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张璇艳 #我喜欢男人
俗人七2018-10-15 20:005,628

  张璇艳对寝室里的三个人虽然不能说讨厌,但也实在不能说喜欢。

  她掰着手指头就能轻而易举地指出她们的毛病:

  沈欢沉闷无聊,总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刚来寝室的那个局促样子,实在让她看不上眼。

  那姜雨薇也是,矫情做作,居然还敢跟自己打架?简直就是找死!还有,她笑起来尤!其!假!真的是教科书级的“皮笑肉不笑”!

  至于杜岩,则是不苟言笑,无聊至极,总是一副别人欠她几百万的样子。

  而在这些人中,自己是何其的出淤泥而不染啊!

  但话又说回来,虽然她们算不得讨喜,但也确实没什么大毛病,甚至还有些优点。

  比方说,沈欢性子沉闷好歹不惹事啊,也不会乱问问题,这点她还是满意的。

  杜岩虽然比较无聊,但是她说起选课时的光芒实在是瞩目,让人移不开眼。

  至于姜雨薇,张璇艳翻了个白眼,不说话了。

  ***

  在张璇艳的人生里,真正的奉行的就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简单点说,就是做事全凭本心。

  因此当正式开学后,杜岩和沈欢投入到学习中的时候,张璇艳却是丝毫不在意,只一心期待着九月底即将展开的社团招新——“百团大战”。

  张璇艳高中时对学习就不怎么上心,能够考上津大实在是人品爆发。

  当时出成绩的时候,她爸在厂门口放了好几串的鞭炮,熏得整个镇上都乌烟瘴气的。如今到了大学,她才不要把时间浪费在学习上,这样大好的青春时光,自然是要多玩啊!

  果然到了九月下旬、十一之前的时候,学校各个社团终于开始了正式招新。仿佛是一夜之间,篮球场的围栏上、书报亭的墙上、宣传栏的窗口里、宿舍搂大厅的墙上、教学楼的过道里,铺天盖地地出现了各式各样的宣传招新海报。

  新生们自然也被这样的声势撩拨得蠢蠢欲动。

  终于,在九月底,津大的篮球场、各个食堂的门口被彻底征用,所有的社团都使出浑身解数,努力吸引着新鲜血液的加入。

  张璇艳吃完中饭走出食堂的时候,就被震天动地的吆喝声吸引住了。

  她走入人群,尽管人流如织,摩肩接踵,但她还是一步步慢慢地走着,慢慢地享受着这青春洋溢的浪漫时刻。

  “这才是青春啊!”她忍不住感叹。

  有人拿着小蜜蜂朝她大喊,有人主动将申请表塞入她的手中,也有人发挥着社团的优势,企图用男色或女色吸引新生。

  张璇艳就是入了这样的圈套。

  她看见了站在摄影社团展示板桌子后的那个男生。

  在他的周围,簇拥着好几名女生,旁边一个男生正拿着喇叭大声地吆喝着:

  “摄影社的社宝,我们的社长大人——黎子晋,外貌与才华兼备,霸气与温柔齐飞,这样的学长你不来一发?”

  旁边,还有一个男生帮忙发着申请表:“同学看一下,看一下。”

  张璇艳有些呆住了,不是因为那些话,而是因为她发现那个黎子晋微笑时会微微低头,用手轻掩嘴巴。阳光打在他的身上,只让张璇艳的脑海中蹦出了两个字——美好。

  真的是太美好了!

  她就是在这一刻心动的。

  于是,她走上前去,直愣愣地盯着他看,直到手上被另一名男生塞入申请表。

  张璇艳拨开人群,走到他的正前方,离他只有半米不到的距离。

  好近,她的心忍不住砰砰地乱跳。

  她一手掩住自己剧烈跳动着的胸口,另一手主动朝他伸出,脸上配备上恰如其分的微笑,慢启红唇:

  “你好,我叫张璇艳,是传媒与人文学院大一的新生。”

  黎子晋被她这么正式地介绍一惊,只得伸出手来,握住她的手道:“你好,我叫黎子晋。”

  张璇艳觉得身体有些发软,只得微微靠着桌子,但眼睛还是紧紧盯着黎子晋的眼睛,手上也不放手:“我喜欢你,不知道你对我感觉怎么样?”

