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逍遥”生死劫
东旭鹰2018-10-11 19:487,961

  面对强敌,我们束手无策,在逆转“五行构世”理论的时空里,我们这些乳臭未干的“小字辈”如同被束缚手脚的囚徒,只有神秘“灵幻”可以施展出古怪五行术。

  何况,那虎视眈眈的敌人,并非普通高手,而是此处执掌生杀大权的“至尊神灵”——通天公。

  虚幻巨像缓缓缩小、愈加真实,最终化为刚才那得意洋洋的魔道帝王。他冷笑依旧,虎视眈眈的眼神始终在我与碧婵身上移动。

  过于自信的绝世强者,似乎并不急于下手,而是故作大度地继续劝说着我们:

  “‘逍遥’佳人碧婵,两百年一遇的新‘逍遥’云梦子,别说我不给你们机会。

  如果你们肯弃暗投明,就算不愿加入‘混沌’,‘通天’的大门也随时向你们敞开。

  我‘通天’以有序统无序,招英聚杰,不拘一格,你们必有大展才华之地!”

  “狗贼,休得引诱我派弟子!”

  我还未及答复,远处绿影迅速接近,吼声如雷,正是我师父“逍遥公”无嵩子。

  而“金鼎公”刃无双却未曾同行,不知此刻是吉是凶?

  我正要呼唤师父,忽然身体被什么人抛出,直冲师父而去。

  与我相同遭遇者,还有一人,就是师姐碧婵。

  能在瞬间将我们同时抛起,莫非是通天公所为?

  师父不愧是七长老之一,双掌以柔克刚,顿时便化解了我们的冲劲与惯性。

  可是,我还未曾在半空稳定身形,接住我们的师父忽然攥紧我们的衣襟,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与我们调换了位置。

  视野中随之出现了令我惊心动魄的一幕,只见烟雾组成的邪魔鬼魅,正以如风似电的速度从通天公处呼啸而来,即将击中我们……

  烟雾发出的强劲冲击令我们飞出足有数里之远,才坠向地面,幸亏师父发出绿光,如同在“昆仑”救援众赛手的光垫般让我们稳稳落地。

  我正暗暗庆幸自己大难不死、安然无恙,忽然感觉胸前微热,师父不知何故倒在我胸前,看似痛苦万分。

  我匆忙扶起师父,这才发现自己“逍遥”绿袍上染满新鲜血迹,而师父嘴角多出赤红血流,原来已身负重伤。

  “哈哈哈哈,无嵩子,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啊!”

  通天公突现我们面前,其速度之快可谓已到神鬼莫测的地步,另外雅加丽无故昏迷不醒,被通天公随手扔到我身边。

  大魔头得意洋洋扫视着我们,仿佛在欣赏自己的杰作般开始炫耀嘲讽:

  “无嵩子,我早就预料到,以你的护犊个性,必然会寻机来保护你的徒弟,而冥顽不灵的刃无双,也定会逞强断后!

  我刚才迟迟不对这群‘牛犊’动手,就是为了等你上钩,而你也不负我重望,自己往鱼钩上撞!

  如今,你已中我‘混沌怒魔击’,而这三位高足,也是我板上鱼肉。

  自今往后,‘逍遥’将不复存在,我‘通天’可高枕无忧了!哈哈哈哈哈……”

  当我与师姐惊愕相视、顿觉通天公话中有话,师父则已低声怒呵:“卑鄙小人,你本已是绝世高手,还要用我徒弟作饵暗害我,真是无耻之极!你,你如此处心积虑,莫非就是要将我‘逍遥’一网打尽?”

