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懒货
柒钥2018-12-17 21:183,261

  转眼间一个多月过去了,母亲好不容易的熬过了月子,刚出了月子,就迫不及待的想去洗澡,奶奶见状赶紧拦下来,说刚出月子不能马上洗澡,会着风的,要不就先把头洗洗吧!

  听到奶奶的话,母亲想那就再忍忍,既然一个月都忍过了,还怕这几天。头发乱的跟个疯婆子似的,还有各种脑油,头皮屑,出的汗黏黏糊糊的想想身上就打了个冷战。

  父亲赶忙给打来热水,母亲迫不及待的脱掉外套,然后解开头绳,稍微理了一下打结的头发就把脑袋伸到热水里去了。。你能想象一个月不洗头是个什么状况吗?反正我是想象不出来,我两天不洗就感觉痒痒的受不了了。

  我母亲足足用了三盆子水才让头发恢复原来的样子,母亲长长的出了口气,真是憋坏了!洗完头一下子清醒了很多,人也精神了!月子里总感觉脑袋晕晕的。

  我母亲说我生下来之后非常的乖,每天也不哭不闹,大眼睛眨呀眨看见谁都会笑,谁抱也不哭,吃饱了就睡,睡醒了就吃,只有拉屎尿尿时才哼哼几声,真是非常的好带,这也就减轻了她很多的压力,毕竟不用每时每刻的看着我。这要是搁在其他孩子身上那就难办了,这么点的小孩子一没人抱吧就哭的昏天暗地、失心裂肺的,不抱吧哭的可怜看着就心疼,抱吧时间长了那是腰酸背痛腿抽筋的,这么一说我还不算一个坑妈的娃吧!

  实际上那时我还小,又不记事,有很多事情我都是后来听爷爷奶奶和我爸妈他们说的。有时候我问起他们我小时候的事时,他们有时候也记的不是很清楚。

  据母亲说她是在第四个月的头上洗的澡,那个黑呀,都没法子来形容,洗出的黑水估计都能浇二亩好地了。洗了一次澡感觉就像身上掉了二斤肉,整个人走路都是轻飘飘的,如果要用一个字来形容的话,那就是爽,两个字就是贼拉爽!

  想想还是小的时候好呀!那时候什么都不懂,什么烦恼都没有,每天什么都不用想!就在炕上躺着,瞌睡了就睡,饿了又人喂,拉了尿了也有人处理。逐渐的大了以后,偶尔还想翻个身什么的。

  我母亲说我小时候就懒的可以,俗话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我小时后就有点懒,长大了也不是什么勤谨人。我那时都到了四个月了还不愿自己努力学翻身,每次母亲推一下我就翻一下,不推也懒得不待的动,别人家的小孩学会爬了的时候,那个不是欢快的在炕上爬来爬去的,而我呢在炕上懒懒的爬着,有时爬了两步就趴在炕上不想动了,父亲母亲对我这种表现很是无奈,后来母亲想了个办法,每次等我懒得趴在炕上时就会在我前面放点好吃的来引诱我,我才会发挥我吃货的潜质飞快的爬过去把东西塞到嘴里,看到这种情况我母亲常常感叹“为什么他们两都是勤谨人,怎么我就又懒又馋呢,这幸亏是个男的,要是我生的是个女的,那不是给块糖就跟人走的货。”父亲则宽慰母亲,孩子这不是小的呢,你放心等孩子大点就好了!实际上小孩子从小就该好好培养的,我小时候是那样,长大了也差不多。真是让二老失望了啊!

  那时村里的小孩子都皮实,大多在一岁差不多就能扶着墙走了,跌倒了也不哭,爬起来继续扶着墙走,而我呢都一岁半了才开始练习走路,累了就一个屁敦坐在炕上,母亲常常感到无语,这到底是跟谁了,家里也没这么懒得人啊,母亲时常怀疑我到底是不是她亲生的。

  我父母那时很努力的教我说话,我就会很有骨气的瞟他们一样,扭过头去,不给好吃的休想让我开口,父亲就会拿出好吃的来引诱我,然后我就会磕磕绊绊的叫上两声,母亲会很气愤的骂我是白眼狼,父亲就会在旁边看热闹般的哈哈大笑!

  又快到年底了,外面下着鹅毛大雪,北风呼呼的刮着,天地间一片白茫茫的,母亲坐在炕上倚着窗台望着外面不知在想些什么!

