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于成之死
刘润木2018-10-05 21:082,182

  “拿命来!”

  泉青双手向前一指,数十颗夺魂珠从四面八方向于成袭来。

  夺魂珠的厉害之处,在于点穴的准确性,只要被一颗击中穴位,那么战斗就基本宣告结束,然而弱点也非常明显,那就是力道有限,除非是将精力练到极强的层面,否则无法贯穿习武者的皮肉。

  泉青使出的这招名曰群珠夺魂,可同时操控多颗珠子,从不同的方位发起攻击,但也需要依靠成倍的精力来维持。

  于成绷紧神经,将力量积聚于腿部,身体向前微微倾斜,接着两腿一蹬,转枪朝着泉青的方向冲去,瞬间便弹飞了几颗夺魂珠,只要对手精力充沛,这些珠子会一直追着他跑,所以突出重围直击对手就成了最佳选择。

  泉青双目微迷,露出一丝狞笑,轻轻向后退去,同时牵引着夺魂珠朝于成追来。

  眼看身后的珠子越来越近,对方又一直向后撤,于成不禁大声咒骂道:“你这个缩头乌龟,有本事正面刚啊!”

  泉青一听乐了,“呵呵,有本事你追上我啊!”

  “他姥姥的,看我等一下不把你给干翻!”于成越说越怒,速度也快了几分,竟然真的就渐渐靠近了对方。

  眼看离泉青还有一丈远,身后有三五颗珠子几乎快要贴上后背,于成一个回旋,便将这些珠子打飞,然后借着身体的惯性,两腿发力朝泉青狠狠扫去,这一扫夹杂着于成狂暴的怒气,纵是泉青有玄赐加持也不可能抵抗的,更何况他的夺魂珠都在于成身后。

  可他却一脸奸笑,右手拨弄了一下,中指指甲处竟多了一颗珠子,然后耗尽所有的精力向于成弹射而来。

  不好!于成自然发现异样,调转方向就要躲闪,可惜冲刺的速度太快了,身体还没完全扭转过来,夺魂珠已是直接撞中他的心俞穴。

  “啊!”

  谁能料到这场追击,竟是于成应声倒地,滚到了泉青脚下。

  “哈哈,于成小儿,没想到吧,我还留着一颗在手里呢!”

  “你这个卑鄙,小人!”于成虽还有意识,却是浑身无力,勉强挤出几个字后就再也说不出话来了,而且心脏也好像跳得越来越慢,身体不由自主地蜷缩在雪地里。

  泉青冷笑着居高临下望着于成,突然恶狠狠地向他的头踩去。

  一下……

  两下……

  三下……

  于成脸上的血越来越多,越来越扭曲,但他却试图朝泉莜莜的方向抬起头,他还想再多看几眼,可泉青的一次次踩踏溅起了眼前的积雪,已是渐渐模糊了他的双眼。

  “为什么……”

  “为什么……”

  于成一遍遍地默念,意识渐渐模糊,眼角渗出了血泪,“可笑我这一世桀骜不驯,狂妄自大,还谈什么死得辉煌、死得悲壮,其实不过是个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更别说身边的人了……”

  兴许方才精力用尽,泉青踩了十几脚后感觉有些累了,便拿起了地上的子母枪,用脚踹正了于成的身体,恶狠狠说道:“你记住了,下辈子,换你来服侍老子!”

  说罢,泉青举起子母枪,对着于成的心脏,狠狠地刺了进去,鲜血顿时从枪刃处涌了出来,于成用尽毕生之力,咬牙切齿地喷出最后几个字,“服侍你个龟孙子!”

  望着已经死绝了的于成,泉青不屑地看了一眼,然后狠狠吐了一沫口水,淫笑着走向了泉莜莜。

  “咯吱、咯吱……”墨林里回荡着泉青那邪恶的脚步声,他成功了,今夜他不仅毒杀了于氏的几个高手,还将于府的独苗少爷屠杀,接下来他还要将泉家的千金凌虐,以泄其被压抑多年的怨恨!

  “于总管的下一个目标不知道会是谁,会不会是于烈呢?”泉青想着,内心一阵躁动,说不定很快他将得到认可,成为于府中高高在上的人物。

  可就在他离泉莜莜还有几步远时,背后却传来枯枝被踩折的声音,回头一看整张脸都绿了,明明死绝了的于成,此时竟然全身散发耀眼的点点白色光芒,手扶着胸前的子母枪,缓缓向他走来。

  “你竟敢伤我儿性命?”于成张口斥问,却是一个冰冷、毫无生气的女子声音。

  泉青脸上一阵抽搐,说话也不利索了,“你怎么没死,不对,你不是于成,到、到底是谁?”

  如果刚才的一幕只是让泉青感到诧异,那么下一刻,他的内心就彻底崩溃了,只见于成将子母枪慢慢地从胸口抽离出来,而伤口处竟然没有流出一滴血。

  没有理会泉青的惊恐,于成提着子母枪一步步地向他走来,所到之处冰雪消融,产生的压迫感让泉青透不过气来。

  “听过星芒针吗?”于成冷冷地问道,泉青心如死灰,直直跪倒在地。

  星芒针,乃是于烈的爱妻成璎怀孕时所创功法,据说连摘星君都啧啧称赞,但普天之下只有她懂得,最终也随着她的死而失传。

  “你、你是府夫人,不,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哼,蝼蚁之辈,你也配叫我府夫人,今日你就好好品尝一下吧!”成璎提起子母枪向前猛的一指,枪尖射出一根根散发着白色的光针,直奔泉青而来。

  “啊,啊……”惨叫声响彻了整片墨林。

  所有星芒针都正中泉青的痛觉神经,浑身上下仿佛被烈火灼烧,不由自主的在雪地上嘶吼打滚,而成璎表情冷漠地看着,许久都不予以致命一枪,泉青就这样痛苦折腾了一炷香时间,身体才渐渐停止了动作,此时的他已是两眼空洞,口水直流,丧失了所有的知觉。

  成璎这才将子母枪慢慢地刺入他的胸膛,然后轻轻一震,将其心脏撼成了碎片,这次,是泉青死绝了。

  一阵猛烈的寒风吹过,雪悄然而至,成璎拎着子母枪站在雪中一动不动,感受着身体上所有的创伤,悲伤地流下了泪水,原本冰冷幽暗的模样荡然无存。

  “成儿,母亲对不住你,没能保你周全,过去是,现在还是……”

  就在这时,寂静的墨林中有一个声音悄然响起,“母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摘星山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摘星山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