  “哈哈哈哈,当然,我派百变伪装成龙刃,用你们当初暗害我的毒药‘蚁噬散’,扰乱‘两界灵战’,正是为此。

  根据我的情报,龙刃是你徒弟云梦子的好友,所以我本来就打算用假龙刃将云梦子引来,如此你们便不会猜到我的主要目标是‘逍遥’。

  可是你们乾坤盟比我想像得更加愚蠢,竟然和我耍‘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把戏,主动把云梦子和你未来的小徒弟送来。

  而你和你女儿,也如我所料,尾随而来,一切都在我掌控之中。

  乾坤盟即将剩下三十五派了!”

  通天公高举右手转眼便聚集起烟雾般的灰色能量,师父急忙高喊:“且慢,你能否告诉我,为什么定要灭我‘逍遥’?为什么说消灭‘逍遥’,‘通天’就可高枕无忧?”

  “哼哼,按道理说,将死之人的最后要求应该被满足,可惜我并不打算如你所愿!你就不要再拖延时间了,上路吧!”

  杀意毕现的通天公,延误时间还是过长,而我也首次见识到“灵犀”绝技。

  只见天啸骑着“球球”猛然飞至,随着他大手伸展,竟将那团烟雾能量吸入掌中。

  通天公察觉不妙,仔细查看是谁捣鬼时,“球球”早已带着主人飞离。

  此刻,又有两条如水长袖和一道长卷袭来,通天公措手不及,只得仓促应战,袭击者无疑分别是“梨园”清源生和“风流”远尘子。

  空气中突现甘醇浓香、醉人心脾,正是“忘忧”梦归君再施喷酒绝技。

  面对三种截然不同的攻击,通天公不慌不忙,再聚烟雾能量,竟及时将水袖、长卷、酒流拧成麻花形状,转瞬便将几种本不应在“无相化境”中存在的五行能量化为粉碎。

  然而,“牛犊五杰”的攻击并未结束,只见九霄龙影飞舞,居高临下直袭强敌。

  但魔头闪避迅速,神龙虽入地三尺,通天公却毫发无伤。

  龙影钻地而出,现出原形,竟是龙刃兄弟,如此出神入化的“龙影术”,假龙刃绝对难以模仿!

  “你们,你们怎么、怎么可能如‘轩辕’近卫军般在此施展五行术?”

  通天公虽胜却惊,“牛犊五杰”的微薄反抗,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

  其实,在远尘子击落妖族毒箭时,他就应有所察觉,或许是当时师父和金鼎公挡住视线,妖魔将士也未曾来得及向主公汇报吧!

  五行士的反击不仅如此,师姐猛然起身,空气中突现无数古怪绿藤,卷起风声直扑“化境主人”。

  通天公此刻已有准备,扬手处,数之不尽的烟雾弯刀,在绿藤中驰骋纵横。

  片刻间,藤蔓碎裂、绿屑纷飞,师姐攻势看似完全被瓦解。

  不过,“逍遥”绝技非比寻常!

  弯刀尚在继续寻找目标,空中碎末猛地聚化为碧玉宝剑。

  剑光闪现,弯刀触之则散、碰之顿消。

  当弯刀尽逝,宝剑又四散开来,变作无数绿箭,准确无误地射向原定目标。

  可惜,如此防不胜防、变幻莫测的进攻,却随着一团黑影从天而降,尽现绿芒本色,消逝无迹。

  那半路杀出的程咬金,是位妖族将领,他牙齿如凿,身躯足有五六尺高,右手巨盾足以抵抗任何五行术攻击,左手巨矛也令人暗生寒意。

  “主公,末将来迟,罪该万死!”妖将头也不回,便向通天公请罪。

  通天公则面带得意之色,出言感谢:“凿齿将军,多谢你及时赶到,不然我差点被这帮伪君子暗算!你要小心啊,这群‘牛犊’似乎同‘轩辕’近卫军般擅长‘蕴能术’,他们将五行能量藏于体内带入我化境之中,你要小心应付!”

  “主公放心,您瞧,魑魅和魍魉两位将军也率大军前来,定可消灭这帮无耻之徒!”

