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初入逍遥
东旭鹰2018-11-01 07:506,127

  望着四面八方将他们全方位包围的“轩辕”弟子们,“五大少”顿时面面相觑,看起来 “轩辕”正是他们的克星。

  “蓝媚娘”银牙紧咬、心有不甘地指责起紫衣战士们:“你们用三百人欺负我们五个,妄为轩辕公嫡系弟子!”

  龙刃冷笑反驳:“当年乾坤盟陷落异界时,我们‘轩辕’嫡系近卫军,面对‘混沌’与‘通天’的千军万马是三百人一起上,围攻通天公时,同样是三百人一起上,又怎么可能为你们这五个乾坤败类而破例!”

  蓝媚娘正要继续反唇相讥,却被“天德生”制止。

  这位“鸿儒”弟子看来还颇识时务,他将折扇往右手一拍,故作大度说:“算了,君子动口不动手,今天我们不和这群小人计较,我们走!”

  “忘记”刚才是谁先行挑衅的“灵巨”现回原形,而“玄空郎”也收起手中宝剑,随同他们的老大悻悻不平地离去。

  凶狠的“遁甲”在我视线中消失前,还不忘回头盯着我用自己右掌划过脖颈,作个“砍头”的动作,让我忍不住手足微微发颤。

  看来,以后的日子恐怕没有我想像得那么好过。

  “五大少”刚刚在彩虹通道末端消失,数百“轩辕”便纷纷奔向碧婵师姐,将她围得水泄不通,反而把我和“五杰”挤在圈外,耳中充斥着他们七嘴八舌的问候:

  “碧婵师姐,你怎么样了,没受欺负吧!”

  “如果五大少再欺负你,你尽管找我!”

  “碧婵师姐别怕他们,我永远站在你和‘逍遥’一边!”

  “碧婵师姐,我还在‘逍遥’考察期,令尊面前多多美言啊!”

  ……

  “都给我闭嘴,别在这里丢人了!”怒吼震惊四野,嘈杂的殷勤问候刹那间寂静无声。

  只见龙风怒气冲冲地拨开众师弟,走到碧婵面前,郑重道歉:“我这些小师弟都太无礼了,还请碧婵师妹不要介意。”

  “没关系,多谢你们赶跑了天德生他们。”

  “不用谢,‘轩辕’与‘逍遥’本是一家嘛!”龙风这个怒目金刚转眼已如笑面弥勒,嘴巴如机关枪般开始滔滔不绝,“对了,碧婵师妹,你怎么样,没受欺负吧!如果五大少再欺负你,你尽管找我。你不用怕他们,我永远站在你和‘逍遥’一边。还有啊,我也在‘逍遥’考察期,令尊面前还请多多美言……”

  龙风还在口若悬河,我已目瞪口呆。

  不等忿忿不平的其他‘轩辕’们表示抗议,空中忽然传来几声清脆鸟鸣,让龙风也瞬间停止口若悬河的表演,而与其他人惊愕望向上空。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的反应如此强烈,仰首望去,一只青羽神鸟长啸而过。

  “没想到,联盟大会这么快就散了,兄弟们,快回去!”

  龙风令下,龙刃以外的众“轩辕”纷纷飞身而起,有条不紊地追随大师兄飞向蓬莱顶峰,转瞬便失去踪影,真可谓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龙刃也惊慌起来:“联盟大会散会了,我们快赶回去,今天将宣布代表乾坤盟出战‘两界灵战’的人选,快走!”五杰说走就走,居然将我和碧婵丢下不管。

  “师……师弟,我们也快去吧!”

  听闻腼腆小师姐还不太习惯的称呼,我忙不迭恭敬领命:“是,是!”

  通过数条彩虹通道,回到那两扇金门外,这里又恢复了我初到时的场景,各派弟子云集于此,等待着大门开启。

  不知是巧合,还是门内掌门有意为之,我们到达这里的刹那,金门骤然敞开,三十六派掌门以轩辕公为首依次走出。

  轩辕公环视四周,以洪钟般的声音宣布:

  “根据三十六盟一致决定,参加今年五月初‘两界灵战’人选已定。

  此战根据双方协商确定为‘灵兽棍球赛’,我方参赛者将从‘灵犀’、‘虎符’、‘社稷’、‘任侠’、‘钢刃’五派弟子中选出,统一由‘灵犀公’加以培训。

  虽然时间只剩两月,但以诸位平日修为,只要团结齐力,同进共退,定能取胜!”