  “怎么啦?我见你一直看着窗外,是有什么心事吗?”父亲这两天就注意到母亲的异样了,母亲每天闲下来的时候就看着窗外发呆,父亲知道母亲是想家了,想远在城里的岳父岳母了。

  “没啥!我就是…”

  “你先别说,让我猜猜看,想岳父岳母了吧!”父亲笑着打趣母亲。

  “你都知道了!”母亲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我看你没天望着发呆,而且我是你男人,你那点心思我还能不明白!你是想家了吧!”父亲上前搂住母亲轻声问道。

  “嗯,想了!前年结婚时就和我娘说好的年上要回去过,可是没想到怀孕了!没能回去。去年是刚生完孩子,我身子还没养好,孩子也太小了!怕孩子冻着了!也没回去。今年没啥事了吧!孩子也一岁了!我娘早就想见见她的外孙了!咱们年上回我娘家好不?”母亲看着父亲非常认真的说。

  “好啊!你这事夏天不就跟我说过了嘛!我不是答应你了!怎么啦?是不是怕我忘记了啊?”父亲笑呵呵的对母亲说。其实父亲知道母亲是想姥姥了!以前没结婚的时候最起码每年都能回去探望父母,自从结婚后还是结婚的时候见过,后来一年多都没见过,总是说要回城里,可是也总有事给耽搁了!一直拖到现在。

  “我不是怕你忘了!就是想再跟你说说,那你说咱们什么时候回去啊?”母亲面露喜色,一脸期待的看着父亲。

  “哈哈…咱们年前去你家!”

  “真的呀!”母亲坐直身子惊喜的叫出声来,“太好了,爹娘要知道我回来保证高兴坏了。”

  “是啊!岳父岳母可能早就盼着你回去呢!”

  “可是…”等母亲平静下心来突然想到爷爷奶奶,他们是团聚了可是这边又分开了。

  父亲看母亲刚才还很高兴怎么一转眼就低落下来了,就问“怎么了?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就是想咱们要是回我娘家了!那家你不就剩爹和娘两个老人了!冷冷清清的,这年可咋过呀?往年家里可都有很多人呢!”母亲语气有些低落。

  父亲听了母亲的话,感觉很窝心,她媳妇虽然脾气有些直,但是对待父母老人那是真的好,能娶上母亲真是父亲几辈子修来的福气,父亲一伸手把母亲搂在怀里说:“没事的,咱爹娘早就知道了!他们前两天还问咱们准备啥时候去呢?毕竟自从结婚之后一直没时间去探望爹娘,不是这事就是那事的给耽误了,岳父岳母他们还没见过小轩呢!”

  “没事,这回去了咱们多住几天,让你们好好团聚团聚!”

  “谢谢你!”母亲看着父亲深情的说。

  “你是我媳妇,有啥可谢的,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到时几年了也没去看你爹娘,二老不要怪我才好!”

  “没事,有我呢!我会罩着你的。”

  “哈哈…,对,有我媳妇呢!”父亲开怀大笑!

  很快就要到年根了,父亲专门跑了一趟镇上,给爷爷奶奶备齐了过年要用的东西,还给姥爷发了电报,告知了一下他们年上过去的消息。回家又劈了很多的材整整齐齐的碓在墙根底下,然后又把屋里仔仔细细的把屋里打扫了一边,被子和褥子该拆洗的拆洗,该换的换,等把这一切都做好了以后,我母亲还不放心的有检查了一遍看有没有遗漏的地方,争取在他们走之前能把一切都安排好,也让他们能无后顾之忧的会城里去,要不一直惦记着这个年谁都过不好。

  等家里的一切都安排就绪,去姥姥家的安排也提上日程了,爷爷准备了一些这儿的土特产让父亲带到城里的姥姥姥爷。母亲也开始收拾东西,本来就说去个把月也不需要带多少的东西,又不是不回来了,可是等收拾完了,母亲吓了一跳,足足的塞了三大包,有给姥姥姥爷带的东西,换洗的衣服还有路上要吃的东西,这些可是都要父亲自己拿的,因为那时的我还小母亲必须抱着我,真是不出门不知道,出门吓一跳。

  那时远没有现在这么方便,现在人人都有私家车,出门把东西往后背箱一扔全搞定,那时可是去考人力的,出一次门都像是一次迁徙!

  第二天凌晨天还蒙蒙亮,一家人就都起来开始准备,早上有一趟开往县里的车路过乡里,所以得早起,要是赶不上了就得等明天了,早饭过后,母亲把我裹的严严实实的抱在怀里,父亲提起地上的大包小包的东西走出家门。

  “爹娘,你们就别出去了,天还没亮呢,外面冷着呢。”父亲看爷爷奶奶要出去送他们,连忙出言阻止。

  “没事,我们就送你们到村口,又不远,我们看着你走,也踏实,快走吧!要不一会儿该误车了。”说着爷爷就朝外面走去,父亲看爷爷走了连忙跟上去。

  一行人在雪地上慢慢的走着,凌晨的天空蒙蒙亮,皎洁的明月高高的挂在天上,洒下银白色的月光,照在一行人的身上。身后的洁白雪地上留下了一排排脚印,很快就到了村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梅老头的花样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梅老头的花样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