  凿齿并非虚张声势,只见远处杀声震天,无数黑甲战士在两名妖将率领下,正奔向这里。

  大军前列,左首妖将人面兽身四足,

  右首妖将状如三岁小孩儿却皮肤赤黑、红目长发,

  任何一个看来都不是等闲之辈,我们该如何是好?

  走神间,我感觉到什么东西从凿齿处破空而来,虽及时本能闪身,脸颊依然被擦中,疼痛难忍、流血不止。

  再望落地暗器,竟是枚巨齿,而那位妖将则大笑挑衅:“主公,你要杀的‘逍遥’就这么点本事,何足为虑?看我代主公铲除这心腹大患!”

  目中无人的妖怪,还未得到通天公褒扬,已匆忙跃起,而原因却是一枝看似普通的羽箭,射箭人则是十几米外威风凛凛的上古武士。

  看清偷袭者,凿齿竟面露恐慌之色,连连自语:“不可能,不可能,他怎么还活着,他怎么还活着?!”

  “哼哼哼,没想到时过几千年,凿齿大人还是如此畏惧‘宗布神’啊!”武士身后走出侠天,而那武士只是机械性地再次搭箭拉弓,对凿齿异状毫无反应。

  通天公不由申斥起部下:“凿齿,不要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那不过是‘灵幻’以召唤术变化出的幻影‘神羿’,不要上当!“

  “不,不,不,那是羿,就是羿,不要啊,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刚才还耀武扬威的凿齿,此刻宛如中邪般,狂呼乱叫,失魂落魄地落荒而逃,竟连主公安危都置之不顾。

  我顿时想起,据古书记载,上古神羿射九日灭群妖,而群妖中便有“凿齿”大名!

  看来复活在“无相化境”的凿齿,记忆犹存,面对天敌,竟不敢再作丝毫停留。

  侠天利用此典故,以区区幻影战士便可吓跑敌军大将,其智慧更胜五行绝技!

  近在咫尺的妖族大军也暂止脚步,当然这绝不是幻影神羿的功劳,而是因异变骤起。

  数百“金鼎”突现敌军后方,令“通天”将士不得不回身反击。

  魑魅和魍魉惦念君主,不顾部众生死,径直起身飞向通天公。

  他们却万万没有想到,又有我方援军从高空杀来,如果不是神出鬼没的通天公及时飞起将他们拽开,那数百龙影早已将二妖吞没。

  不用问,能与龙刃使出相同招数者,自然非“轩辕”近卫军莫属。

  龙风大哥落地时见我师父受伤,迫不及待地关心问候:“逍遥公,你怎么样了?”

  “放心,我还挺得住,对付通天公要紧!”

  师父仅仅说了几句话,口中居然又有血水涌出,我急忙上前照顾,唯恐师父会在局势逆转之际,有什么闪失。

  龙风深知轻重缓急,转身指斥通天公:“喂,你这个大魔头,见我‘轩辕’近卫军,还不速速投降!”

  “哼哼哼,你们‘轩辕’近卫军这是第四次闯入‘无相化境’吧?”通天公好似信心十足,毫不示弱地反唇相讥,“虽然我曾败给你们三次,但你们‘轩辕’命中注定只能败我,不能灭我!何况,你们每次为救一、两个人,却总要搭上几十人,乃至上百人的性命,而且是越死越多,真是愚蠢至极!”

  面对讥讽,三百“轩辕”近卫军的回应竟出奇一致:

  “除恶扬善,灭妖荡魔,替天行道,万死不辞!”

