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玄天镜
东旭鹰2018-10-11 19:465,844

  “汪汪……”我正暗地琢磨龙刃言中之意,却忽闻“球球”犬吠不断,小穷奇兽或许是被刚才打斗声惊醒,正睡眼朦胧地表示抗议,天啸急忙前去安抚。

  袁无欢此刻脸色铁青,对龙刃继续呵斥:“龙刃,你究竟想干什么?你私入封印之界,已经触犯三戒,你还想罪上加罪、误导他人吗?”

  “袁无欢,难道你一点不好奇吗?”龙刃言语冰冷、神情依然,“我受‘混沌’蒙骗,误入此界,或许犯戒。但是,乾坤盟为什么禁止我们接近这里?你就从来没有想过吗?其实原因很简单,在这封印之界中隐藏着天大的秘密!一个三十六公永远不希望弟子们知道的秘密!”

  龙刃的弦外之音,让我猛然想起些往事。

  当我初次与袁无欢、飞翼相遇时,飞翼就对袁无欢说过这么一句:“小子,只要你愿意跟我去趟封印之界,在玄天镜中一睹真相,就不会这么说了!”

  此外,当我梦游“无相化境”时,自称“最后通天”的黑衣人,赠我最后一句话也是“一切秘密,我们‘通天’都已经留在玄天镜中,你有时间自己去看吧!”

  如果不是“昆仑灵战”开幕在即,我可能如今还在蓬莱山中寻找着前往封印之界的秘道。如今身处“宝山”中,我又怎肯空手而回?

  于是我急忙找起借口:“那个,袁无欢,第三戒是禁止五行士前往‘混沌’控制的‘封印之界’,我们又不是主动前往,而是被骗来,并不犯戒。现在既然已经到了封印之界,‘五德三戒’中也并没有任何一条,禁止我们察看界内之物啊!大家说,是不是?”

  “牛犊四杰”和素来喜欢冒险探奇的雅加丽立即随声附和,而只知循规蹈矩的袁无欢仿佛程序错乱的机器人,虽有心反驳,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至于碧婵师姐,她素来都投弃权票,自然少数服从多数。

  雅加丽还搜肠刮肚地为我们的冒险提供新的理由:“反正也不知道怎么离开,不如跟龙刃去看看,也许出口就在那里!”

  我们再次“嗯嗯哈哈”地纷纷表示赞同,袁无欢虽然身为“金鼎”,却孤掌难鸣,又是带伤在身,只能沉默无语,不再多言。

  见碧婵师姐有意上前搀扶袁无欢,天啸连忙主动让出“球球”供伤员使用,远尘子更是以“男女授受不亲”为由,用自己的“身躯屏障”维护了碧婵师姐的“清白”。

  也不知道一个月前,当天德生以同样借口嘲讽我和师姐“不清不楚、态度暧昧”时,是哪位“风流”牛犊当众大肆批判“五大少”迂腐不堪、令乾坤盟蒙羞,这才让天德生等人最终无言以对、落荒而逃,再也不敢在我们“逍遥”面前胡言乱语……

  不知走了多久,我忽然停住脚步、惊愕瞪大双眼,因为一栋神圣庄严的东方建筑骤然出现。

  那并不是什么凌霄殿、南天门,更不可能是太上老君居住的兜率宫,而是座金碧辉煌的平台。

  此处并非祭天拜神的天坛,更没有供奉任何佛祖神明,唯有一面巨镜立于正中,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玄天镜”?

  袁无欢已被扶下兽背,但穷奇兽“球球”却不肯在台下等候。

  它展开双翼竟先我们一步飞上高台,在巨镜前得意洋洋地欣赏起自己的威风尊容,还不时装模作样地摆起造型、吠叫几声。

  我搀扶着袁无欢迈上至少百级的台阶,同时察觉到龙刃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显然是重返故地,对即将发生的事情心知肚明。

  当我们终于登上高台,巨镜猛然间光芒大放。

  正玩得兴高采烈的“球球”吓得匆忙飞上天空,又落到天啸身后,不敢再胡闹。

  而我和伙伴们也是个个心惊胆颤、大惊失色,唯有龙刃神情依旧,双目无光。

  强光渐敛,镜面已非透明,而是映出一张熟悉面孔。

  如果他在我梦中所报身份无误,那么此人自然就是最后的“通天”,也是“名副其实”的“通天公”。

  这位统率无数“混沌”高手和妖族战士的魔道总帅,望着我们露出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的笑容,缓缓说:

  “孩子们,欢迎你们,今天来了解真相的人,远远超出我的预期,竟然还有位西方魔法师。不过这样也好,真相总要被世人皆知,乾坤盟五行士那丑恶的本来面目,终将在所有人面前展现出来!”