  黎子晋在津大上了三年学,虽然也见过一些脸皮比较厚的女生,却从未遇到过这样敢于在大庭广众之下勇敢示爱的,于是脸立马就红了,只慌里慌张地抽回自己的手,半晌都没说话。

  张璇艳看着他微微发红的脸,愈发喜欢。

  “你应该记住我名字了吧?”她努力支撑起自己的身体,然后甩甩手中的申请表,“我们还会再见的。再见!”

  说着,转身离去。

  很好,她刚才的转身肯定又妩媚又动人。

  张璇艳对自己的表现十分满意。

  黎子晋看着张璇艳的背影,眼睛还是有些呆,脸上的红也没有退去,直到旁边有人撞了撞他,他才骤然惊觉过来。

  ***

  由于找到自己喜欢的人,张璇艳在回去的路上忍不住脚步轻快、心情雀跃,就连嘴角也止不住地微微上扬。

  同时心下忍不住感叹:“果然大学没有白来!”

  回到寝室后,她仔仔细细地将表格填好,然后又赶忙将表格拿回去递交。

  可惜等她再去场地时,发现黎子晋已经不在,显然是换班吃饭去了。张璇艳也不在意,反正以后的日子多得是。

  此时的季宏身为摄影社副社长,正帮黎子晋顶着班,就此顺势收下张璇艳的表格。

  过会,季宏似乎想起了什么,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朝着张璇艳喊:“哎哎哎,同学!”

  张璇艳停住脚步,回头看他。

  “我怎么瞧着你有点眼熟?”

  张璇艳只觉得这是他吸引女生的伎俩,于是冷笑着回答他:“我怎么觉得不熟?”

  季宏一拍脑门,这才彻底想起来:“你是不是认识沈欢?”

  张璇艳有些茫然地点点头:这人问沈欢干嘛?

  等等,这人怎么真有点熟?

  我靠!那不是摆水果摊的那个人吗!他怎么在这?

  ***

  摄影社的人事速度果然很快,等到下午的时候,张璇艳就收到了面试的邀请,她对这些事向来有信心,所以临出门的时候,她又朝自己手腕上喷了喷香水。

  张璇艳心情不错,等到了面试教室时,仍然有些激动。

  不少经过的社团成员都对她指指点点,显然已经知道了白天发生的事情。可张璇艳并不关心,她在意的是黎子晋。

  社团面试一般采用以多面多的形式,社团核心成员坐在一排,四个学生一同进去面试。先是上去自我介绍,之后每人抽签进行随机演讲,演讲结束后面试人再根据个人情况随机提问。

  等了许久,终于轮到张璇艳他们了,她跟在三人后面走了进去。

  张璇艳一进去,就看到了坐在一排面试人正中间的黎子晋。

  此时的他戴着眼镜,正侧头跟身边的人交流着意见,然后在自己的评价表格上写写画画。

  不经意地转头,却恰好对上了张璇艳一进来时就盯着他的大胆目光,惊得他慌忙转了回去。

  张璇艳看见他的模样,嘴角再次忍不住上扬起来。

  首先是四个人各自的自我介绍,轮到张璇艳时,张璇艳信心满满地上台,向着底下的所有人开口:

  “大家好,我叫张璇艳,来自传媒与人文学院新闻与传播学系。想必有些人已经认识我了,我性格比较活泼直爽,敢爱敢恨,比较适合摄影社的氛围。”

  张璇艳自我介绍时,黎子晋只自顾自地低着头,仿佛生怕看见她的眼神。

  自我介绍结束后,每个人都各自抽了签,张璇艳展开抽到的纸条,结果好死不死的,恰好是关于摄影的题目——

  “你对摄影有什么了解?请具体说说。”

  张璇艳忍不住头大,她对这些真的一无所知,平时也就是拿着个手机随便拍拍,偶尔拍出来的照片还要被朋友嫌弃。

  但这样小小的困难又怎么难得倒她张璇艳呢?