  “哈哈哈哈,好,我今天就让你们全部丧命于此!”通天公言语间,已运劲双拳,蓄势待发。

  魔帝身后,魑魅踏足怒吼、魍魉怪笑不止,似在为主助威,又像欲有所为。

  而“轩辕”诸弟子,在龙风“天罡伏魔阵”的呼喊中,大部分弟子飞天而起,所有近卫军形成人墙叠罗汉状,众人身前仿佛也有团能量在不断聚积扩大。

  虽然龙风等人反应也算神速,怎奈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通天公拳头挥动处狂风立生,魑魅口中也射出赤红色光波状能量,魍魉则不知从哪变化出无数木石状烟雾体,尽数撞向“轩辕”。

  猝不及防的近卫军,顿时阵脚大乱,无论高低,众弟子纷纷在敌人攻击下受伤倒地,幸亏我们在侧面观战,才未曾被“轩辕”败势波及。

  通天公及其部下再以相同方式各运功力,大部分“轩辕”兄弟们虽挣扎起身,妄图以负伤之躯,再组法阵,但仓促间又怎能及时抵御敌人强攻?

  我与“五杰”正要上前救援,一道金光竟迫不及待地冲向这三个妖魔。

  我还没有看清是谁如此英勇,师姐已失声尖叫:“袁无欢,不要啊!”

  这声惊呼,足见师姐与袁无欢之间绝非寻常。

  我还不及细想,随着通天公大手挥动,那个冒失鬼已落到我们面前。

  我与师姐急忙安置好师父,上前救护,但这位愚蠢的“金鼎”已是七窍流血、脉搏虚弱,在师姐怀中即将走完所剩无几的人生历程。

  “袁无欢,你要挺住啊!”

  当五杰围拢过来,我忍不住放声大喊,不争气的泪水夺眶而出,没想到这个我刚刚有所改观的老相识,却即将成为牺牲在我面前的第一位五行士。

  生命的迅速消逝让袁无欢没有停留太久,他的目光紧紧注视着碧婵师姐,遗留下他短暂人生中的最后三个字:“对不起!”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向师姐道歉,师姐神情却让我心酸,她的眼神始终停留在袁无欢死不瞑目的双眼处,如同瞬间化为大理石像般不言不语,似有万般悲意却无滴泪可出。

  “坏了,逍遥公怎么上阵了!”

  听到龙刃的惊呼,我愕然望向通天公处,只见魑魅和魍魉已被两道绿藤缠得结结实实,而通天公正与师父激烈交战。

  浓烟绿芒、你来我往,一时间难分胜负。

  远方敌群则更加混乱,因为此时赶来的金鼎公也加入了战团。

  至于“灵幻”侠天,却不见踪影,似乎他无意与乾坤盟领袖会面,所以早已悄然遁去。

  “袁无欢!”耳边猛地传来悲啸,令我心惊不已,因为那是碧婵师姐的声音。

  当我与五杰定下神来,师姐已紧贴袁无欢的面颊,泪如雨下,哭声震天。

  此时此刻,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这看似讨厌的“金鼎”护法,才是碧婵师姐芳心所属之人,而且他们两情相悦,彼此爱慕。

  袁无欢的临终遗言,正是因无法再伴爱侣而深情道歉。

  或许他们之间曾立下至死不渝的誓言,如今却造化弄人,阴阳相隔,比翼难飞连枝断,痴情依旧玉泪寒。

  一句“对不起”、一句“袁无欢”,饱含多少悲意、多少遗憾、多少浓情、多少不甘?

  郎才女貌的五行士,幸福之路尚未正式启程,便已被“通天”无情毒手棒打鸳鸯,是命运不公,还是上天无情,为什么世间真爱总要以悲剧收场?

  我们这些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牛犊”,目睹此景,耳闻悲泣,也不由潸然泪下,无所适从。

  我平日对袁无欢的种种怨忿,此刻已化为无限悔恨,但人已作古,无论如何自责,又于事何益?……

  巨响骤生,本有重伤在身的师父已返回打坐,魑魅与魍魉也重获自由,而通天公却因贻误战机被“天罡伏魔阵”所发出的太极状光晕击中。

  魔头重伤之下,无心恋战,突然掀起狂风。

  风逝处,通天公及其部众丢下一百多具妖族将士的尸体,不知所踪。

  刚才那场大战,五行士也并非毫无损失,除了袁无欢外,另有十几名“金鼎”和“轩辕”命丧当场,受伤者更达数百人之多。

  “碧婵,云梦子!”听到师父轻声呼唤,碧婵师姐缓缓放下袁无欢,悲意未尽地走向师父,而我紧随其后。

  金鼎公走来不耐烦地意图打断我们师徒对话:“逍遥公,有什么事情出去再说,‘无相化境’妖魔众多,一旦‘混沌’与‘通天’的援军赶到,我们的损失将无法估计!”

