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逃出昆仑
东旭鹰2018-10-11 19:435,920

  龙刃这几百名狐朋狗友(当然也包括我)交流许久,依然毫无头绪。

  有位“轩辕”曾把矛头指向“五大少”,可是天德生他们充其量也只敢恃强凌弱,如此令两界震惊的大手笔,实在很难想像是那五位公子小姐所为。

  何况,如果当时三十六公与四院长稍有差池,破军必然头破血流、一命呜呼,他又怎有如此胆量和魄力,来甘愿成为这苦肉计中的重要一步呢?

  龙风大哥则猜疑是奥斯学会内部法师意欲谋杀同门,并栽赃我乾坤盟。

  掩藏一片落叶的最好方法是在原地栽植树林,如果是蓄谋杀人,让所有选手死于意外,那么究竟凶手具体目标是谁,便很难查出,更无法凭杀人动机确定凶手身份。

  龙风猜想,真凶必然与洛维斯同时发现龙刃夜访灵兽居,所以趁势行动,在向东方灵兽下毒时,唯独放过“球球”,以栽赃龙刃。

  龙风大哥话音刚落,人群外便传来有条不紊的分析:

  “这么说,凶手对乾坤盟的情况肯定十分熟悉,尤其是对龙刃与天啸的友情了若指掌。

  而且他能有机会得到如此独特的毒药,说明他肯定去过乾坤盟。

  从这种种迹象分析,这个人只能是曾被奥斯学会派往东方学习五行术的学生。

  因为,每个交流学生都必须先至蓬莱报到,回国前也必须在蓬莱告别,完全有机会打听到龙刃和天啸的友情,甚至在偶然情形下取得东方毒药!”

  对方的推断固然条脉清晰、言之有理,但我们这三百多位“牛犊”却无心倾听,反而顿感意外。

  这分析者并非龙刃好友,而是我未来的师妹——卡渥特学院即将派往“逍遥”的雅加丽。

  面对我们呆若木鸡的神情,雅加丽竟视若无睹,自顾自地继续进行她的侦探游戏:

  “不过,案件还是有些疑点。

  比如,几十年前便全面销毁的毒药,为什么还存在世上?

  凶手又是如何学会毒药的使用方法,控制药量以决定毒发时间?

  按道理说,这种复杂技术如果不多加试验,很难一次奏效。

  另外……喂,喂,你们大家不要走啊!

  我再怎么说,也即将成为‘逍遥’啦,自己人研究一下嘛!”

  “哦,对了,你快成为‘逍遥’了!”率先带队“开路”的龙风大哥,拍拍我的肩膀叮嘱说,“云梦子,你身为‘逍遥’二弟子,这个外国师妹就交你搞定了,我们还要去搜集为龙刃平反的证据,不陪她玩儿了!”

  我还未作应允,“轩辕”近卫军已纷纷拂袖而去,就连“牛犊四杰”对雅加丽丝丝入扣的推理也毫无兴趣,正准备离开!

  不过,“四杰”没走几步,却因为雅加丽所提出的大胆建议止住脚步,因为这个建议就是:“我们必须先把龙刃救出来!”

  从“金鼎”手里救人,这意味着什么,我和“四杰”心知肚明,但这金发碧眼未来“逍遥”的解释,却让我们渐渐战胜了内心惊悸:

  “我认为,破案线索必然在蓬莱岛上,无论罪犯来自东方还是西方,他最有可能得到失传毒药的地点,只有乾坤盟的总盟——蓬莱岛。

  不过,如果我们现在离开昆仑调查,真凶为了洗脱嫌疑、彻底嫁祸,很可能会找机会进一步陷害龙刃,甚至以杀人灭口做到死无对证!

  很多侦探电影中都有这样的情节:被用来当作替罪羊的无辜者被凶手杀死,即使真相大白也于事无补。

  所以,我们必须先把人救出来,确保他的生命安全!”

  雅加丽声嘶力竭的论证猜测,如果换作平时,我定会当作“侦探中毒者”的明显症状而不加理会。

  可如今情势危急,心慌意乱之下,我却感觉对方所言头头是道。

  “四杰”的眼神也说明,他们与我存在同样顾虑,看来若要深入查案,搭救龙刃势在必行!

