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再次入世
翰墨天府2018-10-04 16:403,091

  片片花叶随风而落,坐在高处屋顶上的冰灵雪悠闲闭着眼静静的吹着手里的寒冰玉笛,笛声似乎在为什么人送行,吹笛者周身聚起了少量以肉眼看不到的蓝色光点。蓝色光点随着笛声慢慢吸附在寒冰玉笛上,笛声停下,冰灵雪已经握着玉笛站在墙角边背对着身后不远处的人皇天羽边走边说道。:“不要忘了你的责任,我也该走了,毕竟他不在了……!”

  望着远去的背影天羽追问到,:“你……!”话还没说出,远去的背影已经消失不见。此时别离不知何时再见,望你一切安好我已知足……!

  从此人皇天羽带着天子剑沉睡人间每当乱世起,人皇天羽便会以不同的身份带着天子剑重生带领人们崛起开启自己的王国成为一代明君,却每一世离世后本该沉睡的人每一次都要在冥宫前站成石像,这一站便是一百年,只是为了看一眼冥宫里的那位,而宫里那位却不愿相见!

  莫一刀从正殿里出来望着门前的男子上前说道,:“帝君,你该走了!”

  “她好吗?”这就是每一百年两人开口的第一句话。

  莫一刀由初次相见的回答到现在老熟人的点头似回答,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离开了冥宫。

  冥宫高位上的冰灵雪每天不是在生死簿上打叉就是听着冤死那些家伙在下面伸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由开始认真的态度到现在有时处在神游状态。冰灵雪望着下面的那些家伙伸冤的家伙冲着站在的那些小鬼差水手一挥说到,:“下去吧!”

  冰灵雪桌面的纸张出现在押解小鬼差手里。小鬼差拿着手里的东西纷纷带着那些家伙离开了正殿,留下冰灵雪独自坐在高位上。众人离开后冰灵雪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摊在了坐椅上,看着上空的屋顶盘算着什么时候才能有个人接自己手里的活,这里的那些家伙没一个靠谱的。要是自己不在这了,不知道会成什么样?正思考着要不……!

  殿内此时却传一个女人的声音。“要不让他回来吧!”

  冰灵雪起身望着下面的站着的白衣女人懒散的说道,:“是你,你不在你的莲台念经跑来这干嘛?还有……让谁回来?”

  “小音见过圣主,您……知道小音说的谁?”观音大士一身白衣素雅站在殿中看着高台上的女人回到。

  冰灵雪敲打着桌面忆起当年天宫一战仿佛就是昨天,当手里的剑穿过他的身体,亲眼看着他倒在了自己怀里,眼里心里都是那个女人,直到最后一刻也还在念着她的名字……!

  殿中之人望着上面久久不应的女人再次喊道,:“圣主……圣主……!”

  冰灵雪被台下之人从回忆中唤醒,清醒过来瞬间移到了殿中观音大士面前质问到,:“什么是情?什么又是爱?”

  “这世间情爱有父母亲人之爱也有男女挚爱之爱,男女之爱只有经历过才会刻苦铭心……!冥王不就是这样的人,所以他选择了他想要的路!”

  “经历过……!”冰灵雪转身小声念到,转身瞬间坐在了高高坐位上思考着难道只有经历过真的才能明白吗?

  台下之人望着上面的人久久问道,:“圣主……,圣主……!”

  冰灵雪扫了眼台下之人说道,:“我累了,你走吧!”

  “是!”人转身离开了大殿,留下高位上的冰灵雪独自在空荡荡的大殿中。

  冰灵雪望着冷冷清清的大殿又望了眼桌边上的寒冰玉笛摸着玉笛淡淡的说道,“这里真的很冷清,所以你也不愿意待在这?或许……我也该走了!”话完人也消失在大殿里。从此,冥宫大门紧闭,两代冥王从此不知去向。

  新千年的春节,家家户户都蹲在电视机前观看着每年这一天的必看春晚。听着主持人的零点报时,新春的钟声响起,窗外烟花满天飞!漆黑的房间里一男一女此时女上男下在享受着造小人的经过,厅里电视播着今天的新春晚会,两人的房间门慢慢打开了一点点的门缝,摇晃的床边突然多出了一只血红指甲的手,这只手在床边摸索了半圈后消失不见。

  床上享受的男人想要看看女人在自己身上疯狂摇摆的样子,伸手将一旁的灯打开。睁开眼后看到确实天花板上漂浮着死去不久的妻子,一身白色衣裙双眼流着血泪满脸伤痕恐怖带着微笑望着自己。男子只能睁着眼那样望着上方的妻子。

  床上的女人闭着眼努力摇摆着自己的小腰,嘴里还是不是发声,睁开眼看到男人正痴痴呆呆以为是望着自己,扭着小蛮腰问道男子,:“我……美?”

