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摘星山下的弃子少爷
刘润木2018-10-07 02:422,290

  为何叫摘星山下?

  一千年前,有座山平地而起,山巅如日月星辰般遥不可及,被世人称为摘星山。

  从此,仙界在山顶,人间在山下。

  祺西城的于府里,有位白发少年正屏住呼吸躲在柴堆里,目不转睛地盯着柴房的纸窗。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和喧哗声,“怎么样,找到了吗?”

  “没有,跑得真他娘的快。”

  “这杀千刀的,这么熟悉咱们府里的布置,难道是内鬼?”

  “给老子继续找,要是我家短毛鳄怪罪下来,你们个个都生不如死!”

  “是,教头,走走走,快走。”

  ……

  许久,见声音终于安静下来,少年长嘘了一口气,正打算拨开眼前的木柴,柴房门却被推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强壮的歪嘴武者。

  少年缓缓吸着气,眼珠子睁得偌大,紧张地看着他慢慢靠近自己藏匿的木柴堆,心里暗暗咒骂,歪嘴猴你不得好死!

  “于侯教头,你在这里做什么呀?”声音响起,从门外走进来一位如花似玉的少女。

  “呃,泉大小姐,没事没事,这不天冷嘛,我来柴房看看木柴够不够。”

  “这大冬天的真是辛苦了,那木柴够不够啊?”

  “够、够,我还得去其他柴房看看,就先走了啊。”

  等人走远,少女便把门合上,从地上捡起几颗碎石朝柴堆扔了过去,嘴里喊着:“人在这,快来人啊!”

  少年立即冲出柴堆,摁住了少女的嘴巴,“别闹!”

  “怎么,于家少爷改当樵夫了?”少女扒开他的手,低声戏虐道。

  少年掀下帽子摘下口罩,露出一头白发和洁白的牙齿,无奈说道:“倒霉,本想偷了歪嘴猴婆娘刚买的貂裘,怎知他们回来得早,差点被抓了个现行!”

  “你好端端的去偷人家貂裘干嘛?”

  少年眼睛一转,坏笑着答道:“你生日不是快到了嘛,我这也没啥好送给你的,所以……”

  “好啊你个于大傻子,你竟然送我别人用过的东西,不行不行,我生气了,我要告诉于叔去。”少女起身就要走,少年好说歹说又把她给劝了回来。

  “好吧,其实是那歪嘴猴背地里取笑我,我一时不爽惩罚下他而已。”

  “我说于大少爷,你都惩罚了多少人了,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少年撇过脸,额头的白色发梢处,隐约可见一个“∞”形状的疤痕,只见他双拳紧握,脸色突然变得冰冷起来。

  “只要他们敢说,我就敢做!”

  少女闻言叹了口气,心想这也不能全怪他。

  作为于府的独苗少爷,他满腹诗书,枪法招式运用自如,可谓文武双全,若放在一千年前,他完全可以顺利地继承家业。

  但摘星山的出现,令不少人拥有了新的天赋,大大提升了武器和功法的威力,人们将这场变故称为“摘星山之变”。

  因为此事太过匪夷所思,玄妙至极,人们猜想是来自摘星山顶上神仙的馈赠,这新的天赋便被人们称为“玄赐”,玄赐能随父系代代相传,所以有无玄赐、玄赐的优劣,也决定了一个家族的荣昌和地位。

  而那些没有玄赐的人们,会被当成是神仙嫌弃的俗子,一般生活在世间的最底层,被统称为“弃子”。

  好巧不巧,这于府的独苗少爷,偏偏就是个弃子。

  “对了,今天天气这么冷,你怎么来了?”少年表情说变就变,对着少女又是和颜悦色的样子。

  “来解救你啊。”

  “扯,说正经的!”少年一脸期待,心中早已有个期盼着的答案。

  “诶,于少也有正经的时候啊?”少女调侃着,就是不说。

  少年端坐了起来,满脸认真地说道:“对你,我便是正经的!”

  少女噗嗤一笑,“好了别装了,我今天过来是因为收到了个很重要的消息。”

  “是不是上次我托你找的东西有下落了?”少年已经忍不住了。

  “嗯,但你最好要有心理准备,据说是落在施魂生的手里了。”

  “施魂生……”少年神色黯淡了下来,喃喃道:“摘星山顶有个摘星亭,传说每年九月九日,会有九位绝世高人相约到此聆听神仙的教诲,被世人称为摘星君。”

  “正是摘星君之一的施魂生,此人神出鬼没,极难见其一面,若是你爷爷在就好了。”少女遗憾说道。

  “唉别提了,人人都说我们于府祖上保佑出了他这么个摘星君,可会有多少人知道他连孙子都没抱几天,就莫名其妙闭关去了,而且很可能在摘星山顶,那鬼地方谁上得去!”少年手指交叉靠在脑后,一脸嫌弃地说着。

  “其实我很想知道,你要找的那本《山巅》,里面到底写了什么呀?”

  少年痴痴看着屋顶,“我是在一本游记中看到的,据说《山巅》那本书,记载着‘摘星山之变’的起因,很可能有启发玄赐的办法,这对我太重要了……”

  少女默默地看着他,怎会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毕竟两人这么多年的青梅竹马,但又不知道说什么才能安慰他,或者说鼓励他。

  “我决定了,去找施魂生,在祺西城禁足了这么多年,再这样继续下去,我当真要变成废人了!”

  少年说着,脱下身上的黑衣并包裹了起来,一旁的少女急了。

  “你又来,上次当众被于叔扇了两巴掌的事,全忘了?”

  “哪能呢,这不好了嘛,你看!”说着,少年拍了拍自己的左脸。

  “于大傻子你真是,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好了,小心让于叔一巴掌给呼死!”少女忿忿言道。

  少年却笑了笑说:“没有玄赐的弃子少爷,被人称为于氏的耻辱,连父亲都生怕我埋汰了祖宗的威名,生生把我禁足了十六年,我现在这幅样子,难道比死好看吗?”

  “好看,只要活着!”少女脱口而出。

  “不,泉莜莜,你不知道我承受了多少,只要有一丝机会,我都要去争取!”少年站起身来,眼神坚毅地说道:“哪怕是死,老子也要死得辉煌,至少也得是悲壮!”

  说完,少年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在雪地留下一个个新生的脚印。

  “于成!”泉莜莜喊道,却没有换到他哪怕一个回头,只好跟了过去,嘴里喃喃道:“其实,你的苦我都知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摘星山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摘星山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