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无相秘闻
东旭鹰2018-10-11 19:475,575

  玄天镜景象再变,我目光微触已心惊不已,因为这镜中世界我并不陌生,那正是我曾在梦中造访的“通天神庙”,也是我与通天公初次相逢之地。

  现在映入眼中的庙宇,却比我上次所见热闹了许多,因为成百上千的乾坤盟高手正在顶礼膜拜。

  庙中没有任何神像,五行士对各路神佛上帝也素来是敬而不拜,心安理得稳坐神位者,自然不是玉皇大帝或者元始天尊,而是“通天公”!

  “师父,师父怎么在这里?”天啸突然惊呼起来。

  远尘子也是惊诧失色:“我师父也在,唉,龙刃,那不是盟主,你的师父吗?”

  龙刃并不答话,脸色愈加难看,甚至不敢再看玄天镜,莫非这镜中玄机竟会让他不忍再睹?

  其实,不仅仅是轩辕公、灵犀公、风流公,我们的师父、三十六公尽在其中,而且从他们的年龄、服饰来看,如今位居至尊的各派掌门,当时也不过尽是“牛犊”级别的弟子身份。

  跪拜者人人面带不忿之色,却又显得无可奈何,只能在通天公的得意狂笑中,连拜不止。

  “好了,好了,都起身吧!”高高在上的通天公,宛如五行士中的皇帝,而两旁耀武扬威的妖族首领,则如同古代帝王的文官武将。

  当各派高手如同朝臣般分站两旁,“无相化境”的统治者竟突发感慨:

  “数千年前,在那场腥风血雨的屠杀中,我身为‘通天’的最后传人,战战兢兢地在亲友尸首中躲避了整整三天三夜。

  当我再也无法忍受尸体腐臭与饥饿口渴,忍痛离开伤心之地,我这个十三岁少年的心中只有两个字——‘复仇’。

  自从来到这彻底颠覆五行理论的‘无相化境’后,我日日夜夜苦修本领,并创建了非人类种族组成的‘通天’新派,我所付出难以言谕的辛苦与努力,目的只为终有一日将你们三百六十三派的后裔斩尽杀绝!

  可是没想到,因果报应、循环不爽,你们各派为屠戮我‘通天’、‘灵幻’两派,损兵折将,竟有多达一百门派,与我们同归于尽。

  你们的伪君子师祖们,又为私利自相残杀,最后竟只剩下这区区三十六派!

  更令我感慨的是,你们并非败给‘通天’传人,却反而输给了被你们先祖斩尽杀绝的‘灵幻’。

  他们生前所炼制的玄天镜,将所有罪孽收于镜中,又被你们的传人窥破真相。这面宝镜,胜过我百万雄师啊!

  我若大举讨伐,必然是敌死一千,我伤八百,我们五行士不知又将牺牲多少无辜者的性命。

  而‘灵幻’未动一兵一卒,便让乾坤盟弟子大半倒戈,化为与我‘通天’同气连枝的‘混沌’,更将你们三十六派引入五行术一筹莫展的‘无相化境’!

  呵呵,其实惨案毕竟已过数千年了,我修炼不死之术,心境不再如少年时般狭隘。

  仔细算起来,你们也都是本公的晚辈,几千年前的恩恩怨怨又与你们何干?

  我留你等在这化境之中,并非有意为难,只是澄清彼此之间的误会,让诸位真正了解‘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忧’的真谛,于快乐逍遥之中体味我‘通天’的苦心。

  对了,我想起来,那位‘混沌’先锋,似乎就是位‘逍遥’啊,而且弃暗投明的弟子中,也是‘逍遥’居多啊!哈哈哈哈……”

  望见殿下各派弟子纷纷向我“逍遥”投以愤怒目光,而当时的逍遥公及其为数不多的徒弟愧怒交加、不敢与同盟兄弟姐妹们对视。

  正值少年的无嵩子师父更是闭目流泪,微微摇头,似乎根本无法接受残酷事实。

  熟悉的“通天”笑语再次响起,但并非来自君临天下、胸怀广阔的“英明君主”,而是闻音不见人的画外之声:

  “各位之中,除了那位美丽可爱的西方魔法师之外,想必都接受了乾坤盟虚无飘渺的理想教育和看似道貌岸然的五德三戒。

  五行士对其中的仁、义、礼、智、信看得比生命更重要,但三十六公自己又做得如何呢?