  “住口,你究竟是什么人,休得诋毁我们乾坤盟!”

  袁无欢并不知面对的正是东方万魔之首,“金鼎”职责让他无法容忍任何人侮辱本盟。

  我暗暗为他手心捏了把冷汗,随时准备抗衡通天公的偷袭。

  然而,我过于低估了这魔头的城府,通天公大笑回应:

  “‘金鼎’,你应该庆幸面对的不是一个暴君,而是我这个自由保卫者。

  我不怪你,因为你并不了解真相,未曾摆脱你师父对你的欺骗!

  哈哈哈哈,什么五德三戒,什么乾坤信仰,都是狗屁废话!

  小‘金鼎’,别生气,只怕我让你看到真相之后,你口中骂出的污言秽语比我更要恶劣!”

  “胡说,你以为我是‘混沌’吗?我是‘金鼎’!”

  袁无欢重伤在身,却依然理直气壮、正气凛然,看来的确是位硬汉。

  素来对他不满的我,此刻也不禁平生几分敬意。

  “‘金鼎’就是‘金鼎’,臭脾气万年不变!”通天公语带讥讽,但至少还没出手,否则袁无欢必然毙命于此。

  转眼间,通天公那俊俏面孔倏然消失,镜内已是另外一番场面:

  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中,围绕着篝火,无数以兽皮为衣、树叶为裙的原始人似乎正举行什么仪式。

  而通天公人去声留,俨然成为画外音,竟为我们作起讲解:

  “你们见到的场面或许有点陌生,但这正是乾坤盟大会的前身——五行士大会,场中人并非远古‘沉睡者’,而是三百六十五流派的五行士。

  今日乾坤盟的七大派,当时大部分还是无名小卒,而独占鳌头的五强者分别是:

  通晓世间万物奥秘的‘通天’、

  擅长修炼法宝和五行召唤术的‘灵幻’、

  精通五行术研发及搏击术的‘轩辕’先祖——‘伏羲’、

  对五行战斗术情有独钟的‘蚩风’、

  巨人五行士组成的流派‘夸父’。

  那时五行士的智慧远远超过所有‘沉睡者’,他们拥有无敌于天下的力量却不求进取,天真乐观地以为可默默引导世人走向‘福泽苍生、天下太平’的未来。

  可是这一天,却让那幼稚的梦想几乎面临覆灭,也是所有悲剧的开端。”

  说到此处,通天公的声音渐渐褪去,而镜内情景随之热闹起来。

  仪式已告结束,刚才跳舞众人退到各自首领身后,依旧呼喝不止。

  诸首领端坐位置,倒是与乾坤大会相似,只不过正中央的“七长老”处如今不过五人,两侧各路领袖却数以百计,看来大概确实有三百六十派之多。

  一位天灵盖上涂画着墨黑印记的首领,起身向前展开双手,八方瞬时寂静无声,仿佛等待着这位首领的发言。

  注视着各派掌门和弟子,立身首领缓缓开口,那种语言明明我从未听闻,但却如母语般能心领神会:

  “诸位掌门,今天聚会是我‘通天’首领——法明仙,所倡议发起,因为我有件大事要宣布,它关系到我五行士未来使命……”

  “法明仙,你和陀天究竟在卖什么关子?你那件所谓大事,居然连我们三长老都要隐瞒,看来非同小可啊!”居中首领迫不及待地好奇询问。

  “龙翔,你身为‘伏羲’首领,何必如此性急!不过,我和‘灵幻’首领共同发现的秘密,也许对各位来说,是个沉重的打击。因为我们在共同修炼中,目睹了未来情景……”

  法明仙话音未落,众首领立时议论纷纷,一位掌门无比兴奋地问道:“法明仙、陀天,你们是不是看到了我们五行士世代奋斗而创造的盛世?”