  于是趁着其他人上台,她偷偷掏出手机百度,表面上挺直了腰板,但实际上一只手放在椅子下面,眼睛不断地往下偷瞄。

  虽然辛苦,但好歹也让自己对摄影了解了个七七八八,因此心里也就不那么慌了。

  等到自己上台时,她已经提前放好了手机、背好了台词。

  于是,她沉稳上台,在讲台前站定,整个人虽然是朝着下面的,但眼睛却始终盯着黎子晋。

  “大家好,我是来自传媒与人文学院新闻与传播学系的大一新生张璇艳。我抽到的题目是‘你对摄影有什么了解?请具体说说。’下面我就来说说,个人对于摄影的了解。摄影的概念其实简单来说就是用专门的设备进行相关的影像记录下来。平时我们日常生活中的拍照、自拍、视频都属于这个范畴。”

  “在生活中,虽然拍照似乎没什么技术门槛,只要大家有个手机就能随时随地地拍照,但实际上并非如此。好的摄影,涉及相关的景深、焦距、光圈、快门、构图等诸多概念,对于这些概念,我作为初学者可能不是十分的了解,但我有兴趣、也有信心在以后的日子里把它学好、运用好。谢谢!”

  张璇艳对自己的这套说辞十分满意,光面试官的表情和眼神就看出来。

  演讲之前,她提前查了查摄影的概念和相关专业术语,但在表述时并没有刻意展现自己的专业,反而一笔带过,充分地表达了自己的热心和学习精神。

  她觉得,这次面试绝对是十拿九稳。

  于是,她好整以待地等着他们放马过来。

  白天在那边发申请表的男生率先提问:“张同学,你好像对摄影很了解,之前有玩过吗?”

  张璇艳得体地笑笑:“高中的时候其实对摄影就很感兴趣,但是当时学业太忙了,再加上也没什么零花钱,只能偷偷地从图书馆借了一些相关的书看。”

  又有一名女生提问:“摄影其实有时候也是一种体力活,女生扛机器也是很正常。而且有时候我们需要接其他社团的活动,并不是按照自己心意就可以的,这些你怎么看?”

  这个问题其实已经明显有了一个招揽她的倾向了。

  张璇艳面不改色,仍然微笑着回答:“其实帮其他社团摄影,也是磨炼自己的机会,至于扛机器,可千万不要小看我,我力气还是不小的!”

  说着弯了弯手臂,摆出个大力士的造型来,引得其他人都微笑起来。

  “张同学,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一直没有开口的黎子晋忽然提问,“你刚说的那些话里有多少是真的?”

  这么尖锐的问题,所有人都惊呆了。

  张璇艳也呆住了,不过很快,她反应过来,微笑着说:“都是真的。”

  黎子晋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一丝笑容,既有嘲弄,又有冷漠,仿佛将张璇艳的所有伎俩早已全部看破。

  张璇艳的心里忍不住咯噔了一下。

  “既然你说都是真的,那请问你刚刚为什么要偷偷看手机呢?”

  张璇艳支吾着辩解:“刚好有朋友的消息进来了,我看了一眼而已……”

  黎子晋不接话,继续说道:

  “我们既然是摄影社团,自然要招的人都是真正喜欢摄影、热爱摄影的人。可能你觉得这种事情没什么,不就是个社团吗?参加着玩玩不就好了?可是,你不知道的是,别有意图的人混进了社团,插科打诨甚至无事生非,只会让原先好好的社团面临崩盘。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我们社团人这么少了吧?”

  “我没有……”

  “难道你敢保证你没有私心?”

