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恶作剧
东旭鹰2018-10-10 22:034,519

  “风卷黄沙平地起,

  冷对霜雪藐别离,

  莫问英雄何处觅,

  碧血丹心傲龙旗。”

  气冲霄汉的长啸,就连天公雷鼓也为之震惊,那些在霹雳电光中正自相厮杀的妖魔鬼怪、败类恶徒也不由暂止干戈,纷纷向我望来。

  面对各种稀奇古怪的样貌、充满恐惧惊奇的目光,我不由洋洋得意,还以冷笑。

  想我自幼受尽欺凌,尝遍人生冷暖,上学考试因偏科多次名落孙山。

  上网学人家打游戏,不是被“爆头”就是被高手“PK”毙命,何时能有如此风光场景?

  不知为何,我竟会来到这比网游世界更真实的苍茫大地,手持三尺龙吟剑,身怀绝世惊天功,一路走来将无数魑魅魍魉毙命脚下,更有数百武林晚辈对我顶礼膜拜,视为英雄偶像。

  如果再将面前这等黑道绝顶高手,一举拿下,必然是放眼江湖,惟我独尊。

  或许被我笑傲山河的气势所震慑,这群平时无恶不作、自傲自大的黑道杀手、妖族猛将,无人敢移动半分。

  因为,他们不动,我也不会动。

  只要我青锋出鞘,必是场辣手无情的腥风血雨,也将为东方点亮照耀天地人三界的第一道曙光。

  等待,对我来说,不过是猫捉老鼠的前奏,而对各路敌人来说,却如同接受死刑前的短暂宁静。

  在我运筹帷幄之下,他们为了那空穴来风的武林秘籍与庞大宝藏,早已拼得你死我活,最棘手的九怪、六魔、三妖、一毒,也被我伺机暗杀。

  以逸待劳的我,只需再出一剑,便可用筋疲力尽者的黑血,为长达万年的正邪之战划下永远的句号。

  当我决心已定,身形跃起,在此起彼伏的绝望惨叫中,龙吟出鞘,仰天长鸣,我即将施展出终极绝招——惊世一剑!

  剑未落下,杀招未出,我耳边却响起振聋发聩的清脆铃音。

  不好,这莫非是传说中失踪多年的“护花铃”?

  根据某本武侠小说记载,这宝物的主人应早已与一亦正亦邪人物隐居世外,为何如今重现江湖?

  铃音宛若无形小锤,冲破我的耳膜,直接撞击着我脆弱的脑神经。

  在痛苦折磨中,我从高空落下,隐隐似乎看见无数黑影,如同魔鬼天降,纷纷向避无可避的我发出无情暗器……

  一缕光线,冲破黑暗,进入我的眼帘,让我逐渐清醒过来,铃声依然不绝于耳,但我已毫不在意。

  极目四顾,这不过区区四十多平米的房间中,哪里有什么妖魔鬼怪、黑道高手?

  铃声的来源也绝不是什么“护花铃”,而是我特意设置的闹钟。

  唉,绝世英雄,原来依然是黄粱一梦,我依然是我,那个在东方大都市“望洋市”中,寻求生存之道的芸芸众生一员——大专毕业生“孟云”。

  看清时针与分针的位置,我不敢再迟疑犹豫,急忙冲入卫生间狂刷猛洗。

  虽然是准备第三十七次去市中心的人才招聘中心碰运气,但仪表的重要依然不可忽视。

  记得校园里有句老话怎么说来着,好像是:“头可断,头型不能乱;血可流,皮鞋不能不擦油。”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急匆匆冲下楼,向早早出摊的张婶买了份“生煎馒头”,也就是肉煎包。

  张婶亲手烹饪的美味佳肴,我看胜过任何大饭店的名厨,可惜我至今也没机会到饭店中去证实这点。

  而且我现在也无心细细品味,冒着被王三哥那大号自行车撞中的风险,匆匆奔过马路,向汽车站冲去。

  在我们这个“望洋兴叹”的大都市中,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时间紧张、钞票紧张,就连公共汽车的座位也是无比紧张。

