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冲动
修思威斯杰2018-09-30 23:542,603

  窗外夜雨连绵,寒风骤然呼啸作起,雨珠犹如战场密集的弹头般猛烈地击打着玻璃窗。公寓万籁俱寂,水晶吊灯璀璨迷人,客厅俨如神圣领域般被明亮温馨的氛围所笼罩着。在窗外室内的鲜明对照下,苍都爱情上的落差感逐渐缓和起来,甚至连萦绕心扉的爱恨情仇都瞬间烟消云散。

  苍都倚靠在沙发上,喝着玻璃杯中温暖香醇的牛奶,感觉今晚发生的一切与自身似乎都没有太大的关系。毕竟,他在恋爱期间任劳任怨地付出真心,在情变时分尽其所能地接受背叛,自身对于这份荒唐的初恋当然问心无愧。

  喝完牛奶,苍都滑眸凝望着董香,诚挚地说道,“谢谢你把我救回来!”

  “请别误会!”董香将红绒靠垫从背后挪开,放在沙发的左端,然后横躺在沙发上,“以你的能耐还不至于冻死在外面,我只是开车路过那条街,顺手把你这个家伙给捡了回来。老实说,假如不是当初你为我送别时留下那滴愚蠢懦弱的眼泪,我今晚是绝对不会管你的死活。”

  “你刚回到这里吗?”

  “与你何干?”董香回头瞪了苍都一眼,冷冷地笑道,“就算现在我告诉你何时回来的,你也不可能穿越时空去机场接我,对吧?”

  “是的。”苍都知趣地闭上了嘴巴。

  随后,他们彼此陷入一阵尴尬的沉默,而周围的空气也变得凝重不看。董香聚精会神地观看着正在播放的综艺节目,苍都则心不在焉地回忆着依稀浮现的童年时光,两人显然再也找不到任何有趣的话题可言。

  综艺节目快要结束时,董香缓缓坐起身来,动手揉着酸痛的颈部,“苍都,你能在入睡前陪我喝点酒吗?”

  “噢!”苍都如梦初醒,起身看了一眼墙壁上的钟表,“深夜已至,我想我该回去……”

  “穿着这套粉色睡衣回去吗?”

  “当然是换上我的衣服。”

  听后,董香抿起嘴唇,神情不屑地微笑道,“睡衣都是我帮你换上的,你暂时住在我这里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等明天雨停的时候,我到商场给你买套新衣服,你换上再走也不迟。况且现在窗外疾风骤雨,我可不愿意开车送你回家。”说着,她走到阳台前拉上窗帘,然后从左侧的储物柜上取下一瓶波尔多红酒以及两只高脚玻璃杯。

  回到沙发前,董香摘掉软木塞,倾斜瓶口向高脚玻璃杯中缓缓倒入一股色泽嫣红的红酒。倒酒时她显得相当谨慎,以至于倒入高脚玻璃杯中的红酒没有丝毫的气泡出现。倒完酒后,她手指优雅地夹起一杯红酒,然后悠闲地坐在沙发上,品味着红酒在口中所释放出的香醇与甘甜。

  “不准备喝上一杯吗?”

  想了又想,苍都最终重新坐下,伸手抄起还剩一大半红酒的酒瓶,咕噜咕噜喝起酒来。

  “看得出来,你今晚是因为受到某种刺激才昏倒在暴风雨中的。不妨对我说出来吧!或许,这样能让你的内心好受一些。”董香指尖环绕着杯茎,观赏着浓郁的红酒在高脚玻璃杯中如大海波澜般颠簸摇摆。

  苍都将酒瓶从嘴边挪开后,象征性地咂两下嘴,“我昨天刚刚被公司辞退,今晚又无缘无故被女朋友甩掉。我想,这真是遇到过最倒霉的两件事,也有可能是生命中霉运的开始。我在狂风暴雨中疯狂地奔跑着,感觉整个内心世界都崩溃得毫无意义。所以,我劝你最好还是离我这个倒霉鬼远一点,否则你霉运上身时必定后悔莫及。”