  轩辕公话音刚落,众派弟子便或欢呼、或感叹。我轻声问师姐:“什么是‘两界灵战’和‘灵兽棍球’?”

  “‘两界灵战’是我们乾坤盟每年和西方奥斯协会举行的比赛。去年比赛,是采用西方的‘飞天球赛’,对方骑扫帚,我们站在剑鞘上,用法术控制和抢夺被赋予魔法可以自动飞行的皮球,谁把飞行球赶入对方悬空挂着的球筐就得一分。”

  回答者不是师姐,而是龙刃,因为“牛犊五杰”不知什么时候又溜到我们身边。

  “那最后结果怎么样?”我迫不及待地寻求答案。

  远尘子叹气说:“二比五,我方大败,两名‘轩辕’、两名‘御风’、三名‘天志’被飞天球打伤,在‘歧黄’高手的治疗下,平均每人躺了一个月才痊愈。”

  梦归君拿起酒壶灌了几口,也感叹道:

  “我们已经连输三年‘两界灵战’,如果再输,乾坤盟的颜面就荡然无存了。

  这次的‘灵兽棍球’起源是马球,就是骑着各自灵兽以棍击球,计分规则与足球类似,在东方和西方都可谓历史悠久。

  只不过,由于大部分灵兽会飞,所以这次比赛绝不仅限于地面,而是覆盖天地的全方位大战,同样胜负难料啊!”

  “别担心,有我们‘灵犀’在,保证万无一失,我报名去了!”

  天啸的穷奇兽不知藏到了什么地方,他独自一人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奔向自己流派,仿佛唯恐灵犀公忘记他的存在。

  “唉,我们‘风流’也想为乾坤盟效力,可是为什么每次‘两界灵战’都没我们‘风流’的份?莫非真是‘满腹诗书无一用,十年寒窗付东流’?唉,上天对我等读书人真是太不公道了!”

  “你说你公道,我说我公道,公道不公道,只有天知道!” 远尘子的感叹却引得好友清源生又是一番念白,语气随后又恢复正常,“ ‘两界灵战’比得是法力体力,唯独不比文采。如果论赛诗,奥斯那帮家伙恐怕连我们‘梨园’都比不过,何况是‘风流’?”

  我这个局外人一头能比两头大,古怪世界里的事情实在过于复杂,心中疑问有增无减,却又不敢再过于多嘴,免得贻笑大方。

  这时,逍遥公缓缓走来,见龙刃等人恭敬行礼,我也连锁反应般抱拳鞠躬。

  逍遥公微笑还礼,随口说:“云梦子、碧婵,‘两界灵战’与我们‘逍遥’无关,你们跟我走!”

  该死的老头儿,我刚刚认识一帮好朋友,不知还有多少事情要请教,他现在却迫不及待地要带我离开,究竟打的什么算盘?

  心中纵有百般不满,但人在矮檐下,怎能不低头?既然被混帐“天慧珠”分配在“逍遥”门下,违逆掌门,万一他又追究我的窃药之罪怎么办?

  霎那之间,千万思绪齐聚心头,我忐忑不安地乖乖跟随老人身后,唯恐他旧事重提。

  离开大殿,老人带我们师姐弟两人经过彩虹通道,竟又来到参机洞前。

  逍遥公止住脚步,带笑面容转眼变得怒不可遏,转身对我大呵一声:“跪下!”

  或许是因为做贼心虚,我恐慌间不及思索,便双膝着地,什么“男儿膝下有黄金”的骨气早已抛到九霄云外。

  碧婵师姐不由好奇问:“爹,为什么罚师弟下跪?”

  逍遥公:因为他犯了大罪!

  碧婵:什么罪,他偷盗‘点化仙水’吗?联盟大会不是已赦免了他的罪吗?

  逍遥公:偷盗只是表象,问题在于他偷盗的动机。通常来说,老人身边带的药都是以防万一的‘救命药’。他偷药如果只是出于偷盗之念,那终究是小过,但他可以骗得了法律、骗得了世人、骗得了联盟大会,也骗不了自己:他明明知道自己的恶作剧可能导致一位老人的死亡,却完全不计后果将此药物偷走,目的实际上是为了杀人,难道不是大罪吗?!更可悲的是,他之所以这么做,只是因为误会我恩将仇报,如此狭隘心理、恶劣品行,即使成为五行士,也随时可能堕入“混沌”!