  “不要……着急,我,我只有……几句话!”

  师父断断续续的话语,让我大为吃惊,我和师姐几乎同时跪倒在师父前。

  我此时隐隐感觉到,逍遥公的气息愈加薄弱,仿佛随时都会就地消失。

  金鼎公也察觉到这点,急忙上前为师父把脉。当他放下师父手臂,两行泪水沿着脸颊流下。

  这位素来霸道嚣张的乾坤盟大护法,嘴唇翕动,却说不出只言片语。

  莫非,莫非师父刚才带伤出战,如今……如今已回天乏术?

  师父似乎无心理会老友,他对师姐缓缓说:“碧婵……以后,‘逍遥’就交给你了……”

  “爹,你怎么了?为什么说这种话?”

  师姐终于从对袁无欢的哀思中清醒过来,面对师父遗言般的嘱咐,她已明白一切,玉泪再现。

  先亡挚爱,又将失去至亲,如此悲惨的命运,为什么会落在心如慈悲菩萨般的少女身上?难道真是善无善报吗?

  对于师姐的惊问,师父没有给予答复,而是又将目光转向我:

  “云梦子……记住,人心……无限,乾坤……无极,信……仰,就是,就是力量……”

  名列乾坤盟七长老之一的“逍遥公”无嵩子,依然和蔼可亲地注视着我,仿佛正继续教导我面对人生风雨的真理哲言。

  但周围任何一个五行士,都可以立刻感受到,这位老人的生命已如落叶般随风逝去。

  他为了拯救我们这几个不懂事的孩子,竟付出了宝贵生命。

  恐怕自今以后,

  再也没有人故作老弱来试探我的品德,

  再也没有人借口传授五行术趁机捉弄我,

  再也没有人当众夸赞我悟性超凡,

  再也没有人不断苦口婆心地教我如何处世做人?