  “忘忧”梦归君人醉心不醉,突然向雅加丽“大侦探”指出关键问题:

  “我说那个外国‘逍遥’,就算我们能从‘金鼎’手中救出龙刃,又怎么逃出‘昆仑’?昆仑的出入口可是由陆吾麾下‘开明兽’一族把守,再加上此处藏龙卧虎,古代神族与怪兽比比皆是,以我们的微薄修为,怎是他们对手?”

  “没错,如果从普通出口离开,成功率可能连百分之零点一都没有。”雅加丽波斯猫般的碧蓝眼珠中,流露出比精灵古怪的龙风大哥更狡黠十倍的目光,她手指九霄高空说,“我们的头顶上不是有个天然出口吗?我们可以飞出昆仑!”

  “难矣,难矣,难如上青天!”清源生又开始京剧念白的练习,随即直言不讳地指出欧洲智者的“千虑一失”,“雅加丽小姐,如果这昆仑上空,真如你我所见,毫无防范,为什么万年来始终没有任何邪魔外道可攻入昆仑?朗朗晴空,看似毫无玄机,实则危机重重!‘大神探’,你实在想得太简单了!”

  “唱戏的,是你太胆小了吧!”雅加丽睚眦必报的讥笑,让我可以预见到,她日后在乾坤盟中的人缘,只怕连“五大少”都不如!

  清源生的度量则超出我的想像,面对小法师不知好歹的驳斥,他居然不耻下问地谦恭请教:“莫非‘大神探’另有高见,愿闻其详!”

  雅加丽款款而谈:“‘昆仑’是你们东方圣地,但并非监狱,所以任何防范主要是对外,却不是对内。我也认为‘昆仑’守卫,为防止敌人从空中袭击,定会设置了什么防空机关,但他们绝对想不到,‘昆仑’内部的人会从空中逃走!”

  我与“四杰”张口结舌、恍然大悟,如此简单的道理,为什么我们却没有想通?说句心里话,这“师妹”还真没白收!

  此刻,我对异国同门的敬仰,用“周星星迷”的“时髦语”来讲,那真是“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但敬佩之余,我不由暗暗伤感:雅加丽“大小姐”法术修为、智慧悟性都远胜于我,她一旦混入“逍遥”,我这二师兄的“宝座”岂不是岌岌可危?

  雅加丽当然不会知我心意,但她却突然叹息,拔腿便走,我急忙拦住去路,以近似献媚的口气请求:“那个雅……师妹,你不要走啊!现在师兄真的是I 服了 You了,我和我这四位兄弟,一切都听你的!”

  “什么叫‘爱’佩服‘油’?”奥斯学会的法杖似乎对于我的本土“洋滨语”无法翻译,让“小师妹”疑惑不解。

  我急忙岔开话题:“家乡土话,不必深究,我们还是继续商量怎么搭救龙刃吧!”

  “还商量什么啊!还是我自己去救人吧!现在那位龙刃刚刚被关,你们的‘金鼎’绝对不会预料到这么快就会有人劫狱,所以此刻防范最松懈,应该可以轻松搞定。对了,我和你们说的话不准泄漏,不然我就把你们都变成小猪!”

  雅加丽最后的威胁看来绝不是空言恫吓,我们也早已听闻西方“变形术”神秘莫测,常被用于恶作剧。

  何况,金发美女绝不是易与之辈,只怕她真是不计后果,敢说敢做!

  望着“大神探”远去背影,“四杰”来到我身后,天啸问:“云梦子,我们怎么办?就这么干等着吗?如果龙刃是被西方魔法师救了,而我们却袖手旁观,此事传扬出去,蓬莱山还有我们的立足之地吗?”

  “是啊,纵然身死虚名灭,兄弟情义不可丢!若使外人胜我辈,有何面目见故友?”远尘子不愧是“风流”弟子,言谈间竟诗性大发,随口念出即兴而作的打油诗。

  见众兄弟群情激昂,我这个入盟才两月的“逍遥”更不敢再犹豫彷徨,随即开始安排部署:

  “既然这样,各位听我安排!

  天啸,现在能飞行的灵兽,只剩‘球球’,你带它到‘思过室’附近安排妥当,等待我们会合。

  无论如何,也要让“球球”把龙刃救出‘昆仑’!

  远尘子、清源生,你们去厨房偷些干粮清水,然后去找天啸。

  暂且准备七人份,若有机会,我们就保护雅加丽与龙刃一起逃出!

  梦归君,你速去准备一壶酒精浓度高的美酒带到‘思过室’集合,以你轻功身法,应能尽快办妥!