  男人只是痴痴呆呆的望着便没有回应。女人停下动作后顺男人的目光抬起头后只听到一阵尖叫声啊……。

  “咔……!收工……!”

  房间里瞬间亮堂起来,周围走出了一些工作人员。大家听到导演的收工,各自忙着收自己的家伙。挂在天花板上的女鬼已经被工作人将维亚放下后和工作人员道谢后来到大胖子朱导旁问道,:“导演……导演……怎么样?可以吗?”

  “今天演的不错,今后多多努力!”大胖子朱导看了眼带着鬼装的女人敷衍着说道。

  “真的吗?谢谢导演!对了……这是我的电话,下次有合适的角色您可以联系我哦!”

  在身上摸出了一张名片给对方,却被对方的小美女助手伸手接过后说道,:“下次有合适的再联系你!”

  “好的,谢谢!”这时大厅里有人喊道,:“安灵若,过来卸妆,安灵若……!”

  “来了……来了!”

  和导演道谢后小跑着去找化妆老师帮自己卸妆。坐在一旁,化妆助理将打湿的酒精棉球在安灵若脸上擦拭着,在换了几个棉球后要换新的却发现自己的小瓶子的棉球已经用完,询问其他人后也没有了。看着闭眼等着的人脸上妆卸了一半,脸颊上还挂着脱落一半的假伤疤似乎要比没卸妆前还吓人上前说道,:“嗯……,姐,这个现在用完了,你自己回去弄吧!用酒精或是白酒就可以了!”说完后收起自己的东西溜走了。

  安灵若看着跑了的小女孩喊道,:“喂……,喂……!”

  安灵若拿出自己随身带的迷你小镜子,看着镜子里卸了一半妆容的自己,脸颊上那些假伤疤有的脱落一半,有的纹丝不动。看了看手机显示的时间是下半夜1点28分,总不能这样回去吧大半夜在路上不得吓死人。只能自己用手去扣了扣,也没扣下。郁闷半天后想到刚才小女孩对说的话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说道。

  “好吧,那只能回去再弄了……!”

  将剧组的服装还回去后,剧组的工作人员跟着大部队走到以差不多了。安灵若身穿粉色长款的羽绒服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在地面上白色休闲鞋带着自己的粉色箱子和椅子回到了自己也是粉色小电驴旁。

  把东西放好后身后不远处照来了灯光还有车鸣省,车上坐着一男子就是刚刚躺在床上饰演渣男的男一号,现实中也不是什么好人。男子将车往前缓缓使去,停在了安灵若小电驴的旁边,看着裹得严实的女人带着满脸的伤疤故作心疼的说道,:“他们也真是的,也不给你卸妆,来……,我送你回去,你这样在路上大半夜会吓到人!再说你一个女孩子家的大半夜走夜路也不安全!”

  “嗯……不用了,没事,我胆子很大的,再说我还有它,骑着溜的很快的,四个圈跑不过,两条杠的也追不上!”安灵若指着自己的小电驴拒绝的说道。

  “哦……,那能给我你的电话?我认识几个导演,有合适的可以介绍你去!”

  “哦……这样啊……!可以的!”安灵若思考了会将包里自己的联系电话名片拿出交到了男子的手上,安灵若在拿名片的时候手指在名片上搓了一下,原本自己的号码消失换了个新的号码。

  男子坐在车上接过窗上递来的名片,看了看上面的号码说道,:“那我先走了,你也刚快回去吧,有合适的我给你电话!”

  “好的,谢谢了!”

  “不客气,记得要接我电话哦!拜拜!”男子使着自己的爱车离开了现场。

  安灵若看着走远的车子鄙视着说道,:“靠……!泡老娘的人还没出生呢!”转身骑着自己的爱驴离开了拍戏现场。

  大年三十的夜晚,人家都在家里看电视吹着暖气,安灵若独自骑着自己的爱车在回家的路上,路上时不时少量车经过。冷风吹打着自己带着口罩的脸颊,安灵若加大了小电驴的马力,届时小电驴在路上迎着风雪飞迸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古灵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古灵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