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纳萨里克大坟墓(三)
吊儿郎当一咸鱼2018-10-09 23:533,350

  “啊~罗兰大人~!”

  雅儿贝德一下子就软在了罗兰的怀中,双眼迷离地抬头和他四目相对。

  不过罗兰顺手就把她唇上的手给上移,遮住了她的双眼。

  “玩闹该结束了,我们还有工作没有完成,不是么?”

  雅儿贝德低下头,从罗兰的手下出来,转过身优雅的躬身行礼。

  “是,罗兰大人,属下冒犯了。”

  只要他露出明显的拒绝之意,雅儿贝德便收回了那一份热忱,再次变成一名忠心的属下。

  “那么你们享用吧。”

  丢下这一句,罗兰启动了安兹乌尔恭之戒,传送到了飞鼠的卧室。

  华丽的如同宫殿一般的卧室,宽敞而明亮,飞鼠真站在墙边,伸出巨大的白色骷髅手按在墙上,低着头。

  “为什么你个逃走的家伙在消沉啊。”

  罗兰坐在带着顶棚、那足够七八个人在上面打滚的大床边,翘着二郎腿,从背包中取出一支烟点燃。

  这支烟是一次万圣节的奇妙道具,介绍是:闻起来是烟草的味道、吸入口中也是烟草的味道,可是当你回味的时候便是酸甜苦辣。

  酸是甘梅,甜是草莓味的糖果,苦是咖啡味,辣则是极度清凉的薄荷。

  缓缓吐出烟圈,这时候飞鼠叹了口气转过身来看向他。

  “正因为临阵脱逃才感觉对不起你啊,罗兰桑,抱歉把这么多事情都压在你身上。”

  “好了,我就是开个玩笑。”罗兰又深吸了一口,不过这次是零度薄荷,一股清凉直冲大脑皮层,好半天才缓过劲来。

  “话说回来啊,夏提雅因为有恋尸癖所以对你发情也就算了,为什么雅儿贝德刚才也会对我那样的亲密啊,我记得翠玉录那个设定狂魔应该没有跟佩洛洛奇诺一样有性癖的设定才对啊。”

  说着罗兰叹了口气,抬头看向飞鼠,却发现他有些不太自然。

  现在的飞鼠是一个不死者,穿着华丽大魔法袍的骷髅架子,脸上没有血肉也不会有有什么表情,最多就是张张嘴,猩红的眼睛闪烁两下就没了。

  飞鼠现在没有正眼看他,侧过头45°角仰望着天花板,猩红的眼睛一闪一闪的。

  而下一刻,飞鼠身上冒出一阵绿光,他就恢复了正常。

  “不死族的天赋魔法,在受到精神类攻击或者干扰的时候会被动发动,俗称‘强制不方’,假设到了异世界之后这个被动魔法变成了针对持有者本身精神波动较大时就会被动启动的话,那么就证明你刚才很慌乱。”

  “飞鼠,你跟以前一样不会撒谎,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吧?”

  飞鼠叹了口气,比罗兰还高大一截的巨大骷髅此时显得矮小了许多。同时他心里也在敬佩:不愧是罗兰桑,只是这样的小事情就能分析出这么多来。

  他在罗兰面前站定,一个九十度鞠躬。

  “抱歉罗兰桑,之前因为出于玩笑更改了翠玉录桑对NPC雅儿贝德的设定,所以……”

  果然如此么……

  “话说你该了哪部分设定?”

  “最后的那一段……”

  “呃,具体改成了什么?”

  “改成了‘爱着罗兰’……”

  “What!?”

  “所以说,把最后那段‘是个贱人’,改成了‘爱着罗兰’……”

  罗兰手中夹着的烟掉落在地,他愣愣的看着飞鼠,脑海里被‘爱着罗兰’四个字充斥。

  卧槽,游戏还能这么玩的?

  就改这么一句话雅儿贝德就爱上我了?

  “等等,你确定是因为你改的这一句,而不是因为翠玉录的其它设定?要知道那设定可是……”

  “翠玉录桑的设定我从头到尾都看过一遍了,就是因为我最后改的这一句……”

  “嘶……”

  罗兰把掉在地上的烟继续扔嘴里抽,一点都不符合他那忧郁而高贵的气质。

  这次随机到的味道是草莓菠萝,倒是让他安心了不少。

  “啊,飞鼠,你先起来吧,我并没有生气,只是很困惑。”

  飞鼠抬起头:“困惑?”

  “是的,如果雅儿贝德只是因为你改了那么一小段设定就爱上了我,那么也就是说,我们曾经对NPC的任意一条设定都是极为重要的,那可能就是他们人格或者个性本身。”

  “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如果知晓所有NPC的设定,那么你伪装的‘无上统治者’就可以更加针对的入手。”

  “誒?不是罗兰桑来么,刚才罗兰桑你表现的就很完美啊。”

  “别闹了,公会会长可是你飞鼠,而且别忘了你丫刚才还一个人开溜把我扔那,还给我开了这么大个玩笑,这种事情当然是交给你来办了!而且别忘了,我现在可没什么实力,没有力量怎么服众,难不成你要我把那玩意拉出来玩玩?”