  我现在去追赶雅加丽,阻止她轻举妄动!午饭时间就快到了,那是救人的最好时机,你们务必在此之前,准备妥善,不得有误!”

  “好!”“四杰”齐声应允,立即各自散去依言行事,而我也匆忙奔往雅加丽消失方向……

  面对一意孤行的卡渥特学院小法师兼我未来师妹,我前几日苦心钻研的《学生教育小窍门》终于“学得所用”,以一招“连蒙带唬”,暂时制止了大小姐的冒失举动。

  根据她原定计划,她本打算以“变形术”和“昏迷咒语”将袁无欢二人制服,然后便开门救人。

  可惜她并不知道,乾坤盟战斗五行术最强者,首推“钢刃”,其次便是“金鼎”,哪有她想像得那般简单?

  所以在我再三劝说下,又听闻我的具体计划,雅加丽才放弃初衷,却又“命令”我与她溜到附近各屋,偷了几把扫帚,真不知道捣什么鬼?!

  当我拿着扫帚接近思过室,兄弟们已按时赶到。梦归君那坛好酒,扑鼻酒香差点将我醉倒,幸亏我及时将它再度封盖,才免遭其害。

  我们藏身暗处,仔细查看周围情势,果然只见袁无欢和郑无情严守岗位,再无他人。

  我曾与“五杰”在闲聊中听闻,郑无情本来中意“忘忧”,但“天慧珠”却授予他“金鼎”身份。

  而忘忧公也无意收纳此弟子,因为郑无情爱饮酒却无酒量,自然难入“忘忧”众“酒仙”法眼。

  另外,听说金鼎公怕郑无情饮酒误事,三令五申严禁其饮酒,以至于这位精通战斗五行术且平日一丝不苟的“金鼎”弟子,不得不屡屡在闲暇之余背着师父偷偷向“忘忧”兄弟买酒解馋。

  因此,解决郑无情可谓举手之劳。最麻烦者莫过袁无欢,他在东方灵界中以铁面无私、软硬不吃而闻名,而且作为金鼎公得意门生,他曾多次大败混沌,武功与五行术修为堪称一流高手,怎样才能将他拿下呢?

  我正苦思解决袁无欢之法,忽然一人闯入我视野中,她正是我师姐碧婵。

  咦,此时她来这种地方干什么?手里提的竹篮又内藏何物?

  当我偶尔向四周瞥去,突然发现除了雅加丽,其他“劫狱预备犯”,也正随着师姐身影不断移动着视线,看来他们也是同样百思不得其解。

  只见师姐来到思过室前,与两守卫谈笑风生,并从竹篮间取出一碟碟菜香四溢的美味佳肴。

  奇怪,送饭工作不是应由“金鼎”弟子负责吗?师姐又为何越庖代俎?

  更令人费解的是,师姐随即与袁无欢略谈几句,那个我急欲“除之而后快”的眼中钉、肉中刺,竟嘱咐同伴一声,便随师姐向远处走去。

  我耳边传来咽口水的声音,原来是天啸悄悄凑近我身边,眼神中充满异样,不知是嫉妒还是愤怒。

  他甚至忍不住问我:“云梦子,碧婵师姐和袁无欢什么关系,他们怎么看起来很亲热!”

  “别胡说!”我怎能容忍这“动物迷”亵渎师姐清白,自然要严加呵斥,“天啸,师姐可能是奉我师父之命,请袁无欢过去说事情,你不要见风就是雨,胡乱造谣!好了,机会难得,梦归君,快行动!等袁无欢赶回来,就来不及了!”

  好在“四杰”尚知轻重缓急,对袁无欢纵有百般不满,也只有先行放下。

  只见他们如同久经沙场的特种部队般,迅速向思过室行进,郑无情竟毫无察觉。

  我正要起身随行,忽觉香气扑鼻,原来是雅加丽出现身旁,她面带诡异笑容,偷偷问我:“你的朋友们很关心我们的师姐啊!他们是不是别有用心?”

  “你懂什么啊!这叫‘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并非重色轻友之辈,同样无法容忍不知天高地厚的异族少女,以贬义词诋毁“四杰”。

  或许是法杖翻译功能再出故障,我所引用的典故让雅加丽再次茫然不解:“你最后说的是什么意思?漂亮女孩,绅士怎么样?”

  我可没有闲心在此关键时刻为她“扫盲”,不耐烦地说:“中华文化博大精深,以后再慢慢教你,先救人要紧!”

