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元神化形
刘润木2018-10-08 02:012,584

  于府以运镖为业,虽谈不上富可敌国,但也是家底殷实的人家,仅府邸就占了祺西城五分之一的土地,装饰上也是相当讲究,棱是棱角是角,使人有种庄重之感。

  于成本来是打算先回自己房间换套衣服,打扮体面了再去找父亲谈出去的事,没曾想才刚进院子不久,门外就传来了声音,“少爷,小的泉青,老爷有要事,让小的请您到前厅一叙。”

  泉莜莜心头一紧,于成却眉毛一翘,朝她点了点头说道:“来得正好,如果前面就是希望,那两巴掌就当是鼓励了!”

  说完,于成直接披上大衣就走了出去,泉莜莜只好叹了口气继续跟着,结果却被泉青给拦住了。

  “泉青,你这是干嘛?”

  “小姐,于老爷明确说了,只让少爷一人过去。”

  泉莜莜一听火大,大声驳斥道:“我在于府哪里不能去了,你这奴才好大胆子,信不信我让爹把你调去喂猪!”

  “别别别,这是于老爷吩咐的,小的只是照做,还请小姐恕罪、恕罪!”

  泉家服侍于府,是泉氏老祖宗立下的规矩,这规矩比摘星山的出现还要早,除了家主一家人在于府能受礼遇外,其他泉氏进了于府皆为奴仆,所以泉莜莜的一句话,当真是可以把泉青吓坏的。

  “莜莜别为难他了,我自己去便是,你在这里等我的好消息吧。”

  “可是……”

  于成不等她说完,便潇洒地摆了摆手,带着泉青踏雪而去。

  两人走了好一会才来到前厅,只见客座上分别坐着四位蒙面人,而主位坐着的自然就是于成的父亲、于府的府主——于烈,在他的头顶还悬挂着一柄散发着淡淡寒气的蓝色霸枪,霸枪两头均有锋利的枪刃,那便是历代府主的宝器——十里冰封。

  于成瞥了一眼霸枪,行礼道:“见过父亲。”

  府主于烈遣走了泉青,对于成说道:“你听从这位前辈的吩咐,不得有违。”

  没有玄赐,便是弃子,这些年来于烈对儿子冷眼相看,不闻不问,于成也早已习惯这种父子关系。

  “遵命!”

  于成百无聊奈地望向其中一位蒙面人,只见对方皱褶横生的额头下,一对白眉分外显眼,但眼睛却深邃明亮,四目相对之间,于成竟立即动弹不得。

  好像有一道光,从眼睛进入我的身体了?

  于成想着,索性闭上双眼,将元神的一部分剥离出来,在体内紧紧跟着那道光。

  他给这招起名为“元神化形”,是小时候无意中发现的能力,一开始还以为是了不得的玄赐,但别人听了都笑他是弃子得了癔病,长大后自己翻遍书籍也不得解,再加上这能力也没什么用处,所以他也一直没当回事,今天倒是派上用场了。

  这白光似乎在找什么?

  正在于成揣度之时,那白光竟来到他的心脏附近,猛烈地撞了过去,惊出于成一身冷汗,“好家伙,这是要拆了爷的心肝脾肺肾吗?”

  但就在白光快撞上的时候,却被硬生生地反弹回来,紧接着白光又接连试了几次,于成此时紧张地关注着体内的状况,丝毫没发现这每一次撞击,自己的肉身都会浮现出一丝痛苦的表情。

  等他睁开双眼时,已是浑身无力,瘫坐在地上大口地喘气。

  蒙面人迅速掏出药丸让其服下,又运功帮其凝聚心神,这才让他稍稍有些舒缓,能自行运功调息。

  “如何,一切可好?”于烈客气地问道。

  蒙面人轻轻拍打木椅的扶手,端起茶杯品了一口说道:“令公子无碍,只是……”

  “只是什么?”

  “有些不放心,先让他休息一下吧,稍后和我徒儿比试一番,便知结果。”

  于烈想了想,“一切依您所言,来人,先扶他到演武台边上休息。”

  两名仆人应声而上,于成一脸迷茫地看着自己的父亲,心想这世间若真有父子之仇,也不过如此了。

  待于成走远,另一位蒙面人嗔责道:“离老头,你这样做过分了吧,他可是……”

  “绫仙姑,正因为他是于仙的孙子,才要这般测试,否则他对得起自己的爷爷和母亲吗?”

  “你搞了半炷香的时间,结果试不出来吗?”

  “试出来了,很牢靠。”

  “那你为何还要安排比试,他看起来就剩半条命了!”

  “不用担心太多,我会护他周全的。”

  “你……”

  两个蒙面人吵了起来,于烈面色变得有些难看,但他又不敢劝架,因为没有一个是他惹得起的。

  冬天大雪封山,于府的生意会进入淡季,所以闲暇的人也比较多,听闻自家少爷要与人比试,演武台很快就三三两两来了不少人。

  “这于少虽说枪法招式还行,但上台比试还是第一次吧?”

  “也不知道对手玄赐如何?”

  “听说是高人的徒弟,玄赐必定是上乘的,于少就是个弃子,简直是自讨苦吃!”

  “哎,这都得怪我,总教头叮嘱不得伤害弃子少爷,所以平时对练不敢动真格,让这小子以为自己能耐大了。”

  “就是就是,都怪你,哈哈……”

  演武台取笑声四起,于成边调息边辨认着,“于谦、于大宝、于正……回头让你们尝尝取笑爷的下场!”

  突然,一个雄浑的声音吼道:“再喧哗,一律杖责二十!”。

  众人立马就安静下来,东边的人群还让出了道,从后面缓缓走来一男一女,男的身材高大、威严霸气,女的身姿婀娜,惹得在场男人们心中痕痒。

  这便是总教头成靖天和内务总管于媚。

  成靖天走到于成身边,抚摸着他的白发关切问道:“成儿,这是怎么回事?”

  “舅父,父亲让我和人比试。”于成似笑非笑地答道。

  成靖天仔细看了下于成,面色铁青地站了起来,“你爹这是失心疯了吧,怎能这般折腾自己的儿子,我找他去!”

  于成心里感动,这府里真正关心他的人,除了泉莜莜就是舅父成靖天了,见他站起来就要走,马上反手拉住了他的衣袖,“唉舅父,算了算了,我遵命便是。”

  自从妹妹去世之后,成靖天便把于成当成自己的儿子般照料,哪能咽得下这口气?

  “你这是愚忠!”

  此时,泉莜莜也气呼呼地跑了过来,红着眼骂道:“于大傻子,叫你嘴贫,这就是你说的好消息吗?”

  成靖天甩开于成的手,转身就要去找于烈,结果脚抬到半空就愣住了,“这气息?”

  只见不远处,于烈带着四位蒙面人已是大步走了过来。

  “靖天,不用我多说了吧,他们是为了当年的约定来的。”于烈压低声音说道。

  成靖天听完一阵恍惚,脸色煞白,嘴里念叨着什么。

  于烈深呼一口气,望向于成问道:“准备得怎么样,能上场了吗?”

  “于叔,他这状态怕是不行,莜莜恳请您择日再让他比试!”泉莜莜略微有些颤抖地请求道。

  于烈却背过身去,明显没有丝毫余地可言。

  豆大的泪珠从泉莜莜的脸上滑落,刚想再说点什么,却被于成按住。

  “父亲,我准备好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摘星山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摘星山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