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偿债
修思威斯杰2018-09-30 23:572,165

  清晨时,苍都脸色憔悴,勉强拖着一副疲惫麻木的身躯走出卧室。尽管他不想过早唤醒在沙发上睡着的董香,但当他拨打电话时所发出的摁键声还是将她从睡梦中惊醒。于是,苍都转过脸庞,冲着睡眼惺忪的董香苦涩一笑,然后回头继续等待着电话的接通。

  “Hello,请问是姬川小姐吗?”电话接通后,随即从话筒里静静地传出来一个陌生男性的声音。

  “……”苍都察觉到事情有些蹊跷,连忙向董香做了暗示性的眼神。而董香立刻明白了苍都的心思,起身轻步向苍都靠拢过来,刻意模仿着美琴那种细腻的声音,“是我,怎么啦?”

  “怎么啦?”听到这话,对方顿时变得异常愤怒,厉声吼道,“姬川美琴,你父亲所欠我的1000万日元赌债到底什么时候还?如果你还想要你父亲活着的话,你就赶快把这笔钱送到我这里来。”

  “啊咧……”董香语气稍微停顿一下,本能地与苍都交换一下眼神,继续道,“那笔钱我已经筹到了,我现在想知道我父亲怎么样?”

  “别急!”伴着一声短暂的冷笑,对方如释重负地吐息着什么,然后又对董香施号发令道,“听着,你上午9点带钱到岩崎赌场,我在6楼廊道尽头的VIP厢房等你。最后,我还得警告你一次,不准报警,不准耍花样!否则,你就等着给你父亲收尸吧!”语毕,对方果断挂断电话,结束了这场阴差阳错的交谈。

  董香神情肃穆,将话筒放回座机上原来的位置,双臂交叉抱在胸前,“看样子,美琴选择与你分手是有她的难处。恕我冒昧,她之前给你提及过她父亲在岩崎赌场欠下赌债的事情了吗?”

  “没……”在遭受了彻夜未眠的悲痛后,苍都向来沙哑的嗓音此刻显得格外虚弱,犹如濒临死亡的病人所发出来凄惨的低沉声。

  “现在,我去取钱!”看着苍都憔悴的模样,董香内心感到极度的酸痛,以至于不争气的泪水瞬间盈满了眼眶,“在此期间,你先稍微休息一下吧!算我求你了。毕竟,你不能用她的死去折磨自己,至少你也应该为我着想一下。作为你的女人,我也会因为你的伤心而难过的。”董香伸手拭去眼泪,深情地拥抱一下苍都,转身离开。

  “……”苍都沉默片刻,斜身躺在客厅沙发上,缓缓闭上布满血丝的疲惫双眼……

  临近8点时,苍都在意识朦胧中听到了门外传来了董香呼唤他名字的声音,慌忙起身前去开门。房门打开后,董香随手把一只银灰色的手提箱交给苍都,在进来的同时转身关上房门。

  “你……待在家里!”苍都面不改色,对董香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感激之情。他只是将手提箱扔到沙发上,然后快步回到卧室的衣柜前,开始动手更换身上所穿着的衣服。

  “出发前想吃点早餐吗?”董香跟到卧室门口,满怀惆怅地看着试衣镜中的苍都。

  “没胃口。”苍都换上黑色西装后,接着从床上捡起那把水果刀,谨慎优雅地用纸巾擦拭着上面的血迹。

  “没用的!血迹一旦凝干,纸巾永远也擦拭不掉。”董香侧身倚靠着门框,隐晦曲折地冷笑道。

  “那又如何,我只在乎刀锋是否锋利!”说完,苍都便将刀藏在袖管中,戴上一副黑色皮革的战术手套,毫不犹豫地从董香身旁走过。

  “站住!”董香转身向苍都大喝一声,随即快步上前从背后紧紧抱住苍都,情绪激动地表达着内心,“苍都,如果你真想救姬川美琴的父亲,你就不该带刀准备杀人。知道吗?我是因为深爱着你,所以才把钱借给你的,而我也不是你的利用工具。为什么……为什么你选择要这么做?”晶莹剔透的泪花再次绽放在她的眼眶之中,瞬时又如断了线的珍珠般滴落在肩膀上。

  “董香,我这辈子欠你的太多、太多,恐怕永远也偿还不清!”苍都目光呆滞,缓缓扒开董香抱着自己的手臂,走到沙发后面拎起手提箱,“假如你坚持问我为什么,那么我只能告诉你----昨晚把美琴害得自杀的是一个姓岩崎的混蛋,而美琴的父亲恰好又在岩崎赌场欠了一笔巨债。我现在很想知道,这两件事情是否存着一定的联系?究竟是不是那个姓岩崎的混蛋在暗中搞鬼?如果是的话,我就算拼上性命,也要亲手宰了他。”

  “否则,你还是会找岩崎报仇?”董香不甘心地追问道。

  “……”苍都在玄关处停驻脚步,低垂脸庞,意味深长地点头应道,“是!”

  “三浦苍都,我恨你、恨你一辈子!”她歇斯底里地哭喊道。

  “对不起!”苍都没有再多做一秒的滞留,义无反顾地离开了自己的寄居所……

  天空阴郁,黑云蔽日,溟冷单调的黑色仿佛预示着魔鬼降临人世所带来的恐怖噩梦。乌鸦凄啼,寒风呼啸,人影稀落的古街瞬间弥漫起一道密集浑浊的尘埃风暴。路人见状,纷纷遮面到街道两侧的枫树下躲避,唯独只剩下苍都一人踩着飘落脚前的枫叶,孤独而坚定地行走在这片漫天尘埃之中。

  进入赌场后,苍都缄默不语,行为举止都表现得格外低调。在不引人注目的情况下,他搭乘电梯来到6楼,利用随身携带的一根铁丝溜进了廊道尽头的VIP厢房。

  没过多久,厢房外的廊道悄然响起了一连串渐近渐强的脚步声,随即便是钥匙开锁所发出的清脆声。房门被打开后,岩崎穿着欧式礼服出现在门外,走进来前吩咐两名保镖守在外面。

  在保镖关闭房门的一瞬间,躲藏在门后的苍都疾步上前,从岩崎背后用左手捂住他的嘴巴,右手则握刀架在他的颈部。岩崎惶遽失色,想要伸手从怀中掏枪做出抵抗。

  “别动!”苍都将锋利的刀刃紧贴着岩崎的喉咙,并且在其耳畔凶狠地威胁道,“再动,立刻要你死!”

  听闻此言,岩崎担心自己喉咙真的会被割断,只得乖乖放弃抵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