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危机四伏
东旭鹰2018-10-11 19:446,263

  “希有”投下的阴影依然笼罩着“昆仑”,黑暗中传来的“咝咝”蛇音,仿佛预示着死神的步步接近。

  此刻我仿佛听到了自己剧烈的心脏跳动声,好似这伴随我二十多年的“伙伴”即将因恐惧脱腔而出。

  仰望遮空怪鸟,环顾无形巨蛇,我暗暗自问:莫非这次真是九死一生?!

  “大家抓紧扫帚!天啸,让你的穷奇兽紧跟我们!”雅加丽的声音不高,却足以钻入每个人的耳中。

  忽然,前方黑暗中闪出两盏红灯,让我们眼前顿时一亮,几乎就在同时,雅加丽的吼声也响彻山野:“我们走!”

  六把扫帚如同一流飞行员操纵的战斗机,在山岭中划出漂亮轨迹,而“球球”那看似笨拙的身形,也在瞬间采取了行动。

  几乎同时,那两盏红灯卷起腥风猛地向我们扑来,如果不是我们瞬间改变了位置,必然成为这孽畜的美餐。

  在蛇目赤光的照耀下,我才发现,周围山岭已完全被蛇身占据,如果刚才我们仓促突围,必然撞到那隐去形迹的蟒皮上。

  我唯一不解之处,就是如此庞然大物在山壁上爬行,如何做到连半块石头都未曾掠动?

  巨蛇的仓促出击,恰巧让蛇头处亮出缝隙,雅加丽显然早有预料,指挥群帚乘虚而出。

  “昆仑”的防御体系,此时我已了然于胸,陆吾率领的“神异”各族负责防御平地与山脚,巨鹰“希有”独掌制空权,而昆仑山顶及人迹罕至的山壁则是怪蛇势力范围。

  如今,百密一疏的空隙,由于巨蛇失误,恰巧成为三方“护卫”都暂时难以兼顾的空白地带。

  力量有余、灵活不足,几乎是每个庞然大物的共同弱点,所以怪蛇此刻惊觉有变也难以回防,即使是猛然掀起的粗藤般蛇尾,也只能令无数山石轰然破碎、纷纷滚下,对我们依然鞭长莫及。

  为防止“希有”作祟,我们简直可以说是紧贴山顶滑翔而出。

  我稍不小心,鞋底掠起几块山石,令脚板擦得生疼,但逃亡之中却不及细看伤势。

  雅加丽的计划本可谓见缝插针、天衣无缝,但“昆仑”又岂是如此简单?

  我们刚离开“昆仑”领空,眼见即将脱离险境,忽闻清脆鸟音嘶鸣不止,我回头望去,只见几只青鸟竟追击而来。

  梦归君冷笑说:“‘昆仑’无人了吗?区区弱雏,也敢追击?”

  嘲笑声犹在耳边,梦归君的神情已如我同样惊诧,因为那看似微不足道的青鸟们倏地如自焚般遍身火焰,转瞬间又火熄灰飞,鸟身竟焕然一新,只见它们貌似公鸡,却毛色异彩,俨然呈现帝王之相。

  “坏了,原来青鸟就是百鸟之王‘凤凰’的化身,我们快跑啊!”

  对各种奇禽异兽了如指掌的天啸再发警报,我们当然不敢怠慢,雅加丽匆忙操纵众扫帚加速向大地飞去。

  但鸟中神帝确实不可低估,它们确实没胆量紧追不放,因为那难保不被“沉睡者”得睹真颜。可众凤自有其独特战术,随着它们齐声长鸣,“希有”渐渐隐去身形,令阳光再次普照仙凡两界。

  来之不易的光明并不能长久,因为四面八方又现重重黑雾,而且移动速度绝非寻常云雾可比!

  我们即将进入昆仑山脉,而各方齐聚于此的黑雾也清晰可见,那是数之不尽的飞鸟猛禽,个个杀意浓烈,不怀好意!它们在凡间可谓处处可见,但同时聚集,那真是闻所未闻!

  我们故伎重施,再如在灵界昆仑般,于山峰中行进,至于什么“乾坤三戒”,在此生死时刻早已置诸脑外!

  可惜,群鸟不是体庞行拙的“希有”巨鹰,其中不乏擅长翱翔群岭的山鹰飞禽,它们毫不犹豫地纵身而入、穷追猛进。

  一时之间,即使是精通魔法的雅加丽和深谙禽鸟脾性的“灵犀”天啸也束手无策。

  龙刃狠狠骂了句:“这群不知死活的畜生!难道我们好不容易逃出‘昆仑’,却要死在它们手里吗?”