  望着依旧充满着深情与希望却逐渐黯淡的目光,我忍不住悲泣大吼:“师父,你不要走,你回来啊!”……

  就这样,精神恍惚的我,与金鼎公及诸位兄弟,将师父与袁无欢等五行士的遗体带出“无相化境”……

  一日后,烈士们火化后的骨灰尽数被洒于大海之中。

  五行士的力量源于自然,其身躯最终也要回归自然,师父是如此、袁无欢是如此,我将来也会是如此。

  师姐碧婵临危受命,就任“逍遥公”,而大难不死、身中通天公法术的雅加丽,痊愈后也正式成为“逍遥”弟子。

  虽然雅加丽奉命诱导我们助她救出假龙刃,我与四杰却毕竟是擅自行动,所以我被略施薄惩,让新上任的大师姐掌门在联盟大会上口头警告。

  而四杰及私入封印之界的龙刃,就没有那么幸运,他们被相应各派领袖逐出师门。

  但按照乾坤盟规定,被逐出本派的五行士,只要在一个月内,被其它各派收容,则可保留五行士资格。

  结果,师姐莫名其妙地当即将“牛犊五杰”收于“逍遥”门下。

  不仅如此,天啸的宠物、梦归君的酒壶、清源生的戏装、远尘子的长卷,也随主同行,加入我“逍遥”。

  龙刃那小子更是威风,成为“逍遥”门人时,盟主轩辕公,亲赠龙泉神剑一柄,而且被补充亡者空额的“轩辕”新近卫军对龙刃百般巴结,只求他在碧婵面前代为美言。

  比起在“轩辕”时,我这位四师弟,在乾坤盟的地位简直是明降实升……

  至于破军、玄空郎、灵巨,他们因为误传军令,而被判以面壁三月,估计有段时间见不到他们了。

  天德生和蓝媚娘似乎对我们恨意更浓,却因势单力薄,暂时不敢在我们这群天不怕、地不怕的“牛犊”面前再放肆。

  当一切终告结束,我终于回到望洋市,这段让我终生难忘的经历,伴随我度过了“五一”黄金周。

  算起来不多不少,苍茫风雨历程,正好七天时间。

  忙碌工作未能平复我的情绪,我心事重重地登上归途汽车,并幸运地得到一个座位。

  车过数站,随着一对彬彬有礼的老夫妻缓步上车,售票员又在用扩音喇叭号召让座。

  在众人怪异目光中,我主动将座位让给了那位并不倚老卖老的慈祥老大爷。

  当我扶着老人坐到位置上,猛然间,我又想到师父无嵩子,联想起我们第一次的相遇。

  师父,我是多么地想念你,我多么希望你再次停留在我身边,催促我将座位让给您啊!

  如果再有一次,哪怕只有一次,我会毫不犹豫地起身对你说:“师父,请坐!”

  “傻子!”又是嘲弄挖苦从拥挤人群中传出,我根本无心理会那无聊之人,前方座位上却立时产生回应:“傻子不只一个,这里还有!大娘,您坐这!”

  一个学生模样的青年,起身将座位让出,我们相视微笑,仿佛这个陌生人是我早已熟识的好友。

  在售票员千篇一律、无关痛痒的表扬声中,我望着窗外自行车“海洋”中的少数“灵犀”们,脑海中依然回荡着师父身影,情到深处竟流出两行热泪,我随手将它擦干,幸好并未有人注意。

  终于来到目的地,那学生竟与我同时下车。张三哥恰好经过,我当然礼貌上要打个招呼。

  我刚走出一段距离,身后忽然传来那学生近在咫尺的声音:“你刚才不害怕吗?”

  我不解其意,回身问:“害怕什么?

  对我的反问,学生略显犹豫,但最终还是直言不讳:“也许你认为我是神经病,不过从昨天开始,我就看到很多奇怪的事情。别人不相信我说的话,但我绝对没有撒谎!比如刚才那个人,他骑的不是自行车,是只黑豹!”

  本来还沉浸在对师父悼念中的我,顿然清醒过来,这是位同样还相信奇迹的“初醒者”啊!

  是呀,师父虽然已离我而去,但五行士的使命仍在。

  乾坤盟与邪魔外道的战斗依然在暗中进行,壮大“逍遥”及乾坤盟的重任我更是责无旁贷,师父没有走完的路,我必须继续走下去,才能告慰他的在天之灵,又有多少时间让我来悲痛哀伤呢?

  想到这里,我微笑着回答新朋友:“你如果想知道是怎么回事,请和我来吧,我会告诉你一切!”

  “你要带我去哪里?我现在很害怕,目睹的古怪事情越来越多,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请你告诉我,我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得了妄想症?你是不是要带我去看医生?”

  望着神情紧张的“初醒者”,我微笑安慰:“朋友,不要害怕,你没得什么病。只不过,你将要面临人生的选择,要么与这些古怪东西终生隔离,要么走上随时会为天下苍生牺牲自己的道路!”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学生满面茫然地望着我,不知所措,“你说的道路似乎很伟大,我就算选择了,能走好吗?”

  “能不能走好,在于你自己,但你肯定会遇到很多风险,甚至会迷茫疑惑、不知所措。如果你真的走到那一步,只要记住一句话,就不会再迷失方向。”

  “什么话?”

  我注视着“初醒者”,郑重相告:“人心无限,乾坤无极,信仰就是力量!”……

  (全书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乾坤无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乾坤无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