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逃回缅甸!
戚七奇2018-10-16 08:423,207

  案情重大,上到省里下到李镇的李村,不少人已经开始关注着李佳明被杀案件,黄小兵等人刚回到公安局内,还没有等坐下来喝口水,电话已经打到了黄小兵的手机和办公室的座机号上。

  “叮铃……”手机上电话还没有听完,座机又响起来了,黄小兵看着座机上的来电显示,是本县公安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自己的老上司,响完三次后,黄小兵拿起座机上话筒接听起来。

  “张局……是的,刚回来!……现场已经勘查完毕,也派人驻守看管了……我明白的,刚刚方局长已经打电话过来叮嘱过我们,您就放心吧,这几天我们会加班加点分析案情,有结果会通知到您的!……好的!!”黄小兵挂电话后向外面走去。

  “七哥,大家晚饭还没有吃,你去点外卖回来,咱们吃完饭后继续干!”黄小兵看着七哥说着。

  “好的!”

  交代完事情,黄小兵还需要去一趟法医那边,以他的性格来说,一旦接到报警就想着尽快把事情调查清楚,还死者一个公道也还社会一个安定,这是黄小兵从警以来一直都是这样要求自己的!

  此刻,公安局内已经剩下值班人员以及吃完晚饭的刑警队等干警,为了尽快把案子破了,所有人把从现场带回来的证据逐一看着,哪怕是一点点微小的线索也是认真的去分析及对比下公安系统内的数据库。

  而经过将近十几个小时的奔波,姚小兵与另外三个黑衣人最终穿过国境线,向对面的驻地开车走去,不管怎么样,由于他们时间掌握刚好,所以在经过国境线的时候,几人并没有遇到太大的阻碍,也最终顺利通过关口。

  但是一路颠簸着,在加上自己的人在执行这个任务的时候竟然被杀了几个,一来是自己没有想到的,二来是自己准备不足,看来中国境内的钱确实不好挣,这一次如果不是因为五哥的话,也许自己也就不会来。

  那领头的黑衣人自上车以后,闭目养神地思考着,在最后出现的那个黑影到底是谁?他怎么会出现在李佳明的别墅呢?!是姚小兵的人?还是李佳明内保或者是私人保安?!但是如果是私人保安的话,我们去的时候他应该在书房内的?!只可惜没有和他再交手,否则的话,一定能知道他到底是谁!!

  好在拿到了五哥要的东西,不然的话,这一次任务也是失败的,那么自己在缅甸这边也就混不下去了,再怎么样这个五哥(塞纳叶)也不是省油的灯,这一次回去得做好两手准备才行!

  然而由于过了国境线后,三部车有两部坏在国境线上,最后只剩一台。路难走,再加上刚到边境城市孟拉天竟然下起下起雨来,领头的黑衣人内心里面有些烦躁,差不多离开孟拉200公里的时候,此刻车竟然抛锚了,领头的黑衣人最终发火了!

  “妈的!!这什么破车!!你们到底行不行?!来之前你们不是检查好了吗?!”领头的黑衣人骂着另外几人,副驾驶位置上的姚小兵,正眯着休息,突然听到领头的黑衣人发火,忍不住安慰几句。

  “颂钢马,这车就这样,发脾气也没有用!等回到五哥那边,我跟他说说让你换辆新车,怎么样?!”哪知姚小兵的话并没有让颂钢马高兴,正愁着没有地方发泄,听到姚小兵的话后,从后面拽着他的衣服,用力扯着。

  “妈的,我说话关你什么事?!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你在这说什么鬼话?!”颂钢马狠狠地说着:“要不是你给五哥出的主意,老子能损失那么多人吗?!啊?!现在好了,以后不可能通过中国做生意了!!”

  姚小兵挣扎着,用手护着自己的脖子,一边扒着一边急促一呼吸着,时间一长,脸色已经开始变起来,随着后面的颂钢马力气加大,他的脖子上的皮肤被勒出雪了,深深地一条痕迹出现在姚小兵的脖子上。

  挣扎着姚小兵用手拉着身边驾驶位的黑衣人,试图借力摆脱后面的颂钢马,哪知驾驶位黑衣人不愿意得罪后面的老大,用手打开姚小兵的手,情急之下,姚小兵按住车位上的调节器,把位置向后调后随即用脚顶住自己前方的挡板,用力一顶整个人都向后倒压住了受伤的颂钢马。

  颂钢马瞬间感觉到伤口疼痛,下意识地放手,姚小兵这才从颂钢马手里脱开,在位置上坐正后咳嗽着,并摸着受伤的脖子:“咳,咳……”

  “妈的,要不是看在五哥面子上,老子才不会跟你们玩呢,想勒死我?!你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样?!”姚小兵狠狠地看着颂钢马,说着并用手指着后面正捂住伤口的颂钢马:“什么狗屁的雇佣兵?!我看你们根本就是一文不值!!五哥真他妈的瞎了眼了!!”

