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伤痛
修思威斯杰2018-09-30 23:552,449

  苍都用手连续轻敲着浴室的房门,恳求董香给他一次解释的机会。然而,董香对此却置若罔闻,依然躲在里面自顾自地抽泣着。如此一来,苍都反倒感觉更加的焦急,于是不由自主地加快了敲门的节奏。

  “蠢货,能不能让我单独清静片刻,算我求你了?”房门的那侧响起董香颤抖的声音。

  “好!”苍都停下敲门的动作,随即又若有所思地补充道,“但你要答应我,千万别在里面……”话音未落,苍都便被董香愤怒的呵斥声直接打断。

  “滚,快滚……我现在不想再听到你的声音。”在这瞬间,董香的哭泣犹如利剑般刺入苍都的心扉,迫使他只能做出沉默无声的妥协。

  苍都怅惘若失,缓缓收回搁置在门上的手臂,转身回坐在沙发上。他低垂脸庞,双手紧紧抱着脑袋,在心里痛苦地忏悔着自身所犯的罪孽。然而就在此时,董香的哭泣声却不知为何戛然而止,而且浴室里接下来也没再发出任何的声响。

  苍都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劲,但不敢再说话惹怒董香,所以只能脚步轻悄地走到浴室门口。通过镂空的钥匙孔,苍都窥视到此刻董香正闭合双眸,仿佛死亡般安静地躺在地板上。

  苍都低声细语,试探性地呼唤着她的名字,“董香……董香……”然而,董香依然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观察数秒后,苍都发现尽管董香还有呼吸的症状,只是她胸前的起伏节奏却怎么看都显得异于常人。难不成董香是昏迷过去了吗?想到这里,苍都惊恐万分,慌忙侧身撞开房门。由于不懂正确的急救方式,苍都只能把董香先抱到沙发上,然后再利用客厅中的座机联系最近的医院。

  在等待救护车的过程中,苍都以最快的速度给董香换了一套宽松整洁的衣服,以防救护人员在面临衣裙破碎的董香时自己尴尬。换好衣服,苍都屈膝半跪在董香面前,紧紧地牵着她的小手,同时密切地关注着她身体情况上的变化。

  七分钟后,救护车顺利抵达楼下。

  未等急救人员敲门,苍都就抱着董香快步下楼,谨慎小心地将她放进救护车上。然后,苍都继续陪伴在董香身旁,直到目送董香被送进急救室里才稍微喘了口气。

  在急救室外面,苍都依然坐立不安,尔后索性在廊道边缘来回徘徊。

  片刻,一位护士小姐从急救室里出来,她摘掉口罩,独自呼吸着廊道中凉爽的空气。

  苍都见状,立刻迎上前去,直截了当地询问有关董香的健康情况。护士小姐对苍都稍作端详,告诉他病人暂告危险,已经从昏厥中完全苏醒过来。只是董香小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而且还有祖辈猝死的家族史,以后还是劝她尽量不要饮酒。因为医学证实酒精本身可直接引起心肌损害,使心肌细胞及间质水肿和纤维化,若抢救不及时可能会心力衰竭而死。

  “那么,我现在可以进去见她吗?”苍都指着抢救室的那扇门,焦急地问道。

  “可以的!”点了点头,护士小姐接着又强调道,“不过,你还是先把去缴费处把急救费用补上。此外,鉴于董香特殊的身体情况,不如给她开个病房住院观察三天,以防万一。”

  苍都皱紧眉头,表情严肃地发问道,“总共需要多少钱?”

  “至多2万日元。”护士小姐说得极其轻巧,但却犹如磐石般沉重地坠落在苍都心中,压抑得他快要窒息似的。

  “谢谢!”

  “不客气!”说着,护士小姐转身离开。

  关于急救费的事情,苍都站在急救室门口犹豫不决,迟迟没有进去。毕竟,董香今晚所遭受的一切痛苦都是因他而起,而他也实在没有勇气让董香承担费用,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苍都知道他枕头里还放着一笔将近8000日元的生活费,就思索着先用这笔钱付清急救费,明天再向峰年借剩下的费用。想到这里,苍都向别人借了一把雨伞,冒着狂风暴雨跑回自己租赁的破旧公寓。

  然而,当苍都准备开门时,他这才意料到自己被董香换上睡衣的事情,根本没带回公寓的钥匙。公寓的钥匙只有他和美琴、出租婆三人拥有,而出租婆晚上又不住在这所破公寓里。苍都低头看看搁置在门口的拖鞋,发现美琴已经回到了公寓。显然,现在唯一能给他开门的显然只有美琴,而他却必须要去面对这个变得陌生的女人。一时间,苍都站在公寓门口罔知所措,纠结的内心充斥着一股打翻五味瓶般难以言表的怪味。

  最终,苍都还是选择了摁响门铃,颤抖着嘴唇说出一句极度苦涩的话语,“美琴,请帮我开一下门,我忘记带钥匙了。”说话这句时,苍都加了一个“请”字,以此来表明自己的请求态度。

  起初,公寓内并没有传出任何的动静。直到后来苍都再次重复道,美琴那熟悉的声音这才悄然响起。

  “稍等一下!”房门打开后,美琴的脸色显得颇为煞白,语气虚弱地微笑道,“苍都,你这套粉红睡衣挺漂亮的嘛!”

  “宾馆里只剩下这一套,所以我就只能凑合着穿上。”苍都刻意敷衍一笑,低头避开美琴打量自己的目光,径直走向卧室放钱的地方。

  在他拿枕头的过程中,苍都摁在空调被上的左手无意中压到一个坚硬的东西。于是,苍都翻开被子一看,震惊地看到雪白的床单中央有一大片深红色的血迹,而他左手所摁到的那个硬物则是一瓶止痛药。仿佛间,他明白了些什么,而美琴也恰好走到卧室门口。

  苍都鼻头一酸,心疼得眼泪都快从眼眶流出来了。他抓起那瓶止痛药,猛然转身扔到地上,质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我记得你那个上星期才刚刚来过?”

  “求你不要问了,不管你的事。”她捂住脸庞,哭了起来,娇弱的身躯犹如地震般剧烈地颤抖着。

  “贱……货!”苍都扒开美琴的小手,一记响亮的耳光重重地打在她那布满泪痕的脸蛋上。接着,他双手勒住美琴的衣襟,瞪起布满血丝的眼珠,哽咽与愤怒交织地吼道,“告诉我……那个混蛋……他对你做了什么?”

  “我以为……只是跟他纯粹做那个……结果后来……他把整个拳头全塞进去了……我那里顿时就裂开一个口子……流血不止……我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我想我这辈子算是玩完了!”她跪在地上,绝望至极地小声抽泣着。

  “叫你不要做鸡……可你他妈偏不听……”听到这里,苍都内心近乎完全崩溃,攥紧拳头,歇斯底里地将窗户打得粉碎。对于初恋的遭遇,苍都只能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发泄完愤怒后,他竭尽全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关切地说道,“起来,跟我去医院!这笔账……我之后再给他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