  没有人能回答龙刃的问题,我心中此刻如巨石般沉重,生死系于一线,却谁也见不到半点生机所在。

  更令我们迷茫不解的是,明明红日当空,为什么在闻名遐迩的昆仑山中,却见不到半个人影?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听似稚嫩却又充满阳刚之气的声音从高空传来,我们的扫帚随之向半空飞去,而雅加丽满脸茫然,仿佛这并非她魔法所致。

  我正想招呼天啸,“球球”已紧随雅加丽飞上云霄。

  当垂直姿态恢复平衡,我俯首下望,却发现有点不对。

  因为,以高度而言,似乎昆仑山地势猛然间沉降不少,比我刚出“昆仑”所见,更显得缩小几倍。

  另外,刚才那密密麻麻的鸟群消失得无影无迹,就连化凤青鸟也仿佛从未存在,反倒是棕色光芒骤然闪现,直飞空中。

  我的目光随着光芒移动,只见身着洁白侠客装、头戴悬纱竹笠的古服少年,竟然漂浮云间,而那道光芒落入它手中,也化为扑克牌般大小的东西,实在匪夷所思。

  不等我看清那物本来面目,神秘少年已收入怀中,隔着雪白面纱,我实在看不清他真实面容,从刚才的声音判断,他应是男性,年龄在十八岁左右。

  “诸位,青鸟已被我变幻出的神龙吓走,而它们招来的小喽啰也被我收服,你们赶快走吧!”

  “你为什么要帮我们?”

  面对雅加丽“忘恩负义”般的质问,对方微笑回答:

  “因为你们好像正在被乾坤盟追捕,而我想给他们一点点难堪。现在‘昆仑’被我用阵法禁锢,大约可以坚持半个小时,你们还是尽快跑路,不要再多问了!”

  “你是‘混沌’,还是‘通天’?扰乱‘两界灵战’的阴谋,难道是你捣的鬼?”梦归君醉意全无,厉声呵问。

  我先是心中震惊,仔细思量,擅长五行术却与乾坤盟有隙者,当然非“混沌”或“通天”莫属,梦归君果然是人醉心不醉。

  其他四杰也是频频点头,显然与我英雄所见略同。

  而“救命恩人”则不屑一顾地轻蔑笑言:

  “背叛了信仰的‘混沌’与‘通天’岂能与我相提并论?

  至于‘昆仑’发生了什么事情,由于我还没来得及混入其中,所以根本一无所知。

  至于‘扰乱灵战’的罪名,更赖不到我头上,只能是‘昆仑’中人所为。

  其实我的来历,只怕说出来,你们这些孤陋寡闻之辈也摸不着头绪。

  但我师门祖先与你们这五位青年五行士一样,被各流派所迫害,落得凄惨收场。

  如果你们比我师祖幸运,有机会洗刷冤情,返回本门,就问问乾坤盟三十六公‘古流灵幻’的历史吧!哈哈哈哈哈……”

  在充满悲意的狂笑声中,神秘少年转身远去,转眼便不见踪迹。

  我们只见他身影消失处绿光闪烁便逝,仿佛此人通过无形空间门,不知前往何处,真可谓神龙见首不见尾。

  细细想来,不知神秘莫测的古流“灵幻”又究竟是何方神圣,与这少年有何渊源?

  看起来,与乾坤盟有关的谜语越来越多,而谜底又都在何处呢?

  此时我们都无暇细想,在“牛犊五杰”七嘴八舌的指路下,我们终于远离“昆仑”,登上前往蓬莱的路途。

  雅加丽的扫帚与穷奇兽“球球”,可比不上翱翔万里的“鲲鹏”,更不是转瞬十万八千里的跟斗云,至少需要两昼一夜才可到达蓬莱。

  由于乾坤盟弟子掩饰身份、遍布天下,我们又身无分文,当然不敢现身都市,只有尽快从高空赶往“昆仑”。

  远尘子和清源生所偷来的粮水只要省吃俭用也算足够,只是我们必须在中途稍作停歇,而东方灵界中唯一适宜的歇脚点便是“凿砚”。

  “凿砚”处于“昆仑”与“蓬莱”之间,本是“轩辕”圣地,传说是“轩辕”英雄黄帝登天之所。

  不过,今日的“凿砚”久经荒废,除了“歧黄”偶尔来采摘草药,几乎罕有人迹。

  但也正因如此,我们从未听说这里出现过任何“神异”或者怪兽,因此还算是安全之地。

  经过提心吊胆的飞行历程,我们终于在黑夜降临前到达“凿砚”,视野所及尽是郁郁葱葱的乱树密林,让人心中毛骨悚然。

  龙刃再三保证此处绝无任何凶险,也从未听说过有谁在此处遭遇不测,让我心中稍稍安稳。

  当初在“昆仑”艺高人胆大的雅加丽,却始终躲在我这未来二师兄身后,不是担心前边蹿出毒虫,就是唯恐两侧跑来老鼠。

  金发碧眼的卡渥特学院高材生,如今与普通少女再无两样,那个面对“希有”、“怪蛇”、“凤凰”仍能从容以对的巾帼英雄形象,此刻早已荡然无踪。

  夜色来临,我们不敢再深入密林,就地点起篝火。

  为防不测,我有意将那几把扫帚远离火堆,以免大意失荆州,疏忽间将我们的交通工具焚毁。

  “凿砚”与“昆仑”相同,也是隐身高空的神秘陆地,如果没有了这几把扫帚,只怕我们就会成为东方灵界中的鲁滨逊,在此“孤岛”上度过自力更生的岁月,直到“金鼎”将我们捉捕归案……