  嗜酒如命的郑无情,果然无法抵挡那充满诱惑的佳酿酒香,以媲美警犬的嗅觉迅速找到梦归君放置的好酒。

  或许是担心袁无欢随时返回,这大酒鬼不及思索美酒为何无缘无故的不胫而来,便一饮而尽。

  结果,那行动信号般的酒罐碎裂声砰然响起,而我们也匆忙奔出。望着陷入梦乡的醉鬼,我精心设计的偷袭动作已再无用武之地。

  “快,快,这声音太响,肯定会有人察觉到动静,我们要快!”在我催促下,梦归君迅速从郑无情身上取出钥匙,匆匆进入思过室,与清源生不由分说,将一头雾水的龙刃拽出。

  “你们在干什么?”听到这熟悉声音,我心中大惊,原来是那要命的袁无欢正从远处奔来。这小子似乎是因为什么事,突然返回,而清脆巨响更令他加快了脚步。

  雅加丽见状立刻高声提醒:“扫帚,天啸以外的人快骑上扫帚!”

  在西方魔法驱使下,那几根扫帚仿佛被赋予生命,自动分别飞到劫狱者和逃狱者身边。

  我眼见袁无欢手指尖金光闪动,似乎即将施展金系法术,急忙下令:“快走!”

  在我们呼啸飞起的刹那,龙刃刚才所立处随着轰然巨响碎石纷飞、土尘弥漫,该死的袁无欢,竟然施展足以夺命的“碎金术”,这分明意欲置龙刃于死地!

  如果不是我们反应迅速,龙刃早已横尸当场。

  出手如此毒辣,莫非袁无欢才是扰乱“灵战”的真凶?

  可惜这只是猜想,我却没有任何证据!

  刚刚庆幸躲过袁无欢的追杀,脚下又传来刺耳号角声,是袁无欢发出的警报。

  转眼间,急促锣音此起彼伏、紧急军号响彻山野,我们俯视大地,只见各族“神异”蜂拥而出,各路弟子聚餐之处更是乱作一团,但始终没有任何追兵冲天而起,似乎我们只要飞出“昆仑”地域,便大功告成。

  出乎想象的顺利,反而增加了我的不安,即使如雅加丽所推测,“昆仑”并不具备阻截高空逃亡的能力,但五行士与魔法师中不乏擅长空中作战的高手,又怎会无动于衷呢?

  答案很快不言而喻,因为无垠乌云渐渐笼罩了万里晴空,同时忽然传来阵阵鹰啸。

  万分恐惧的我们,仰望上空,只见无边无际的云团尽头竟有两盏黄金灯闪烁不止。

  “那不是云,是只大鸟!”穷奇兽上的天啸话音未止,高空中狂风突起,呼啸而来。

  我们座下的扫帚在雅加丽操纵下匆忙低空飞行,钻入山岭,天啸也紧随其后,方幸免于难。

  这时我猛然想起,《神异经》中曾记载:昆仑有只名为“希有”的神鸟,它目黄如金,其肉苦咸,但仙人品尝起来,却感觉是美味。而且它翅膀巨大,可覆盖天地,兴风遮日自然更不在话下。

  莫非陆吾已将“希有”训练成“昆仑”的空中守护者,怪不得无人敢升空追击!

  也许是为避免伤及无辜,“希有”不敢让狂风横扫大地,更无法将庞大身躯塞入山群之中。

  因此,我们略得喘息,在雅加丽引导下,于悬崖峭壁间穿梭前行,只要“希有”稍现疏忽,我们便会乘机闯出“昆仑”,落入凡间昆仑山。

  根据灵界约定,任何“神异”之物都不敢现身人间,我们当然定能虎口脱险。

  猛然间,我感觉周围山岭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缓缓移动,不知是因为飞行过于急速而产生的错觉,还是我做贼心虚、草木皆兵?

  我犹自胡乱猜疑,天啸已再次大嚷:“小心啊,周围有古怪生物,我感觉很危险!”

  胯下扫帚止住去势,“球球”也驻步半空,我们汗流浃背,惊恐万分地望向四周罕见人迹的群山峻岭。

  此刻,蛇类独有的“咝咝”声钻入我耳中,令我更加毛骨悚然,不知所措。

  远尘子忽然开始自言自语,他说出的每个字都足以令我们心神俱惊:“居昆仑、饮沧海、身长九万里。莫非,莫非这就是《古小说钩沉》中所记载的昆仑巨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乾坤无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乾坤无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