  当年‘逍遥’门人——无岳子,从玄天镜中了解到被历代掌门所刻意隐瞒的真相,大怒之下将其广为传播,与无数幡然省悟的乾坤盟弟子组成不再受五德三戒拘束的‘混沌’。

  我及时与他们取得了联系,这些无秩序、无首领、只求今日、不求未来的自由斗士,为躲避乾坤盟的追捕和出于对我‘通天’的负罪之心,他们虽不愿再服从任何人,却唯我马首是瞻,并将五行士余孽尽数引入‘无相化境’。

  在无法施展五行术的天地之中,我‘通天’所向无敌,可谓主掌生杀大权。

  不过,我却并未乘此挟恨复仇,以杀戮报复杀戮,反而是以德报怨,任他们在‘无相化境’逍遥自在,毫不为难!

  但我实在太宽容了,

  宽容到忘记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宽容到忘记了‘养虎为患,终将后悔莫及’,

  宽容到忘记了‘打蛇不死终被蛇咬’!

  我实在过于轻信伪君子们誓死效忠的谎言,更不该以‘东郭先生’之心对待灭门仇人的后裔!

  一百三十年啊,我给予他们一百三十年无忧无虑的时光,让他们韬光养晦、休养生息,才有了今日乾坤盟诸公执掌东方大局数十年的新一代五行士豪杰。

  可在这一百三十年中,我却丝毫没有意识到当时这些卑鄙小人所包藏的狼子祸心。

  那时,“沉睡者”的世界几乎连续两次开始大规模的自相残杀,仿佛揭开了我师父法明仙预言的序幕。

  我‘通天’毕竟是五行士的名门正派,不同于那醉生梦死的大部分‘混沌’,怎忍见苍生蒙难?

  为此,我集结了对我忠心耿耿的‘通天’军与‘混沌’高手,陆续派往‘无相化境’外拯救芸芸众生,而我也神功将成,很快便会离开‘无相化境’,以平生之力结束乱世,还百姓清平盛世。

  可偏偏在此紧要关头,新一代三十六派掌门,也就是今日乾坤盟依然将‘五德’挂在口头的众位领袖们,竟然暗中已掌握了在‘无相化境’中使用五行术的法门,开始寻找违信背礼、叛仁弃义的机会,意欲置我于死地!”

  玄天镜内的画面再次有像无音,而“通天公”的悲愤痛诉仍然不绝于耳,随着他细述往事,镜中场景依次转换:

  “当我破关在即,即将替天行道、拯救万民时,利欲熏心、不分公私轻重的昔日‘牛犊’,偏偏乘势发难。他们不敢与我正面对决,却在我饮食中暗下毒药——‘蚁噬散’,随即杀我门人弟子,攻入我修炼密室。

  我万万没想到他们竟然如此忘恩负义、不知廉耻,见我痛苦挣扎呻吟,他们非但未给予丝毫救助,反以解药要挟我送他们离开‘无相化境’,并许诺只求安然离去,绝不会对我有丝毫伤害,以报答我一百三十年来的照顾之恩。

  我痛苦难耐,再次错信了那群伪君子,当我忍痛打开通往外界之门,‘轩辕公’龙天、‘逍遥公’无嵩子、‘金鼎公’刃无双、‘鸿儒公’天道生、‘天志公’云玉娘、‘虎符公’天威帅、‘妙禅公’菩提居士,这七人竟联手废我神功、破我罩门,让我无法再脱离‘无相化境’,只能在此地度过残生。

  你们说,如此不仁不义之徒,怎配宣扬那伪善五德、教化人心?

  他们明知未来厄运不可避免,却依然要用虚幻信仰愚弄欺骗你们,难道不是居心叵测地让你们成为这群伪君子忠心耿耿的工具吗?

  孩子们,你们还要沉睡到什么时候,还要愚昧到什么时候?

  醒来吧,信仰只是控制,自由才是力量!”