  吃饱喝足,我们七个人开始东拉西扯,又忍不住聊到真凶身上,但又都是百思不得其解,实在看不出哪位“昆仑”中人才是始作俑者,更不清楚幕后黑手来自何方?

  能如此周详策划的高人究竟是统率“混沌”的“通天”?

  还是奥斯学会的宿敌“撒旦”?

  或者是人间近年来屡屡意欲置五行士和魔法师于死地的“铁血”?

  “咦,我们的扫帚呢?”坐在我对面的远尘子突然惊慌大喊,而刚刚酣睡不久的“球球”也同时起身狂吠,仿佛察觉到异样。

  雅加丽紧握法杖起身警戒,而我与“牛犊五杰”也各自背对篝火,望向漆黑深邃的四周全神戒备。

  我再度听到自己心跳声,与被昆仑怪蛇包围时的情景如出一辙,莫非是“金鼎”赶来追杀,或者是真凶迫不及待地前来杀人灭口?

  “汪汪汪!~”

  球球忽然掉转头对准篝火愤怒吼叫,我回头瞥见此景,心中大惊,急忙提醒同伴:“快闪开,敌人在篝火下!”

  我边嚷边退,而中央篝火也猛地四散飞舞,幸好我们闪避及时,才躲过突如其来的偷袭。

  烈焰散尽,一个红衣蒙面人忽现中央,冷笑声不断从面巾内传出:“呵呵呵呵,各位背叛乾坤盟和奥斯学会的叛徒们,在下是‘遁甲’中州分舵舵主——烈风郎,奉‘遁甲公’令来取你们的性命!”

  “还有我,‘钢刃’中州分舵舵主战军,奉‘钢刃公’令斩杀叛逆!”

  “‘刑天’中州分舵舵主天巨在此,我保证你们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随着自报家门,无头巨人与铁甲军不断从四周涌现,而“遁甲”蒙面人却踪迹全无。

  这并不能意味“遁甲”只有个小首领到此,而是从来神出鬼没的他们,很少正面对敌,总是在敌人防不胜防时出手偷袭,往往可一举奏效。

  “不求手段,但求结果”,素来是“遁甲”宗旨,而他们正是以这种门风多次破坏了东方“百鬼众”等邪魔外道意图颠覆乾坤的阴谋。

  至于乾坤第一军“钢刃”和勇猛善战的“刑天”也尽是声名显赫,传说东方“混沌”、西方“撒旦”、凡间“铁血”都曾在与这两个流派的正面冲突中栽过跟头。

  真没想到,我刚加入乾坤盟不过两月,就与朋友们成为“遁甲”、“刑天”、“钢刃”三大派的追杀目标,难道乾坤盟三十六公竟会如此无情?

  我们充其量不过是越狱,犯不上喊打喊杀的吧?

  远尘子则似有所悟:“对了,给你们传令的是否分别是玄空郎、灵巨和破军?”

  三位分舵舵主闻言一愣,又默默点头,看来远尘子所猜无错。

  我心中也顿时豁然开朗,我想其余几杰也定是心结顿开。

  梦归君冷笑说:“原来是‘五大少’想要落井下石,你们难道不知道‘五大少’与我‘五杰’有矛盾吗?你们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三位传达的命令有误吗?”

  梦归君的质问,让已经现身的诸位高手面面相觑,但“无头巨人”的首领却率先发出怒吼:“我们凭什么不相信总盟弟子,反而要相信你们这些叛逆,给我杀!”

  铁甲军们尚犹豫不决,莽撞巨人已不由分说,一哄而上。

  这群力量型战士,行走之间,竟迅速将尚未熄灭的火星聚于手中巨斧,看来是要施展传说中的“刑天”绝技——“火斧神功”。

  梦归君则猛地饮入烈酒,又随口喷出。

  区区半两佳酿,经“忘忧”弟子施展,竟化为飞瀑银流,扑向每个不识好歹的“刑天”。

  从来无畏无惧的“刑天”战士,又怎会顾及涓流酒水?