  为了保证在半个小时的旅途中,不会因为疲惫影响外表形象,我不得不提前半个小时来到车站,抢占位置。

  今天运气还算不错,当陆陆续续冲来的后者望着已满员的车厢,发出“倒霉”的埋怨,我心中比梦里成为绝世英雄更美。

  如果你没有来过望洋市,不曾搭乘拥挤的“公共资源”为生活奔波,绝对无法领会我这份得意欣喜的心情。

  慢吞吞的司机和售票员终于到位,汽车在慢慢启动中踏上它十年如一日的固定路线。

  这就如同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无论在世界的任何角落,每个凡人都是英雄梦照做,但谁也无法摆脱现实世界,依然要为富人文客所不齿的“阿堵物”做个实实在在的小市民,完成我们大同小异的人生轨迹。

  毕竟,神话与武侠的时代已经不复存在,我们面对的是“金钱并非万能,但没有金钱却万万不能”的现代社会。

  大约过了两站,我偶然发现一位好似年近古稀的老人正缓缓上车,我急忙闭上双眼,佯作小憩。

  在望洋市,像我这样的年青人最担心遇到老人,而不让座也成为我们不成文的规定,任由售票员如何叫嚷,我们统统当作充耳不闻。

  因为,谁如果成为社会公德的模范,便必须忍受那几十分钟的劳累。

  虽然不少人说我们是古德渐失,不过拜托,现在哪里还有高冠儒服的古人?更不要谈什么古德!

  “小伙子,能不能把座位让给我,我年纪太大,站着太累!”

  和蔼可亲的声音响在耳边,我心中立时有几分惊慌,更暗自抱怨:“嫌累为什么不打出租车,来和我们挤什么公交?”

  心中虽如此想,却不敢说出来。这年头,有些事你可以做,但有些话却绝对不能说,否则必然会成众矢之的。

  “小伙子,求求你,把位置让给我,好吗?”老人依然不肯放弃,继续恳求着。

  “那位先生,请把座位让给这位老大爷。”标准而又略带南方口音的普通话,再加上那加强异化的音响,无疑是售票员又开始干涉他人“自由”。

  真是的,这车上那么多人,为什么只盯着我一个?

  那么尊老爱幼,你们倒是设立专座啊,现在起什么哄!

  我慢慢睁开双眼,以不满目光四处瞥望,果然有些比我更年轻力壮的家伙安然自得地享受着安坐游车的乐趣。

  也有几个站立着的乘客偷偷望向这里,等待着我的反应。

  “小伙子,我腿不太好,求求你把位置让给我吧!”老人的恳求几乎成为哀求,再加上售票员那类似警察的目光,让我不得不又心虚几分。

  当一个中年人望向我这里,我猛然想起几年前被类似样貌者高声怒吼给老人让座的情景。

  往昔回忆让我本能性地猛蹿起来,老人不等我说话便在座位上“取而代之”。

  “谢谢这位先生,希望大家要多向他学习……”售票员机械性的话语,对拥挤的人群几乎毫无反应。

  倒是那个引起我昔日痛苦回忆的中年人吐出两个字“傻子”,我这才看清,眼前这位大叔与记忆中的恐怖家伙根本判若两人,我根本就是恐惧心理作怪,才“一失足成千古恨”。

  “小伙子,谢谢啊!”老人在简单道谢后,便闭上双眼,开始休息。

  而我,却必须在嘲笑目光中,默默忍受着剩下的二十分钟。

  郁闷之下,我无聊地目光四窜,忽然瞥见一只手正向刚才那中年人口袋伸去。

  嘿嘿,真是天助我也,让你刚才“吓唬”我,现在轮到你向我破财谢罪了!

  我正暗自得意,猛然间听到中年人处发出惨叫,来源竟是那“第三只手”的主人,他虽然及时将手抽回,但食指尽是鲜血。

  突如其来的事件,立时将众人注意力吸引过去,而我更是惊奇不已,因为我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偷窃之手”,它既没有进入目标,更没碰上任何人,为什么会在转眼之间便会血流不止?

  此时,我清楚地听见这老人嘀咕了两个字:“牛犊!”

  我曾听说过,在北方,“犊子”是骂人的话,那么这“牛犊”又是什么意思?

  我大惑不解低头望去,却发现刚才还满目疲惫的老者,不过片刻之间,竟然双目奕奕有神,简直不逊任何年青力壮的小伙子,只是双眉紧蹙,似乎有所思索。

  察觉我的反应,老人又猛地闭上双眼,仿佛刚才什么都没说。而我却在瞬间对他产生浓厚兴趣。

  怀着满腹疑问,我终于到达了目的站,那老人竟也是在这站下车。

  他扶着前面椅背扶手起身时,我竟不自觉地伸手搀扶,因此又得到句“谢谢”。

  奇怪,这种受力不讨好的事情,我为什么要做呢?