  五长老中最右首的领袖闻言沉闷不语,而法明仙也是神情凝重:“不,恰恰相反!我们看到的是废墟,没有任何生命的废墟,哪来什么盛世?”

  “什么,不可能!”

  “骗人的,骗人的!”

  “这是造谣!”……

  法明仙所说可谓一石激起千重浪,众首领或目瞪口呆、或议论纷纷,但反应最激烈者莫过于五长老中的巨人五行士,他猛然起身俯视着法明仙咆哮怒吼:

  “你这个‘通天’不要妖言惑众,有我们五行士在暗中守护,就算盛世理想暂时不能实现,这天下又怎么会成为废墟?陀天,你们‘灵幻’一向比‘通天’老实,你说,法明仙是不是在和我们开玩笑?”

  法明仙身边的“灵幻”掌门“陀天”微微点头说:

  “逐风,法明仙没有撒谎,我敢肯定那就是两万年后的未来。

  在那个时代,所有‘神异’种族和我们五行士都已消失不见,唯有‘沉睡者’在自相残杀。

  他们的躯体虽然还是若不经风、毫无法力,却拥有很多我闻所未闻的武器,杀伤力不逊于我‘灵幻’的任何法宝,数以百万计的无辜平民成为战争的牺牲品。

  还有一种被‘沉睡者’制作出来的新种族,他们身体强硬,嗜血好战,在毁灭他人的同时也能毫不犹豫地毁灭自己。

  战争发动者们就是分别被对手派出的新部下所杀。

  当‘沉睡者’死亡殆尽,新种族依然忠于职守地完成着使命,以残忍手段灭绝所有生物,而最后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们也先后倒下,渐渐化为堆堆废铁……”

  “不可能,不可能!”众首领嚷声大作,但在我听来却是底气不足,对法明仙与陀天的预言,他们显然已半信半疑。

  此后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无法得知,因为画面逐渐模糊,转眼间又呈现出另一番景象:

  那显然是在巨大岩洞之中,几百位首领未带任何弟子,正在密谋着什么,其中独不见法明仙和陀天的身影。

  “不能让他们再胡闹下去,不能让他们再胡闹下去!”一位首领声嘶力竭地狂吼怒啸,我如果没有记错,他刚才位居五长老之一,应该是“蚩风”的首领。

  另一位首领当即附和:

  “是呀,是呀,自从他们宣布了那个混帐预言,我们‘梦缘’弟子已是人心惶惶。

  其他各派也是谣言四起。很多人都说,既然未来注定要被‘沉睡者’毁灭,我们又何必再白费劲地守着空洞理想?

  还有人说,不如率领‘神异’诸族将‘沉睡者’彻底毁灭、妇孺不留,才能保证天下安宁!”

  一位女性掌门闻言也慷慨陈词起来:

  “谣言,这肯定都是谣言!

  我们‘古娲’族弟子就不相信这预言是真!

  我知道‘灵幻’素来忠厚,专心研究召唤术与制作法宝,难免偶尔不辨真伪是非。

  而‘通天’一向主张我们五行士放弃‘沉睡者’,任其自生自灭,转而扶植‘神异’诸族,统治万物。

  为此,他们甚至还屡屡制造事端,挑拨各部落彼此残杀,唯恐‘沉睡者’齐心协力。

  如此种种恶行,早已是天怒人怨。

  我想,这未来预言定是法明仙伪造,又欺骗陀天信以为真。目的就是让我们放弃信仰、消灭“沉睡者”。

  我们各派绝对不能上当啊!”

  又有位首领浓眉紧皱:

  “龙翔盟主,我们不能再犹豫不决!

  ‘通天’和‘灵幻’论五行术修为远远胜于我们。

  如今这预言迅速传播,各派军心大乱,如果再不能及时稳定众弟子情绪,他们两派再乘机联手大举进攻,我们三百个门派加在一起也不是对手啊!

  我们必须先下手为强,至少先灭掉居心叵测的‘通天’,让‘灵幻’孤掌难鸣。

  如果盟主心意已决,我们‘风伯’愿打头阵!”

  “风伯”掌门的建议,竟然让各派领袖纷纷赞成,大有即刻发兵、突袭“通天”之意。

  “蚩风”首领更是激愤:“不仅是‘通天’,为灭绝谣言源头,即使是‘灵幻’,也宁可错杀,不能放过!这两派必须让他们永远消失,无论男女老少,定要让他们寸草不留!”