  可惜他们忘记了,“忘忧”作战素来古怪,梦归君用意所在也本非伤人,只见酒滴所及,皆是火斧。

  “刑天”武器顿时火焰大涨,甚至延及手臂,巨人们转瞬惨声不断,纷纷扔掉巨斧,急于灭火,天巨首领自然也不例外。

  见“刑天”受挫,“钢刃”们急于为同伴复仇,不发一言,亮出兵刃不约而同杀向我们。

  他们人未近前,刀光却连绵而至,仿佛科幻电影中的激光枪。

  如果不是远尘子及时出手,我们或许已灰飞烟灭,“风流”牛犊不知从哪里变化出一套古书长卷飘舞四周。

  传说中断金碎玉、凌厉无比的刀光,却无法穿透那薄纸书卷。

  “风流”神技“长卷护阵”威力不仅如此,只见那刀光非但无损长卷,反而四散弹开。

  我从书卷缝隙中向外望去,只见“钢刃”们顿时手忙脚乱、溃不成军!

  外敌连吃败仗,我猛然想起,长卷阵内部还有个烈风郎。

  念及此处,身后已乱声大作,原来是清源生已冲向“遁甲”首领,与这位“梨园”高手并肩作战者,正是天啸的穷奇兽“球球”。

  清源君双袖长展,竟化作两股清流,与烈风郎手中短刃长刀纠缠不休,更有“球球”不时扑咬挠吼,大有乱拳打倒老师傅之意。

  可怜一代中州“遁甲”高手,面对牛犊之辈与“神异”怪兽,竟落得毫无还手之力,眼看即将一败涂地。

  看似大局已定,我心中暗喜。

  喜悦存留不过片刻,异变立生。

  远尘子的“长卷护阵”转眼间化为纷纷碎屑,因为数十名“遁甲”蒙面人破土而出,不知他们是手下留情,还是故意先行警告,如果这长刀是从我们脚底杀出,恐怕我等早已小命不保!

  看起来,“三军”之中,果然是“遁甲”最不容轻视!

  更要命的是,“刑天”们已扑熄烈焰,“钢刃”军重整战容,见“遁甲”得手,立即再度冲来。

  我情急之下,偶然借残余火光瞥见附近有绿藤,灵机一动,“助长术”和“移能术”立即随我手指发出。

  绿藤果然如我所愿,迅速生长,更在木能源驱动下,奔向围攻者腿部,随即不少“刑天”与“钢刃”被绊倒在林中,攻势暂缓。

  但刚才停留树上的“遁甲”们又突然跃起,手持刀刃从天而降,让我无暇继续控制绿藤,只能忙于躲避。

  不仅仅是我,几乎所有人都在与“遁甲”的夺命刀招周旋,而“刑天”和“钢刃”也开始步步逼近。

  看起来,我那初学未熟的五行术还是派不上什么用场,脆弱绿藤也难抵敌人的巨斧与铁刃。

  忽然惨叫连连,数名“遁甲”落入林中,原来是龙刃正大展神威。传说“轩辕”不仅致力于钻研五行术,对中华武术也涉猎甚深,龙刃未曾施展半招“轩辕绝技”,但神拳铁腿已足以让人大开眼界。

  只可惜,好汉难敌四手,何况中州本是乾坤高手云集之处,此次来者又都是各派分舵精英。

  不消片刻,除了雅加丽、龙刃与“球球”,我与其余四杰已尽数被制服,每人脖子上都架着至少两把刀。

  此时,已完全脱离战圈的烈风郎,竟恶狠狠下达命令:“杀,一个不留!”

  蒙面人真是过分讲究服从,竟不由分说高举长刀,似要将我们这些被俘者尽数当场斩杀。

  望着黑夜中闪烁银光,我惊惧冲心,甚至连“救命”都无法喊出……

  “刀下留人,不得轻举妄动!”随着声声呼喊,漆黑森林中顿时金光闪烁。

  看清数百金甲人的装束,几乎每个人都如同被“定身术”击中,谁也不敢再有丝毫动弹。

  见局面已被控制,金甲人首领高声宣布:

  “在下是‘金鼎’中州分舵舵主——龙无悔,乾坤盟盟主有令,盟下弟子若遇见‘轩辕’龙刃、‘逍遥’云梦子、‘风流’远尘子、‘忘忧’梦归君、‘梨园’清源生、‘灵犀’天啸以及奥斯学会‘雅加丽’,不得伤害,务必生擒带回!”

  “龙无悔,为什么我们听到的命令和你的不一样?你不能仗着自己是‘金鼎’,就假传盟主之令吧!”

  “刑天”中州分舵舵主“天巨”立刻发出抗议,他对“金鼎”似乎早怀不满。

  “乾坤盟总盟特使携带乾坤令在此,你们不得放肆!”随着龙无悔的呵斥,两个熟悉身影在火光前出现,他们竟然是碧婵师姐和袁无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乾坤无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乾坤无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