  “别!别!罗兰桑我来当,你千万不要把‘它’给放出来,现在已经不是游戏时代,谁也不知道把‘它’放出来的后果是什么。”

  “所以说,你还是加油吧。”

  飞鼠巨大的骷髅脑袋垂了下来,他已经认命了。

  ……

  从飞鼠的房间出来,罗兰回到自己的卧室,里面已经有一位客人在等候了。

  娜贝拉尔·伽玛,昂宿星团战斗女仆之一,种族为二重幻影,因为种族等级只有LV1,所以只能变化一种形态,也就是现在高冷美人的女仆模样。

  其等级并不高,相比起满级的守护者来讲只有63级。

  设计之初是让她们驻守王座,昂宿星团一共是六姐妹,设计之初的理念是可以让她们六个人协同作战,当初被设计成可以组队刷副本的合理职业搭配。

  昂宿星团统一由赛巴斯管指挥。

  “罗兰大人,在下是今天起侍奉您的女仆,娜贝拉尔·伽玛,如果您有什么需要的话请尽管吩咐。”

  完美的礼仪,再加上是这样的美人简直是赏心悦目。

  “虽然有很多问题想问,不过还是先回答一下,卧室里面传来的奇怪的声音是什么吧。”

  罗兰莫名的有种不好的预感,精神紧张起来又下意识地把烟给拿出来叼在嘴里。

  深吸一口,这次的榴莲味的……

  “启禀罗兰大人,雅儿贝德大人在您的卧室,进入您卧室的理由是——暖床。”

  啥玩意?

  暖床?

  守护者总管的工作呢?

  “咳,我忽然想起来飞鼠有事情叫我过去,那么等会儿见……”

  “是。”

  娜贝拉尔上前一步,恭敬地说道:“近卫兵已经准备好,在门外等候。”

  哇……我只是出去躲一躲她而已啊,叫什么近卫兵啊,话说这么快就安排好了么?

  “那什么,我只是去见一下飞鼠……”

  “请等一下,如果让罗兰大人您一个人的话,万一出现什么意外我们就无法完成誓死为盾的使命。”

  娜贝拉尔说的很平静,仿佛为他付出生命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情。

  那沉重的忠诚,压的罗兰有些喘不过气来。

  “请恕属下冒犯,罗兰大人之前不久将自己的力量进行了封印,属下认为处于虚弱状态下的罗兰大人才更需要我们的跟随。”

  誒?已经暴露了?

  我还以为没人发现呢……

  他施展‘戒律裁决—己’的时候是刚穿越这个世界没多久,傻乎乎的就放了个超级华丽、而且不需要对周围造成破坏的超位魔法,后果就是一年里面他都要以这样弱鸡的身份存在。

  还别说,他要真打起来,不会比娜贝拉尔·伽玛这位战斗女仆厉害多少……

  “咳,我就在大坟墓里面转一转,近卫兵什么的就算了,你一个人跟过来,这样可以么?”

  “这是属下至高无上的荣幸。”

  怕里面的雅儿贝德反应过来跟他撞个正着,罗兰抓住娜贝拉尔的手腕,启动了‘安兹乌尔恭之戒’,直接传送到了第十层的王座之间。

  ‘安兹乌尔恭之戒’,工会戒指,是为了方便在公会内移动的便利道具,不然的话就得跑着上下层。

  纳萨里克大坟墓还是相当大的,要是不佩戴戒指跑图的话会很耗费时间。

  到了王座之间,罗兰走到自己的王座上坐下,稍稍松了口气。

  娜贝拉尔站在他的身侧,随时等候着命令。

  她还是那副冰冷面无表情的样子,然而她紧紧握着裙摆的双手证明她的内心并没有那样的平静。

  “话说你还是第一次来这里吧?”

  王座之间是需要工会戒指才能进来的地方,权限的话只开放给了雅儿贝德这个守护者总管一人。

  按理来讲其他的NPC们是从来没有进来过这里才对。

  “是的,罗兰大人,能够来到如此神圣的地方,属下感到无比的光荣。”

  神圣么……

  抬头看向上方,巨大的环形圆桌的上方是一个占据了几乎整个天花板的水晶吊灯,温和的光芒从那些珍贵的水晶上散发,照的旁边黑曜石的墙壁闪闪发亮。

  下方的圆桌旁是四十二张王座,这个房间的创立原本就是为了更符合他们‘反派’的设定而做成的暗黑系风格,好像是模仿了某个副本boss 的房间来设计的。

  “嘛,你开心就好。”

  来到这里也不完全是为了逃避雅儿贝德,他还有一些想要测试的事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四十二位无上至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四十二位无上至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