顾生的冲进幽绿液体中前进着。

  我抬起脚站到一旁,结果那团黑色的虫子也跟着转了一个弯,冲向我来。不管我怎么躲,它们的目标很是明确,就是我!

  它们发现了我会动,速度一下子加快了许多,霎那间整个厕所内,那些虫子从不同的地方全部涌向我来。我暗骂一声,抬起脚迅速冲向门口的方向。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举动就把它们全都惊醒了。这些东西,恐怕是在吸食人类体内的营养来维持生命。

  幸好这些虫子跟巨鼠不同,它们的速度远远低于我的速度。很快,在我拐过几个弯后,就甩开了它们。我累的一屁股坐在地上,靠着墙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依稀能够清楚的听到那些虫子在地上爬动的声音。

  我拿起那张模糊的吊牌,抹去上面的黑点,用手电筒照了照,才勉强看清楚上边的字体。黄丛X,辅佐医员,19XX年8月XX年。而其中一部分由于潮湿的缘故模糊不清。

  反过来一看,背面空空如也,什么东西也没有。吓了个半死就为了一张吊牌,想想都有些可笑。

  我继续跟着地面上的拖痕走,不到几分钟的时间,便来到了一扇大门前,心想,这估计就是通往四楼的门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持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持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