  当我走下公车,与其是说急于前往目的地,不如说是在跟踪这神秘老人。

  他的脚步越来越快,完全不像是需要让座的老者,被愚弄的感觉顿上心头,但这里是望洋市的繁华区,我又哪有勇气上前质问?何况要跟上这老人已经很费力气了。

  令我惊讶的是,老人的“终点”居然也是招聘中心,这么大年纪来这里做什么?

  不过,从他移动方向看,显然是有备而来,虽然在进入大厅时,他特意又放慢了脚步,但无疑他正径直走向望洋市最大的运输公司——“寰海集团”招聘处。

  当老人出现在招聘处前,一名工作人员急忙拨开排队应聘的人员,匆忙将那老人请过去坐下。

  我愈加不解,寰海公司是世界知名企业,业务范围几乎遍及全球,曾号称要将运输业务做到外太空。

  (从他们的发展进度来看,这也不无可能,可惜不知道有没有外星人委托他们)

  话说回来,能让招聘员敬如贵宾,莫非这老人是深藏不露的寰海公司要人?

  但那职员向同事的介绍,却打破了我的种种猜测:“陈经理啊,这是上次来看我的邻居,让他在这里坐坐不碍事吧?”

  “没事,就让大爷到里面歇歇吧!”

  “不用,不用,我看看就走,都不是外人。对了,小陈啊,令堂说你出来把钱包丢家里了,我给你带来了。”

  在职员的感谢声中,老人掏出个东西放在桌上,很明显那只是药物之类的东西,而钱包则是第二次才掏出。

  职员接过钱包,又问候起来:“大爷,其实您要来,打个电话,我开车去接您,何必这么麻烦?一路上受累了吧?”

  “不累,不累,幸好遇上个好心的小伙子给我让座,他好像也是来应聘的,你看就是那个。”

  我没想到,老人早就发觉我的跟踪,却到这时才点破。

  见老人招呼,我犹犹豫豫地走了过去,隐隐感觉到排队者向我投来或羡慕或嫉妒的目光。

  “小兄弟,现在好心人可不多了,来应聘吗?带简历了吗?”

  “有,有简历。”我喜出望外,急忙将简介递过,莫非好心有好报,这次无意中拣到个“金元宝”?

  可是这时老人却嘀咕道:“好心是好心,不过这年头,好心人都未必能做大事啊,容易吃亏。你们可不能因为他给我让座,就做出让公司为难的决定哦!哟,才大专啊,学历低了点哦!”

  老人的怪话让我浑身不自在,身后更传来几句冷嘲热讽。

  这也情有可原,来应聘者基本上至少也是著名大学的本科毕业生,说不定还有几位博士、硕士什么的,难免看不起我这个大专生。

  可是这老家伙就不对了,我给他让了座,站得两腿酸痛,他怎么能关键时刻给我掉链子?

  那位职员还算客气,随口回答:“大爷请放心,我也不想因为错误决策被老板炒掉,这位朋友回家听信吧!如果一周内我们没给回复,那就不好意思了,等以后有机会我们再合作吧!”

  “是,是,没问题,没问题!”这种官腔我不知听了多少次,哪次不是无果而终?

  寰海公司,这些无数研究生应聘者的地狱,又怎会容下我这种无学历无经历的小子?

  口不对心的两面人我早已当习惯,所以任由心中不满,却依然满面堆笑。

  不过,看到那让我出丑的老人毫不以为然地又和熟人聊起天,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我正要转身离开,接近桌面的手碰到了什么东西,莫非就是老人刚才掏出的药?

  哼哼,通常来说,老人身边的药品是关系生命安危的东西,你今天竟然恩将仇报,那也莫怪我无情了!

  我素来敢想敢做,在众人不经意中,那瓶药已神不知鬼不觉地被我攥在手中,又塞入口袋,随后我便坦然离去。

  由于做贼心虚,我无心再到其他公司应聘,匆匆向出口走去。

  离开招聘中心前,我仿佛听到老人那惊慌的叫喊:“我的药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乾坤无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乾坤无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