  “伏羲”首领龙翔顿现不悦神色:

  “战狂啊,你杀性太重了!

  我也早知‘通天’居心不良,但并非人人有罪。

  ‘灵幻’更是无辜,陀天及其门下部众个个心地善良、生性正直,绝不是与‘通天’同流合污之辈,我不会允许任何残害无辜的行为!

  好了,现在事不宜迟,你们立即集结本派精英,随我‘伏羲’出击,将法明仙与他那些早藏祸心的弟子一网打尽。

  记住,不得滥杀无辜!”

  玄天镜中画面再变,“岩洞密会”已变为“血腥战场”,遍地铺满着原始五行士的尸体。

  从额头标记来辨别,其中固然不少是惨遭杀害的“通天”,但其他各派亡者至少十倍不止,甚至有数十位掌门也身列此中。

  厮杀并未结束,五行能量你来我往,以龙翔为首的各路首领正在围剿残余“通天”。

  几乎每当一名“通天”弟子殒命,也必有位掌门陪葬,足见“通天”实力非凡。

  包围圈中心的最后“通天”,正是法明仙。

  为拿下“通天”领袖,又有几十派掌门一命呜呼,就连巨人五行士——“夸父”首领“逐风”,也被一道墨光射穿额头,在剧烈地震中走完自己的人生历程……

  不过,本领再厉害的高手,也难敌数量十倍百倍于自己的强敌。

  法明仙稍有不慎,左腿便被“伏羲”龙翔以“破空旋击术”击穿,又有两位掌门顺势砍掉了法明仙的左右两臂。

  随着鲜血狂涌而出,法明仙仰天大吼:“就算我‘通天’还剩一人,也要将众弟子从信仰欺骗中唤醒,让你们为今天的偷袭付出代价……”

  法明仙的怒吼因生命消失而停息,随着他惨躯仆倒在地,幸免于难的诸位领袖也狼狈不堪地喘气休息。

  此刻,远处又有无数原始五行士奔来支援,大部分弟子目睹此景,都悲愤万分地奔向各自师父尸体。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为师父报仇啊!”

  被怒火冲昏头脑的各派战士们,立时向前冲去。

  而围拢在龙翔身边的“伏羲”弟子们,似乎受到师父叮嘱,纷纷匆忙起身高呼:“不要滥杀无辜,不要滥杀无辜!”

  然而,没人再肯听从“伏羲”弟子,他们心中似乎只有“复仇”两字。

  玄天镜中的场面,不断随着冲锋向前的激怒者们移动,只见仓惶逃命的“通天”家眷被围得水泄不通,妇女幼童在求饶声中均被乱刀砍死。

  这是赤裸裸的大屠杀,却发生在以智者自居的五行士身上,简直是残暴不仁、惨不忍睹!

  镜中影像最后停留在一名躲在草丛中浑身发抖的孩子处,他额头上的标记无疑属于“通天”,而通天公的画外音也再次响起:

  “一场屠杀,只剩下这个孩子,也就是我。

  幸好作为掌门亲自教导的小徒弟,我那时已学会了少许‘通天’本领,才逃过此难,得以潜入无相化境,并炼成长生不死之术。

  无独有偶,这样的悲剧不仅发生在‘通天’,‘蚩风’战狂率领部众及其他几个流派同时袭击了‘灵幻’,无论老弱妇孺都不放过,尽数屠杀。

  ‘通天’至少还留下我这个弟子,但‘灵幻’却全族覆没,无一幸免。”

  我本因那场原始大屠杀沉浸于愤怒与震惊中,但听到“‘灵幻’却全族覆没,无一幸免”,却不由心有所疑。

  如果那真是历史真相,在“昆仑”外救我们脱困者,又是谁呢?

  难道他并非古流“灵幻”的继承人吗?

  “四杰”和雅加丽,按理说也应有此疑问,“通天公”却没给他们质疑的机会,而是依然冷嘲热讽说:

  “也许你们会认为,这场发生于远古的大屠杀与乾坤盟并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数十年前,你们的师父们,那些卑劣无耻的伪君子,就在无相化境中,再次对我展现出他们丑陋罪恶的面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乾坤无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乾坤无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