  我急忙解释:“我只是想开个玩笑,我真的,真的没有那么坏。何况,何况现在药店处处可见,急救车又反应迅速,就算您,您真有什么万一,也不至于,不至于……”

  我结结巴巴的解释,却引来更多怒骂:“不至于,不至于?如果药店没有老人需要的药物,急救车又因为塞车不能及时赶到,‘不至于’都会变成‘至于’!那时你又良心何安?如果在这世界上,每个人多份责任感,冲动前多动动脑子,世上将会避免多少悲剧?你想过没有?”

  向来什么都不在乎的我,此刻却满脸发烫,因羞愧低头不语,继续聆听着逍遥公的教诲:

  “我之所以没在联盟大会上拆穿这点,是因为相信你良心未泯,尚可通过修行改正自己的罪恶。

  鸿儒公说的没错,‘逍遥’与‘混沌’只有一步之遥,而这关键就在于明辨是非的责任心。成圣成魔,都只在一念之间。

  当年我太师叔弃圣成魔,开始也只是犯下微不足道的无心之过,但因他不知悔改、不以为然,才会一错再错,无可回头。

  他更因困于执念,混淆正邪,于是先成‘混沌’,又化‘通天’,最终悲惨收场。

  经此变故,我‘逍遥’日渐衰落,几乎濒临灭亡。我对你这番话,绝非斤斤计较,而是希望你时时自省。

  小恶不除,必成大恶,小过不究,必成大过!

  人有所为,必有所报;有所得,必有所失!

  这是千古不变的天下大道!”

  “是,逍遥公,我记住了!今后,我,我定然时时反省自身,不敢再胡来!”

  我忙不迭地回答着,虽然不知是否发自内心,但却又并非随口应付。

  想到我一时冲动可能酿成的惨剧,内心确实有点悔恨不已。

  “爹,师弟已知错了。您也说过,为人之道,在于知错能改,闻过则喜,莫问昔日如烟往事,但求从今问心无愧。您就原谅他吧!”

  此刻,师姐在我眼中,宛若观世音菩萨下凡,是那么神圣纯洁,让我的私心杂念瞬间洗涤一空。

  此时,我才从内心感受到“逍遥”美女的真正魅力所在。

  逍遥公点点头:

  “云梦子,你起来吧!

  你师姐说得对,莫问昔日如烟往事,但求从今问心无愧,我对人对事素来如此。

  自乾坤盟返回人间,多少年来我寻回初醒者不下千人,唯有你是个意外,也是唯一被‘天慧珠’认定为我‘逍遥’弟子的人选。

  天意既然如此,也只能希望你日后不会重踏我太师叔的后尘。

  实际上,当初在车里,我故意找你让座,也是因为在座诸人都对我视若无睹、神情自若,但你还知道装睡,说明尚有羞耻之心,并非无可救药!

  只是你后来所为,太让我失望!”

  我恍然大悟,心中也不清楚是否后悔当日的装睡愚行。

  我缓缓起身同时,心中疑惑又生,既然逍遥公从乾坤盟返回人间时便已在盟中,恐怕他的年龄不仅古稀而已,而他的女儿碧婵又究竟芳龄几何?

  胡思乱想间,逍遥公又缓缓说道:

  “既然你已成为‘逍遥’,有些常识你必须了解。

  首先,你必须清楚,我们乾坤派现存三十六派,除去以道家思想为起源的‘逍遥’外,其他各派分别是:

  来自华夏黄帝一族的‘轩辕’

  以孔孟思想为根本的‘鸿儒’

  佛门居士组成的‘妙禅’

  信仰墨家思想的‘天志’

  法家信徒兼乾坤盟执法者的‘金鼎’

  钻研古代兵法的‘虎符’

  以‘侠义道’作为处世原则的‘任侠’

  由武士组成并担当本盟军队的‘钢刃’

  比较熟悉伊斯兰文化的‘光明’

  擅长飞天术和空中作战的‘御风’

  可在海洋中冒险作战的‘踏浪’

  在北方冰天雪地中修炼的‘玄寒’

  传说可在岩浆中驰骋自如的‘红莲’

  战斗时可化为无头巨神的‘刑天’

  神出鬼没并擅长暗杀的‘遁甲’

  精通地理的‘社稷’

  继承古代音乐与丹青技艺的女性组织‘秋水’

  负责木甲术研究和建筑的‘天工’

  能与各种动物交流的‘灵犀’

  继承古代烹饪绝技的‘尹彭’

  专门从事周易之术的‘玄机’

  善于治水之道的‘河洛’

  酿酒世家‘忘忧’

  继承古代艺术品制造技术的‘定钧’

  能以茶道修炼五行术的‘清友’