  “倒霉鬼?”董香将高脚玻璃杯中红酒一饮而尽,白皙的脸庞泛起迷人的红晕,“恐怕这里的倒霉鬼不止你一个,因为我后天就要嫁给一个丑陋秃顶、邋里邋遢的中年大叔。苍都,知道为什么吗?”她翘起二郎腿,随手将喝空的高脚玻璃杯摔碎在地上,自我嘲笑道,“那是因为我父亲半年前死后留给我的公司快要因资金链断裂面临破产,而唯一愿意为我担保贷款的是我叔叔----那是我的亲叔叔呀!从我很小的时候,他就经常对我呵护有加、夸赞不止,平时在我父亲面前也是冠冕堂皇。所以,当时年幼的我就默默地把他当成除父母外最尊敬的亲人。可谁能想到,就是这样一个从小备受我尊敬的叔叔却居然在我处境艰难的时候,厚颜无耻地想要把我骗到床上。苍都,你说这种事情是不是荒唐而又可笑?”说到这里,董香痛苦万分地用双手捂住脸庞,唏嘘不已,娇小的身躯犹如地震般猛烈地颤抖着。

  苍都对此诚然也无能为力,只能用左手轻拍着董香的后背,想要以此能安抚她那悲痛的情绪。然而,董香却任性地推开苍都的手臂,在沉默中拒绝了他所给予的温柔。万般无奈之下,苍都再次举起酒瓶,咕嘟咕嘟地喝着剩余的红酒,不顾一切地让酒精麻木他那早已疲惫不堪的心灵。

  直到红酒被彻底喝尽时,苍都的胃部胀痛得近乎炸裂,感觉胸腔中久久萦绕着一团难以驱散的灼热气息。渐渐地,他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头脑中的意识也开始变得模糊不清。朦胧之中,他紧紧将董香抱在怀中,双手在她的身上放肆地游动着。

  这一瞬间,董香停止了哭泣,显然预料到即将到来的危险。于是,董香猛然推开酩酊大醉的苍都,快速起身想要逃离客厅。但她刚刚站起身来,就被苍都扯住头发,顺势将她摁在玻璃桌上。紧接着,苍都开始用双手去撕(si)扯(che)董香的衣裙,而董香也在拼命地阻止苍都进一步的行为。最终,意识朦胧的苍都成功将董香的衣裙撕开,如同禽(qin)兽(shou)般从背后侵(qin)犯了冰清玉洁的董香。心满意足后,苍都依然紧抱董香不放,与她双双侧躺在沙发上喘(chuan)息着……

  “苍都,现在你头脑冷静下来了吗?”董香眼神茫然,发问的语气平静得极度可怕。

  “对不起!”苍都满怀歉意地握着她的小手。

  “我好心搭救了你,而你却伤害了我。”她心头一酸,眼眶中再次绽放出伤心的泪花。

  “假如你现在想惩罚我的话,哪怕是从高楼纵身跳下,我都会愿意为你去做的!”苍都缓缓将董香翻过身来,深情而又诚挚地流露着内心,“但是,我不希望你压抑着内心的情感。董香,恨我就说出来吧!”

  “……”董香沉默地凝视着苍都,忧伤的眼眸仿佛想要看穿眼前的一切。

  “怎么,你不相信我说的话吗?”

  “苍都,你真心喜欢过我吗?”董香的嘴角浮现出一抹勉强的微笑。

  “嗯!”苍都低垂脸庞,温柔地吻在董香雪白的脸颊上,“自彼此邂逅的第一天起,我就难以自拔地喜欢上了你。每天早课时,我都会用眼角的余光偷瞄你的模样,幻想着将来与你擦出爱情的火花。”

  “那么,你为什么选择与其他女孩作为你的第一任女友呢?”

  “因为我也深爱着她……”

  没等苍都的话音落下,董香就起身朝着浴室的方向走去,显然对他所做出的回答并不满意。苍都慌忙起身,追上去想要解释清楚话语所表达的真正含义,然却迟到一步,被董香直接锁在门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