  这次,黎子晋一改以往的亲和形象,眼神中的认真与狠厉,释放出巨大的威压,震慑着场上的张璇艳。

  他紧盯着她的眼睛,但是张璇艳却不敢看他的眼睛了。

  她当然知道自己做这一切都是出于私心。

  于是,她垂下了脑袋,她就算是再厚的脸皮也经不住别人这样尖锐的质问。

  黎子晋没有再说话了,他双手抱胸,眉头紧皱,眼睛紧紧盯着台上的张璇艳。其他人也都讪讪地不敢言语,时间仿佛凝固了,教室安静得像是一块凝固的冰。

  许久,张璇艳抬起头来,眼里闪着动人的光,不知是退让妥协还是负隅顽抗:

  “是,我是有私心。可我的私心不就是你吗?我喜欢你,想追你,难道这也有错吗?”

  所有人都惊呆了,这女生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啊!

  张璇艳说完这句话就跑着离开了教室。

  她是女生,她终究是女生。

  面对这样的诘难,她也会面红耳赤,也会羞于启齿。

  他的话尖锐如冰,纵然她热情似火,可也难以让他融化。

  这样的质问只让她感受到了他的冷漠无情。

  而黎子晋只觉得自己的连环拳就这么打在了软绵绵的棉花上,自己因对方的步步紧逼而置气,自己为冲动带来的尖锐质问而羞愧。

  自己一个大男生,何必这样为难一个女生呢?

  可他只能这样为难她,让她知难而退。

  不然她的步步紧逼,只会让自己束手无策。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手足无措。

  这是个让他没办法的女生。

  他不知道怎么办。

  ***

  张璇艳刚跑出教室,迎面正好撞上了匆匆赶进教学楼的沈欢。

  沈欢瞧见她正准备停下脚步跟她打招呼,张璇艳却假装没看见,理也没理她径直地走了,害得沈欢只能尴尬地放下抬起来的手。

  张璇艳假装没事,一如往常地高昂着脑袋,走出了教室。

  可出了教学楼,走到昏黄路灯下的银杏树下时,趁着没人,她终究是垂下了脑袋。

  张璇艳忍不住叹了口气,这次的事情八成是黄了吧。

  张璇艳活得不明白,可也不糊涂。她很清楚自己的情感,也很清楚自己的目的。

  大学,她的打算就是吃吃喝喝玩玩,过几年无忧无虑没有压力的日子,随着自己的性子谈恋爱,分手,再谈恋爱。

  可今天在自己真正想做的第一件事上,她就栽了跟头。

  她喜欢黎子晋,或者说喜欢被对方触动时的那一阵心颤。

  当他被身旁人逗笑时,他缓缓低头,同时抬起右手,虽然微笑着,却努力用自己的手掩饰。

  这是他的礼数,这是他的周全。

  在那一瞬间,万物俱寂,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了她和黎子晋。

  张璇艳遥遥地看着他,那个轻掩笑意的男生。

  她只觉得她的眼里只剩下了对方,这个世界忽然变得那么阔大又狭窄,阔大得能容下他们和其他千千万万的众人,狭窄得让她的眼中只能装下一个小小的对方。

  所有一切都黯然失色了,对方才是唯一的那一盏明灯。

  她站着,遥遥地就能看见对方散发出的独有光芒,于是她努力朝着对方靠近,就像是赴死的蛾。就算前路千难万难,困难重重,就算是伤痕累累,就算是死,又怎么样呢?

  她,张璇艳,无惧无畏亦无悔。

  ————————

  小剧场:张璇艳的个人采访

  Q:你似乎真的很喜欢黎子晋?

  A:是的,看见他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他了,一心只想跟他在一起。(痴笑)这大概就是一见钟情的感觉吧?

  Q:高中的时候有谈过恋爱吗?

  A:(干脆)谈过,但是谈了不超过三个月,都分手了。

  Q:怎么会这么快?

  A:我也不知道,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恋爱三个月魔咒吧,总是过不了最初的三个月。

  Q:此时最想对黎子晋说些什么?

  A:(端正身体,清了清嗓子)黎子晋,我真的喜欢你,请你接受我吧!(说完忍不住笑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于喜欢]喜欢的心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于喜欢]喜欢的心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