  钻研武器打造的‘干邪’

  将五行术、刀法和厨艺集为一体的‘庖丁’

  以五行术拓展中医成就的‘歧黄’

  暗中从事研究天下怪异现象的‘梦溪’

  以弘扬古代诗歌文化为己任的‘风流’

  世代从事天文研究的‘星汉’

  古代各剧种继承者‘梨园’

  以战略和辩论见长的‘纵横’

  从事商贾生涯的‘廉诚’

  通过各种棋牌小技而感悟大道的‘坐隐’

  各派掌门都以‘公’称呼,你是晚辈弟子不可失礼,但对于我,私下可直呼我法号——无嵩子,这是本派独有惯例。”

  “无……‘松子儿’。”我随口嘀咕,感觉这名字蛮有意思,也容易记住。

  敏感的无“松子儿”老师目光随之扫来,严厉声音也钻入我耳中:“你是故意加儿话音的吧?”

  “我,我不是……”

  “‘无松子儿’也不错,好记!”

  逍遥公终于露出笑容,看来他并没有我想像得那么毫无幽默感。

  我正企图故态复萌,嬉皮笑脸调侃几句,以示亲近。

  可是,无嵩子老师转眼又“晴转多云”,恢复严师神态,让我话到嘴边又缩了回去,老老实实重新俯首听命。

  “我们‘逍遥’没有那么多规矩,因为大道无形、存乎一心,太多条框反而让你或无可适从,或有意擦边而行。所以,我只要求你时刻不忘乾坤盟引导世人创建太平盛世的理想,并严格遵守本盟共同认可的‘五德三戒’。”

  师父提及此处,神色愈加肃穆,足见这“五德三戒”重要之至,

  “所谓五德,实际上在我东方古国流传已久,只因各朝宣讲者往往不能以身作则,或教授偏颇,令世人疑心日重,偏激者甚至逆道而行。

  而我乾坤盟重整五德,无论他人如何领会、能否遵守,我们但求自己身体力行,问心无愧!

  第一德曰‘仁’,仁者爱人,这并非如同‘天志’般的偏激博爱,而是爱大部分芸芸众生。

  无论何时何地,五行士必须以天下苍生的安危为己任,绝不可作出因私欲或感情冲动,对祸害苍生的事情有意为之或怙恶纵奸的行为!

  第二德曰‘义’,世间万物,皆有大势所向,有正邪是非之分。

  五行士应该知大局、明大义,为推动天下大势发展而战。即使因种种原因,你不愿勉强为之只求置身事外,也无妨。

  但你绝不能恶意损害大局、阻碍大势,或者对秉持大义者冷言嘲讽、恶意伤害!

  第三德曰‘礼’,‘礼’即秩序,对君子有君子的秩序,对小人有小人的秩序,不可混淆。

  五行士更应遵守世间公礼,鼓励善行,敌视恶者。

  第四德曰‘智’,五行士应该辨是非、知对错、进取向上、不可蹉跎岁月。

  遇事应三思而行,绝不可偏听偏信,或以个人私见代替事实,更应知错当改,闻过则喜。

  第五德曰‘信’,在不违背‘仁义’前提下,五行士应奉守信诺,为实现诺言,万死不悔。

  不过,如果实现承诺,就必须牺牲仁义之道,那么宁可身败名裂,也绝不可一意孤行!

  除了五德,五行士还当守“三戒“。

  第一戒:若非为保护自身或无辜,禁止施展五行术伤害他人。

  第二戒:若非万不得已,禁止在凡人面前泄露身份或使用五行术。

  至于第三戒……”

  师父故作停顿,看来这第三戒绝对非同小可,他缓缓开口,郑重警告:

  “第三戒就是禁止五行士前往‘混沌’控制的‘封印之界’。

  云梦子,你要谨记五德三戒,尤其是‘仁义之德’。

  若有违反,轻则封印功力,重则夺去性命,切记切记!”

  “是,弟子谨记!”三十六派外加“五德三戒”,听得我头昏脑胀,却又不得不唯唯受教。

  师父似乎还是有点不放心,又补充几句:“云梦子啊,作为‘逍遥’掌门,我再额外送你一句话。假如你将来感到困惑疑虑,不知应如何选择,那么请仔细思考我今日最后的教导。”

  “什么教导?”我的好奇心再次被勾起。

  望着老师凝视我的双眼,我听到了发自对方口中,并影响我未来一生的至理名言:

  “人心无限,乾坤无极,信仰就是力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乾坤无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乾坤无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