  “你说什么?!啊?!小子,敢说马哥?!妈的再他妈乱说话我踢你下车!!”驾驶位的黑衣人叫嚣着,然而姚小兵却不吃他这一套,整理好自己脖子后,一拳把驾驶位上的黑衣人打倒,“嘣”一声脑子敲在方向盘上,顿时出现一个印子!

  姚小兵正看着,突然脑子被人打了一拳,脑子直接敲在车门上,回头看着,正是另外一个黑衣人,未等他反应,那黑衣人顺着动作用朝着姚小兵再打一拳,此刻由于看到了拳头来路,姚小兵顺利躲过黑衣人的拳头。

  “你们几个今天想怎么地?!这是想要把我至于死地吗?”姚小兵回头狠狠地看着三个黑衣人,领头的颂钢马还在摸着伤口,低头看着发现他身上突然流血新的血液出来,姚小兵盯着几个人继续说着:“我怕什么?!你们看看你们的老大,再不做包扎,命马上就没有了,我看你们到时候怎么办?!”

  “这不好办吗?!你来帮他包扎下!!”听着这话,姚小兵抬头看着,后座另一个黑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枪抬起来直接对着他了,“别给我耍花样,枪不长眼睛的,你要是想保命就给我乖乖的去做!”

  说罢,那黑衣人朝着姚小兵开了一枪,直接打在了车门上弹了出去,不得已,姚小兵开车转到后座去,从急救包里面拿出药品来,给颂钢马身上的伤口包扎起来,约莫半个小时后,姚小兵才把事情做完。

  这边是姚小兵在给颂钢马包扎,那两个黑衣人也没有闲着,下车后来到车头前,把车检查一遍后开始维修起来,片刻后,黑衣人把车修好,而姚小兵也把颂钢马包扎好,哪知刚收拾完,还没有等姚小兵上车,驾驶位上的黑衣人直接开车离开了!

  “停车!!妈的我还没上车!!!”姚小兵追着离开的车骂着,“妈的,有你哭的时候!!”

  不过,姚小兵并不担心,跑追赶两步后停下来看着站在原地远去的越野车,从自己裤兜里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支后点着抽了起来,一边抽一边向前慢慢地走着,突然间,自己手机响了起来。

  “喂?!东西已经运出来了,按照原定计划执行,不过被那个颂钢马抢去了!”姚小兵一脸凝重地看着前后左右的说着:“好!我会注意的!放心吧,五哥,他们抢了去也没有什么用,得我才能打开硬盘里面的数据,好的!明白!!”

  挂了电话,姚小兵向前走着,这前后左右都没有人生活的地方,指不定什么时候出暗角里面窜出几个人来,话不多说把他给灭了,然而,感觉他好像也没有一般人的恐惧,看来,他在这边也混不少日子了,不仅仅心里素质变硬了,还变成了一个六亲不认的人,这一晚上把自己的姐夫姐姐一家人害的只剩两个孩子!

  好不容易来到一个有人居住的村子,姚小兵立即寻找可以乘坐的交通工具以及吃个饭再说,远远望去,就在正前方不远处有一个地方正亮着灯,昏暗的灯光照射出来,直射在地面上,姚小兵看着路面全是泥浆,一条刚辗过的车痕在灯光下尽显眼前。

  片刻后,姚小兵来到亮灯的地方,发现餐厅旅馆旁有一家修车铺,几辆二手车正摆放在门口,走进餐厅内,姚小兵用最快的速度吃完饭后,买了一辆二手越野车随即向前追赶颂钢马一伙人。

  然而,从那个村子出来后,姚小兵走将近五十公里左右,发现一个茂密的树林后直接把车开到里面去,熄火后,躺在车里睡起觉来,看他的样子,在这个不稳定的国家里面对事情的把控还是相当自信的。

  刚躺下,姚小兵就睡着了,从他接到这个任务开始基本上没有认真睡过觉,基本上这个事情做完以后到现在才有机会休息片刻,突然间,雷雨交加,闪电起,姚小兵的车在树林里面隐约可见。

  颂钢马被包扎后,伤口有些好转,路过那个餐厅时他们饭都没有吃,继续赶路,三人一路向塞纳叶驻地行驶去,这一路上受伤的颂钢马嘴没停过,全是谩骂着姚小兵在这个事情上没有做到位,害得他损失了好几个人。

继续阅读:九:途中遇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影重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