  “住口!你这个妖魔!”我正心神恍惚、不知所措,突如其来的怒吼令我震惊。因为,那声音太过熟悉,分明是我的师父“无嵩子”独有!

  只见台下数以百计的“轩辕”近卫军与“金鼎”护法队正潮涌而上,率领他们的正是金鼎公和师父逍遥公。

  望见他们,想起通天公所揭露的真相,寒意沿着脊梁直冲头顶,我不由战战兢兢向后退去。

  此反应并非唯我独有,就连袁无欢与师姐也不例外,更不用说“牛犊五杰”与颇具人性的灵兽“球球”。

  师父拾阶而上,吼声震天:

  “通天公,你还要颠倒黑白、歪曲真伪到什么时候?

  如果当年你真的是为平定乱世而闭关练功,我们乾坤盟又怎会急于冒死冲出化境?

  我们七长老又怎会宁担忘恩负义的恶名废你功力?!”

  师父从来没有如今天这般激动,莫非通天公正戳中他的痛处,才会让他极力辨白?

  通天公依然冷笑回应:

  “哼哼,所谓成王败寇,你们既已俨然成为东方灵界的主宰者,当然会将‘妖魔’恶名栽在我头上,有多少污水尽管泼来吧!

  反正你们这群以阴谋诡计获胜的伪君子最擅长栽赃嫁祸!

  不过,你们在已了解真相的弟子面前就不必再惺惺作态,什么信仰、什么五德?

  你们的目的只是处心积虑地夺取自己的利益,却要粉饰美名,与‘混沌’、‘撒旦’、‘铁血’有什么区别?

  你们的内心才是真正的妖魔!”

  师父闻言怒气更盛,正要继续辩驳,但金鼎公却大手挥舞,厉声怒斥:

  “逍遥公,别跟这混蛋废话,与有意混淆是非的魔头理论,根本就是无谓之举!‘轩辕’近卫军与‘金鼎’护法队听令,速速擒拿这几个犯戒接近封印之界的逆徒,带回乾坤盟听候处置!”

  “是!”

  龙风大哥和“金鼎”首徒——封无影,正要领命率人上前动手,金鼎公再下军令:“今日守卫封印之界的‘混沌’不见踪影,机不可失,捣毁玄天镜,免得再误导无知‘牛犊’!”

  “遵命!”

  眼见齐声应名的“轩辕”与“金鼎”们步步逼近,内心慌乱的我们已不知该如何应付。

  身后再度传来通天公急促的声音:“不好,他们要杀你们灭口,还要毁灭证据,快躲入‘无相化境’!”

  我只觉玄天镜处光芒四射,身体如同当时进入秘门般,再次向后急速飞去。

  待到我清醒过来,玄天镜却不知何时移到我前面,而且镜中景象竟是无数目瞪口呆、手忙脚乱的近卫军与护法队。或许,我们突然到了镜内,他们还在镜外?

  “这里是什么地方”

  梦归君的惊疑提醒了我,这才注意到周围场景不再是那云霞飞舞、日月为伴的封印之界,而是被灰蒙迷雾笼罩四野的神秘天地,莫非这次我真的身临“无相化境”,而并非再次魂游异地?

  “我们的师父,真是那般无耻吗?”

  突发此问的竟是袁无欢,刚才亲眼目睹金鼎公对毫无还击之力的通天公痛下杀手,此情此景对这位素来忠于职守的乾坤盟执法者刺激不小,以至于他六神无主、霸气全失。

  “碧婵、袁无欢,速带一干人犯出来,我在乾坤公面前还可以为你们求情!”

  金鼎公依然在镜外气急败坏地大耍威风,但看清他真面目的我们,却无人理会。

  空中传来通天公的善意提醒:“你们还在等什么?以刃无双和无嵩子的实力,随时可以破镜而入,你们赶紧跑啊!”

  胆小如鼠的“球球”第一个拔足狂奔,我们如同牵线木偶般不由自主地紧随在后。

  面对凶神恶煞般的金鼎公,我们现在只想速速远离,唯恐落入不近人情、凶狠残暴的“伪君子”手中。

  在极度恐慌、失落、伤感情绪的驱动下,我们直到筋疲力尽,才累倒在地,每个人此刻都无言以对。

  我的脑海也不断重播着镜中那一幕幕真实影像,更与龙刃产生了同样疑问:

  我究竟以后该如何选择?我究竟以后还能相信谁?

  “当啷”几声,我们每人面前多出个鬼面具,无疑这是“混沌”的标志。

  与我有数面之缘的飞翼率领同党不知从哪里钻出,不等我开口,他已开始劝告:

  “不要再苦恼了,戴上面具,忘掉所有烦忧吧!

  趁末日尚未到来,让我们来尽情享受人生乐趣!

  至于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何必再用他们去伤害自己愉悦的心情。

  我们需要的是享受,是自由,不必再受任何拘束,不必再承担任何责任,更不用去完成什么狗屁理想!

  来吧,成为我们当中的一员吧,来拥抱快乐吧!”

  飞翼的忠告,此时听来是那么亲切、那么诚恳,为什么我当初没有感受到?

  既然连“五德”继承者乾坤盟都是个最大骗局,我又为什么不干脆放下包袱,去成为真正逍遥开心的“混沌”呢?

  不知不觉中,我同五杰一般,渐渐将手伸向面具,决定选择那自由的天空……

  “哈哈哈哈,真是可笑啊,究竟信仰是骗局,还是自由是骗局!”

  豪放不羁又令我心惊的狂笑声,让我和“牛犊五杰”鬼迷心窍的举动立时因惊醒而戛然中止。

  我猛然抬头,只见曾在“昆仑”外及时援手的神秘少年,再度现身半空。

  “你是什么人?敢在‘无相化境’胡言乱语!”飞翼的指斥忽然让我感觉有点不妥。

  不妥之处随即被那神秘少年指出:

  “哈哈哈哈……,‘混沌’啊,你这可是自己露出的马脚。

  如果你们真是为了追求所谓的‘绝对自由’,又怎么会容不下我的疑问?

  可见,你们所坚持的信念,只是扼杀真理与正义的自由、自私自利的自由,以‘自由’名义践踏他人的权利、夺取弱者利益、逃避应尽责任、混淆真理谬论和正义邪恶!

  这才是你们的真正目的!”

  振聋发聩的指责,让我骤然清醒,虽然心中依有魔障,我却再也不想碰那古怪狰狞的面具。

  黑风骤起,转瞬化为“通天公”的身影,更有无数妖将妖兵,护卫主公左右。

  他们的目标,似乎并不是我们,而是神秘恩公。

  通天公手指来者呵问:“你是乾坤盟何派传人,竟敢到我‘无相化境’惹是生非?”

  “哈哈哈哈,在妖魔世界中,主持真理反成了惹是生非!看来这‘无相化境’在你们‘通天’领导下,果然是世风日下,正邪颠倒!至于我,并非隶属乾坤盟,在下古流‘灵幻’东方传人——侠天,这厢有礼了!”

  “什么,‘灵幻’?你们,你们不是已全门覆灭,怎么,怎么还有传人在世?”

  不要说通天公如同被雷霆击中般惊慌失措,就连未曾遇见恩公的师姐、袁无欢、龙刃也是面面相觑。

  侠天依然笑声不绝:

  “哈哈哈哈,我们‘灵幻’数千年前无辜受戮,被‘蚩风’几乎斩尽杀绝。

  但幸亏陀天师祖早有防备,将青年弟子分别送入世界各地‘沉睡者’部落中,这才得以保存十分之一的‘灵幻’!

  多少年来,我们忍辱负重,继续秘密研究五行召唤术与法宝,还要时刻提防各派追杀。

  幸亏五行士们随即陷入内讧之中,元气大伤,渐渐将我们这本该灭绝殆尽的‘灵幻’置诸脑后。

  所以,大唐初年成立的乾坤盟也罢,藏于‘无相化境’中的‘通天’也罢,千百年来未曾察觉到我‘灵幻’尚存,更不知我们始终在秘密监视着你们的明争暗斗。

  ‘当局者谜,旁观者清’,没有人比我们‘灵幻’更清楚你们之间究竟谁是谁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乾坤无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乾坤无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